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美文 > 雾正浓露更深 > 正文
第1章 林间薄雾起,露华意正浓
作者:雪寂冬深  |  字数:2004  |  更新时间:2019-02-20 19:28:06 全文阅读

春日里的清晨还有些凄寒,我与好友行至梵净山山脚下,好友恐此时入山沾染一身寒气,便约好在山脚等我。

梵净山道路颇有些险阻,现在不过六点,天色微微亮,寒气正重。

每走一步都要加快脚步,不断的哈出热气来取暖。

我似乎觉得自己来过这里,可明明是第一次来,似乎是这样了。

约莫走了半个时辰,我走得累了,便停下来歇脚。

梵净山的林间干干净净,野草的势头正盛,我站在半山腰,看对面的山川薄雾萦绕,颇有些仙境的感觉。

随意坐下,两手往地上一放,似乎右手摸到了什么,我不由得回过头去。

竟是一本古书?

这古书卷册泛黄,字迹有些许模糊,却仍旧能看得清。出于好奇,我便忍不住看了。

只见封面右侧写着:

《林间薄雾起,露华意正浓》

翻开第一页,便是序言:

此书谨献给福泽宫宫主露华浓,其中故事权当瞎编,只做饭后谈资,不足为外人道。

再翻开第二页,便是正文,只见开头便写着:

首章:林间薄雾起,得遇露华浓。

那日正值秋日,晨曦的第一抹光还未照亮大地,薄雾缭绕在梵净山中,有一无知少女得见一仙子。

仙子温柔眉目,窈窕之姿,一颦一笑如春风袭来,百花芬芳。

无知少女一如林间薄雾,朦胧,轻盈,风吹即散,因而名为林薄雾。

仙子犹如露华正浓,清寒入骨,亦是世间朝露一般晶莹剔透的人儿,因而唤做露华浓。

林薄雾一见仙子便如晴空霹雳,心中只叹道: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露华浓朝她走去,林薄雾却道出一句浑话:这位姑娘我曾见过的。

其实她并未见过露华浓,可有的人,只一见,便如同故友重逢。

正道是:初见是惊鸿一瞥,南柯一梦是你;同行是山重水复,痴心依赖是你;真心是柳暗花明,如梦初醒是你;离别是始料未及,别来无恙是你。

看到这里,我不由得笑了,想着写这书的人必然是个柔情似水的人。只是,字里行间我倒觉得隐隐有几分伤情的意思。

我再往下翻,想着该是看到她们之间的相遇相识相知了吧,可一连十六页,都是泛黄的空白纸,并无一字。我心中疑惑,检查卷册,并无遗失之页,莫不是书册只有这两页?

顿觉得扫兴,便又无意倒着翻,却在末页看到了文字,我心下一慌,竟是怕错过了什么,赶忙翻看,只见写着:

终章——林间薄雾起,露华意正浓。

林薄雾感染重病,无药可医,最终病故,留下和离书一封。

露华浓坐在床边,眼中含泪,轻声念到:“愿娘子相离之后,重梳蝉鬓,美扫峨眉,巧逞窈窕之姿,选聘如意郎君。解怨释结,更莫相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彼时,月冷灯黄,露华浓丢开手中的书册,盖上被子,泪流无声。

我看到这里,心头一惊,禁不住皱眉头,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我才看到了开头,多么欢喜,万般期待她们会发生些什么事。

凡间女子得遇仙子,中间的故事是什么呢?我猜不到,因为一下便看到了结尾,林薄雾尽然写了和离书给露华浓,而且病故。

我重重的叹息一声,一个开头和结尾,都如此简洁,我实在难以猜到其中的曲折离奇故事。

正想着,春寒袭来,我在山林间掠过的寒风里屈服了,搓了搓手臂,打了个寒噤。

再望向卷册时,我又忍不住叹息,轻声念着这两个名字,林薄雾,露华浓。

此时我脑海里又想着一句话来:

林间薄雾起,露华意正浓。待到薄雾散,朝露亦如烟。

我又往下看,只见写了几段文字,称为“后记”,只见写着:

后记:

贵州有个名胜风景区,叫梵净山。

余曾到过一次,本意领略山林风光,魂魄却意外误入仙林结界,邂逅仙子,成为至交好友。

后虽得魂魄归来,重返人间,然仙境故友却如烟散去,令我伤神不已。

自归来,无一刻不在想仙境故友,又恐其怨我私逃人间,抹杀我在仙境的记忆,遂趁我还记得,忙书下往日旧事,以作怀念。

原来是一桩聊斋异事,我不免叹息一声,遂将这书册丢于地上。

心想,大概,林薄雾是想让露华浓意外拾得这书册,以得知林薄雾心意的吧!

那我万万不能拾走!唯恐露华浓看不到这情深缘浅,也恐自己捡走了倒伤了林薄雾那巴望着的遗憾。

我一路下山,脑海中仍旧忍不住去想那只有首章和终章的卷册,感慨着:

结局停在和离书的那一页,文中只道林薄雾感染重病,无药可医,最终病故。

潦草几字,便生生将林薄雾这个人从露华浓的生命里删除,只余下和离书的原话作为结尾。

林薄雾这个凡间女子,到底是怎么香消玉殒的呢?是魂魄离身,又不适应这仙境生活,所以终是染了病,便病故了么?

那露华浓本是仙子,难道不能施法救她?既不能施法救她,又是个怎样的仙子?花仙子?还是朝露仙子?

诶!有的人,总是不期而遇!有的情,总是无疾而终!

行了两步,我又忽的想起此书一直都是局外人的视角来写的,怕是有人编了个故事,没头没尾,才又丢弃于林间的罢!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笑了,方才竟上了她的当!我只以为这书是林薄雾写的呢!

此时雾气消散了些,远山也渐渐看得清了,踏过草丛时,露水扑来,将我的一双鞋都浸湿。

我渐渐加快了脚步,眼瞅着太阳便要从云层里出来了。

到山下时,我得见一块巨石,写着:梵净山。

又得见刻录了一段话:此山有妖,专食人记忆,又善施幻术,惑人心智,故此山又名亡心山。

我笑了笑,摇摇头,继续下山去,友人早已等候在山脚下,见我走去,笑着招手呼道:

“林薄雾!”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