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惊风华 > 正文
衷心所愿
作者:胭脂叶落  |  字数:1652  |  更新时间:2019-10-09 23:48:21 全文阅读

“大巫,听闻计划失败了,可是事实?”凌老端起桌上的茶盏啜饮了一口,沧桑的脸上神色淡淡,看不出半点问责的咄咄逼人。

而如今已经位列大巫之尊的墨文雅却无半点恼怒之色。她恭恭敬敬的站在桌子对面,微微低着头:“的确如此。”

“主上将大巫之位交予你是对你的信任,可这件事你做的让主上很不满意。”凌老重重的将茶盏搁在桌上:“若再有下次,这大巫之位,能给你,自然也能给别人。”

墨文雅屈身,眸光闪了闪:“此事并非无可挽回。虽说施术最终失败了,但此举却已经对玳澧做出了损害。国脉受损的玳澧,如今难以与崤月对抗,不如······”她微微一笑,脸色阴冷:“趁此机会,一举进攻。”

“凌老,您觉得如何?”墨文雅笑吟吟的问道。

凌老沉吟片刻,抚须笑道:“不愧是主上看重之人,此法,甚好。”

墨文雅福了福身:“一月后,只希望我那侄儿不要太过吃惊才好。”她幽幽的笑着,笑意却无法深入眼底。

“对了,怎么不见南宫昇?他不是一直在你身边的吗?”凌老笑呵呵的饮着茶。

“嗯,有点事吩咐他去做了。”墨文雅笑了笑,补充道:“非他不可的事情。”

一月后

“不知怎么,最近这心里总是不安,感觉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墨疏彤手指抚上心口的位置,秀眉紧蹙。

她放下手中批了一半的奏折,准备叫华央过来问问。刚欲出声,却见华央匆匆忙忙的闯进了御书房。

她心里一跳。

“发生什么了?”她紧声问道。

“宁城……灭了。”华央声音涩然,像含了口沙子般难以出声。

墨疏彤难以置信的拍案而起:“怎么可能!我这里一点风声都没有!”

“是真的。”华央低下头:“先前的巫蛊事件中,宁城是出事最早,也是历时最长的一个地方,那处的地脉受损严重……”

“那也不可能毫无征兆的说灭就灭啊!”

华央无言,目光沉凝。

“是墨文雅,对吗……她去了崤月,对吗?”墨疏彤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这句话。

“是我的错……”华央猛地跪在地上,脸色苍白:“我没能及时查探到崤月换了大巫,更没能查到墨文雅居然能坐上大巫之位……现在崤月大军正在逐步逼近皇城,我……”

墨疏彤摇摇头:“你起来吧,此事不怪你,是我自己也放松了警惕。现如今最重要的是想办法守卫玳澧。宁城已失,但他日,我必夺回!”

她闭了闭眼,下了决定:“华央,帮我送封信。”

……

“还没有回信吗?”墨疏彤焦急的踱着步,已经三天了,军情一刻比一刻紧急,若再无援军,恐怕玳澧真的危矣。

“来了来了!”华央快速的走进御书房,身后却还跟了一个不认识的男子,看穿着应该是潍霙皇帝的近侍。那人走到她面前,双手呈上一封密函。

“玳澧皇亲启:

玳澧现况朕已有所了解,陛下所言借军一事,并非不可商量。朕已备好十万精兵枕戈达旦,随时可前往战场予以援助。

但朕亦有所求。昔日朕对陛下,一见倾心,朕之所求,唯陛下尔。故愿两国可结秦晋之好,共渡难关。

潍霙,玉染瞳书”

墨疏彤攥了攥手指,玉染瞳的要求是她所未料想到的。她本已经做好被狮子大开口的准备,却被这意料之外的回复弄的措手不及。

玉染瞳和叶君,君夜潭是同一人这事她早已得知,她也不否认自己对他确实有那么一些微妙的好感。但是她作为一国之君,与另一国之君结秦晋之好便不再只是他们二人之事,而关乎两国命运。并且,从个人角度来看,玉染瞳他的身份,心机,都表明了他并非自己良配。

但是……

“我答应。”墨疏彤一字一句的说道:“告诉他,他的要求,我答应了。”

“是,陛下。”

……

“她真的答应了!”玉染瞳眉眼间掠过一抹喜色,“对了,先去告诉大将军出兵!”他随手唤来自己的心腹交代了两句。

崤月虽擅巫术,神出鬼没,打的玳澧猝不及防节节败退,但与骁勇善战的潍霙战士相比,还是有所不及。待大将军率兵亲临战场后,局势必会扭转……

这个机会他等了很久,从国师料到那两国必有一战时他就开始着手准备,如今终于派上用场。

他也曾想过是否放弃,毕竟两人身份特殊,他的很多表现已经严重超出了一国之君应该做的事情的范围。

但是终究没舍得。

疏彤……

他精致的眉眼舒展开来,笑得温柔。

我想,你大概还不喜欢我,用了手段逼迫你我很抱歉,但并不后悔。

岁月悠长,从此风雪荆棘,与你同担;山高水长,与你共赏。

我们会一直一直在一起。

全文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