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大漠惊魂记(1)
作者:水冰玉儿  |  字数:3164  |  更新时间:2019-04-02 09:50:58 全文阅读

“行了,你就认命吧!时候不早了,开工了!”钟小雨忍着笑,看着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的张慕白说道。

“师傅,这大白天的,上哪儿捉鬼去啊?”张慕白不解的皱眉问道。

“谁让你去捉鬼了?我是让你去菜市场买菜,家里的饭菜不都是你承包了吗?不买菜去回来我们吃什么啊?”钟小雨瞥了张慕白一眼道。

“哦,钱呢?”张慕白边应允边伸手问道。

“钱?什么钱?”钟小雨一脸困惑的样子。

“买菜的钱啊!”张慕白答道。

“买菜的钱你也好意思找我要?你要拜我为师又不交学费,而且,我还免费让你住在我这里,你知道这帝都现在每月的房租都是多少钱吗?买菜这点小钱你还好意思张口找我要?”钟小雨看起来根本就没打算给张慕白买菜的钱。

“可是,师傅,我身上没有钱啊!”张慕白的小脸又涨红了。

“什么!你身无分文就敢一个人来帝都!你当你是神仙下凡啊!不吃不喝不睡啊!”钟小雨像看怪胎一样瞪大眼睛质问道。

“我本来是想在这里找份能包吃包住的工作的。”张慕白低头小声说道。

“你既然是打算找工作的,那你没事非要瞎管闲事去捉鬼干什么?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要不是那天晚上碰上了我,估计你也成了鬼魂了!还捉鬼!”钟小雨说道。

“我那是天性使然!”张慕白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什么?天性使然!你什么意思!”钟小雨瞪大眼睛惊讶的问道。

“我可是张天师第六十九代传人啊!看见鬼魂自然就忍不住会出手的!”张慕白挺了挺胸还颇有一副自豪的样子。

“我拜托你,不要以后动不动就说自己是张天师的后人!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他老人家的脸都快被你丢尽了!”钟小雨不屑的瞥了他一眼说道。

“我,我……”张慕白被钟小雨说得不禁满脸通红。

“你还我,我……的干什么啊!学公鸡打鸣呢!给,这1000块钱,咱俩这月的生活费,赶紧拿着去菜市场买菜!去晚了活鱼就没了,我今天想吃清蒸鲈鱼了。”钟小雨打断张慕白的话从兜里掏出钱递给了他。

“哦,知道了,师傅,我这就去买。”张慕白接过钱转身就要出门。

“回来!”钟小雨忽然又在身后叫住他。

“师傅,还有什么事情?”张慕白忙回过身问道。

“这一桌子的碗筷你打算让我收拾啊?”钟小雨指了指桌上的空盘空碗说道。

“哦,师傅,我来收拾,收拾好我就去买菜。”张慕白赶紧答道。

“嗯,孺子可教也!”钟小雨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走出厨房,打算回自己的房间再睡个回笼觉。

她刚躺在床上,手机忽然响了,她一看是齐小小的电话,忙接听了。

“小雨,出事了!”电话那头传来齐小小焦急万分的声音。

“小小,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钟小雨一听忙关切的问道。

“小雨,我表弟出事了。”齐小小依旧很焦急的说道。

“你表弟?小征吗?”钟小雨忙问道。

“对,就是小征。”齐小小答道。

齐小征,齐小小的表弟,T大考古系研究生。

“他怎么了?”钟小雨忙问道。

“他们几个同学这个假期跟他们的导师一起去大漠考察当地的民俗,刚刚,他给我打了个电话,听筒里一直“滋滋”作响,我问了他好几遍他现在在哪儿?发生了什么事?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听得他传来一声凄厉的叫声,姐,鬼!有鬼!救我!然后,声音嘎然而止,电话就断了。我再拨回电话,电话就已经拨不通了。”齐小小叙述道。

“小小,你先别急,小征的电话里,你还听到些什么吗?”钟小雨问道。

“我好像听到不止一个人的惨叫声!小雨,我觉得事情不太对,小征好像很危险。”齐小小有些心急如焚。

“小小,你先别急。”钟小雨安慰齐小小道:“我昨天还看见小征发的朋友圈,地点显示是在藏区,我看见他还发了好几张拍到的大漠的风光。”

“对,我也看见他发的朋友圈了。”齐小小答道。

“我这就动身前往小征发朋友圈的地方,你别担心,我一定找到小征,把他完完整整的带回来。”钟小雨承诺道。

挂上电话,钟小雨在屋里高声喊道:“张慕白,开工了。”

“师傅,我马上就洗好碗了,这就去买菜。”张慕白以为钟小雨又再催自己去买菜忙高声回答道。

“谁让你去买菜了!我是说,开工去抓鬼了!”钟小雨又高声嚷嚷道。

“抓鬼!太好了!我这就过来!”张慕白一听说要带他去抓鬼兴奋的大声喊道。

等张慕白收拾好厨房,钟小雨已经订好了两张去往西藏的机票,师徒两人收拾好行李就直接奔向机场。

在路上,钟小雨简要跟张慕白说了小征的事情,并千叮咛万嘱咐让张慕白一定听她的指挥。

飞机抵达目的地后,两人租车前往齐小征最后停留的地方,那地方是一片鲜少有人知道的草原,草原已经一片荒芜,草原上的蒙古包只剩下骨架,四周有褪色的彩旗颓然地落在骨架上。

在草原的前面就是一个一望无际的沙漠,人迹罕至,神秘莫测。

钟小雨来到这里,不时地拨打小征的电话,初开始能打通,后来则直接关机,直到现在,电话那头传来机械的女声:“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这里就是一片荒原,连一户住家都没有,仅存的几个蒙古包也是支离破碎,根本就没法住人。

钟小雨和张慕白不得不就在租来的车上休息。

钟小雨因为一直联系不上齐小征有些心烦意乱,再加上看见这里险恶的地理环境,不禁更加为齐小征的安危担忧。

齐小征是齐小小家孙子辈里唯一的男孩,从小备受宠爱,钟小雨知道,如果齐小征遭遇了什么不测的话,齐小小一家一定会接受不了的。

尤其是齐小小的姥姥,那可是把齐小征看成手心里的宝,要是齐小征真有个三长两短的话,估计这老太太的命没准也搭进去了。

而且,齐小小的姥姥从小就对钟小雨好得不得了,跟自己的亲孙女一样疼爱。

钟小雨可不想伤了这个老太太的心,所以,她一定得想办法找到齐小征,而且,还要把他完完整整的带回老太太的面前。

可现在,钟小雨觉得毫无头绪,不禁有些心烦意乱。

她摇下车窗,想透口气,外面的冷风刮进来,张慕白不禁打了一个哆嗦,缩缩肩膀:“真冷啊。”

这里比帝都的温度至少要低上七八度,临上来前,因为海拔太高,两人提前服用了藏红花,也带了便携式氧气筒,以备不时之需。

钟小雨摇上车窗,说道:“就你这身子骨还不如我呢!”

“我又没有长期在户外生活过。”张慕白小声嘟囔道。

“要想成为一名合格的猎鬼师,身体素质要好是第一位的!我们工作的时间都在半夜,而且地点也不定。如果碰上些难对付的厉鬼,跟他耗上个十天半月也是常有的事,身体素质跟不上那哪行!鬼还没抓到,你自己却先倒下了!还做什么猎鬼师!”钟小雨说道。

“师傅,还真有那么厉害的鬼!十天半月都抓不到他!”张慕白好奇的问道。

“没错,是有这样的厉鬼的。鬼也是分不同的等级,最低级别的是灰色的鬼,也是乖乖鬼,正排队等着投胎,一般人见到的鬼也就是这种,而且大多是自己的亲人;第二种是白色的鬼,这些通常是一些新魂,就是刚刚死了不久的人所化成,一般不会对人有伤害性,其怨气也不高,出来是为了回魂;第三种是黄色的鬼,因财而死,那段时间被金钱或物质生活问题所困扰的人,会特别容易见到黄色的鬼;第四种就是黑色的鬼,通常都是由一些因恶病或郁郁不欢致死的人而变成,不过也有人说是一些枉死而怨气重的鬼找替身时出现的形态,厉鬼是红色的,据说枉死或因感情问题自杀或至死的人就会变厉鬼。最后一种是摄青,鬼法力最高者,能吸人灵气,令人短寿,还可化成人身,穿墙过壁,又可以日间现身,移动对象以达其目的。”钟小雨缓缓的解释道。

“天呐!小征不会遇到了摄青了吧?”张慕白担心的问道。

“摄青?就算遇到最低级的鬼,都能要了他的命的!”钟小雨答道。

“啊?不会吧?小征这么弱?”张慕白有些吃惊的问道。

钟小雨斜他一眼,无奈地说道:“小征是小小外婆家那边唯一的男孩,从小娇生惯养,根本就没吃过什么苦!遇到过什么危险的事情!”

“那他还选考古专业?这可是件苦差事!常年在外,东奔西跑,他受得了了吗?”张慕白不解的问道。

“他从小到大最大的抗争就是上了考古系!可谁想到,他居然真会遇到了危险!”钟小雨不禁皱眉道。

“师傅,不用着急,咱们现在还不确定小征遇上什么事儿。”张慕白安慰道。

“你发现没有,我们好像在绕圈。”钟小雨突然说道:“刚才进来的路牌明明指向这里,但是,咱们走了这么远的路,怎么这个路牌又在咱们眼前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