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无赦:破晓之羽 > 【卷三】
105:花田,女香
作者:雪鬽魉  |  字数:3102  |  更新时间:2019-10-21 23:19:18 全文阅读

翌日。

艳阳高照的好天气最适合出行,轻羽走在田间小路上的身影犹如一只妙曼的蝴蝶。务农的人们偶尔抬头就能看见,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那美丽的人儿就不见了踪迹。

在这粮食紧缺的时代,任何可开发的土地都不会被放过,尤其是在麦云。田间的小路错综复杂,一路蜿蜒曲折,有些地方很好走,有些地方则连下脚都很困难。

轻羽如履平地。上小丘,翻梯田,到达时候连鞋面都还是干净的。

眼前的农户是这一带住的最高的人家,屋子也十分破烂,看上去就很清苦。农户的主人在屋外编制箩筐,一身粗衣全是补丁:

“姑娘,你有什么事?”主人瞅着轻羽,眼中颇为意外和狐疑——像他们这样的人家,除了城主的手下过来收粮,平时也不会有人造访。

轻羽同样把他打量了一遍:“听说今年的花提前开好了,我过来看看。”

“哪儿有什么花,你在说笑吧。”

“我说的纸鸢,连这个都不知道吗?”

“哦!原来是纸鸢!那东西在屋里头,你跟我来。”主人说罢起身,带轻羽进了屋里。老旧发霉的墙上确实挂着纸鸢,但那并不是他们话中的重点。

成功对上暗号,主人带轻羽去了隐蔽在柴火堆下的地窖——没错,这里是禾馥设置在附近的联络点,为了方便水芯能及时传递消息。

之前在澜湾的时候轻羽走的太急,禾馥也没时间告诉她任务接头的细节。当然,在桫椤矿区那个地方,要联系外面也是很困难的。

这段日子轻羽一直处于失联状态,现在遇到水芯,正好也能禾馥那边联系上。

柴火堆下的地窖比屋子大得多,里面备有武器和子弹,以及一笼受过专业训练的乌鸦——在这动荡不安的时代,用信鸽太不安全,反倒是乌鸦比较低调。

轻羽以密文的方式写了一封书信,待主人放出乌鸦之后便是从后门离开,由另一条下山回去,以免被人跟踪。

下山的路是联络人自己开的,非常隐蔽。虽然近乎垂直的路线十分难走,不过却节约了大量时间,没过一会儿,轻羽就已经回到了梯田山脚下的阡陌小径。

却忽然觉得哪里有些奇怪。

轻羽停下脚步,细细看着四周,在农田中瞧见一块黑黄便走了过去——在这样一片生机盎然的田野之中,一处角落的稻田竟然枯死了。

轻羽虽未在意周围的景色,但在现在这个收获的季节,出现这样的枯死难免奇怪。何况这些稻田的死状看上去充满某种说不出的违和感,十分诡异。

轻羽没有久留,万一被农户瞧见、误会说自己干的就麻烦了。

一路返程,轻羽脑子里都在琢磨着顾南一这次到底又出的什么幺蛾子。怎料还没回到庄园,老远就看见了庄园出行的队伍。

城主爱德华昨天才刚刚巡察过,轻羽才不相信那土地主会这么勤快。心里纳闷着便是偷偷凑上前去,谁知不看不知道,一看那是吓了一跳——

风和日丽中,油菜花金黄灿灿,红发的男人和白衣的少女并肩同行,一路嬉笑。他们在油菜地中支起了画架,摆好了椅子。在男人和画布面前,少女作出娇俏的姿势,脸上透着恋爱的红晕。

随行的护卫和马车都等在油菜地外,那两人的气氛确实令旁人不舍得打扰,就连雪莉的女仆也都没有跟过去。

“什么鬼?”

轻羽猫在不太远的地方,觉得不可思议,怀疑顾南一那狐狸不会真的是来泡妞的吧?

雪莉那丫头虽然长的不错,但一看就知道是个刁蛮小姐。现在必然也是对那狐狸心有好感,否则也不会随时维持着淑女形象。

两人在画布与田野之间眉来眼去,轻羽满心无语,甚至想要冲上去暴揍顾南一一顿,问他正事到底还查不查了。要是不查了,也省得自己在这里浪费时间!

花田之中,顾南一像模像样的在画布上勾勒描画,似乎是感受到了隔空而来的怨念,犀利冷锐的眼中不禁泛起了笑意。

三两笔勾勒出雏形,顾南一就是停了笔,笔杆对着雪莉描着比例,却不太满意的摇了摇头:

“小雪莉,你应该再往左边站一点,身子侧过来些。”顾南一提出意见,而小雪莉的昵称让少女的脸颊更红了。

“是这样吗?”雪莉按照要求调整了姿势,但顾南一还是摇头。她又调整了几次,顾南一依旧摇头。

“你应该这样站着,我的小可爱。”顾南一亲自上前指导,调整着雪莉的姿势。两人之间的距离一下子拉得很近,少女的心脏开始失控般的狂跳,粉嫩的小脸红的就跟烧起来似的。

“来,拿上。”顾南一递过去一只油菜花,从上往下注视着少女的脸。

雪莉觉得心脏就要跳出喉咙,羞答答低着头不敢看他。回过神的时候,男人的手正在撩起她耳边的发丝:

“小雪莉,你真漂亮,就跟天使一样。”他低柔的嗓音富有磁性,微微笑着的样子邪魅却又不失风度。

雪莉觉得自己就快要窒息了,根本说不出来。羞答答低着头,两人身体的距离近得好像是雪莉正倚在他的怀里——

少女的心中又忍不住泛起了幻想和憧憬,以及对与美好爱情的无线期待;

却是耳边,男人忽然凑近:

“啊,你好香呀……”他的鼻息贴在耳后的皮肤上,贪婪从那里嗅到少女美好的脖颈。

手,竟是不规矩的伸向了不该碰的位置!

“弗、弗斯嘉先生?”雪莉惊慌,稍微挣扎一下就被男人扑倒在了油菜花田里:

“我知道,你肯定对我有意思。我啊,最喜欢你这样的小姑娘了。”

那男人忽然像是换了个人,从绅士变成了恶魔、变成了禽兽。雪莉疯狂挣扎,惊恐的嘶声呼救:

“来人啊!快来人啊!救救我!”雪莉奋力推搡着,但这在男人面前仿佛只是儿戏,“弗斯嘉先生,住手!快住手!求求你了!”

无法形容的恐惧令雪莉感到窒息,她觉得自己好像就快要死过去了。听到呼救声的护卫们蜂拥而至,连马车车夫都赶紧跑了过去。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雪莉的女仆跑在最后,连忙就是扶着惊魂未定的雪莉回了马车。

一众七八个人,顾南一很快就被七手八脚摁在地上,脸上吃了好几拳头,身上也挨了不少打:

“光天化日的耍流氓,还敢对我们小姐动手?我看你这个农学家真是不一般,简直长了熊心豹子胆!”

……

不远处,轻羽当真是惊呆了,吃惊到十几秒都没回过神来——那狐狸可是有身份有涵养的讲究人,打死也想不到他竟忽然做出这种事,而且看上去简直就跟真的一样。

“你这小白脸,我看你根本不想活了!”

护卫们骂着又是一顿打,顾南一蜷着身体也不还手。轻羽的神色这才为之一紧,立刻跑了上去:

“弗斯嘉!你这个挨千刀、臭不要脸的!你不得好死啊你!你怎么对得起我!”

那女人忽然从油菜地里冲出来,悲愤不已。护卫们还没反应过来,她就已经抓着那男人又打又骂。

“你干什么?谁啊!”

护卫们连忙把她拉开,见她身上有把军刀,怕出人命就立刻抢了过去。而这次换顾南一惊呆了——

他这瞬间的表情可谓呆若木鸡,同时充满了无助和意外。尤其是在这女人自曝身份之后:

“你们放开我!放开!这是我男人,我丈夫!他这个不得好死的王八蛋,我今天就跟他拼了!”

那女人声嘶力竭、张牙舞爪。不明真相的旁人直对这美丽的容颜暗叹惋惜和同情,而顾南一已经惊出了一身鸡皮疙瘩,忍不住的想往后退:

“你们快抓住她!抓住她!别让她碰我!”顾南一往护卫身后躲,生怕那女人真打过来。尽管好奇这女人除了冷淡脸之外的表情,但如果是这样的情况,他宁愿这女人一辈子都冷着一张脸。

“我不认识她!她就是个疯子!”顾南一竭力否认,心里又好气又好笑,而且还真有点害怕。

而他这么一说,泼妇版的轻羽骂的更凶了,还上脚踹了过来!

顾南一之前挨打不反抗,那都是计划和策略,但现在被轻羽打可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不过在两人发生肢体冲突之前,护卫就把他们分开了:

“吵什么吵!回去见城主!”

回去之后,爱德华勃然大怒,气得当场把桌子都掀了个底朝天,指着顾南一大骂:“你这个斯文败类!亏我这么相信你!”

“城主大人,您这话就不对了。”那狐狸挑眉,巧言辩驳道,“这么难得的实验机会,可不是随便哪个地方就能参与的。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我把这么好的机会给了宣干,你们总得付出些什么吧?”

“你给我闭嘴!”爱德华气得浑身发抖,雪莉是他视若珍宝的女儿,岂能忍受这样的羞辱?如果他还有别的女儿,这件事或许真有商量的余地,但偏偏就只有这么一个。

轻羽斜眼瞅着顾南一那不可一世的脸——这家伙为了激怒爱德华也是够拼的,连色相都出卖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