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相逢一醉是前缘 > 正文
第八十五章 羽化登仙
作者:宝兰  |  字数:3171  |  更新时间:2019-05-01 23:56:47 全文阅读

云景只感觉眼中一阵潮湿。

“云景,你带采雪快走!”静顺喊着,趁着大家抵挡蜂拥而至的官兵,云景终于得以脱身,来到后山。

她刚刚平定了气息,想着把采雪安置在哪里,好叫凤晴来照看她。这时,她感觉背后一阵凉意。

她机警地回头,将青龙戟挡在身前护住采雪。

赤凌的声音阴测测响起:“你还护着这个小妖娃,可知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云景挑了挑眉:“谁的死期可不一定。”

她手持青龙戟朝赤凌刺去,却被一阵强力挡了回来。

云景讶异,赤凌何时有这样强的功力了?只见逸然从他背后走出来。

云景冷笑一声:“好么,这下人都聚齐了,今天我把你们都收拾利索了!”

“少夸海口,你今天插翅难逃了!”逸然与赤凌一同攻击云景。

云景原本伤痕累累,但仍然打起十足的精神,一时竟占了上风。

这时有个士兵在洞外叫道:“丞相,你让我们抓的人抓到了!”

赤凌哈哈大笑:“云景,你还不束手就擒,你的心上人在我手里!”

云景跟逸然一同愣住了。

“你说什么?你抓了珝离?”逸然问道。

“不抓珝离,怎能制住这个臭丫头?啊——”

赤凌话音未落,就被逸然一掌打倒在地。

他指着逸然,愤怒说道:“咱们两个如今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你竟然打我?”

“放了珝离!”

刚才报信的士兵慌慌张张退了出去,在外面喊道:“谁再轻举妄动,我就杀了他!”

云景已一步跳出洞外:“我看谁敢!”

珝离果然被几名士兵围在中间,被人拿剑指着脖子。

“你不要过来,不然我就刺下去了!”其中一个士兵慌忙说道。

这时逸然跟赤凌也走了出来。逸然拿着一把剑放在赤凌脖子上,说道:“还想要你们丞相的命,就把那个人给我放了!”

几个士兵看看赤凌,又相互看了看,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你先放了丞相!”其中要给士兵喊道。

“要放一起放!”逸然抓着赤凌往前走了几步,离珝离只有一丈来远。

云景想往前靠一靠,几个士兵机警地挡住了她。

逸然数着“一,二,三!”双方都放开了人质。

珝离被人往前推着,云景一跃而起,想要扶住他,没想到此时赤凌与逸然共同袭向她!原来,他们两个一早说好设下此计,就是为了杀死云景!

云景反手挡住赤凌的袭击,却被逸然的剑直刺后心!就在这时,云景只听到一声刀剑入肉的声音,却没有感到痛苦,而珝离,却在后面抱着她,缓缓往下滑去……他扑上来替她当了那一剑!

“珝离!”逸然扔掉剑,呆立在那里。

伴随着采雪嘹亮的嚎哭,静顺和凤晴他们赶了过来,看到此情此景,他们杀红了眼。顿时,打杀声响成一片。

“珝离哥哥。”云景把采雪背到身后,她不再哭泣,无知的大眼睛盯着面前的两个人看。

“云景。”珝离虚弱地唤她。

“你会死吗?”云景觉得自己并没有哭,但是脸庞湿漉漉的,泪水直向下流,“你是神仙,你不会死的。”

“傻丫头,神仙的寿命也有尽头。不过有缘分的话,咱们也许还会遇见的。”

“你又骗我。”

“你回到天界后,要收收这骄傲的性子,莫要再被贬下界来,这里的苦你已经尝过了,莫要再来一回了。”

“师父走了,你也走了,我回不回天界,又有什么意思呢?”

“有件事,我不敢告诉你,怕你不高兴。如今,我快要走了,说了也无妨吧?”

“你答应了跟玄女的婚约吗?”云景抽着鼻子说。

珝离抚了抚她的头发,这一次,却没有别到耳朵后面去,因为他的手已经没了力气。

“傻丫头,除了你,我怎么可能看上别人?我想跟你说的是,其实你师父,咳咳,是我的一个分灵,他的肉身乃是我的法器绮云罗所化,因此才会被御方鼎收走。”

云景呆呆地看着他:“你是说,我师父也是你变的?”

“他只是我的一个分灵,跟我有相似之处,但有了在凡间的肉身,也同一般凡人一样,只是不入轮回,肉身殒灭了,元神便回到我这里了。”

“原来,你一个人保护我还不够,还要做一个分身来保护我……”云景的泪流得更凶了。

“你听我说,你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做。待你回归仙位,要去王母那里把御方鼎讨来,那绮云罗镇压住赤凌,莫要再让他为害人间。还有天帝,一定要对他毕恭毕敬,他这个人,心胸积极狭隘。对于以前的事,你佯装全部忘记了就好了。我不在了,他不会过多为难你的。”

云景说道:“你说了这些,却没有告诉我,你走之后,我天天想你、天天难过怎么办?”

珝离勉力一笑:“你如今也会说这情话啦!如果真是难过,找个好看的男神仙陪着你也可,万一我回不来……”

云景吻上他那轮廓分明的薄唇,他也沉醉地品尝着这最后的甜蜜滋味,直到云景轻咬他一口,微微的刺痛。

云景说道:“本想狠狠咬你一下的,还是舍不得。她红着眼圈,“如今跟了你,眼光也变了,哪还有什么男神仙入的了本仙子的眼!我等着你,再难过也等着,再想你也忍着。只盼你,万一掉到什么狐狸精兔子精的窝里,也能恪守本分便好。”

珝离笑了,笑容随着脸颊上的酒窝荡漾开来。夕阳下,他的头发,眼睛,连同睫毛都柔和起来。

云景想,我会永远记得他此刻的笑脸。

我会永远记得眼前这位小女子。珝离在心里说。

珝离缓缓抬手,手心里一颗闪闪发亮的小东西。

“拿着。吞下这个,你马上可以回到天界。”

“这是什么?”

“我的内丹。”

“我不要!”云景摇着头,满脸泪水,“给了我这个,你就要死了!”

“傻丫头,我是因为要死了,才把这个给你。左右我也是用不到了,给了你让你赶快成仙,去做应该做的事情不好吗?”

云景没有说话。珝离继续说:“快,拿着,运气好的话,我们很快还会重逢的。”

骗子。云景在心里说。从刚开始遇见,一直在骗人。那我也骗骗他好了。

云景接过内丹。珝离满意地看着她,带着一丝微笑,缓缓闭上眼睛。

云景却将内丹喂给采雪吃下,她抚摸着小家伙的脑袋,跟她说:“以后,你来做白鹤山的山神吧,这样,没有人敢再来欺负咱们了!”

小家伙笑嘻嘻地眨了眨眼,好像能听懂她的话似的。

逸然跟赤凌落荒而逃,众人来到云景身边,凤晴接过了采雪。看到已经死去的珝离,大家唏嘘一片。

云景抱着珝离,喃喃说道:“我才发现,人活世间真的很不容易。想守着自己的一方小天地清静度日,却始终难得。想凭一己之力对抗世界,却如蚍蜉撼大树般不可动摇。

“原是如此,原是如此。”黄婆婆在一旁说。

“那么各位,有缘再会吧!”云景说完这句,忽然抱着珝离,从后山的悬崖之上一跃而下。众人惊呼一声,却没能阻止得了她。

云景只听见耳旁的风呼啸而过。悬崖下是一片深潭,从前想着与珝离泛舟海上,游遍名山大川,以后却生死两隔,痛不欲生。她不要这样,什么都不能挡在他们之间,死亡也不能。

在接近水面之时,云景的身体却突然轻巧起来,她感觉自己好像漂浮在水面之上。这种感觉,莫非她真的羽化成仙了?

她终于摆脱了这副凡俗的躯壳,得以飘游在崇山峻岭之间,这本应该是她最感到轻松的时刻,但她的心思却这般沉重,因为羽化之时她想到了珝离。

回到了天界,过往的种种她全部回想了起来。和珝离在凡间经历的一切涌上脑海,历历在目却又好像梦一场。

珝离交代的事她都做了。收服了魔王赤凌,逸然也因串通魔王诛杀天神遭受分形之刑罚。珝离不在了,天帝果然对她很客气,而她谢绝了官复原职的美意,只愿当个散仙。

“从前我以凡人之躯,看不透生死,参不透无常。不配任什么仙职,只愿去凡间做一个散仙,与世间魑魅魍魉为伍。”

就这样,云景又回到了北山,与众妖精们日复一日共同生活。顺便等一等珝离,毕竟他说过了,有一天他们会再重逢,如果有缘分的话。

采雪很快就长大了,有了珝离的内丹,她比谁都修行高,小小年纪就升为女仙,果真做了白鹤山的山神,掌管连同北山在内的大大小小几百个山头。连云景都要受她的照拂。可她毕竟还是小孩儿心性,没事成天拉着云景下山到处乱逛,山里的大小事务常常交给静顺菊荷他们去做。

这天,云景又被采雪拉去相国寺大三门逛街,这里各类玩物、珍奇异兽,应有尽有。

“哎哎,快看这条小蛇,多可爱!”采雪喊着云景看。云景看着小蛇,小蛇也看着她,眼睛黑亮亮的。云景突然笑了。

“买不买?”采雪推了推她。

云景点头:“买,当然买。”

回去的路上,采雪问一直在逗弄小蛇的云景:“我娘说,你一直在等一个人,那个人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云景看着小蛇黑溜溜的眼睛,笑着回答:“大概,五百年吧。”

宝兰
作者的话

完结啦哈哈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