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惊风华 > 正文
暗潮汹涌
作者:胭脂叶落  |  字数:3811  |  更新时间:2019-03-06 12:26:15 全文阅读

八日后,墨疏彤一行连续赶路,终于到了邻近皇城的灵霄镇,一路车马疲累,便准备先找个客栈休息一晚。

“殿下,今日且在此处住下,有事您呼唤一声即可。”上官梓安排好夜间守卫后,便也退下,进入隔壁房间休息。

  墨疏彤此刻也有些乏了,正欲除衣沐浴,却敏锐的嗅到一丝不寻常的气息。“迷药?”她不动声色的闪身到床边阴影处,听到房外守卫接连倒下传来几声闷响,皱了皱眉,伫立着一动不动,与阴影相融。

  “快,你从窗子进去,另外几个人跟我到外面接应。”

窗外,有男人细碎的谈话声传来,听口音,应是玳澧本国人。墨疏彤挑眉,这是哪位派来的,消息这么灵通?她鼻翼翕动,劣质迷药···太没品了。

  只听“吱呀”一声,窗户被轻轻推开。月色入户,照出一黑衣男人的身形。那男人蹑手蹑脚的翻进房中,目光直直的盯着不远处珠帘垂下的床,轻轻地摸了过去,丝毫没有注意到隐蔽在一旁的墨疏彤。

男人离床越发近了,刚想掀起珠帘,却不防身后异香袭来,紧接着便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墨疏彤从阴影中走出,拿脚踢了踢倒下的男人,一块铁片从男人怀中滚出。墨疏彤目光一凝,蹲了下来,将铁片捡起。

  “老五,得手了吗?”窗外的人听到房内人体倒下的闷响,又半天不见同伴出来,有些急切的压低声音问道。

  “得手了,你们在外面等着,我马上出来。”墨疏彤将铁片先收入袖中,然后模仿着男人的声音,一边回答,一边飞快的扒下男人身上的黑衣套在自己身上,然后再用被子将男人一裹,拖到窗边。“过来帮忙。”

守在窗外的人忙上前来,使劲拖着卷成一团的被子。“这皇长女怎生得如此沉重?”一人满头大汗的抱怨道。

“就说呀,这重量···都快赶上老三那个胖子了。”另一人拖着被子的脚,一步一步往后退。

墨疏彤闻言面不改色的在那人肩上拍拍:“这有什么,现在胖女人不多了去了,像雅亲王大人,当年与陛下并称玳澧双姝,姿容绝世,如今不也臃肿起来吗?”

领头男人听后回头低声斥道:“当众议论王爷,不要命了!”

抬被子的几人忙低下头唯唯诺诺的样子,本本分分的往前走。然而一众人等越走越觉得身体沉重,两腿发软,手也使不上劲。

“嘭!”被子重重落在地上,激起满地尘埃。

“怎么回事,身体不受控制了?”几人满头大汗的瘫软在地,连领头的那人也不外如是。几人艰难的动着脑袋,环顾四周,完全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中招的。

突然,领头者脑袋定住了,他看着窗边唯一一个还站立着的人,然后赶紧拖着虚软的双腿爬到被子边,用力扯开了头部的位置。

“老五!”几人大惊。

被子里躺着的是自己兄弟老五,那现在站着的是······

他们不约而同的又转向墨疏彤的方向。

墨疏彤一把扯下脸上的面巾,露出一张如画容颜,微微一笑:“诸位,晚上好呀。”她浅笑着一跃坐上窗台:“这我自己研制的软筋散,感觉如何?是不是比你们的迷药好用多了?”

“皇长女殿下,你···”那几人极不可置信的看着墨疏彤,几近失声。

“我怎么在这是吗?”墨疏彤很贴心的接上了后半句话,她微微一顿,又接着道:“我不在这,应该在哪呢?被子里吗?”她满面笑容,却唯独眼睛是冷的。

“殿下饶命,殿下饶命呀···”几人瘫在地上想跪起来恳求饶恕,却直不起身子,“噗通”几声,摔了个狗啃泥。是他们大意了,原以为这皇长女只是个没用的花瓶,没想到这一手药用的出神入化,竟无人察觉。

“别怕,我不会对你们怎么样的。你们该哪来回哪去,然后告诉你们的主子”,墨疏彤望着天边的新月,一字一句道:“是我的终究是我的,谁想拿,就用命换。”

  说完,她水袖一挥,几人便陷入昏睡过去。

  明月的清辉撒进院落中,映出少女独坐的身影,袖中的铁片此刻位于她的手心,她摩挲着铁片上的纹路,面色微寒,唇角勾出一抹冷笑。

  许久,少女朱唇轻启,似呢喃道:“阁下,戏看了这么久,该散场了。”

  微风拂过,叶落飘摇,不远处,一男子于树后缓步而出,步履悠闲,如在自家庭院散步般自然,没有丝毫被抓包的窘迫。面上,一张精致的银色面具闪烁着微光。

  “初次见面,皇长女殿下,吾名君夜潭。”

  年轻男子的声音如冰雪般纯净缥缈,又似乎也带出了冰雪的寒气。

墨疏彤凝视着男子银紫色的瞳片刻,缓缓绽出一抹妖冶逼人的笑来:“久仰大名,箬曦殿殿主。”

君夜潭丝毫不在意墨疏彤语气中的冷意,淡淡的望着她的眼,然后道:“殿下方才还是太心软。”他垂眼看了看地上一片“死尸”,又道:“这样的,杀了不就好,传话,一人就够。”

“这好像是我的私事,阁下管的似乎太宽了些。”墨疏彤冷声道。君夜潭此人神秘莫测,也不知道到底想干什么,还是应谨慎些。

君夜潭似乎是笑了笑:“不必担心,本殿今日只是路过。”他旋身上树,立在树顶:“如此,便先别过了,后会有期。”

墨疏彤仰头,冷冷的看着他,藏在袖中的手却一直扣着一瓶药剂。直到君夜潭离去,她才松懈下来,背后竟是出了一层冷汗。

  次日

  墨疏彤抱着琳琅,在颠簸的马车中犯困,不时挑开车帘,状似不经意的看看风景,凤眸略沉,却依旧是那般懒散随意。

  “停车。”少女的声音如空谷琴音,淡然渺远。

  “殿下?”上官梓站在马车一侧,不敢贸然掀帘,只得恭敬地候着。

  墨疏彤一把掀开帘子,利落的跳了下来,琳琅也趁机钻出,立在她肩头。“等我一会,不必令人跟了。”

  上官梓疑惑着,但也只得点头应下。

  墨疏彤在街上闲逛,漫不经心的拈起一个香囊,抛了两下,便随意的丢下几块碎银子。琳琅抬了抬眼皮,不屑的扫了一眼那红艳艳的香囊,很是有些鄙视墨疏彤的品味。墨疏彤轻哼一声,手中香囊陡然消失,琳琅只觉得一阵风过。

那香囊仿佛长了眼睛一般,直击向墨疏彤身后不远处的——君夜潭。

自今日马车重新出发前往皇城,君夜潭便一直不远不近的跟在马车后,他一身轻功诡异莫测,一车队的人都没发现他跟在后面。若非她从小便直觉敏锐,感觉到他身上冰雪般的气息,恐怕就会任他跟自己一路了。

  街上人很多,虽没注意到发生了什么,但大多数人都闻到一股刺鼻的香料味,顺着香味,纷纷侧目。墨疏彤在心里冷笑,就是这个效果。君夜潭唇角弯了弯,懒懒的拾起那个香囊,向她走来。

  墨疏彤佯装慌乱状,盈盈水眸霎时沁出一层雾来,顺手抓住正好在她身侧的蓝衣公子:“公子救我呀!这人一直跟着我,我不认识他,我好害怕···”

   语毕,路人便纷纷议论起来。

  “哎,那人该不会是看上了这位姑娘的美色,意图不轨吧!”

  “不会吧,我看他气度不凡,不像那种人呀···”

  “哼,说不准是哪个世家的纨绔子弟,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呢!”

  “就是,你看哪有正常人没事戴着面具出门的,指不定奇丑无比,或是尽干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墨疏彤垂下眸子,并非为作楚楚可怜状,而是掩去得意之色:君夜潭,看你还好不好意思再跟着我!

  她无意间抬眼,正好对上蓝衣公子的眸子,不禁一怔。方才没有注意,现在才发现这人也是绝无仅有的好容色:修长而上扬的眉梢下是一双明艳的桃花眼,鼻梁高挺,邪肆的薄唇边挂着一抹玩世不恭的笑,洁白的肌肤仿若象牙···

  寻常人一眼看去便觉是个举世无双的风流公子,她却捕捉到那层表象下,隐藏着识不破的暗潮汹涌。墨疏彤心下一惊,不动声色的放开手:这人,不简单!

  “美人开口,本公子自然是有求必应了!”不料,那蓝衣公子竟亦不动声色的搂住了她的腰,华美的嗓音响彻耳畔。

  墨疏彤微微挣扎了一下,喂喂,这动作,过了吧···

“娘子,你这样当着为夫的面和其他男人卿卿我我,为夫可是要伤心的呢。”君夜潭走到两人身前不远处,眸色黯然:“昨天的事是为夫的错。娘子你别再赌气了···”

“是吗?这是你娘子?但是她好像不太愿意跟你,比较想跟在本公子身边呢。”蓝衣公子眉梢一挑,揽着墨疏彤的手臂更紧了些,几乎把她贴在了自己身上:“你看你看,都离不开本公子了。”他伸出另一只手,趁墨疏彤不注意,手指轻佻的在她脸上狠狠摸了一把:“这小脸嫩的···”

  墨疏彤俏脸一僵,还没来得及出口,便又被抢先。

  “怎么可能,我娘子才不会想和你在一起,娘子当初说过永远不会离开我!”君夜潭白了他一眼,很不屑。“是吧,娘子?”他委委屈屈的看过去,银紫色的眸好似蒙上了一层薄雾,怪可怜的。

  墨疏彤本以为自己早已经心如止水,波澜不惊。如今才知道,自己还是炉火未纯青。这两个人,着实是···太不要脸了!

她一把拍下蓝衣公子不安分的手指,脸色有些扭曲,咬着牙低声道:“这位公子,我们萍水相逢,你这样,不合适吧!”然后她转身,狠狠瞪了一眼君夜潭:“君夜潭!请你自重!别老跟着我!”语毕,掉头便走。

  正在打瞌睡的琳琅一时不察,险些跌下肩头,迷迷糊糊间它仍不忘学着主人一样,狠狠瞪了两人一眼,高傲的扬起头,随着主人而去。

  “奇怪了···”墨疏彤心里疑惑,她明明在香囊上下了一点小毒,按理说君夜潭此时应该动弹不得呀···

  “姑娘啊”墨疏彤没走两步便被一个大婶拦了下来:“和夫君赌气归赌气,在街上和别的男人一起终归不好,我看你夫君应该对你也不错,你···”

  墨疏彤狠狠咽下一口气,憋屈极了:“大婶,他真不是我夫君!”

  走了老远,还听几个妇人在后方唠叨:“现在的小姑娘呀,唉···”

  正悲愤间,她突然感到有东西打着自己的手,低头才发现,方才用来击打君夜潭的香囊不知何时落在自己的腰间。解下来,那扑鼻的香味淡了不少。她略一思索,便打开了香囊。里面的香料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小纸条,上面的字如云端高阳,清逸隽美:

  “皇长女殿下,我可以是尾随你的登徒子,那你自然也可以是我的娘子。游戏才刚开始,为夫定会奉陪到底。”

墨疏彤眸色微冷,手一用力,纸张破碎,无力的滑落空中,似残败的蝶,凋零的花。

这是宣战么?墨疏彤冷冷一笑,她眯了眯眼,望着头顶上湛蓝色的天空:“我也是···”

奉陪到底!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