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王爷
作者:冯欠欠  |  字数:2109  |  更新时间:2019-07-15 11:09:29 全文阅读

  柳侧妃本来看苏柔儿受罚,正心里愉悦,但此刻听到‘王爷’两个字,生生被吓得后背发凉,顺着小丫头跪的方向看过去,正是晋王那张脸,神色阴测测的盯着她。

柳侧妃腿一软就跪下去了,“王爷……王爷……”

这下一院子的人都看见晋王了,满院子的人跪了一地,好大的场面。

晋王脸上没有一丝变化,踱着步子,不紧不慢的下楼,坐在柳侧妃刚坐的位置。

 

晋王虽然未曾说一句,但柳侧妃也知道,晋王这是动怒了,身子都微微抖着,“臣妾……臣妾只顾着处罚奴婢,未曾看到王爷您,实属失礼了!”

  “无碍。”晋王手指搭在椅子上,语气平缓,却一字一句压在柳侧妃心上,“柳妃,先解释下院子里出什么事了?”

“穆嬷嬷过来禀告,说有奴婢打碎了我父亲送给汐儿的玉如意。我听着生气,就过来看一眼。”柳侧妃知道自己在王爷的院长里处罚奴婢是不妥,但是她也是有缘由的啊,

“你这看一眼倒跟别人不一样啊!”晋王一脸的嘲讽,瞥了一眼的血淋淋的苏柔儿摆在那里,眼睛盯着柳侧妃,等着她的下文。

  柳侧妃眼里惶恐,但依旧辩解,“这个奴婢打碎了贵重的玉如意,总是要罚的。我气不过小郡主这么好的东西就这样没了,一时心急,就让人打了。”

  晋王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让人胆战心惊,却是问穆嬷嬷话,“穆嬷嬷,是你请柳妃来本王的院子里主事吗?”

  穆嬷嬷听到‘主事’二字,心里发寒,这里晋王的院子,王妃都不敢过来插手,何况是主事二字。

穆嬷嬷本来就在地上跪着,也不敢站起来,就这样爬在晋王面前,“王爷……的确是苏柔儿打碎了玉如意!柳妃只是心疼玉如意,过来看一眼。”

  “哦?”晋王指了指苏柔儿,“你不知道如何处置她?”

  穆嬷嬷跪着,声音都发抖,“是……是!玉如意太贵重,奴婢不敢处置!”

  晋王身子往后躺了躺,看了眼打苏柔儿的婆子,“认不清主子的奴才,就该被打死,自己去领罚。”

穆嬷嬷领会了,晋王桀骜,怎么会允许有人在他的院子里作势。心里发苦,却不敢违逆,咬着牙上去领罚。

那打人的婆子,现在心里也忐忑,刚才是穆嬷嬷叫她过来打人的,现如今这板子倒打在她的身上了。

晋王在这里,自然谁都不敢手软。那板子一下一下的打在穆嬷嬷后背,穆嬷嬷的闷哼声让柳侧妃脸色发白!

也就一会的功夫,穆嬷嬷被打的的血肉模糊,凄惨的叫声让柳侧妃的身子发抖。晋王不开口停手,那板子声也一直没有停。

  柳侧妃见穆嬷嬷都要打死了,心里生出几分勇气来,穆嬷嬷要是不在汐儿身边伺候,她真的要睁眼瞎了,怕是女儿都不是自己的了。

  柳侧妃咬咬牙,拉着晋王的衣角,“汐儿还小,您将她从我身边移走,我是心肝俱疼,但又不敢不从。眼下您又将穆嬷嬷打死,汐儿可怎么办……”

  柳侧妃边说边哭,眼泪跟不要钱的往下淌,虽然可怜,但晋王也看惯了,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晋王低头看了一眼柳侧妃,捏住她的下巴,脸上的表情阴冷,“柳妃,你不止一次闯我的书房了吧!”

  “臣妾……臣妾只是给王爷送羹汤,别的什么都没看见!”柳侧妃心下明了,王爷这是什么都清楚,平日不斥责,眼下一股脑都发作出来了。

  “是吗?”晋王松开手,也不看柳侧妃了,“柳妃,你真是糊涂了。汐儿连生母都离得开,何况是一个嬷嬷!”

晋王这是杀鸡儆猴,分明是打柳侧妃的脸面!

“王爷……”柳侧妃心里害怕,“穆嬷嬷年龄大了,您饶她一次好不好!”

“汐儿是王爷的女儿,有王爷庇佑,别的人自然不算什么!汐儿自是不必穆嬷嬷照料也是行的,但求王爷饶她一条贱命!”柳侧妃知道,王爷打穆嬷嬷是专门给她看呢,收回自己刚才不恰当的话,

晋王点了点头,似乎是心软了,但开口依旧是冰冷无比的话,“穆嬷嬷总算伺候过汐儿,饶她一命,扔出去吧。”

下人领命,生生的将穆嬷嬷拖出去,血痕滑了一地,也触目惊心。穆嬷嬷已经打成这样了,怕是也活不成了。

晋王停顿了下,似乎又想到什么,“自今日起,柳妃闭门思过三个月。以后但凡柳妃进朝辉堂,必先事先通传禀告!”晋王似乎怕柳侧妃听不明白,又补充了一句,“柳妃你记住了,樊楼也在朝辉堂内!”

  “不……”柳侧妃没想到晋王会这般无情,也是怕了,匍匐在晋王脚底,不住的磕头,发髻散乱,根本没有往日的高贵,“臣妾知错,臣妾知错了,求王爷网开一面……网开一面!”

  晋王也皱着眉头,眼底有些厌恶了,“来人,扶柳侧妃回如意馆!”

  晋王一吩咐,立马有几个婆子过来围住柳侧妃。

  柳侧妃毕竟是主子,婆子们也不好让场面太难看,架着瘫软的柳侧妃,远远看着就像扶着出去的

  这下子,院子也算安静了许多,晋王静坐在上位,散发着无上的尊贵气息。苏柔儿依旧在地上躺着,无人敢去相扶,空气中飘着淡淡的血腥味,整个樊楼的气氛让人胆战心惊。

  晋王看着躺在地上的苏柔儿,满身血迹,随便扔在那里,心里有一丝动容。

鬼使神差的靠近了苏柔儿,怜惜的将她抱起来。

苏柔儿脸色苍白,整个人蜷缩起来,这会被晋王抱起来。温暖的怀抱,还有熟悉的气味让她恍惚。

苏柔儿挣扎着睁开眼睛,果然是他!

他的眉眼是那么熟悉,曾经她不止一次在晋王睡着以后,偷偷的将手指放在他脸上描绘勾勒。

“王爷……您是怜惜我的对吗?”

苏柔儿已经忘记自己在哪,她好像又回到了上一世,上一世刚得恩宠的时候。他看自己的眼神也是这般怜惜,这般温暖。

苏柔儿到死都不愿忘记!

晋王皱着眉头,眼睛中都是困惑。苏柔儿这个样子,分明是意志不清,但她的语气,她的神情,似乎他是她最眷恋、最熟悉的人一般。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