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星空画廊
作者:吸血小妖兔  |  字数:3301  |  更新时间:2019-05-23 20:32:18 全文阅读

作为蜀都的省会——榕城,分布着大大小小的各类院校,而其中艺术类的院校就属蜀都音乐学院和蜀都美术学院较为有名了。

前者出美女,后者出色狼(希望我那几位美院的朋友不要看到)。

美女多的地方,自然就少不了灯红酒绿,以便衬托她们的魅力与活力。

蜀都音乐学院的南门外面,有一条商业街,除了遍布着各色餐馆和旅店外,还有许多迪吧、酒吧和KTV,丰富了学生们的业余生活,也将他们原本单纯的大学生活变得不那么纯粹。

在南大门的斜对面,曾经有一间规模较大的酒吧,叫做“堕落的女神”。

这个酒吧不同于普通的校外酒吧,而是带着黑涩会背景的酒吧,里面不仅有卖yin的,还有吸du、赌博等非法勾当,伫立在学校外面,如同一颗残害身体的毒瘤,残害着学生们的身心。

“堕落的女神”曾经拽着许多单纯的大学生,坠入深渊,最后彻底与黑暗为伍,再也无法见到一丝光明。

尽管学校的领导向上面反映过很多次,让他们取缔这间酒吧,奈何这间酒吧的背景比较复杂,老板还是一名刑警,股东更是某位有背景的人,因此,“堕落的女神”便光明正大地拉着学生们继续堕落。

直到,2017年的秋天,在这间酒吧二楼的卧房里,刑警兼酒吧老板的林萧在自己的床上自缢身亡,并留下了一封认罪书,承认自己是“蜀都音乐学院数名学生失踪死亡案件”的真凶。(参见《捉妖不如谈恋爱》第七十六章到八十二章)

由此,酒吧被查封,尽管背后的那位高官力挽狂澜,但最终还是被彻底取缔了,“堕落的女神”彻底消失。

因为死过人,而且死的还是一名变态杀人犯,尽管那间商铺位于商业街的黄金地段,但自此便无人问津。

房东为了招揽租户,将房租一降再降,从原先的1F租金:260元/平,2F租金:160元/平,降到了1F租金:160元/平,2F租金:80元/平,可谓下足血本大甩卖。

可惜,当别人一听到在这里发生过什么时,就望而却步了。

为了及时止损,房东便把这间两层楼的商铺挂了出去,打算低价出售。

新年后不久,一位年轻男子找到房东,将租金价格砍到了1F租金:100元/平,2F租金:50元/平。

听到这个白菜价,房东一口老血喷涌而出,打算喷在这个年轻男子的脸上,好让他再感受一遍新年的红艳艳。

眼看着老血卡在了喉间,即将喷射,年轻男子慢悠悠地说了一句“一次性签三年,押一年付三年”。

随即,房东咽下老血,换上了一张春光灿烂的笑脸,大笔一挥,在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2018年的3月18日,一间名为“星空画廊”的艺术品售卖画廊,就在蜀都音乐学院南门的斜对面正式开业了。

不过,画廊开得很低调,低调得没有任何宣传,甚至连门口都没有摆上两个大花篮,再放上一串儿大鞭炮。

不仅如此,就连里面的装潢都没有做过大改动,只是在签完合同后的第二天,年轻男子带着一批身穿工作服的装修工人进入了商铺,在里面敲敲打打了一周的时间,就把酒吧改造成了画廊。

其效率令人惊叹,其效果令人质疑。

“堕落的女神”原本就是按欧式复古风格来装修的,不仅里面如此,连外面也是这种装修风格,复古砖瓦,拱形门窗,雕花石柱,铁艺灯饰。

路过这里,仿佛有一种穿越至欧洲街道的错觉感。

不过,装修工人把那些亮瞎眼的霓虹灯全部撤了,也把早已不再闪亮的酒吧标志给换成了做旧效果的画廊招牌。

从外面看,其实变化不大,所以,即便是画廊已经开业了好几天,周围也很少有人发现。

按理说,开得如此低调的画廊本应无人问津,但却在开业后的第二天,迎来了不少客人。

他们有的是来买画的,有的是来卖画的,有的是拿着家里的古画来做鉴定的,还有的则是来订画的。

这些客人都是星空画廊的熟客,或者熟客介绍过来的客人。

画廊的老板姓秦,据说是位资深艺术家,不仅懂画,更懂怎么鉴赏画,只要给他看一眼,摸一下,再嗅一下,基本就能推断出这幅画出自哪个年代。

如果是油画,不仅能推断出年代,还能推断出作者何人,甚至连画布上颜料的成分都能分析出来。

不仅如此,他还仿的一手好画,不管是西方油画还是中国水墨画,只要给他看过原画,他就能以假乱真地画出一幅来,和原画放在一块儿,让人难以分辨。

据说,星空画廊里挂的那些比原作更像原作的世界名画,就是出自秦老板之手。

不过,这位秦老板颇为神秘,不喜交际,更不喜同榕城艺术圈的艺术家们打交道。

由此,他便被榕城的那些艺术家们冠上了一个“拽人”的称号。

“拽人”秦老板不仅拽,而且懒,一年365天,画廊有115天都是非营业的状态,大门紧闭,不知道的,还以为画廊倒闭了。

所以,当星空画廊搬到蜀都音乐学院南门的斜对面后,那些熟客们便纷涌而至,想和秦老板见上一面,聊聊艺术,再谈谈人生。

可惜,接待他们的并不是秦老板,而是替秦老板谈下廉价房租的年轻男子。

年轻男子名叫柯罗,差一岁三十而立,外形俊朗,整个人都透着一股精明劲儿,所以,经常被误认为是秦老板。

不过,他并不是秦老板的员工,而是秦老板的朋友,本职是一名侦探,开了一家不太出名的侦探所,空余时间比较多,因此,时常被秦老板拉来当免费劳动力。

又送走了一批客人,柯罗终于可以坐一会,再喝口水了。

松开一颗西装纽扣,就往沙发上随意一趟,一改之前的稳重做派,翘起了二郎腿,还一晃一晃的。

拉开一罐可乐后,就大口喝起来,从嘴角溢出来的可乐,顺着下巴流到了衣领上,将白色的衬衣领口瞬间染成了淡褐色。

不过,柯罗一点也不介意,反正这套西服是秦老板的,他俩身材差不多,凡是需要穿正装的时候,柯罗就会从秦老板的衣柜里顺走他看中的衣服。

喝掉大半瓶可乐后,柯罗拿出了手机,点开了微信,给一个名为“秦佪”的好友发了条消息。

“还不死回来?这几天累死老子了,你必须给我一些劳务费,不然以后,我就不干了!”

可惜,这条微信石沉大海了。

就在柯罗打算闪人的时候,画廊的那扇双开玻璃门被推开了,伴着“吱呀”一声,一个身材纤细,个头矮小的女人走了进来。

此时已是傍晚,尽管外面早已华灯初上,但画廊里面的灯光昏暗朦胧,从柯罗的视角看过去,女人是逆光进来的,看不清面容。

“请问,有人吗?”

女人的声音同她的身材一样,也是纤细柔软的。

从她的角度看过去,并没有注意到坐在角落里的柯罗。

“咳,你好!”

柯罗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将可乐放在了茶几上,朝女人走去。

“请问,你是秦老板吗?”女人望着柯罗,礼貌而拘谨地问道。

“不是,他现在不在,你有什么事吗?我可以替你转告。”

透过画廊里的灯光,柯罗发现,女人的脸色惨白如纸,不过五官长得挺秀气,配上这张白皙的小脸与一头飘逸的长发,倒是有种病美人的感觉。

“哦,那算了,打扰了。”女人垂眸,转身向大门的方向走去。

看着女人纤细而柔弱的背影渐入黑暗,柯罗不禁心生怜惜。

就在女人握住门把手,打算推门离开的时候,突然转身,看向柯罗,语带恳切道:“秦老板什么时候回来呢?我有很急的事情找他。”

看着女人眉头紧蹙,红晕微露的模样,柯罗挠了挠头,说道:“我也不知道,要不你留个联系方式,等他回来了我让他联系你。”

女人犹豫了一会,松开了门把手,朝柯罗缓步走来,“请你拿手机记一下。”

“好的,好的。”柯罗急忙拿出了手机。

“我姓曾,手机号是18xxxxxxxxx。”女人在报电话号码的时候是逐个数字报的,似乎很小心,生怕自己说错了。

“18xxxxxxxxx是吧?”看出了女人的谨慎,记下手机号后,柯罗又重复了一遍。

“对的。”女人点了点头,看着柯罗的手机。

“请问是要买画、卖画、鉴赏古画,还是订画呢?”柯罗问道。

“都不是。”女人摇了摇头,视线依旧停留在柯罗的手机上。

“嗯?”柯罗垂眸看向女人,心想,难道她是想做那种交易?

女人抿了抿唇,小心翼翼地说道:“我想做第五种交易。”

果然!

在星空画廊,除了买画、卖画、鉴赏古画和订画这四种交易外,还存在着第五种交易。

不过,这第五种交易非常神秘,比秦老板本人还要神秘几分。

就在这时,柯罗的微信突然响了,消息来自“秦佪”。

“带她上来,我在二楼。”

柯罗看了看微信,又回头看了看正在360度缓慢旋转的摄像头,在心里骂了句:“秦佪你个老贱人”!

“咳,秦老板突然回来了,就在二楼,我带你上去。”收好手机,柯罗对女人说道。

“真的吗?”女人抬头望向柯罗,杏眼泛着波光,如春日的溪水,粼粼动人。

柯罗别开眼,对女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跟我来吧。”

女人紧跟在柯罗的身后,握紧了手提包,有些激动,又有些紧张......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