第28章 救命
作者:冯欠欠  |  字数:2080  |  更新时间:2019-07-15 11:09:19 全文阅读

  “罢了!”穆嬷嬷也不听她说这些,“就算你说的是真,主子即便冤枉了你,你也得受着。”

  苏柔儿懂了,顿时脸色苍白。是啊,她只是一个身份卑贱的奴婢,能有什么说法。

  门外进来两个婆子,将苏柔儿捆了,当着所有人的面,将苏柔儿拖进了柴房。

  没人敢说一句,没人敢多看一眼,当众人余光扫向苏柔儿狼狈的模样时,只是更小心翼翼的做手头的活计。

  穆嬷嬷看着苏柔儿被拖走了,叹了口气,拢了拢自己的头发,去如意馆请柳侧妃去了。

苏柔儿被扔进柴房,衣服在刚才拉扯之间被撕破了,手腕红红的,身子还被捆着,就这样被绑着扔在地上,再凄惨不过了。

苏柔儿不知道如何描述她现在的心情,再使劲折腾,再努力,终究还是这幅模样了。

“啧啧……还真是可怜!”

突然冒出来的的声音将苏柔儿吓了一大跳,她努力将自己身子翻过来仰着,才看见屋顶的瓦被揭开了,吴灿那张大脸正对着苏柔儿。

苏柔儿还来不及惊呼,吴灿就顺着屋顶下来了,速度之快让苏柔儿讶异。

吴灿下来以后,先是绕着苏柔儿转了一圈,这才慢悠悠给她解绑。

苏柔儿眼睛放着光芒,她没想到吴灿能来,“你是怎么到内院的?还在柴房找见我?”

“我掐指一算,你遇难了,赶紧过来救你了。”吴灿又开始说话不着调了。

苏柔儿被吴灿的话噎住了,回了一嘴,“那你可算到你私闯内宅,可是要被问罪的!”

吴灿被苏柔儿回了一嘴,反而乐呵呵的,“我那会还担心你哭哭啼啼的,我该怎么劝你。现在看来,你还真和别的弱女子不一样,挺……挺结实的!”

吴灿夸人的词也别致,但苏柔儿顾不上计较这些。

“吴侍卫,我被人冤枉的!你能有办法告诉王爷,穆嬷嬷串通柳侧妃欺压樊楼的奴婢吗?”

“哟,你还挺能耐的!”吴灿住的地方本来就距离樊楼近,他有一个爱好,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坐在楼顶吹风。

怎么说呢,平时也没少见内院的婆子掐架骂嘴的。

刚巧,他看见苏柔儿被婆子给拖出来,扔进了这里。想着毕竟相识一场,就过来看看。

“可以啊!”苏柔儿一张嘴,吴灿就痛快答应了。

这下,苏柔儿觉得奇怪了,这又不是摘朵花那么容易,吴灿也答应的太容易了。

吴灿看着苏柔儿那双眼睛,满满的激动和感激,不好意思的刮了刮鼻子,“事我可以帮你做,但你如果飞黄腾达了,就又欠我一件事!”

苏柔儿扯了扯嘴角,有些苦笑不得。

“我现在的情况坏得不能再坏了,如果你帮了我,让我平安无事。以后别说一件事了,百件千见我都答应!”

“得!”吴灿得了应允,也不废话了,立马出去递话去了。

吴灿也不是什么活菩萨,能轻而易举的答应了,自然能轻而易举的把事情做成了。

吴灿先是找纸条写了字,然后直接塞到晋王书房的门口,然后偷偷摸摸的回自己房间了。

吴灿是这样想的,他也只能做到这里了,至于晋王能不能看到,想不想管,就是另外的说法了。

  如意馆这边,穆嬷嬷已经到了,给柳侧妃禀报事情的来龙去脉。

柳侧妃斜倚在软榻上,眉间带着书卷气,轻摇着扇子,仔细听着穆嬷嬷的回话。

  “苏柔儿是个鲁莽的,去库房里擦拭物件时,打碎了小郡主满月时,主子父亲送来的一对玉如意。”

  “如果是旁的物件也罢了,这对玉如意是柳大人专门去千灯楼定制的,花了好大的银钱与心思。王爷都说好,还让小郡主以后出阁时带着,现在化成了一堆碎片,真是不知道怎么才好!”

  柳侧妃眉梢带着喜意,说出来的话也松快,“我听着都心疼,这苏柔儿可闯了大祸。这么大的事,你一定不知怎么办才好?也罢,原是父亲送给汐儿的礼物,我去看看。”

  柳侧妃来了樊楼,见苏柔儿被押了出来,蓬头垢面的,衣服也破损了许多,心里舒坦多了。

  穆嬷嬷叫春柔拿盘子捧出来玉如意的碎片,跪下来给柳侧妃告罪,“奴婢也是看管不劳,让人将这贵重的玉如意碎了。”

  这会子天已经黑了,院子里点着灯火,玉如意的碎片闪着温润的光泽,一看就不是凡品。

  “罢了,你起来。本来就不关你的事!”柳侧妃看向苏柔儿,眼睛里尽是冷意,“真是让人不省心的贱婢,这对玉如意,拿你的命都抵不了。我也心慈,看在汐儿吃过你几口奶的份上,打二十板子,赶出去吧!”

  一个婆子听声,拿着板子过来领命,一下下的挥在苏柔儿的小肚子上,疼得让人发抖。

  苏柔儿真的知道怕了,上一世她也挨过,那痛楚现在依旧清晰,一板子下去,话都说不全了,“求……求柳妃开恩……”

  穆嬷嬷听苏柔儿求饶,皱着眉头,“主子罚你,是给你的赏赐,只能谢恩,不能求饶!不知好歹的贱蹄子,给我使劲打!”

  柳侧妃看了一眼穆嬷嬷,伸出自己白玉般的手指点了点桌面,面上颇有几分赞赏。

穆嬷嬷扫了一眼柳侧妃,愈发觉得自己的做法更对了。

  打板子的婆子本来就手重,一听穆嬷嬷的吩咐,连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几板子下去就见血了,院里别的人都不敢仔细看,一个个低着头缩起来,也是害怕极了。

苏柔儿被打的意识模糊,但依旧能听到穆嬷嬷的呵斥,咬着牙让自己清醒些。她扪心自问,对穆嬷嬷也算周全了,现如今柳侧妃一示意,穆嬷嬷就恨不得将她至于死地!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苏柔儿身上,却不知道晋王正在高出瞧着这个大场面。

  樊楼的二楼边上,不知道何时,晋王正在那站着,冷眼看着底下的人。手指轻扣着栏杆,一双狭长的凤眼看不出一丝表情,嘴角挂着笑意,整个人笼罩在夜色里,愈发邪睨。

院里的一个小丫头,一抬头就看见了晋王在夜色里面,阴森森的,吓得跪在地上,“王爷……王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