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仙心葬 > 正文
第七章(十)
作者:一生一树人  |  字数:3139  |  更新时间:2020-06-02 08:49:50 全文阅读

人心远比真相更难揣测。

青砖铺列有序蜿蜒隐匿在火红的花丛中,一块与一块连接的间隙中挤满了绿绒绒的青苔,一朵朵细小的鹅黄色小花隐藏在绿叶中不知其中又是怎样的世界。

青戈不经意往身后一瞥停下了有序的脚步:“你若走不动本君不介意带你一程。”

引琴的声音似有似无的飘荡在青戈身后:“神君的好意小妖心领了,神君想知道什么我说便是,请神君卸了我身上的枷锁。”

此时在她身上已然没有了之前的傲气,看她软弱无力的样子青戈嘴角扬起一抹笑意,果然‘柿子’还是软的好捏。青戈衣袖一挥引琴身上的枷锁及脚上那两颗硕大的铁球皆化为飞灰。

“多谢神君”引琴在枷锁离身的瞬间又飘荡在空中,她虽谦卑道谢语气中却多了些许不甘与怨恨。

青戈并未看她一眼而是径直向她身后走去:“不必谢我,可惜好好一条青石阶糟蹋了”青戈抚摸着被压倒的青苔感慨却不知身后之人正恶狠狠瞪着她。

青戈起身瞬间眼前忽然一片漆黑,她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惊慌好像对这种情况已经习以为常,而是闭上眼睛静静站着,等再次睁开眼睛后只见刚才对过灵力的青苔已经全部恢复如初。

“快走,别浪费时间。”青戈语气平稳笃定只是脸色苍白了许多。

引琴看着青戈身上一缕微弱的灵力正源源不断的流入自己指尖,窃喜的神情溢余言表:“神君想知道的一切我都知道何必去打扰主君,南歌之事他并不知道若是你想知道我们的过往我也可以告诉你。”

“若是有气无处使我可以给你带另一副枷锁,不想受罪就闭嘴。”青戈有些恼怒。

引琴不仅不惧反笑道:“神君曾与我家主君承诺不再踏入冥界半步,如今却站在这黄泉上挟持我去往冥殿,小妖是怕神君失了颜面,若是司律神君言而无信的谣言传了出去对神君可不利。”

“哦,以我对你的了解你可没这么好心,即便你说得在理可我为什么要信你。”

引琴小心翼翼的瞥了一眼那微不可见的灵力向青戈靠近了几步说:“神君若不信大可等我说完再去与主君对峙,若你强行压着我去只怕是加深你们的矛盾到时候什么真相都得不到。”

青戈盯着她,她目光毫无怯懦躲闪不像说谎或有什么诡计。

“好,那你说。”青戈一拂衣袖在一阶青石上坐下,坐下后神情舒缓了许多。

引琴越发大胆徘徊在青戈周围像水蛭一样吸取青戈的灵力,她吸的不多但源源不断,所谓细水长流这一点她做得恰到好处,或许这就是青戈没有发现的原因。

“南歌自小就与其它小狐不一样他天赋极高却生了一颗愚蠢的心,物竞天择顺应自然才是生存之道,可他却是个异类走了一条不属于妖的路,明明是狐却不食肉饮血而是吃草木喝露水,我们为了让他回到自己应该走的路上替他捕食逼他食肉饮血,可他饿死都不愿意吃反而把活的放生死的埋了,即便如此他是我亲侄儿我也只能随了他。”

青戈问道:“骨妖又是怎么回事,你引我来不说说你活剥人皮的事迹吗,既然你之前没有为难他为何能忍下心活活剥了他的皮把他炼成骨妖压在忘川底”青戈越说越发愤怒,只觉得自己头昏眼花。

“他,他死有余辜,不,我没让他死我要让他生生世世受尽折磨以慰我侄儿在天之灵”引琴咬牙切齿,面露凶相没有一丝柔弱的样子。

青戈惊讶道:“骨妖不是南戈,那他记忆中为何会有南戈的记忆?”

“他是南歌却也不是,南歌因他而死我便把他剥皮抽筋再把南歌的魂灵封入他身体里,刚开始我也想让南戈有一具有血肉的躯体可他的魂灵太虚弱加之他从未饮过血身上根本没有戾气无法保证肉身不腐,与其让他腐烂还不如直接变成白骨,起初一切都很顺利可当我不忍他如此模样便在他身上注入人血希望他能借此提高修为尽快修出属于他自己的血肉,可当七七四十九天之后他彻底变成了另一个人。”

青戈看引琴陷入自责与回忆中开口道:“身体主人的灵觉醒了,因南歌本身就虚弱再加人血的催化他终是不能适应而彻底被原主人的灵压制,而原主人却与南歌相反有了人血的助力他如鱼得水虽没有得到血肉却是夺回了自己的身体和得到了你的信任。”

引琴怒道:“不错,模仿一个人可以做到言行一样但感觉却不会相同,我几次试探证实他确实不是侄儿可那时我刚重生,重创之后我灵力大减根本不能对他怎样只得把他悄悄压在忘川底用冥界的力量镇守,前几日他怕是感受到我回来了便逃出冥界,本以为主君会为冥界的声誉除掉他,没想到你更快为我解决了后患。”

青戈摇晃着头好像十分难受,引琴见此嘴角洋溢着得意的笑,青戈警觉看了她一眼召出凰灭直直向二人之间斩去:“太贪心可没有好下场。”

引琴不屑道:“若打起来不一定是我输,神就是不一样比吃人滋补多了。”

青戈依旧坐着不动与她对话中暗自运功调理,虽没有失去多少灵力可对与她现在内伤严重的病患来说影响可不小,她为争取更多时间说道:“你知道为何骨妖能逃出忘川吗”青戈看她已经被这个问题吸引继续说:“我抓到骨妖时他周身除了本身具有的死气外没有一丝邪气,与他交谈他言语中也没有杀意只有迷惘与不解,他虽什么都不记得了但记忆深处却存在着许多有关南歌与烟萝美好的回忆,只是这些回忆短暂零星想必是被人抽出了不好的除此外别无其它,也就是说骨妖身体里只有一个南歌的魂灵即骨妖就是南歌,正因是南歌他魂灵纯净并无戾气怨念因此能在忘川中活万年而没有被消蚀,而另一个灵就没有这样的造化不知在多少年前早已消失殆尽,若真杀了他你怕是会后悔吧。”

引琴有些紧张但依然怀疑青戈所说,两人之间本就没有多少值得对方相信更何况狐狸本就生性狡猾多疑:“让我相信你的理由呢?”

青戈无奈一笑:“这忘川如何不必多说你也清楚我在里面呆了一千年自知其厉害之处,若不信你去问冥王。”

引琴眼神一亮笑道:“若你真在忘川呆了千年看来主君从未忘了我。”

青戈不解她在说什么站了起来:“想必冥夜让你复生时也未抽出这狐狸的魂灵,我是不是应该让冥夜验证一下如今的引琴到底是狐还是鹊你说呢?”话毕青戈便拔起凰灭向引琴刺去,可她身形缥缈剑气一去她便飘开了,引琴本就是个狠角色确切的说这个狐妖是个狠角色,她伸出利爪向青戈脸上袭击青戈立即调转凰灭反手向她刺去,没想到凰灭还未刺到她便被剑气弹开狠狠摔出几尺,青戈看准时机抛出凰灭剑气大盛直直向引琴刺去,凰灭未到便转了一个方向稳稳扎到一旁的花丛中。

青戈眼睁睁看着冥夜把引琴抱起来觉得有些不真实可他们却是真真切切在自己眼前,引琴也不像刚才那般盛气凌人而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弱不禁风地依偎在冥夜怀里,原以为是自己剑气太强没想到是自己太傻。

青戈看着自己被反弹的剑气划开的手笑了笑,眼底尽显失望之色。

“今日之事本君不计较,你速速离去往后望司律神君记得不再踏入冥界的誓言。”冥夜神情冷漠眼底却露出些许心疼。

她伸手召回凰灭全然不顾血染红剑柄也不顾冥夜的目光与他擦肩而过:“既然你如此维护这个妖物我无话可说,还望冥王记住世事无常早已物是人非,我不会装作不知道,你最好看好她否则她不会有今天的好运我一定会让她死在我手里。”

青戈不理会冥夜的目光但每一步都走得十分艰难,不仅因为身体的不适还有看不清冥夜的心痛,人心多变谁也不会看得清谁,可忽然转变心性这是在伪装还是释放自己的真心,青戈摇摇头不愿再想也不敢再想。

忽然,‘扑通’一声在青戈身后响起她也未停下脚步,继而引琴的哭喊声却让青戈停了下来:“主君,她不能走,万年前你曾承诺过我一定会让我复生真正让我摆脱妖的宿命,如今她就在你眼前你为何不动手还三番两次让她离开,我没时间等下去了,主君主君······”

青戈差点没站稳转过身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们:“你说什么,动手,冥夜你要与我动手”青戈好似想起什么接着说道:“我想起来了我是承诺过我可以把命给你因为这是欠你的,可让我救她不可能。”

青戈看冥王沉默不语转身就要离开,引琴急忙说:“你难道不想知道怎样才能让我复生,若不是你有用你为何能活到现在?”

“住嘴”冥夜呵斥,转而对青戈说:“你速速离去”

引琴急忙退至冥王身后不再言语,青戈却转身走到冥夜身前:“有些真相迟早是要知道的,我希望听你说或许听了之后我们会对彼此有一个新的认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