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晕倒了
作者:冯欠欠  |  字数:2002  |  更新时间:2019-07-15 11:12:33 全文阅读

苏柔儿停顿了下,眼中有惊喜又是慌乱,终究点了点头,“我……我这就上前去领命。”

  苏柔儿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定定神,这才进去里屋。她不是害怕,只是觉得面对晋王难为情的很!

  屋内不单单晋王一个人,还有顾远峥在一旁坐着,看言语是在说外院的事。

  顾远峥看苏柔儿进来了,瞅了眼晋王淡然自若的神色,话音一转,说到苏柔儿身上了,“我这是王爷苏醒以后第二次来,才见到苏姑娘。王爷昏迷的时候苏姑娘日日在前侍疾,又是试药又是做吃食……”

  晋王打断顾远峥絮叨,眼睛冷冷的看向他,“若是无旁的事,你可以下去了。”

  顾远峥也不觉得尴尬,规规矩矩的站起来给晋王行礼,干干脆脆的离开了,看的晋王眼疼。

  晋王压下心头的的不悦,自以为是用柔柔的语气问苏柔儿,“你这几天为什么不在跟前伺候?”

  苏柔儿捧着汤盅,早早编好的理由自然而然就说出来了,“近日未能悉心照顾小郡主,奴婢实在是担心,就耽搁了。”

  晋王脸色突然就冷了,苏柔儿感觉屋内都冷了几度,想来是自己说错话了,忙往地上一跪,小心翼翼的回话,“是奴婢的不是!”

  晋王一张笑脸硬生生被苏柔儿这样作没了,他本就是好好问她话,偏偏她动不动就这般小心翼翼!

  “下去!”晋王只觉得一口气闷在胸口,怎么也舒展不开。

  羊毫见苏柔儿退出去了,自然是自己上前伺候晋王服用吃食。

  晋王吃了几口苏柔儿做的吃食,似乎想起来了什么,随口问了句,“顾远峥说苏柔儿为本王试药是怎么一回事?”

  “顾谋士需要人试药,苏姑娘就请命去试药,虽然没有性命之危,看着却怕人。”羊毫这话是出自肺腑的,苏柔儿那天撕心裂肺的喊声,他们可都记忆犹新。

  晋王听完眉头紧皱,但这胸口的这口闷气不知怎么就舒展开了。

  她如此舍身试药!

  罢了,这次先饶她一次!

  苏柔儿怕是想破脑袋也不知道自己又怎么冲撞了晋王,又怎么被饶过了一次。

  苏柔儿安排好了伺候小郡主的人,又是在厨房一通忙,熬了鸡汤往晋王书房送去。

  苏柔儿下意识的摸了摸发髻,这才缓缓推门。

  苏柔儿手落空了,门突然被里面打开,晋王修长的身影挡在苏柔儿面前,让苏柔儿一怔。

  苏柔儿傻傻的看了片刻,晋王脸色红润,整个人多了几分清爽的感觉。既然是下床了,那就……那就是全好了!

苏柔儿咧着嘴,眼里闪着眼泪花,不知道是哭是笑。

她这些日子,心里是何其的忐忑,她担心晋王不能早日醒来,又担心那虎狼之药伤者晋王。

眼下,眼下晋王都能离开床榻了,苏柔儿的这一颗心才是真的松了。

晋王看着这样的苏柔儿,想了片刻,却连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只是苏柔儿这个样子让他心里暖暖的,他第一次清清楚楚的感觉到,她的关心与挂念,无比真实。

晋王伸手擦干苏柔儿脸上的泪水,忍不住说了一句,像是在轻哄苏柔儿,“本王没事了!”

这几个人字轻轻拍打在苏柔儿的心上,苏柔儿只觉得这段时日的担忧一股脑的全涌出来了,眼泪忍不住的往下掉,比起刚才哭的更凶了。

晋王苏柔儿哭的比刚才更凶了,叹了口气,下意识的将苏柔儿搂在怀里,将她紧紧的抱着,很不得揉进骨血里。

苏柔儿轻轻啜泣着,就这样感受着晋王宽厚的肩膀,什么也不愿意去想,她要忘记自己是奴婢的身份,忘记晋王的尊贵。

她心悦与他,这足够了!

苏柔儿只觉得满心的喜悦,恨不得所有的时光都停留在这一刻,不要变化才好。

  苏柔儿终于止住了哭,下意识的抬头去看晋王,却觉得眼前黑乎乎的一片,天昏地旋,便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了。

  晋王觉得怀里的苏柔儿不对劲,低头一看,苏柔儿紧闭着双眼,身子软软的依偎着他,分明是没了意识!

  “去叫顾远峥来!”晋王将苏柔儿横抱起来,脸上是难得有了些变化,声音竟带着一丝焦急。

  羊毫不敢耽搁,忙忙唤人去外院找顾谋士。

  苏柔儿躺在晋王的床榻上,脸色苍白,小小的身子蜷缩着,脸上还挂着浅浅的笑容。

  晋王伸手摸上苏柔儿的脸庞,满眼的怜惜,她身上根本没几斤肉,轻飘飘的。

  他记得自己还未中毒之前,她脸颊还鼓鼓的,还会与人置气,眼睛里尽是小机灵。

  这会却成了这个样子,下巴尖尖的,脸上连肉都捏不起来。

  晋王第一次感觉,一个女人竟然能这样牵动他的心!

  顾远峥火急火燎的从外院赶过来,大口的喘气,隔着屏风就看见了晋王摸苏柔儿的脸,竟有一种肝肠寸断的模样。

  晋王下意识的收回手,朝着顾远峥吩咐,“你过来替苏柔儿把脉!”

  顾远峥不敢耽搁,自己气还没喘顺了,就先顾着把在苏柔儿脉象上。

  等了片刻,顾远峥依旧把脉,一句囫囵话都没说出来。

  晋王皱着眉头,忍不住看向顾远峥,“情况如何?”

  顾远峥恰当将手收回来,慢条斯理的回答,“无碍!只是近日操劳狠了,身子虚弱,全凭紧绷着一口气提着,突然松了一口气,人就倒了。”

  顾远峥这话说的一点也不隐晦,分明是拐着弯说与晋王听。

  意思是,苏柔儿这病全是为您生的,照顾您忙前忙后,现在见您无事了,又能下床,自个却累倒了。

    晋王听完顾远峥的话,脸上果然微微动容,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质问顾远峥,“你为何不开药?”

  顾远峥面色一怔,晋王这副慌乱的模样,竟是从未见过的。

顾远峥是想笑又不敢笑,生生忍着笑意回话,“苏姑娘是累病了,只需要好好养着,是药三分毒,能不吃就不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