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无赦:破晓之羽 > 【卷一】
8:何人
作者:雪鬽魉  |  字数:3097  |  更新时间:2019-06-17 20:31:28 全文阅读

通往货舱的扶梯灯光昏暗,高大的集装箱也遮掩着光线,昏黄的色泽中,那约二十出头的男人高而精瘦,欠缺打理的头发有些长,半遮半掩在脖子上。他的刘海搭住了眉毛,戴一副黑框眼镜,穿布衣工裤,背着个包,怎么看都是个土气又呆板的家伙。

却是白净,笑起来竟有浅浅的邪魅,份外好看:“对不起对不起,不好意思,我迷路了。”

轻羽警惕打量着他,半拳着的手并未松开。若有状况,立马能要这家伙的命。而男人并未警惕,依然几分尴尬的笑的老实:

“刚刚听声音……你是个姑娘吧?”他挠挠头,似在害羞,之后拿出自己的房号,“这船太大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走到这里来了。”说着他又打量起货舱,“哇塞,这里的箱子这么大呀!外面说的没错,猎金号真是太厉害了。”

“啊,不好意思,我跑题了。嘿嘿。”男人傻傻笑笑,把房号牌递过去,“如果可以的话,能麻烦你带我去找下房间吗?”

轻羽瞥了一眼号码,那房间她之前有路过,确实有些印象。

“走吧。”货舱并非久留之地,轻羽没理由不离开。她让男人走在前面,如此能监视着他。到了甲板后光线明亮起来,男人亚麻色的头发看上去十分温顺,走路的姿势也很好看,比那些保镖细腻的多,一点儿都不粗鲁。

“你是异能者?”轻羽冷不丁问道,但绝不是对男人感兴趣,只是一个佣兵在任务中该有的谨慎罢了。

男人愣了愣,十分懊恼:“那个,我看上去就那么不像吗?”

“你不是?”

“嘘!”男人有些慌张,放轻了声音,“算我求你了,你可千万别说出去,好不好?不然他们会把我赶下去的。”

“他们只要异能者,你为什么上船?”轻羽毫无表情的一问接一问,而男人竟也老老实实的全都回答:

“还不是为了钱。跑一趟能拿两千轻铢呢,当然就想混上来试试。”男人不好意思笑笑,顺势就也问了,“那你呢,你为什么要扮成男装上来?对了,我叫弗斯嘉,你叫什么?”

轻羽看了他几秒,最后只给了他一个冷漠的背影。

弗斯嘉的房间在二楼转角,不算太难找,但看他小白兔似的老实样,轻羽觉得找不到也正常。

在二楼可以看到前面甲板上已经站满了保镖,船上的广播这时候也在循环播报着:“各位保镖们请注意,放好行李后速到甲板集合,速到甲板集合……”

“走吧!”弗斯嘉很快从房里出来,好像已经和轻羽是朋友了一般。轻羽没表态也没等他,快步下楼,把他在身后甩了老远。

刚下去,霍斯兄弟就骂骂咧咧围了上来:“你他娘的跑哪儿去了?不是去放行李的吗?怎么放了行李人就不见了!害老子找你找了好几圈!”

“我告诉你,你可别指望逃跑,现在已经上船了,你下不去的!最好老老实实呆着!敢出幺蛾子,看哥几个怎么收拾你!”

兄弟俩凶神恶煞一顿臭骂,跟在轻羽后面的弗斯嘉看到了这一幕,但他并没有挺身而出。霍斯兄弟确实很不好惹,像他这样老实巴交的人不出头也是正常。当然,他现在要真站出来,轻羽还反倒觉得会给自己添麻烦。

轻羽看了弗斯嘉一眼,之后和霍斯兄弟一起站到了人群里。很快,官船发出了低沉敦厚的鸣笛声,便是这海上的庞然大物缓缓移动,离开了港口。

甲板上,一位长官出来给保镖们简单说了几句动员,内容都是些官方套话,不过是走个过场。但凡选择上船的都知道,这趟旅途绝不简单,比起理所应当的危险性,保镖们更关心自己的报酬和肚子。

政府会给他们提供面包果酱,或者馒头咸菜。这时代不分国籍,众口难调,不过饮食文化的融合性也大大提升。通俗点来讲,就是中西合并,啥都有。但政府也不会在保镖们身上花费太多,毕竟雇佣金已经相当丰厚了。

餐厅里,上百名保镖排着队,弗斯嘉那小子就排在轻羽和霍斯兄弟前面一点,跟身边人交谈甚欢。轻羽也不是对他另眼相看,只是谨慎起见,多少有点在意,不确定这小子之前有没有看到自己藏在货舱里的箱子。

轻羽琢磨着还得去一趟货舱确认情况,而弗斯嘉已经领了面包果酱,端着餐盘往这边走来。餐厅人多,他似乎没看到轻羽,一路和身边的室友聊的欢快,竟一不留神撞上了亚伯。

“哎呀!”弗斯嘉第一反应是保护自己的面包和果酱,却下意识去按果酱的手,把果酱整碟都按到了亚伯身上。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对不起对不起!”弗斯嘉慌慌张张的道歉,扶正眼镜才看到排在亚伯后面的轻羽。

他愣了愣,冲她傻傻笑了笑,而黑了脸的亚伯一把揪着他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亚伯身材高大,肌肉发达,弗斯嘉就像个弱鸡,双脚顿时离了地:

“你他妈的长没长眼睛?还不快跟老子舔干净!”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弗斯嘉吓的大惊失色,手里攥着面包乱挥,竟又把亚伯的眼睛给戳了。

“哎哟!”亚伯一声惨叫,放开弗斯嘉捂着眼睛直骂,“老子今天非杀了你不可!”

“哥!你没事吧!”杰拉连忙上前,冲着弗斯嘉就是猛踹,“混蛋,你他娘的找死!”

“妈的,给我打死他!”亚伯骂着也上前补了两脚。弗斯嘉的室友本想劝说,结果也被兄弟俩一起打了。

周围看热闹的很多,但都没有劝阻的意思。霍斯兄弟在道上有些名气,可没几个人敢管他们的闲事。兄弟俩都是力量型的,弗斯嘉那身板看着就觉有生命危险。尽管萍水相逢,轻羽也看不得欺凌弱小,便指着门口喊道:

“你们看,那个是不是船长?”

霍斯兄弟慌张停了手,杨老爷千叮万嘱过低调行事,千万不要惹人注意。尤其是要秘密送给船长的那个女人。现在她大庭广众这么一喊,即便压着嗓音,但多少会让别人注意到。

这船上的女保镖可不多,加起来还不够十根手指。轻羽这么一喊,着实引人注目。

“闭嘴,臭娘们!”

兄弟俩的注意力转移到了轻羽身上,且看到门口根本没有什么船长,就连半个海军的影子都没。而弗斯嘉和他的室友已经趁机溜了。

杰拉可是看的清清楚楚,这女人刚刚给那小子使了眼色,气呼呼拉着她就往外走:“你给我过来!”

轻羽不能反抗,腕子都被抓出了淤青。霍斯兄弟怒火冲天的把她拽回了房间,狠狠撂到了床上,不由分说就给了一耳刮子:

“你这个贱人,还胳膊肘往外拐?他娘的真是个贱货,刚上船天都没黑就给招惹上小白脸了!还当众耍弄我们,骗我们出糗?”

“哥,这婊子就是欠收拾。船长算他娘的什么东西,老子就是不要尾款,为了面子也得让这臭娘们长点记性!让她知道得罪我们霍斯兄弟的下场!”

杰拉说着就粗暴的扑了上去,三两下就撕破了轻羽的衣服。见轻羽还在反抗,亚伯也迫不及待的加入进去。

这两人从第一眼见她就没安好心,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沉不住气了。房间里,衣料被撕开的声音十分刺耳,轻羽的假发在挣扎中掉落,长发散落下来,衬着雪白的肌肤,更是让两个禽兽欲罢不能。

若再这么下去……

轻羽霍地沉了眸光,可这时霍斯兄弟却在从身后感觉到了杀气。回头一刻,房门正好被踢开,迎面便是几颗小铅弹击中了鼻梁和眼角。

“啊呀!”

两人惨叫,见弗斯嘉手里拿着弹弓,泥鳅般灵活的钻了进来:“快走!”他拉上轻羽就跑。暴跳如雷的霍斯兄弟穷追不舍,但弗斯嘉的弹弓贼溜,一打一个准,很快甩开了他们。

“快,这里!”

弗斯嘉带她躲进了下层的库房,之后在墙壁上敲了敲,找到机关后竟开启了一道夹门。轻羽几分意外,进去之后越发的吃惊。

昏暗的光线下,眼前是堆成山的箱子,随手拿撬棍打开几个一看,里面全是铁矿!

难道这才是岚泱城主要走私的那一部分?

轻羽心里马上闪过了这个结论,转手撬棍就指住了弗斯嘉的咽喉:“你怎么会知道这里,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弗斯嘉呀!”他举着双手,被轻羽吓到,“这是我迷路的时候碰巧发现的。”

这话没有什么信服力,但从他一系列的表现上看,轻羽似乎也找不出怀疑的依据。轻羽还在打量审视着他,可他却不好意思的躲开了视线:

“那个,不好意思,你还是先把我的衣服穿上吧。”他几分害羞,轻羽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形象——原本的衣服已经被撕成了破布,露在外面的内衣还断了半边带子,饱满坚挺的胸部半遮半掩着,随时都会露出来。

“把你衣服借我。”轻羽收了撬棍,背了身去,却又听弗斯嘉惊奇问道:

“恕我直言,你的背……这是纹身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