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因你而来的欢喜

正文第十六章 迫而查之

[更新时间] 2019-02-20 17:53:20 [字数] 3493

陆离将韩曦送到家后,将车停到了停车场,停好后他便往外走,在他走的途中看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想了想,还是走了过去,“叔叔你好,我是陆离,韩曦的朋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韩皓宁刚下了车,就听到这么个声音,吓了他一跳,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又是一副严肃的面孔,“哦,你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陆离看了看周围漆黑的环境,“叔叔,我们出去说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韩皓宁跟着陆离走出停车场,在外面的长椅上坐下,“有什么事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叔叔,您能告诉我韩曦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样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陆离站在花洒下,任凭热水浇在自己身上,他回想着韩皓宁刚刚说过的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我们对不住那个女孩子,我们一直不想让她跟小曦在一块儿,没想到最后却是她救了我们小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刚刚过世的那段时间,小曦也刚做完手术没多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那时候忙着公司的事,去不了医院,听她妈妈说,那天晚上她刚做完手术,等麻药散去,她慢慢地醒了过来,她那么怕疼的孩子,平时连打个针都要哭的。可是,她醒来的第一件事不是喊疼,而是着急地问杜若怎么样了,她妈妈不忍心告诉她,就骗她说杜若也被救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是这毕竟也瞒不了多久,她还是知道了。她听到杜若死后,情绪立马就崩溃了,像疯了一样拔掉手上扎的吊针,然后就哭着往外跑,跑着摔着,腿还没好利索就又坏了,最后她瘫倒在电梯口,左腿动不了了,我们才把她又抬进病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和她妈妈从没见过她那样,她的性子一直都是温温柔柔的,可是那几天几乎天天都要给她打镇静剂,我们也很心疼,可是没办法啊,如果她天天那样,她的腿这辈子都不能走路了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想和杜若做朋友我其实是理解的。她三岁时就开始学钢琴,五岁开始学小提琴,大一点我们又让她学跳舞,学书法,学其他的乐器,别的孩子都是去兴趣班里面学,我们给她请了专门的老师来教她,本是想让她变得优秀,但是却忽略了教她怎样与别人交流。我和她妈妈工作一直很忙,没时间陪她,她从小就是跟着保姆和家庭教师长大的,所以这孩子非常不会交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得不说,我女儿很优秀,8岁时就已经开始办个人音乐会,还拿过许多奖,读书时能连跳几级。也正是因为这样,她在班里一直是年纪最小的,她也不会跟别人交流,久而久之,她的性格就变得孤僻,他们老师打电话给我反应这件事时,我也没太在意,只当是孩子孤傲了一些,可是那时候我不知道,她也很渴望朋友,想要去和别人交流,却不知道该如何上前去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高一她认识了杜若,我跟她妈妈一听说这个女孩子又抽烟又喝酒就不放心了,我们宁愿女儿没朋友,也不愿意她跟着那女孩学坏啊。所以我也就一直拦着她不让她去找那个女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发生了那件事后,她的性格变得更孤僻,话越来越少,本来在杜若的帮助下她还稍微变得好了一点,会主动和别人说话,可是杜若走后她就又恢复了原样,甚至还不如从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天我还在出差,就接到了她妈妈的电话,说是老师打来电话告诉她女儿没来学校。她妈妈说早上吃完饭后就让司机将她送去学校了,怎么会不见了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发现她的时候她正坐在学校侧门附近的一个台阶上,双面无神,就那么呆呆的坐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妈妈把她接回家后,跟她说了一大堆道理,这件事就算过去了,我们都忙着生意,没空陪她,也就没有人发现她的异常。!%**^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有一次我回家时,宋阿姨告诉我小曦好像在那次在学校找到她把她接回来后就变得怪怪的,整天一句话也不说,好像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有时候弹钢琴一弹就是一整天,把手都弹破了也不停,必须让人拉才能把她从钢琴边拉开。这时候我才察觉到她的不对劲,送到医院后,医生说是自闭症,很严重的自闭症,甚至还引发了失语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陆离洗完了澡,看了眼时间也不早了,就上床睡下,可是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韩曦的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时候我才想起,小曦真的好久都没开口说过话了,好像每次和她说些什么时,她都没在听,只是在做着自己的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们为她办理了休学,又请了心理医生,可是这病却一点起色也没有。她妈妈干脆不工作了,每天在家陪着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医生说,她变成这样有一定的原因,或许我们可以从源头入手来治这个病。于是她妈妈就把她带到了杜若的墓地,但她好像很害怕那里,每次去的时候都是很排斥的样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患自闭症的时候,我一直在忙着生意上的事,没空回去看她,她妈妈也因为这个成天和我吵架,要跟我离婚,我其实知道,女儿自闭症有一部分原因就是我们一直没空陪她,可是我也没办法啊,我总不能放下那么大的公司不管,所以我就同意了离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的失语症在我们离婚后不久就好了,自闭症却一直没见好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高考她考的不太理想,那时候她要学考古,我们就想着这好歹是个她喜欢的东西,说不定会对她的病有帮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陆离在床上翻了个身,看了下时间,已经一点多了,他克制住自己不要再去想这件事情,迷迷糊糊地就睡了过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几天后,剧组开机,陆离按照电视剧开机前要上香的传统带着演员们去寺里上香,接下来就是拍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最近几集的取景地都是在A市,所以一般没戏的晚上陆离都会回到家里去睡,偶尔还会碰到韩曦,她最近也住在这里。陆离看她这几天情绪都很低落,便邀请她有空去剧组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陆离的这部戏以都市爱情为题材,讲述了一对情侣在高中时相恋,因为某些原因分手,后来在工作中相遇又重新在一起的故事。这几天正在拍高中的戏,男主的高中时期由一位刚出道不久的小鲜肉来饰演,这个小鲜肉叫陈清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韩曦这几天因为杜若的事心情都不太好,在博物馆里工作效率也不高,她就索性请了几天假,在家里歇一歇,调整调整心情。不过在家里面也实在是无聊的很,把看过的几本考古杂志又翻了翻,看了几部纪录片,然后就是闲的发慌,她想起陆离那天让她去剧组里面玩,于是就按照陆离那天告诉她的地址,开车去了片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进到片场后,她看到陆离戴着一顶黑色的棒球帽,正在给一个演员讲戏,讲了一会儿又坐到摄像机旁开始拍摄。她不好去打扰他工作,也不能随便去碰剧组的道具,于是就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等他,看着演员们在那里表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场戏结束,陆离看到她坐在那里,有些惊讶,继而走到她身边,端了杯热水递给她,“来了多久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韩曦接过水,抿了一口,“没多久,刚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陆离看了下四周,“这里的道具还都挺好玩的,看着这些你有没有想到高中时代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说完陆离就想到了她高中的事情,有些后悔刚刚说的话,想要道歉,没想到韩曦也没有在意,而是接着他的话,“嗯,是有些高中时代的气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了看旁边堆放的道具,韩曦说,“不过单车我没骑过,高中时一直想和同学一样骑着单车去上学,不过我爸一直坚持让司机送我去学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陆离想起自己高中时每天骑着单车上学的样子,“那你想不想试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嗯,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陆离走过去推了一辆深蓝色的单车过来,“来,上来试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韩曦今天穿着一件中长款的裙子,她看了一下自己的着装,“还是算了吧,我穿着裙子,不太方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陆离笑笑,“那你坐在后座,我骑单车载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韩曦小心翼翼地坐上了后座,轻轻的抓住陆离的衬衫,陆离看她坐稳后,便沿着剧组旁的一条小路慢慢地骑着。很奇妙的感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陆离还要继续拍戏,回到剧组后,陆离将韩曦安排在沙发上,“你在这儿等我会儿,我把这场戏拍完然后请带你去吃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嗯,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韩曦坐在一旁乖乖地等着,她不喜欢玩手机,旁边又没有书或者杂志之类的东西,实在是无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好,我可以坐在你旁边吗?”一个清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韩曦回过头,就是刚刚戏中的那个男主角,然后她往旁边挪了挪,“嗯,可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陈清霖坐下,感觉到她身上的气质,“你也是这里的演员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韩曦摇头,“不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她不想做过多解释,他也不再问,拿起手中的习题开始做。他今年就要高考了,因为忙着拍戏所以没时间复习,只能拿着习题在剧组里一有时间就做题,不会的等有空了再请家教去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这一截的知识点掌握的不太好,所以做起题来就有些费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韩曦看拍戏看得没了兴趣,转过头就看到了陈清霖正在纠结的一道数学题,她看了一眼那个题目,挺简单的,不过他却不会,“需要帮忙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陈清霖抬头,“你能帮我解这道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嗯,这算是高考的常规题目,不是太复杂。”!%**^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你帮我解一下吧,谢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先算出根的多少,应该是两个,然后运用韦达定理解出两根的关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韩曦一口气将这道题讲完,陈清霖按照她的方法解出了正确答案,然后竖起大拇指,“学霸啊,厉害厉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韩曦笑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真的不是演员吗?这么有气质。”陈清霖不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韩曦无奈,“真的不是,我就是来找我的一个朋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清霖,轮到你上场了。”副导演站在摄像机旁喊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我来了。”陈清霖匆忙放下书,又对着韩曦说,“姐姐,我这一章的知识点一直有些混淆,谢谢你给我讲题,我先走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韩曦点头,“嗯,去吧,不客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待陈清霖走后,韩曦拿起刚刚陈清霖放在她旁边的书,开始在书上写一些知识点,他说他这一章有些混淆,韩曦便凭借着自己的记忆将这一节易混淆的东西写下来,又在旁边注明如何区分。这是她上学时常用的方法,现在也教给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