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冒失的卖家
作者:吸血小妖兔  |  字数:3247  |  更新时间:2019-06-21 06:37:30 全文阅读

自从被萧瓒封印在画里后,明尼蒂就会时不时地闹上一会,不过,这也是他咎由自取。

等他不闹的时候,他就会抱着那把鲁特琴弹上两曲,再哼唱两首意大利情歌,也别具风情。

最主要的是,琴谱被封印住了,秦佪再也不用担心明尼蒂会弹出魔音来扰人心绪了。

可能是刚搬家的缘故吧,明尼蒂还有些不适应,不过,那家伙本就有些矫情。

回到画室后,看了看那几幅只剩下背景的油画,又看了看正沉浸在美剧里的文森特,秦佪突然有些寂寞了。

就像洛可可说的那样,画廊确实有些空旷了,是该寻找一些新伙伴回来了。

回到小房间里,秦佪靠在沙发上,一边品着茶点,一边等待着时间的流逝...

“哎哟!凌晨五点半了。”

挂钟再次报时。

秦佪放下了手中的茶点,走出了小房间,半倚在门框上,皱眉看向那几幅依旧只有背景的油画。

“放心吧,他们会按时回来的,他们知道超时的后果。”文森特伸出手,将iPad轻轻地放到了地上。

“就怕洛可可来到了新的地方,玩得忘乎所以了。”秦佪走到了文森特的面前,捡起了地上的iPad。

“洛可可和朵拉还没回来吗?”葛丽叶走进了画室,朝着《戴珍珠耳环的女孩》走去。

“哈哈哈,这附近的美女可真多啊!”

就在葛丽叶的半只脚跨进画里的时候,便听到了洛可可的笑声从走廊里传来了。

“亲爱的,你们终于回来了。”文森特急忙朝她俩招手。

“呵呵,有点不熟悉周围的路,差点走错了。”洛可可讪笑道,并偷瞄了秦佪一眼。

发现秦佪没有说什么,便走到沙发背后,将草帽戴回了头上,跟朵拉吻别后,走向了那幅《秋千》。

“嘿,又到睡觉的时候了!”罗密欧也带着朱丽叶进来了,只是两人的衣衫有些不整,朱丽叶的头发也有些杂乱。

“哎哟!小罗,瞧你把小朱折腾的,走路都走不好了。”坐回秋千后,洛可可捂嘴笑道。

“我帮你理理头发。”朵拉急忙走到了朱丽叶的面前,替她整理好衣衫后,又帮她重新梳了梳头。

“好了,马上就六点了。”秦佪提醒道。

“秦老板,晚上见!”众人回到自己的画里后,纷纷向秦佪道别。

“晚上见。”秦佪也朝他们点了点头。

“哎哟!凌晨六点了。”

这时,挂钟再次报时。

报时刚一结束,画里的那几人突然就不动了,变回了油画的模样。

只是,洛可可的那只鞋扔得有点高了,偏离了原来的位置,从那个浪荡公子的头上划过了。

秦佪无奈地笑了笑,走到画室的门口,关上灯后,便将画室的大门紧闭了...

胡一抱着手里的这几幅字画,就像抱着绝世珍宝似的,小心翼翼地走在商业街上,生怕自己一不小心被绊倒,把手里的宝贝摔到地上给摔坏了。

这可是老头子生前最后的作品了,尽管很不舍,但为了生存,为了她的漫画梦,还是忍痛将它们拿出来了。

“老头子啊,你应该不会怪我吧,我都三天没吃肉了,再这样下去,我就要把咱家那套房子给卖了。”胡一抱着字画,小声嘟囔着。

“是这里了。”

站在“星空画廊”的门口,胡一抬头望着门上的招牌,就像看到了红烧肉一般。

据说“星空画廊”收售字画的价格不错,胡一觉得,以老头子这几十年来的功底,肯定能换个好价钱。

等拿到钱,她一定要把周黑鸭的每种鸭子都吃上一遍,谁说她就不能点贵的鸭子吃了?

咽了一下口水,胡一推开了画廊的大门。

“请问,有人吗?”

周一的上午,画廊里似乎没有客人。

不仅没有客人,连人,都没有一个。

“老板不怕贼来光顾吗?敞开着大门,就像在唱画廊欢迎你,油画随便拿一样。”胡一瘪了瘪嘴,小声嘟囔道。

既然没人,胡一便大着胆子走了进去。

“挺大的啊!”

灰绿色的墙面搭配红棕色的木质高脚线,以及相同材质的圆形拱门,看上去颇有文艺复兴时的装修韵味,看起来旧旧的,却充满了艺术感,将奢华掩藏于细节中。

不过,吊顶却设计得颇为前卫,也极具科幻感。

拱形的镂空白色吊顶上,嵌着水蓝色的水晶灯,水晶灯的灯光是渐变色的,根据人所站的位置而定,但不管人在哪儿,头顶上的灯光永远都是最亮的那一抹蓝色。

胡一盯着头顶的渐变色灯光看了很久,感觉很神奇。

“搞这么个玩意儿,老板肯定贼有钱!”胡一点了点头,越发觉得能赚上一笔了。

随后,她一边在画廊的三个展厅里欣赏画作和雕塑作品,一边大喊着:“有人吗?有人吗?”

“有人吗?”

“有人吗?”

胡一的声音不仅在一楼的画廊里回荡着,也在秦佪的耳边回荡着。

并不是秦佪有顺风耳,而是他在自己的卧室兼办公室里放了监控设备,可以看到和听到画廊里各个角落传来的影像和声响。

“啊!烦死啦!”

虽然胡一的声音不大,而且音色也很动听,可是,对于凌晨六点多才入睡的秦佪来说,刚睡了不到四个小时,就被人给吵醒了,心情自然很不美丽。

“柯罗死哪儿去了?”秦佪烦躁地抓了抓有些凌乱的头发,给柯罗发了条微信。

“有客人来了,你怎么不在?”

“胡萝卜有点拉肚子,我带它去医院了。”

“胡萝卜怎么会拉肚子?胡萝卜不是种在土里的吗?”

“......”

“看来,我应该锁门。”秦佪懊恼地说道。

为了方便大家,画廊的大门一般都没有落锁,反正有监控,他也不太担心贼光顾。

况且,柯罗没事的时候,基本都赖在画廊里。

“有人吗?”胡一的声音再次响起。

秦佪扭头看了看床头柜上放的那个小监控器,便看到了正抱着一堆字画,缩着脖子在画廊里东瞅西看的胡一。

是个女的,秦佪鉴定完毕,就放下了监控器。

不过,刚一放下,他又将监控器拿了起来,在胡一的头顶上仔细看了看,随后,嘴角便勾了起来,“是个小财迷。”

秦佪很快穿戴整齐,在卫生间里用漱口水漱了口后,就顶着一头乱发走了出去,来到了一楼的画廊里。

“有人吗?”

胡一决定,再喊一嗓子,如果还是没人搭理自己,就先撤。

“有!”

突然,一个冷冽低沉的声音出现在了胡一的身后。

胡一觉得,这个声音听起来似乎好像有些不高兴。

于是,她深呼吸了一口气,换上了她最常用的乖乖女模样,捋了捋前额的齐刘海,转过身,面带微笑地看向了身后的男人。

卧槽!好高!

胡一转过身,视线却只对上了对方的胸口。

对方穿了一件棕红色的亚麻衬衣,前三颗扣子没扣,锁骨若隐若现,外面套了一件深褐色的呢外套,穿了一条蓝绿色的休闲裤,脚上穿了一双,一双灰色的棉拖鞋。

这是才从被窝里爬出来吧?

难怪有点起床气。

胡一抬头望上去,就对上了秦佪那双深邃而不耐的眼睛。

和秦佪大眼瞪大眼了几秒后,胡一败下阵来,将头调向了一边,盯着秦佪的肩膀说道:“我是来卖画的。”

“哦。”秦佪又看了看她的头顶。

哦?那是买还是不买呢?

卧槽!你以为长得帅就能不按牌理出牌吗?

胡一忍不住在心里吐槽道。

又深呼吸了一口气,胡一摆出了自认为最甜美又无害地笑容转头看向秦佪,并眨巴了一下桃花眼,轻声问道:“你们这里会收购字画吧?”

胡一刚刚在画廊里逛了一圈,发现虽然是三个展厅,但还是以油画为主,虽然也有国画和书法作品,以及雕塑作品,但并不多。

所以,看了看怀里这堆字画,胡一有些踌躇了。

“给我看看。”秦佪看了看胡一齐刘海下面那双又大又亮的眼睛,伸出了左手。

左撇子?

看了看对方伸来的白净而修长的左手,胡一将怀里的字画小心翼翼地递了过去。

秦佪接过那堆字画,走到了一个展桌前,将它们摊开,仔细研究起来。

看着秦佪皱起的浓眉,胡一更加忐忑了。

虽然她从小跟着老头子学画画,其实,她并没有掌握国画的精髓,只是把工笔练得很好,所以,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品鉴一幅画的艺术价值,只知道这幅画的技法如何。

不过,老头子也算是榕城不太知名的艺术家了,所以,她对老头子的作品还是蛮有信心的。

看着胡一时而忐忑,时而释怀的表情,秦佪觉得,这些没什么艺术价值的字画,还不如胡一这张表情丰富的脸有看头。

又抬头看了看胡一的头顶,秦佪将那些字画小心翼翼地卷起来。

“怎么样?”看着秦佪卷字画的动作,胡一越发忐忑了。

“都是些匠气之作,没有什么收藏价值。”秦佪撇了撇嘴,说道。

“怎么会!这些画都是一位老艺术家的遗作,你们艺术界不都流行人死画值钱吗?”胡一大声说道,白净的小脸涨得通红。

听到胡一这种说法,再看看她瞪得圆鼓鼓的桃花眼,以及露在围巾外面的绯红脖子,秦佪忍不住笑了。

“呵!”

“你笑什么?难道我说得不对吗?梵高不是死了才出名的吗?”胡一很不满秦佪的态度,总感觉他看自己的眼神,就像,就像她在动物园里看猴子玩耍时的眼神。

每当她在动物园里看到猴子嬉闹时,她就会在心里嗤笑道:“宝器!”

他把我当猴子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