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大漠惊魂记(2)
作者:水冰玉儿  |  字数:3096  |  更新时间:2019-05-07 07:49:52 全文阅读

“师傅,我下去看看。”张慕白说着打开车门就要下去。

“你老老实实给我在车上待着!我去看看。”钟小雨一把拉住张慕白。

钟小雨下车,看着那个让他们绕弯路的路牌,她发现上面的牌子看起来很滑,她不禁伸手左右拨弄一下,没想到,这牌子是可以转动的!

钟小雨将牌子转了转,发现上面的路标除了指示往前,还指向右手边一条仅供汽车前行的小径,上面只是铺着简单的石子儿,踩上去叽叽作响。

钟小雨从兜里掏出一个罗盘,平稳的放在右手上,看着罗盘上指针一直指向右边,于是,她连忙转身回到车里。

“走,往右边开,我发现了那里有人。”钟小雨指着右手边的那条石子小路说道。

“师傅,你怎么知道?”张慕白有些不解的问道。

“我用这个阴阳罗盘,通过指针不同的变化,就能知道附近哪里有活人或是鬼魂。”钟小雨又掏出那个罗盘给张慕白看。

“明白了。”张慕白说着开动车子往右边驶去。

钟小雨的判断是正确的,车往前行驶了不到一公里,就发现了驻扎的营地,营地里有人,正在升火,烟雾缭绕而起,见到驶来的车辆,有人焦急地走出来,仓惶地走出来挥手:“这里,这里!”

张慕白开车靠过去,随后跟钟小雨一起下车。

刚刚还很兴奋迎接他们的人,看见走过来的是他们两人,不禁神色又暗淡下来,很失望的说道:“你们不是警察啊!”

钟小雨一听,心里咯噔一下,他们正在等警察的到来,那就说明这里真出事了!

于是,她大声叫道:“齐小征在这里吗?”

这个名字惹得一个中年男人从帐篷里面奔跑过来,焦急的问道:“你们找小征?”

这人大约五十来岁,满脸的络腮胡子,钟小雨一怔:“您是马教授?”

“你知道我?”马教授说道:“你们是小征的?”

“我是他的姐姐。”钟小雨迫不及待地继续问道:“教授,我们接到小征的电话,他好像遇到了危险,到底怎么回事?”

马教授连连跺脚:“那个傻小子,不知中了什么邪,自己深更半夜的溜进了大漠,结果就这么失去联络,咱们全组人在这里等了一天一夜,已经报警,但好像没什么用。”

钟小雨惊讶地说不出话来:“您是说,小征是在大漠里走失了?”

马教授神色凝重的答道:“是的。”

钟小雨的面色沉下去,此时,天色将黑,马教授面色紧张:“快,我们快点进帐篷。”

钟小雨和张慕白不明就里,被教授和那名队员拉扯着进了方形的大帐篷,将门拉得严严实实。

张慕白见状不解道:“你们干嘛这么紧张?”

“嘘。”教授说道:“一入夜就有些奇怪的东西过来,咱们一定要小心。”

钟小雨顿时想到这里是藏区,难道是,“弱郎?”

马教授狐疑道:“你怎么知道?”

“我听老辈人讲的。”钟小雨不想暴露自己猎鬼师的身份,含糊答道。

马教授听了点了点头。

“弱郎是什么?”张慕白还是不清楚不禁皱眉问道。

“弱郎其实就是起尸又叫行尸,在藏语里叫‘弱郎'。是指人死后再起来到处乱闯,危害活人。藏族所言‘弱郎',就是指有些邪恶或饥寒之人死去后,其余孽未尽,心存憾意,故异致死后起尸去完成邪恶人生的余孽或寻求未得的食物。但必须在其躯体完好无损的状态中才能实现。”马教授缓缓解释道。

“什么?这世上真有起尸?”张慕白有些惊讶的问道。

“许多老者和天葬师都说,他们曾经见过起尸,并且见过多次。但起尸都不是突发性的,而是事先皆有预兆。那些将要起的尸,其面部膨胀,皮色呈紫黑,毛发上竖,身上起水泡,然后缓缓睁眼坐起,接着起身举手直直朝前跑去,所有起尸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不会讲话,不会弯腰,也不会转身,连眼珠子都有不会转动,只能直盯前方,身子也直直往前跑。假如遇上活人,起尸便用僵硬的手摸顶,使活人立刻死亡的同时也变成起尸。”钟小雨接着说道。

“没想到你这个小姑娘懂得还挺多!”马教授听了有些惊讶。

“那当然了,我师傅她……”张慕白刚想实话实说,就被钟小雨给打断。

“马教授,我只是对这方面的事情感兴趣,看了些这方面的书而已。”钟小雨忙解释道,同时使眼色暗示张慕白不要多说。

“马教授,那小征不会是被起尸用僵硬的手摸顶了吧?”张慕白明白了钟小雨的意思忙转移话题道。

“那倒没有。”马教授摇了摇头。

“那这么说,昨晚起尸没有出现?”钟小雨不解的问道。

“谁说没出现!快吓死我们了!对了,我还听见小征打电话说有鬼,让什么人来救他呢!哦,难道他的电话就是打给你的?”没等马教授回答,他身后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就抢着答道。

“没错,他是给我打的电话。”钟小雨点了点头。

“给你打电话?让你来救他?”那个小伙子有些孤疑的眼神看着钟小雨。

马教授和组里的其他四人也都很好奇,齐小征怎么会打电话找这么年轻的一个小姑娘来救他们呢?

“我是他姐姐,他当然会找我求救了。对了,既然小征没有被起尸伤害,那他又怎么会在大漠里走失呢?”钟小雨略微解释了一下继续问道。

“昨晚那几个弱郎围着帐篷折腾了大半宿才走,我们都又惊又吓,我本来睡觉就轻,昨晚更是睡不踏实。快接近凌晨的时候,我听见有脚步声,忙睁眼一看,是小征眼睛直直的往帐篷外面走。起初我是觉得他要去外面方便一下,我正好也想去,也就跟着他走了出去。可没想到,他走出帐篷竟然头也不回的就往大漠里走!我喊了他好几声,他都没反应!我有些吓坏了,就连忙回帐篷叫醒了教授和其他同学。”一个小伙子说道。

“我们走出帐篷,看见小征正往大漠里越走越远,我们一起大声喊他,他都没反应!头都不回,就直直往大漠里走。我们也不敢冒然跟过去,就赶紧打了110报警,等着警察来营救。”马教授继续说道。

“他眼睛直勾勾的?”钟小雨皱眉重复道。

“对!起初我以为他是没睡醒,后来想了想,他眼睛直勾勾的,就好像中了什么邪一样!”刚刚那个小伙子又说道。

钟小雨边听边环顾四周,帐篷里包括马教授在内,一共六个人,另外五个人都是跟过来采风的,都是蒋小征的同学。

“慕白,你去把车上剩余的水和食物都搬进来。”钟小雨吩咐道。

张慕白忙起身去车里搬水和食物。

马教授一听,很是兴奋,也忙跟身边的一个学生说道:“快,你快去帮帮他。”

马教授他们的食物只够两天,现在这些东西简直就是雪中送炭!

帐篷中央摆着火盆,里面的火烧得正盛,所有人围坐在火盆中央。

马教授心里有事,坐在火堆边上,一脸愁容地拨弄着火堆,低头不语。

钟小雨忽然开口问道:“马教授,您这次采风怎么回来这么荒芜的地方?我四周看了看几乎没有什么人烟,往前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漠,您到这里来要看什么呢?”

“其实来这里是小征的主意。”马教授的话让众人大吃一惊。

钟小雨一听,心中一咯噔:“小征?”

“对,就是小征跟我说要来这里的。”马教授答道。

“他为什么非要来这里?这里除了大漠,四周都是光秃秃的,有什么好看的?”张慕白不解的问道。

“不久前小征跟我说,他要来这里采风,还说自己觉得和这个地方有些联系,他一直做的梦里,出现了一个沙漠,梦里面还出现了一张古代蒙古族女人的脸。他觉得那个女人也很面熟!他看了无数的关于沙漠的照片,确定就是这个地方。他本来想一个人来,我觉得不放心,所以顺势组织了采风活动,我想多些人来,总有些照应。”马教授解释道。

“梦?小征一直做的梦?沙漠?女人?”钟小雨皱眉嘟囔着,不自觉的感到身体阵阵发凉。

此时,一名学生痛苦地抓着头发的问道:“教授,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走?”

“找到小征以后。”马教授坚定地说道:“一天不找到他,我们一天不能离开!”

“马教授,明天天亮后,你们就先离开,找小征的事情交给我们,这地方的地图有吗?”

“交给你们?就你们俩个小孩子?” 马教授摇头道。

“您放心,我已经叫了增援的人手,明天就到了,都是一些专业的人士,一定能找到小征的。”钟小雨答道。

“增援的人?”张慕白一听有些吃惊,不禁小声嘟囔。

他还想再说什么,又被钟小雨投射过来的禁止他开口的眼神给制止住了。

马教授本来还想再问些什么,外面突然传来“砰砰”的声音,几人的脸都变了。

“大家小心,弱郎来了。”马教授神色凝重的说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