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千年人参
作者:冯欠欠  |  字数:2018  |  更新时间:2019-08-20 12:24:31 全文阅读

晋王点了点头,似乎是明白了,只是看着苏柔儿移不开眼,满眼的担忧。

  顾远峥见这情况,苏柔儿也没大事,也不在这里碍眼了,“王爷,苏姑娘也没大事,在下就先告退了。”

  “嗯,你下去吧。”晋王此刻知道苏柔儿没事,也不大在乎顾远峥去了哪里。

  顾远峥前脚出去,晋王就将羊毫叫过来,“你去库房取一支千年人参,炖汤端过来。”

  羊毫领命,半点也不好耽搁,忙忙出去取千年人参炖汤。

  晋王摸了摸苏柔儿的额头,没有发烫,脸色除了微微发白,也没别的异样,似乎真与顾远峥说的一样。

  没事,就好!

  晋王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刚才苏柔儿晕倒的时候,他是真的慌了。

  大约等了有一炷香的时间,羊毫就将参汤端进来了,还冒着热气。

  晋王看了眼羊毫手里的参汤,脸色缓了缓,随口吩咐着,“参汤给我,你退下吧!”

  “是。”

  羊毫听命退了下去,心里只觉得胆战心惊,这晋王竟要亲自给苏柔儿喂参汤?

  羊毫想到这里,下意识的吞了一口口水。她也算从小跟在晋王身边的,晋王哪里这般仔细对待过一个女人,这苏柔儿的宠爱也是头一份了!

  晋王端着参汤有些无措,但还是硬着头皮将苏柔儿扶起来,靠着自己的胸膛,学着平常别人喂自己的模样,耐着性子给苏柔儿喂参汤。

  晋王喂第一勺,苏柔儿未张开嘴。

  晋王喂第二勺,是先将苏柔儿嘴边扳开了,但苏柔儿没咽下去,顺着嘴角都流下去了。

  晋王喂第三勺,眉头皱的紧紧的,手一抖汤勺掉了!

  晋王看着手里的参汤,再看看苏柔儿,只觉得这喂病人吃东西比打仗都要难!

但是,这药却是必须要喂进去的。

晋王缓了片刻,便是顾不上怜香惜玉了,手下也是用了老大的劲,然后硬生生的将苏柔儿的嘴巴掰开,然后狠了狠心,端起药碗,然后一股脑的将药水灌进苏柔儿的嘴巴内。

苏柔儿虽然是昏迷,这灌进去的药虽然一大半都浪费了,但勉强还是喝下去一些的。

这样,晋王也放心了许多,这会也着实是松了一口气。

这支千年人参是上好的药材,苏柔儿是因为这些天照顾自己照顾累了,正好是用来补身体,虽然是千年人参难得,但是给苏柔儿用,萧寒还是十分舍得的,这会脸上也是微微有了几分笑意。

这样一折腾,苏柔儿是依旧在床上昏迷,也是什么都看不出来的,但是晋王却是有些累了。

他本来刚恢复了体内,今天第一天能下床走动,现在折腾了老半天,身子依然有些虚弱,这会照顾了苏柔儿这么久,也是有些微微的劳累了。

晋王看了一眼在床上躺着的苏柔儿,这会依旧是脸色苍白,让人不太能放心下。

他索性也就哪里都不去了,只是缓缓的躺在苏柔儿身边,这样也是觉得自己心安了不少。

不知道怎么,晋王只要在苏柔儿身边,便是觉得整个人都多了几分温暖,便是觉得心都是微微悸动着。

是一种从来都没有有过的感觉,但却是叫人心中无比的踏实。

  晋王微微的闭上眼睛,与苏柔儿两个人都这样和衣而眠,依偎在一起,说不出的温馨动人。

  羊毫见屋内好久都没动静,隔着屏风远远看了一眼,看见晋王与苏柔儿同塌而眠,吓的她拉着书毫躲得远远的。

  苏柔儿只觉得自己好热,像被火炉蒸着一般,她下意识向一侧靠去,接触到一块冰冰凉凉的身体,忍不住上去蹭一蹭。

  晋王是被苏柔儿吓醒来的,他一睁眼就看到苏柔儿往他怀里挤,小手扒拉着他的胸膛,脸色潮红,全身滚烫的很。

  晋王摸了摸苏柔儿的额头,吓的收回手,下意识的从床上跳下来,向外头喊,“让顾远峥给我滚进来!”

  顾远峥是小跑着过来的,羊毫传话急,他一听就知道又是出什么事了。

  顾远峥见着晋王,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下,又拉起晋王的胳膊切脉,“脉象稳定,余毒已清,王爷身子除了虚一些没别的。”

  晋王手一挥,挣脱开顾远峥切脉的手,指着床上的苏柔儿,语气中带着怒气,“你给本王说她是累着了,怎么又发热了!”

  顾远峥这才注意到床上的苏柔儿,脸色滚烫,整个人微微挣扎,似乎有些心热。

  顾远峥压下心底的疑惑,给苏柔儿细细切脉,脸上神色一遍,下意识的去看晋王,真是哭笑不得。

  苏柔儿本来体弱,这几天身子虚空,却足足服了一支年头久远的人参,眼下补得太过了,人参的药性发不出来,就成现在这副样子了。

  “王爷,您给苏柔儿吃的人参是多少年的?”顾远峥又看了眼床上快煮熟的苏柔儿,这年份肯定是不小。

  晋王一怔,“我让羊毫取了支千年人参。”

  

  千年人参???

  顾远峥这下真不会了,这千年人参是为垂死之人吊气用的,现在却只为拿来给一个累病的奴婢养身体。

  真是,真是也舍得!

  想当初他受了伤,流了半日的血,晋王也没给他吃个人参须补补!

  顾远峥气结,也顾不上说别的,只是取出银针给苏柔儿头上扎了两针,害怕把她脑子给烧坏了。

  顾远峥做好了这些,轻咳了咳,站起来斟酌着给晋王回话,“苏姑娘虚不受补,我开个败火趋热的方子,服下后,难受几天也就好了。”

  顾远峥不敢看晋王的脸色,忙唤了羊毫在外间开方子,留着晋王独自一人在里间,脸色又青又白的。

  果然,一般人是承受不起晋王‘厚爱’的!

  苏柔儿吃了顾远峥的药,依旧折腾到晚间,这才好些。

  晋王在苏柔儿床边坐着,看着她红扑扑的脸蛋褪了几分,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虽然还依旧发热,但不像之前滚烫了。

  晋王长出了一口气,也算是稍稍安心了。

这一根千年人参,差点要了她的小半条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