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亡国公主升职记 > 正文
二十二、再诉衷情
作者:蓬羽羽  |  字数:3035  |  更新时间:2019-07-11 16:44:47 全文阅读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面对杜鸣柯临阵投敌,石重光不仅不恼,还大加赏赐。在石重光看来,即维护了本国颜面,也不至于令契丹辽难堪。

“识时务者为俊杰,杜鸣柯此举彰显我朝大义,当为首功!”

“卑职谢过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杜鸣柯得意地撇了一眼郭淮汜。

只不过郭淮汜此刻眼神冷漠,浑身透露出一股疏离之气。不过,张承佑倒是浑身不服气,白了一眼,一脸不爽。

“郭淮汜。”石重光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郭淮汜,只是郭淮汜并未回话,仍然跪在地上不做应答。

皇帝身边的辰公公忙向郭淮汜使眼色,张承佑也急忙轻推了一下郭淮汜。

毕竟不把皇帝放在眼里,除非脑袋想搬家了。

“草民郭淮汜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许久,郭淮汜才不卑不亢地回了石重光。

“你是谁?我怎么好像见过你。”

五年前,一次君臣宴会上,郭淮汜曾经随着郭威来过汴京,只不过那时石敬瑭还在位,郭威也只是刘承佑手下一枚大将,所有人都没有注意郭威父子,匆匆一面并未留过多印象。唯一不同的是,郭威夫人柴氏昔日在皇宫之时,平西王石敬宗对其有救命之恩,郭威携子曾经拜访过,而石敬宗就是当今皇后冯氏之前的夫婿。

“回陛下,草民只不过区区一茶商,未曾瞻仰圣颜。”

“哦……”石重光意味深长地叹了口气,一只手慵懒地瘫在梨花木椅上,“许是朕累了。”

众人面面相觑,场面极其安静。

“凡今天参加比赛的,都有赏赐,冯道。”

“臣在!”宰相冯道应声出列。

“具体事宜由你去负责。”

“臣领旨!”

“好了,都退下吧。”石重光说完,起身离去。石重光走后,其他人也相继散去。

“淮汜,我说你在皇帝面前,能不能不这么拽啊,那可是皇帝额。”张承佑一掌拍在郭淮汜肩上,半是欣赏半是责备的说道。

“有吗?”郭淮汜蹙眉反问道。

“当然有啊,当时所有人都看见了,辰公公一个劲地向你使眼色,你都没搭理人家。”

“辰公公?”

“就是皇帝身边的那个公公。”

“这个辰公公之前一直追随石敬瑭,我记得当时,他好像想拥立幼主,没想到石重光居然把他留在身边。”

“辰公公当年也是感念先帝恩去德,现在也只是按本分做事,宫里的老人了。”

“除了辰公公,还有一个人也挺有趣的。”

“谁?你是说冯道吗?”

“除了他,还能有谁?”

“哎!”张承佑夸张地叹了口气,“冯道,还真是个得了道的老狐狸,我就想不明白,怎么谁都喜欢他,照我来说,这种墙头草,没有给他‘咔嚓’,也该把他赶出朝廷吧,在前唐礼部尚书、先帝户部尚书,这倒好,现在直接是宰相。我可听说,当年先帝攻破汴京前夕,这个冯道就屁颠屁颠跑到先帝面前称臣,那马屁拍得那叫一个响。”

“估计过不久,他的看家本领又可以派上用场了。”

“淮汜!”张承佑面露不快,“虽然这不是皇宫,但是这种诛九族的话也不可随意乱说啊。”

“呵,我只是随口说说。”郭淮汜一直不想把张承佑搅入政治漩涡,张承佑只是知道自己对超体颇有微词,但是具体在做什么,却一概不知。

“咦,起风了。不知道会不会下雨,好久没下雨了,这对茶树可不是什么好事。”张承佑拾起一片被吹下的花瓣,花瓣略显萎靡,一副没喝饱水的样子。

“呶,送给你啦,不谢!”张承佑把花瓣揉成一团,塞到郭淮汜手里。

“不要,还给你。”郭淮汜一把扔向张承佑。

“哎呀,真是'狗咬吕洞兵,不识好人心'!”

“我说,你们俩个大老爷们在干什么了?”原来,比赛一结束,言兮就把繁复的头饰卸去,只留一根凤头钗别在发髻。因为在回图务,也没有像在皇宫那么讲究,便给吟雪放了假,自己独自来寻郭淮汜。

“言兮啊,你来了这好,这个郭淮汜太不给面子了,我好心好意捏了个花瓣团子,他居然拒收,我感觉我的内心受到极大的伤害,你快来评评理。”言兮刚走进,张承佑便开始絮絮叨叨。

“你?花瓣团子?我看就是一片枯枝败叶,你扔给淮汜了吧!”

“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张承佑一脸委屈,“就算是地上捡的,好歹我也加工了一下,俗话说'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

“淮汜没有打你就算好的啦,你还好意思说,我都不好意思听了!”言兮斜瞥了一眼张承佑,马上换了一副表情,甜甜地拉着郭淮汜,“你说,这素娟有没有给你带来好运。”

郭淮汜轻抚扎在手腕的素娟,温柔地说道:“当时吟雪把这个给我的时候,我想着你在不远处看着我,心里觉得特别踏实。我将它别在手腕,知道你也会明白我的心意。”

“哎呀,你们两个,我都不好意思听下去了。”张承佑双手环抱胸前,鄙视地看着眼前这两个人。

“你不想听,又没人拦着你,不喜欢你可以走开嘛!”言兮也反回了一个白眼。

“我就要站在这里,我说淮汜,把你手腕上那块布也给我瞧瞧呗!”

“不行!”言兮一听,赶紧全身靠近郭淮汜,还生怕张承佑给抢走了。

言兮碰上来时,郭淮汜的胳膊便粗碰到言兮柔软的胸脯,一股难以明说的激动传遍全身,言兮因为护着素娟,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蹭来蹭去,柔软的胸脯也随之摩挲着郭淮汜。郭淮汜心升荡漾,感觉自己置身于一片花海中,桃花灼灼、杏花灿烂,言兮眼波流转、笑意盎然。

“喂,你傻乐什么?”言兮嗔怪道,等自己意识到自己的胸脯正肆意挑逗着郭淮汜之时,看见郭淮汜一脸诡笑的脸,又羞又恼,脸也红了一大片。

“好啦好啦,对不起。”郭淮汜也注意到自己失态,握住言兮的手小声说道。

“哎,你们俩到底在干什么?”张承佑一脸茫然,怎么言兮和自己拌着嘴突然又停下来了,“言兮,你的脸好红,你不会中暑了吧!”

“闭嘴!”言兮没好气回了一句。

“你居然吼我!”张承佑委屈巴巴的。

“哎呀,对不起了。”面对张承佑的聒噪,言兮好生无奈。

“承佑,你等会有什么打算?”郭淮汜和言兮感情正浓,有意无意地怠慢张承佑有些过意不去。

“好呀,你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你想赶我走,我偏就不走了。”其实张承佑心里明白,此刻,自己是个多余的人,可是,他真的只是想多看言兮一眼,多和她拌拌嘴。虽然嘴上说着不愿意走,可是,哪有一个男人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心爱的姑娘和别人谈情说爱呢?即使,这个人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也不行!

“承佑,我没这意思,大家在一起也好。”

“我说着玩啦,不打扰你们了。”张承佑挥了挥手,笑着准备离开,只不过那丝笑容背后一缕不易察觉的忧伤只有自己独自品尝罢了,外在有多大度,心里就有多难过!

“我们是不是过分了?”言兮虽然喜欢对张承佑大吼大叫,可是,看见张承佑远去的背影,还是有点不忍。

“言兮,我不会把你让给任何一个人,即使是张承佑也不行。答应我,以后,不要老想着跟他拌嘴,不然,我会吃醋的。”郭淮汜搂紧言兮,柔柔地说道,可是言兮却感觉到这话语中含有一股不容侵犯的霸道。

“可是他毕竟是你的朋友呀,而且,我也只是把他当成好朋友。”言兮虽然喜欢郭淮汜霸道地宣誓主权,可还是忍不住辩驳几句。

“朋友是朋友,爱人是爱人。我喜欢你,也喜欢你喜欢我的样子。我爱你当成唯一,你爱我也要当成唯一!”

“你好过分哦!”言兮微微蹙眉,“不过我也好喜欢你的过分!”言兮娇羞地贴近郭淮汜的胸膛。

“我还有更过分的了!”郭淮汜抿嘴微笑,深情地看着言兮。

“啊?你还想怎样?”言兮略显惊讶地张着嘴,可心里却隐隐期盼些什么。

两片微厚的嘴唇蛮横地覆到言兮的唇上。言兮瞪大着眼睛,一时木在原地。

这可是本长公主的初吻!

言兮想推开郭淮汜,可她的小力气再郭淮汜看来只是欲擒故纵。郭淮汜将言兮抱得更紧了,言兮也放弃了无畏的挣扎,闭上眼,双手环住郭淮汜的脖子,主动迎了上去。

不远处,一双眼睛正静静地看着郭淮汜和言兮,只是他的眼神还是一如既往地温润。

“殿下,您要找的人找到了吗?”

“找到了,不过,我好像错过了。”吴裕叹了口气,陷入深深地悲伤中,眼神也渐渐抑郁起来,可他的双手却不自觉地紧紧握拳。

和他一起的人也顺着吴裕的目光,仿佛明白了什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