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我的猫有超能力 > 正文
第二十章:林小月(1)
作者:白水水  |  字数:2682  |  更新时间:2019-11-20 00:03:57 全文阅读

他人已经站在我院子里,仰着头看满天的星星,我发现他真的很安静一个人,还总喜欢看星星。

我抬头挺胸,正色道“你别自作多情以为是我喜欢追着你不放。我找你是想开个重要会议。毕竟你以后都要住在我家里的,孤男寡女太不方便,必须约法三章。还有我得找回我作为这个家的主人该得到的尊重。”

“主人有房子,不需要住你的小窝。你看。戴上灼魄,和主人有关的你都能看见。不仅如此,还能看见很多以前看不到的东西。”

  卧在院子地上休息的牛突然开口。

这么神奇?那我还真开始有点喜欢这灼魄了。

  顺着老牛前蹄指的方向,竟然真的有一栋房子紧紧靠着我家,就在我门前的那个荒坡上,那白墙红瓦,那高大上,瞬间就把我的小屋给甩了无数条街。这样一比,我的房子就像是难民屋,紧挨着的刺眼的违和感,让我心伤呐。

  “难怪每天早晨起来都不见影,有这么一栋古典优雅的大豪宅。谁还看得上我给做的小床!”

  我承认我语气有点酸。

  他背手转身,晶亮的眸子看着我“若是喜欢,分你一间屋子,不收租金,卫生家务你包下就是了。”

  就住一间屋子,得打扫那么大的房子还得伺候他两,这不当我傻嘛?“算了吧,金窝银窝不如自己小窝住着踏实,我命里无豪宅,也不奢望。既然房子你早就有了,第一大难题也就决绝了,现在来说第二件大事。是人都有一个名字,你不记得生前事了,只能取一个,总不能整天叫你喂吧?”

  试探地望着静如清风的他,他欺负我够多了,那我就在取名字上占他点便宜,让他跟着我姓,嘻嘻。

  “名字不过一个代号,若你喜欢叫喂,便是喂。”

  “你这意思是,随便我帮你取?那你可不能不认啊。我给你取一个吧。”

  怕他不同意,我立即迈步学着他将手背在身后,一路往他的豪宅参观而去。边想着这个名字该怎么取。

  踏进宽阔的院门就仿佛踏进了另一处天堂。好一个‘窗中远岫,舍后长松’。‘醒来明月,醉后清风’。在这清贫玉兰山,有这么一处宏伟又僻静之所,令人羡慕,长得一副好面孔,还是令人羡慕,又有城堡又有家宅,更是令人羡慕。

  “方羡...”突然灵光一闪,想到这一羡字“方羡,方羡...”怎么念怎么顺口,等不及要分享,我折身跑回去想要告诉他,转身就撞了个满怀。

  ”方羡怎么样?“迫不及待问他。

  “疼吗?”

  额头被手掌轻轻地抚了抚,声音充满了柔情。

  若不是这张脸,我真怀疑撞错了人,这突如其来的关心,是什么意?暴风雨前兆?很讨厌我取的名?讨厌姓方?

  嗳,习惯了被折磨,突然给点糖都要受宠若惊疑神疑鬼。

  我后跳两步,分出距离,唯唯诺诺地说“你要是不喜欢,我回去好好想想,明天再告诉你。”

  “不必了,对于我来说,姓甚名谁不重要。”

  听他如此一说,跑开的我急刹车停了下来,转身,龇着大大的笑容,响亮地喊了他一声“方羡。”

  他没应,径直绕过我离去。

  “子时之前集合,别瞎跑。”

  声音从背后飘来。

  “哦。”这人真太没意思了。

  “名取的不错。”牛说。

  谁不喜欢听赞美,所以我停下脚步,溜回牛身边,自豪说“是吧,我也觉得。”

  ”嗯,不过主人应该也不讨厌,喜欢嘛谈不上。”它仰头分析。

出发前得让它吃饱喝饱,我去水井给它提水。

  正好碰见也在打水的若陌,他告诉我,傍晚时分何小红放的牛从山坡上滚下去摔死了。何小红被他爸打了,还断了肋骨,现在躺在床上,可能快不行了。

  我丢了桶,转身就朝何小红家跑去。我拼了命的跑,山风在耳边呼啸,听上去鬼哭狼嚎。何天荣究竟多狠心?不过摔死一头牛,竟要女儿赔命!

  大汗淋漓跑到何家时,看见几个人扛着卸成了块的牛肉进了门,我跟着跑进去,何小红屋门开着,远远就看见昏黄的光下她薄如纸片的小小身体躺在床上,眼睛紧紧阖着。

  “小红,小红。”拿起她冰冷的双手放在掌心,轻轻喊她。

  许久,她虚弱地睁开眼睛。

  睁眼的刹那,我在她的眼睛里看见一副画面。

  一条直溜的路上,十里红妆,八抬大轿,新郎胸挂大红花,意气风发地骑着马紧随在新娘娇旁。娇帘掀开,新娘两指捏起盖头看马上的新郎,好一副郎情妾意的画面,好一张闭月羞花的脸。

  何小红闭上眼,画面消失。

  我有些愕然,她是个孩子,怎会有这样古老的记忆?

  我握着的小手忽然动了一下“帮我,帮帮我。”她虚弱地说。

  “我这就帮你,我这就找人送你去医院,你放心,一定会好起来的。小红,你一定要好好的。”

  “不,不去医院。帮我,帮我完成心愿。”

  我把耳朵贴近她唇边,才听清她的话。

  “我这肉身的主人,在肚子里就已经死了。这肉身很快也要死了,我...”

  她声音断断续续,我听得很辛苦。

  “我来。”

  方羡突然出现。

  我忙把她冰冷的手交给他。

  他握了握,放开,帮她把被子盖好。

  “她就是300年前的林小月,心结与怨念太重,引渡界不收。她只能带着怨念和心结循环往复活着,如果肉身死亡,她只得继续攀附下一个,一切又重新来过。重新亲眼看着至亲惨死。”

  “至亲?她的爷爷奶奶?”想起她爷爷奶奶的遭遇,我震愕不已。

  ”那我们必须尽快帮她,让她能摆脱这种痛苦。“

  我听的云里雾里,为什么重新来过一次?但是此时情况紧急,没有那么多时间问为什么,既然灼魄给了指引,穿越回去,一切答案就都有了。“你不是能静止时空,现在就静止,她的希望就多一些。”

  “不行,界有界规。”

  想到他抵命的事,我不敢再求,怕他又要因此付出什么代价,我就是罪人。

  “走”他突然拉起我的手往外走,长发随风飘起,滑过我的脸庞,看着握住我的温热的手,一切都变得恍惚起来。

  踏出何家大门,只觉我的上衣口袋忽然重了一下,像是装进了一个石头般。下意识伸手去摸,空空如也,好奇怪。

  由于走的急,我没有告诉他。

  很快就回到了他的房子,远远就见老牛焦急在院中徘徊,看见我们立即迎了上来“可算回来了,我还以为要误了时辰。”

  他这才松开我的手,那阵温热,久久停驻在我掌心。

  “你跑去哪了?都说一个人不要瞎跑,特别是晚上。幸好主人及时去找你了。”老牛唠叨着,和我跟在他的身后,不知道他要带我去哪。

  嗳,原来是怕我被抓走,背叛他们,一路上才没有松开我的手。我随口搪塞老牛“当时我突然有急事,这不好好的嘛。”

说话间,绕到了房子的后院,庭院有一个八卦形的高台,我们上了高台,站定后只见方羡挥手往满是星辰的天空一挥,刚还被风吹了沙沙响的树就静止了下来,落叶都停在半空。

  “没猜错的话,你获得了穿越时空的超能力。”他低头看我,只一眨眼我就安然坐在牛背上“我无法同相同时间使用两种超能力,你试试。”

  我还没做好准备,有种被赶鸭子上架的感觉,想到要救小红,顾不上那么多了”怎么试?“

  “两只手抓住我的牛角,心无杂念就行。”

  前面老牛说话了。

  我伸手一边抓了一个牛角,闭上眼睛,脑袋只想救何小红一事,果然前方出现了一道光墙,谁也不知道墙那边是什么。

  老牛随之轻飘飘地浮了起来。“呀呼,成功了。”它欢呼一声,腾空穿过。

  方羡坐在我身后,风吹起他的长发绕上我的肩,有股淡淡的清香。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