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大漠惊魂记(5)
作者:水冰玉儿  |  字数:3164  |  更新时间:2019-05-07 07:54:24 全文阅读

钟小雨与张慕白此刻端坐在一个帐篷里,而齐小征也赫然在坐,他们此时看到的场景与齐小征看到的一致。

这里是一个蒙古包,顶上及四周以一至两层白色的厚羊毛毡覆盖,顶中央开有天窗,帐篷内的座位、坐序、坐法有严格的习俗规定,女人不能坐在男人的上方,男人们都穿着裘皮的袍子盘腿坐在席位上,手端着盛满酒的杯子开怀畅饮,而女人们则低头半跪在一边,手里拿着酒壶,准备恭敬地倒酒。

而在帐篷的中央,一位舞姬正翩翩起舞,初看她的样子已经让钟小雨惊讶不已,正是山峰上的那个美人!

那女郎秀美中透着一股英气,光采照人,约莫十七八岁年纪,双目湛湛有神,修眉端鼻,颊边微现梨涡,直是秀美无伦。腰插匕首,长辨垂肩,头上用珠链串成的头饰落在额心上方。只见她衣衫飘动,舞步轻盈,正笑意盈盈地看着蒋小征。

钟小雨看着这个女子才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就是同为女人的自己,看着也觉得心旗荡漾。

再转头看着自己身边的张慕白,此刻也跟蒋小征一样,一副花痴的表情,痴痴的看着面前的美女,自己呵呵的傻笑着。

钟小雨见状一只手猛地拍到张慕白的肩上:“臭小子,看呆了?”

“师傅,好美啊!”张慕白还是一副如醉如痴的样子。

“傻小子,醒醒吧,我们入梦了。”钟小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我这是在做梦?奇怪,一举一动都像真的。”张慕白盯着自己的手掌:“所有的感官都是真实的。”

“别这么想,这个梦就是她造的。”钟小雨指了指面前那个翩翩起舞的美女沉声道。

“那不是小征吗?我们去叫醒他。”张慕白说着就要朝着齐小征走过去。

“没用的,这是在梦里,他根本不知道的。”钟小雨阻止道。

“那怎么办?我们岂不是也要被她困在梦境里了?”张慕白焦急的问道。

“魇,有本事出来和我较量较量,把我们困在你设的梦境里算什么好汉!”钟小雨激将道。

“你别幼稚了。就你一个小小的猎鬼师,还想对付魇?”一个女人的声音冷冷的说道。

钟小雨“切”了一声,偷偷地咬自己的手指头,没有痛的感觉,舌尖也是如此。

现在的情况明了,到了梦里,钟小雨一切的本领都失效了,只能任由那个女人宰割!

张慕白看钟小雨难看的脸色就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他也不禁高声叫嚷道:“不敢和我们在现实里对战,非得弄到梦里,你倒是直接杀我们试试!”

“你的祖师爷和我对阵过,要不是我手下留情,你们张家就直接断后,还有你小子?”女人不屑道:“齐小征和你,都是我选中的男伴,你们谁也逃不了,乖乖地留在这里陪我。”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为什么要留在这里陪着你找个老妖怪!”张慕白怒气冲冲道。

“总之,你们好好地呆在这里,我不会亏待你们的,想想看,我们可以自由地入每一个人的梦里,知道他们想什么,我们可以满足他们,不是很有趣吗?”女人笑着说道。

“有什么趣?”张慕白生气的质问道。

“和我一样,成为真正的魇,操纵别人的梦境。这不是很有趣的事情吗?”女人娇笑的说道。

“他们为什么要留在这里陪着你?”钟小雨冷冷地说道:“我会救他们出去的。”

“就凭你!钟小雨,你个小小的猎鬼师?”女人不屑的冷笑道。

“难道你不是怕我这个小小的猎鬼师了?”钟小雨反驳道。

“怕你?我会怕你?哈哈哈哈……”女人娇笑起来。

“你不怕我?那你为什么不敢在现实里跟我比划比划,非要把我弄到你的梦境里来呢?你明明知道在梦里我是无法施展法术跟你对决的!你这不是怕我是什么?”钟小雨继续激将道。

“小丫头,想用激将法啊?也罢,这么多年我也没找到过可以跟我比划几下子的对手,手都有些痒了。既然你这么有把握,我就成全你,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小猎鬼师到底有多大的本领!”女人边说边从嘴里呼出一股白烟。

钟小雨只觉得眼前一黑又晕了过去,再次醒来,已经又回到了山峰的对面,眼前还是那座一望无垠的大漠,她从梦里醒了过来。

她连忙往四周看了看,没有找到张慕白的身影,那个女人只是把她自己放了出来,而齐小征和张慕白依旧被她困在了梦境里。

此时的张慕白正坐在帐篷里,女人还在翩翩起舞,舞姿妖娆,张慕白却没有欣赏的心情,质问道:“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真的只是想让我们两人留下来陪你吗?”

“当然了。”女人媚笑着答道。

“可是,我觉得有些奇怪!”张慕白反驳道。

“哪里奇怪了?”女人饶有兴致的问道。

“你都独自游荡了上百年了,怎么偏偏现在觉得孤单了?想找人陪着你了?而且还偏偏选中我和小征了?”张慕白质问道。

“那你觉得我的目的是什么?”女人依旧一副好奇的样子。

“我猜一定跟我师傅有关!”张慕白说道。

“你师傅?你是说钟小雨那个小猎鬼师?”女人此刻已经停下舞步。

“对!我觉得你就是冲着她来的!否则你就不会偏偏挑中我和小征了!”张慕白斩钉截铁的答道。

“那你再说说,我非要找那个小丫头干什么呢?”女人此时已经坐到了张慕白的身边。

“你想让她帮你超渡,好让你能重新投胎转世。”张慕白说道。

“哈哈哈哈,我找她帮我超渡?你的祖师爷和她的爷爷都不能办到的事情,我还能指望她!再说,我为什么要重新投胎转世?我现在这样不是更自由吗?”女人听了哈哈大笑道。

“你不是想找她帮你超渡,难不成你也是为了那本生死簿?”张慕白大胆的问道。

“既然你提到了生死簿,我就觉得不明白了,不过如此的一本生死簿,凭什么成为百鬼的争夺,何况它还打不开!”女人不屑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它打不开?”张慕白吃惊的问道。

“我在阴间游离几百年了,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女人若有所思的答道。

张慕白看着身边的一副沉思状态的女人,一咬牙,猛地往帐篷外跑去,立刻就感觉一股力道拉着自己往后去,回头一看,女人用跳舞时用的缎带套住了他的腰,往后一用劲儿,他又重新跌落到刚才的座位上。

“想到哪里去?”女人笑着问道。

“放了我。”张慕白说道。

“不可能!我劝你别白费力气了!你不是说那个小丫头有本事吗?你就赶紧祈祷她能来救你吧!”女人说完大笑着消失不见了。

张慕白绝望地闭上眼睛,脑子里划过一个想法,师傅,你一定要来救我!

此刻钟小雨正拿出一张招魂符,扔到空中:“天灵灵,地灵灵,探问阴间事,请鬼灵出山!”

招魂符在空中飞速地旋转起来,越转越快,最终只看到模糊的影子,地上的影子却越来越大,与符纸的大小完全不相等。

符纸下面的影子像被子往中间堆,慢慢缩在一起然后分开,化作一个鬼影子,一个红衫的美艳女子,不是玉罗刹又能是谁!

“臭丫头,什么事?”玉罗刹笑着问道。

“有一只魇,从对面山峰里出来的,能够钻进人的梦里,还能操纵改变当事人的梦境,知道这号人物吗?”钟小雨开门见山的问道。

“你问那个老妖精干什么?”玉罗刹不解的问道。

“这么说你知道。”钟小雨接着问道。

“知道啊!”玉罗刹点了点头说道。

“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钟小雨说道。

“出什么事了?那个老妖精招惹到你了?”玉罗刹好奇的问道。

“你哪儿那么多问题!赶紧告诉我!”钟小雨不耐烦的说道。

“这只魇开头不小,目标对象是男人,各种各样不同的男人。入梦之后做了什么不知道,但每个男人都十分满足和憧憬的样子,不过呢对身体肯定有害。”玉罗刹说道。

“我要知道她的来历和具体如何死的!”钟小雨一听入梦时间长对身体有害就更加担心起齐小征和张慕白的安危,语气更加焦急。

“到底出什么事了?”玉罗刹很少看到钟小雨这幅焦急万分的样子。

“她把我弟弟和张慕白都给困在了她设的梦境里!你快点说!人命关天!”钟小雨催促道。

“知道了,你先别急。这个女人叫夏丽华,八百年前是一名舞姬,死后成魇,为什么而死我还真不清楚,死后身藏于深山,地点应该是青海大漠深处的一处山洞里。她擅长的能力是控制梦境,或许还有其它能力,只是现在还不知道。”玉罗刹说道。

“没有别的了?”钟小雨继续追问道。

“对了,你爷爷曾经跟她交过手,不过不是这个女人的对手。”玉罗刹想了想说道。

终于有点眉目了,钟小雨转身就要再次穿过大漠重新返回那座山峰。

“臭丫头,小心点!那个老妖精不好对付!千万不要被她的障眼法给骗了!”玉罗刹在身后叮嘱道。

钟小雨挥了挥手,头也不回的朝着大漠走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