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明月向西去 > 正文
第一章 风雪归人
作者:南州花主  |  字数:3452  |  更新时间:2019-08-23 14:14:00 全文阅读

  

  姮娥回了内室,飞琼呈上已经整理好的物品清单,她随手翻了翻,便把册子合上扔到了一边。“我记得我在帝都还有几处产业。”

  

  飞琼闻音知雅,立刻向姮娥细细地汇报这几处产业的位置和优劣。

  

  姮娥越过了毗邻少帅府、长青路上的一座四进四合院,而是选中了春熙路的一幢花园洋房,吩咐飞琼尽早安排人打扫,便挥退了服侍的丫头,自己一个人去了书房。

  

  推开书房门,屋里窗明几净,尽管她有多日不曾踏入,却能看得出丫头们每一日都是用心打扫过的。

  

  姮娥在屋子中央驻足了一会儿,目光留恋地扫过屋子里的每一处摆设:墙上挂着的一把焦尾琴,金丝楠木坐榻,彩绘着“空谷幽兰”图案的玻璃炕几上放着的一张白铜镶边的湘妃竹棋枰,紫檀木书桌上的“喜上眉梢”象牙笔筒,牙雕葫芦形笔舔,白玉镂雕松柏笔搁,青瓷兔形水盂,剔红山水人物印盒,浅浮雕庭园仕女纹白玉镇纸,晚唐烧制的越窑秘色瓷睡莲盆里,几尾凤尾金鱼正悠闲自在地鼓着泡泡,这里的每一样物件,都是她的心头爱物。

  

  姮娥缓缓走过书桌,从案头摆放着的天青釉薄胎汝窑梅瓶里倒出一枚钥匙,打开她许久不曾翻动过的抽屉……

  

  抽屉里静静躺着一本《饮水词》,书册很新,并非旧物。淡蓝色的书皮上字迹清癯古瘦,写着“饮水词”三字。手指往下翻动,扉页上画着柳荫下一个静坐的少女,黛眉笼烟,唇若丹朱,穿着一身碧色缠枝莲纹对襟纱衫,十二破织金间色裙,香雾云鬟,发间斜插着一支蝶恋花步摇,一双点漆双目似春水秋波,仿佛含着无尽心事。

  

  题跋上写着“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这一句诗词摘自原作。

  

  姮娥小心翼翼地往下翻动,书的主人精通篆书、隶书、魏碑、楷书等多种书法,每一首词作都是不同的字体,只见篆书匀和流畅、清润圆融;隶书疏朗有致、气息高古;魏碑笔画严谨,朴厚灵动;楷书端庄雄伟,气势开张。每一阙词都被主人精心配上一幅精美的插画,画里的少女容颜绝色,气质高华,或坐或卧,或颦眉,或浅笑,明媚娇妍、鲜活灵动似要脱纸而出。纳兰性德的《饮水词》缠绵清婉,为当代冠,悉心编写了这部词作的主人同样书画双绝,不负名篇。笔墨之间更是处处透露出主人耗费的诸多心血。

  

  姮娥的纤纤细指抚过书页上的每一个字词,一滴泪悄然的落在雪白的纸张上,晕染出一圈浅浅的墨色。

  

  此恨何时已。滴空阶、寒更雨歇,葬花天气。三载悠悠魂梦杳,是梦久应醒矣。料也觉、人间无味。不及夜台尘土隔,冷清清、一片埋愁地。钗钿约,竟抛弃。

  

  重泉若有双鱼寄。好知他、年来苦乐,与谁相倚。我自中宵成转侧,忍听湘弦重理。待结个、他生知已。还怕两人俱薄命,再缘悭、剩月零风里。清泪尽,纸灰起。

  

  姮娥泪流满面,她连忙合上了书页,仿佛烫了手一般将词集扔进了抽屉里。

  

  一颗心,宛如油煎……

  

  姮娥软倒在椅子上,哭得无法自已。

  

  曾为那人流干了心间血,夫妻决裂,亲缘成冰,素日里不敢想,不敢思,唯恐行差踏错,玷污了崔氏门楣。

  

  可今日,重新翻看他留下的笔墨,想起她对那人说过永不相负的誓言,如今却像是重重扇在她脸上的耳光,令她神魂俱丧。

  

  父母恩难报,难报父母恩。

  

  崔家鲜花着锦,烈火烹油,不知哪一日就会在这乱世里风流云散。以陈氏父子为首的军阀头子掌控了大半中华大地,军权在握,权势滔天。

  

  随着她一日日长成,她被崔家待价而沽,旧日婚约自是无人再提。她为了崔家埋葬了一颗真心,背弃盟约,披上嫁衣,从此入了陈家门。

  

  也曾有过欢喜的日子,只要她把一颗真心藏好了,嬉笑娇嗔,也不是多么为难,毕竟崔家教她最多的,就是喜怒不形于色,照着大家闺秀的条框,活成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

  

  陈玺待她不薄,她能看出来他眼中真心的倾慕和欢喜,可那又如何呢,倾慕和欢悦崔家明珠的男子多如过江之鲫,可她崔姮娥的真心却只有一颗,她的心太小,容不下那么多人。

  

  她只是没有想到,就是她这副淡然、清冷的情态,会为心上人招来杀身之祸。

  

  姮娥和姨母家的表哥曾默言自幼订婚,青梅竹马。临城曾家和崔氏门当户对,她和表哥又是亲上加亲,家里长辈从不曾禁了她二人来往。

  

  后来临城曾家毁于匪乱,只有表哥一人逃脱了性命,她又日日长大,渐露出超凡绝俗的模样,崔家仿佛就此忘了她和表哥的婚约,把她和表哥日渐隔开,她虽为此日夜悬心,却苦无他法。害了曾家满门的土匪头子蔡大炮出一万大洋悬赏表哥的人头,她怕崔家不肯再庇护表哥,尽管夜夜哭湿枕头,白天又得强装出一副笑脸立于人前。

  

  少帅陈玺不是不知前情,却仗势逼娶,既如此,又怎能指望她凤上一颗真心。

  

  相敬如宾的日子她,崔姮娥可以给,但她的一腔爱恋,从始至终,只会留给那一个人。

  

  前年的冬天尤其的冷,陈玺两月未归,姮娥受不了他每次一回来就夜夜缠磨,一个人更是乐的自在,叫小丫鬟服侍着茶水点心,和几个大丫头在临窗的大炕上做针线。

  

  唐副官突然闯进了花厅,说是少帅吩咐,让少夫人速去甘露寺。

  

  姮娥在唐检地不断催促下匆匆梳妆完,还来不及想为何陈玺回来却不归家,就在唐检的半挟持下一路赶往甘露寺的后山。

  

  外边狂风暴雪,汽车却一路行驶如飞。车里面,姮娥的一颗心忽上忽下,总是落不了地。

  

  到了甘露寺,她下了车,还没来得及换下的软底绣花鞋踩在厚厚的积雪里,寒津津的冷,冻得她的一双脚麻木得失了知觉。

  

  姮娥揣着一颗七上八下的心跟着唐检来到后山的梅林,只见漫天飞雪里,陈玺领着一队荷枪实弹的士兵严阵以待,数十支枪口所指:曾默言一袭青衫落拓,脸上青紫带伤,却无损眉目间的温润如玉。那是萧疏轩举、朗如日月的男子啊,即便势单力薄,面对着黑魆魆的枪口,依然无畏无惧、傲如修竹。

  

  表哥!姮娥大喊了一声,甜糯的嗓音语声凄厉,她挣开掺着她的丫头们,奔跑着就要向曾默言扑过去,跑到半途却被一脸阴沉之色的陈玺强横地抱住了腰,将她牢牢禁锢到臂弯里。

  

  姮娥在陈玺怀里剧烈地挣扎,揽着她身体的手臂却犹如铁钳一般。她回头,妩媚勾人的眼尾此刻却红得要低出血,一双三月春雨一般温软的明眸里更是充满了恨意。放开我!陈玺你放开我?姮娥嘶声大喊!

  

  那声音变了调,如一只负伤的母狮子,充满了痛楚。

  

  曾默言心头一痛,明知道他不该开口,却忍不住出言安慰:表妹,别怕,我没事。枪口所指,曾默言的声音仍是他一贯的温雅柔和,那双垂下的眸子里盛满了担忧,却始终不敢望向姮娥。

  

  他把坚定的目光投向陈玺,话语里带着金石之声:“少帅,我和表妹虽曾有过婚约,但却发乎情止乎礼,无有越矩之处,表妹自嫁你为妻,便前尘尽抛,一言一行无不恪守妇德,我二人更未曾私下邀约过。少帅,我不知那些捕风捉影的谣传是从何而来,但还请少帅明察秋毫,还表妹清白。少帅若是不信,曾默言愿发重誓,若我有一句虚言,天厌之,地厌之,人神共弃之!

  

  他语声掷地,眉目之间满是朗朗清气,自始至终,都不曾看过姮娥一眼。

  

  陈玺想要姮娥看到的,是曾默言在枪口下的哀嚎讨饶、狼狈不堪,可惜事与愿违。曾默言越是表现得光风霁月,陈玺心头就越恨,恨不得将眼前这个占据了娇妻一整颗真心的男人碎尸万段。

  

  “前尘尽抛么”!陈玺冷笑了一声,根本就不想再听曾默言的任何解释,他冷冷下令,“开枪!”

  

  “不要!”“砰-”的一声枪响,伴随着凄婉哀绝的呐喊,曾默言倒在了地上。

  

  姮娥木愣愣地望着这一切,一阵嗡嗡的耳鸣,所有的声音已经离她而去,陈玺嘴巴开合,不知道在她耳边嘀咕了些什么,她全部都听不到,她的眼中一片迷蒙,那一摊红色却那样清晰,清晰的刺目,皑皑的白雪里,一朵朵红梅迎雪绽放,那般妖娆、凄艳。

  

  崔姮娥满脸是泪,风刮在脸上钝钝地疼,疼得她整个人都麻木了。她目光凄楚地遥遥望着那个倒在地上的男人,心魂都随之飞走了。

  

  胸口上的枪伤令曾默言心神恍惚,可看着那样哀痛的姮娥,他的眼中划过一道水光,心痛比枪伤还要更疼上百倍。他把头转到姮娥的方向,费力地牵了牵唇角,努力挤出一抹温柔的笑容,也只有在弥留之际,他才敢将深情的目光落在他朝思暮想的人儿心上,不必再掩藏情绪,不必再担忧给她的婚姻蒙上翳色。他的目光那样缠绵,他的声音那般温柔,他说,阿姮,别怕,不要哭,不要为我伤心。你要好好的,保重自己……

  

  曾默言不敢开口祈求来世,只要姮娥今生顺遂、平安喜乐,他愿用十世孤独,换她对他的相忘,换她幸福地、快乐地活下去。

  

  “阿姮,不要恨少帅,是我,咎由自取。”曾默言艰难地说完这句话,最后望了一眼姮娥,涣散的目光里带着说不出的留恋,他缓缓合上了双目。他的人生,随着临城曾家的倾覆,开始了翻天彻地的变化,暗淡、黑白的人生就只剩下了姮娥这一抹色彩,她是他无尽黑暗的世界里里唯一的一道光亮,是他一颗心脏为之跳动的理由,只要能远远地看她一眼,听到她只字片语的消息,一颗心就已经感到欢悦,感到幸福。阿姮,你要好好的……曾默言不信佛,但却在意识溃散之际,向诸天神佛祈愿。

  

  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