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惊变
作者:冯欠欠  |  字数:2031  |  更新时间:2019-07-15 11:10:01 全文阅读

 

  小郡主已本来就与柳侧妃没有多亲近,又好久没见到自己生母,眼下见她凶神恶煞的模样,直接吓哭了。

 

  苏柔儿忙上前哄小郡主,温声细语的开口,说出的话却是反驳柳侧妃的,“王爷近日一直都在这里照看小郡主,我们从不敢怠慢。王爷还吩咐我们,要注意小郡主的饮食,女孩子家不要过于丰腴。”

 

  柳侧妃见苏柔儿搬出来王爷,将自己的话堵的死死地,气得牙根都痒了,一巴掌打到苏柔儿脸上,“贱婢!主子高抬你了,你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你要记得,我是主子,你是奴才!”

 

  苏柔儿捂着脸,脸上火辣辣的。她低着头,也不多说什么,就这样生生的受了。

 

  她是奴才,柳侧妃是主子!

 

  主子打奴才,是再正常不过了!

  门外有人咳了一嗓子,柳侧妃转头看过去,是丫鬟扶着葛嬷嬷过来了,脸上有些惊讶,但很快就收起来了,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好像刚才动手打人的不是她一样。

 

  葛嬷嬷从门口进来,先是依规矩给柳侧妃行了礼,这才看了一眼苏柔儿,小脸红肿着,眼睛红红的,是被人下狠手打了的。

 

  “葛嬷嬷,您来做什么?”柳侧妃虽然娇纵,但对葛嬷嬷还是有三分忌惮的。

 

  葛嬷嬷眼见着柳侧妃变脸,也不动声色,只当自己没看见,“晋王不放心小郡主,想着老婆子也算是有些经验,就过来照看着,好让晋王放心。”

 

  “嬷嬷在这里,我也是放心的。”柳侧妃看了眼苏柔儿,“只是,不要让一些经验少又狐媚的贱婢,轻慢了小郡主才好。”

 

  葛嬷嬷脸上浮出一丝笑容,乐呵呵的回着柳侧妃的话,“王爷安排谁,那就是不好也是好的!”

  这话的意思是,晋王安排苏柔儿照顾西小郡主,别的人自然是不能贸然插手的。

 

  柳侧妃见葛嬷嬷说话间都偏袒苏柔儿,恨不得上去再打她两耳光。

  只因为葛嬷嬷在这里不好发作,一口气生生的咽下去,也不愿意在这里多留,拂袖离开了!

 

  春书过来将苏柔儿扶起来,见苏柔儿脸上红肿的更厉害了,忙着开口安慰,“姐姐你先去找冰块敷着,不然一时半会怕是消不了了。”

 

  苏柔儿勉强笑一笑,给葛嬷嬷行礼,“还是要谢葛嬷嬷护着我,才能让柳侧妃重拿轻放。”

 

  “可怜见的。”葛嬷嬷拍了拍苏柔儿的手背,“还好你聪明,柳侧妃一进门,就让春书去找我来。你也别太难受,我们这些做奴婢的,被责罚也是常事!”

 

  苏柔儿点了点头,装作无奈的模样,眼里含着眼泪,也就出去收拾了。

  *

  啪!

  柳侧妃将丫鬟刚递上来的茶盏砸在地上,一脸的怒气!

  给柳侧妃奉茶的小丫鬟吓了半死,只往地上一跪,使劲的磕头,“主子赎罪……主子赎罪……”

  柳侧妃本来在樊楼受了气,这下回了院子里,更是发作起来了,摔了茶盏还不够,将桌上的玉器摆件全都扔在地上。

  碎片溅到奉茶丫鬟的脸上,生生划出了一道口子,吓得她护着脸惊呼,“啊……”

  “嚎什么丧!”柳侧妃双眼通红的盯着她,“来人,拉出去打死了!”

  众人不敢多说,海棠在一旁站着,对外面的婆子使了个眼色,立马有人会意将人拉出去了。

  婆子只将丫鬟的嘴一堵,立马有板子声传出来,听得人心里发寒。

  柳侧妃处置了一个人,这才气息平缓了许多,顺了口气,整个人平静下来了,只是眼睛里依旧阴恻恻的。

  海棠见这模样,知道自家主子的气消差不多了,这才重新沏茶端上前,“主子喝口茶润润,没必要为了一个贱婢伤了自己身体。”

  柳侧妃斜了一眼海棠,似乎想到了什么,接过茶,脸上有些愉悦,“你一说贱婢,我倒想起来了。穆嬷嬷曾说过她家里,还就是一家子破落户!”

  海棠不动声色的在一旁附和,“若是苏柔儿一家子都好揉搓,主子动动手指头,他们就都完了。”

  海棠说的话正中柳侧妃下怀,柳侧妃勾起一抹冷笑吩咐着,“你去给哥哥传话,让哥哥多照看着苏家!”

  “主子放心,奴婢知道怎么做!”海棠是一直跟在柳侧妃身边的人,自然懂得主子的意思,忙忙应了出去。

柳侧妃见海棠退下去了,眼睛阴恻恻的盯着樊楼的方向,眼里满满的恨意!

……

夜色正浓,大街小巷的店铺都关门休息了,但主街往东的另一条长街上,此刻喧嚣依旧,热闹非凡。

 

长街上尽是欢声笑语,勾栏女子倚在栏杆上招呼着客人,再往里就是各色赌坊。

 

其中最显眼的就数千金台了,牌匾金灿灿的,门前还放着两尊金狮子压场面,人来人往,隔着几间铺子都能听见里面的喧闹声。

 

里面的赌客跟打了鸡血一样,扯着嗓子嘶吼,都是双眼通红,一个个都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何处。

 

千金台前厅是这样的光景,再往里拐几个房间,就有一个黑漆漆的屋子,光线昏暗让人看不清,只是时不时发出男人的惨叫声,让人毛骨悚然。

贺勇拽着苏大郎的领子,拍了拍他的脸,“你小子还真够蠢的,想都不想就往套子里钻,让我可省了不少心思。”

 

苏大郎也明白了几分,但银子是过了他的手输的,字据他也是签了的,“大爷……我们无冤无仇的……”

 

贺勇见苏大郎这副蠢样子,笑得更欢了,顺势将苏大郎的手按在在桌子上,掏出一把到对着苏大郎的手,“小子,这可是你自己撞上来的!”

“啪”!!

只听得空气中一声脆响!一声嚎叫响彻屋内!!

 

苏大郎的拇指生生被贺勇剁下来,贺勇连眼睛都没眨一下,捡起苏大郎血淋淋的指头,眼睛里尽是狠意,“小子,你能不能活就看你的运气了!”

 

十指连心,苏大郎捂着断指,喊的撕心裂肺,面上尽是狰狞。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