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雨季雪舞

正文第一章 左手

[更新时间] 2019-01-23 13:01:22 [字数] 2111

烈风吹的好大,仿佛要带走最后一片生命的气息。花草被连根拔起,尸体飘荡在夹杂着灰土的空气中,暴雨连绵的天气,压抑在每个人的心中,在这里,生命如此脆弱,如此不堪一击,仿佛一击即碎的玻璃娃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嘉蘅,位于华中地区名市旭宁市,三天前,它也只是一个平凡至极的小县城,如果说它还有可圈可点之处,那也就是黎明山了,位于嘉蘅县郊区的黎明山虽比不上同市景区画城的自然美景和岚城的古风意蕴,但它被称为“第一道夕阳升起之处”,如此名号已令人神往,更不用提太阳升起之时,满山向日葵挺起胸膛,花草树木皆苏醒,大有万物复苏,天地起始之势。可是就在两天前,一场八级大地震在漫无边际的黑夜掩护中侵袭而来,那时美梦中的花、草、树和一些山民,从此也只能活在梦中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地震来的悄无声息,却在一瞬间带走了一切,房屋倒塌,山体滑坡,遍地裂缝。第二天又暴雨如注,从那天开始,今天与明天的分界线——太阳,不见了踪影,追随它的向日葵也不再昂首挺胸,失去希望的黎明山,随即塌方,山民的生命变得岌岌可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正在邻县演习的旭宁第二铁旅步兵团接到紧急消息后第一时间赶往黎明山灾区,负责搜寻山民以及建立应急指挥部以等待后续救援部队来临,暴雨倾覆下,一道道绿色身影在探照灯前挥舞着铁锹。经过战士们一天一夜的努力,终于开拓出一条生命之道,后续车辆也一辆辆驶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排集合!”一名军衔为少尉的军人大声道。正在路边掘土的军人听到口令后立即跑来,站成几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报数过后,一个眉目清秀的下士对少尉道:“报告排长,步兵团一营三连二排集合完毕,请指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少尉严肃道:“同志们,在我一营连续一天一夜的作业下,黎明山北道已经打通,依照上级指示,我二排即将奔赴黎明山东区负责搜寻山民,同志们,你们准备好了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时刻准备着!”坚毅的眼神定格在每个战士的眉下,释放出夺人的光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少尉转身对下士道:“萧楚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到!”下士出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留下指挥交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萧楚旭暼眉头,“报告排长,我请求参与搜寻任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少尉上前一步,看了看萧楚旭缠满绷带的左臂,道:“你的伤已经不足以支撑你继续接下来的任务了,还有,执行命令!懂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着少尉带有怒气的眼神,萧楚旭只得说:“明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几小时后,暴雨终于停住肆虐的脚步,趁着这不易的时机,指挥部派出的车驶进灾区,而萧楚旭也抵住满身疲惫,认真着指挥交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距离萧楚旭五公里外的大桥口,一辆客车被拦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客车上下来一男一女,士兵上前敬礼,“同志,这里已经戒严,请返回。”%+&%!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女孩急匆匆上前,“解放军同志,我要进去找人,他也是军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同志,很抱歉,你真的不能过去,前方是灾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行,今天我们无论如何也要过去找人,姐。我们走。”男子说完就要作势硬闯。士兵随即挡在男子身前,“同志,你们真的不能过去,请配合我们的工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士兵正要说话,突然身后走来一个中尉,说:“同志,可以告诉我你们找谁吗?也许我认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女子赶紧上前:“太好了,请问您认识萧楚旭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中尉想了想,“我认识,你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女子急忙说:“这是我弟弟安全,我叫安宁,是他的……”安宁还没说完,安全抢话道:“未婚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中尉看了看安宁,“你真的是他未婚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宁顿了顿,轻轻点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然了,你看戒指都戴上了。”安全抓起姐姐的手,只见一个六瓣雪花形状的戒指戴在安宁的中指,指环上还刻着安宁和萧楚旭名字的英文缩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好,你们上我的车,我带你们去找他。”中尉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谢你,同志。”安宁对中尉鞠了个躬,随后在安全的搀扶下坐上了绿色军车。军车驶向了黎明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北道口外五百米处,中尉停下了车,对安宁道:“同志,我只能送你们到这里了,他就在前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谢您。”说完安宁和安全下了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姐,你烧的太厉害了,我背你过去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安宁推开安全的手,望着萧楚旭裹着白纱布的左臂,安宁再也止不住眼中的泪水,接过安全手中的袋子,一步一步走向萧楚旭,五百米的路对心如刀绞的安宁来说有如登天之道,每一步都有她的泪水,终于,她走到了萧楚旭身后。%+&%!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也许是安宁的脚步太轻,也许是萧楚旭正在注意前方交通。又或许是满身的疲惫让萧楚旭无法听到背后的啜泣声。安宁就这样红着眼站在萧楚旭背后,两人一动也不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就在这时,天又下起了雨,豆大的雨滴打在两人的身上。安宁从袋子里拿出一个伞,轻轻撑起,打开,将伞置于萧楚旭头顶,顿时伞里冒出许多粉的白的不同花纹的雪花,萧楚旭在伞下,安宁却仍然在伞外淋雨痛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到头顶的雪花,听到背后那不能再熟悉的声音,萧楚旭心头一紧,却仍然不肯转身。%+&%!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宁顿了顿,哭着说:“楚旭,是我,安安,安安知道错了,安安不该反对你当兵,不该跟你抱怨孤独,旭哥哥你知道吗。自从我们分手以后,安安喜欢上了下雨,因为每次下雨我都有借口打开这把你为我做的雪花伞,每次打开它,安安都会记得你给我的承诺——有一天带我去回明溪找六瓣雪花,难道旭哥哥忘了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宁摸了摸眼泪,继续说:“从你走后我再也没有了你的消息,直到昨天我才从报纸上得到你受伤的消息,楚旭,没有问过你就来找你,请你再原谅安安一次,好吗?我怕再也见不到你所以过来了。楚旭,上次安安没有骗你,安安真的还喜欢你,你也是,对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宁身上早已湿透,泪水夹杂雨水一同淋湿全身,萧楚旭目视前方,但安宁没有看到的是,几滴泪水早已在他的眼眶中打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