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给画廊里招了一位贞子小姐
作者:吸血小妖兔  |  字数:3308  |  更新时间:2019-03-24 22:41:54 全文阅读

一想到这里,胡一立马收起了小白兔似的乖巧模样,嘟着嘴,瞪着秦佪,双眼泛着火光。

发现胡一正用那种瞪谁谁怀孕的眼神看着自己,秦佪立马转移了话题,“你很缺钱?”

“什么?”

你怎么知道我缺钱?我看起来很穷酸?

胡一随即低头看了看自己今天这身行头,白色的呢外套,是老头子去年给她买的生日礼物,一千多块呢,只是穿了一年,又洗过几次后,有些掉价了。

脖子上的粉色羊毛围巾是新买的,不过也就六十五块钱。

再看看洗得有些发白的牛仔裤和脚上那双驼色的雪地靴,以及自己手绘的白帆布挎包,似乎好像,是有点穷酸。

就在胡一盘算着自己到底有多穷的时候,秦佪将卷好的字画递还给了胡一。

“你真的不买吗?要不再看看,价格低点都无所谓。”胡一一着急,连声音都跟着颤抖起来。

不过,在秦佪听来,这声音更像是在撒娇。

“这些字画我不要,我要你。”秦佪勾了勾唇,说道。

“什么?!”胡一抱紧字画,满脸震惊地望着秦佪。

我要你?

我这是穿越进了霸道总裁爱上我的言情小说里?

“什么?你招了个员工?”同样震惊的还有柯罗。

“嗯。”秦佪点了点头,继续吃着奶油泡芙。

“这么多年你都没有招过员工,怎么突然想起招员工了?你不是不信任其他人吗?”柯罗疑惑道,看秦佪的眼神充满了探究。

这丫是甜食吃得太多,把脑子吃出问题了?

“看到合适就招了,况且,我们现在也不用频繁搬家了。”秦佪淡淡地说道。

“合适?”柯罗更加吃惊了。

要知道,这丫阅人无数,能入他眼的人,少之又少。

秦佪也不多说什么,直接把胡一的身份证复印件扔给了他。

“胡一,22岁,榕城人...”柯罗扫过胡一身份证复印件上的资料,最后将目光锁定在了她的证件照上。

照片是黑白的,不过打印得很清楚,可以将照片上胡一的容貌看个大概。

照片上的胡一留着齐肩长发,厚重的齐刘海遮住了眉毛,只露出了两只瞪得圆圆的桃花眼,鼻子小巧挺拔,樱桃小嘴,双唇饱满,小圆脸,双颊丰盈,有些婴儿肥。

“我勒个去,你这是给画廊招了一个贞子小姐啊,而且还是未成年的贞子小姐。”看到那头又黑又浓密的齐刘海,柯罗立马就联想到了贞子。

贞子可是他学生时代的噩梦啊!

所以,他后来对黑长直,尤其是还留着齐刘海的女性生物,都保持着距离。

“那是她以前的照片,现在瘦些了,脸没这么圆,下巴也冒尖儿了。”回想了一下早上见到的胡一,秦佪说道。

“咦...不对也,老秦,你的口味不会这么剑走偏锋吧,居然喜欢这种小白兔似的长相?”柯罗看向秦佪,笑得鸡贼。

“想什么呢?她头上有欲望气球。”秦佪从柯罗的手上一把抓过胡一的身份证复印件,叠好后放回了抽屉里。

“什么?老秦,这世上头顶欲望气球的人太多了,你何必对一个小女孩下手呢?你这么做,不厚道啊!”柯罗急忙说道。

“我饿了。”说完,秦佪就起身,走出了办公室。

柯罗看了看连渣都没有剩下的奶油泡芙盒子,大喊道:“你不是刚吃了一盒泡芙吗?”

胡一抱着那堆字画,回到了家里,小心翼翼地将其放好后,就跑到了卫生间,拧开了洗手池的水龙头,给自己洗了一把冷水脸。

“呼...”

冷水浇在脸上,冰冷刺骨,却给她烧得火辣辣的双颊降了不少温,也把她从恍惚的状态中拉了回来。

她抬起头,对着镜子拍了拍脸颊,又将齐刘海掀起。

“长得挺好看的,但还不至于好看到让人一见钟情。”

胡一对自己的长相鉴定完毕后,就忍不住回想起了刚刚在星空画廊里的经历...

“啊?”胡一一脸懵逼地望着秦佪,还没有完全悟出秦佪口中的“要我你”是什么意思。

“我要你给我打工,朝九晚五带双休,可愿意?”秦佪收起促狭的神情,认真问道。

“工资多少,底薪加提成吗?年底有分红吗?买社保吗?以后会买公积金吗?”胡一随即噼里啪啦地说了一大堆。

这回轮到秦佪懵逼了。

现在招员工这么麻烦了?她说的这些都是什么鬼?

短暂思考了几秒钟后,秦佪说道:“底薪四千,提成50%,就这样。”

“不买社保和公积金吗?”胡一弱弱地问道。

“不买。”秦佪说道。

“那年底分红呢?也没有吗?”胡一继续问道。

“看你今后的表现。”秦佪随口说道。

“那...感觉没什么前途啊?”胡一小声嘟囔道。

呵!

秦佪在心里冷笑了一声。

想在星空画廊里谋职的人多得可以组上两支足球队了,就她一小丫头,居然说在这里工作没前途!

“底薪六千加60%的提成。”秦佪不耐地说道。

“好!”瞄到秦佪那微微皱起的眉头,胡一立马点头答应,猜测这应该是他的底线了。

胡一是个聪明人,从不挑战别人的底线,见好就收。

“以后你的工作就是守着画廊,有客人来就接待一下,他们要买画就卖给他们,他们要找我,就说我不在。”秦佪开始交代工作内容了。

“嗯,那如果他们非要找你呢?”胡一问道。

“就说我死了。”秦佪淡淡地说道。

“嗯?”胡一以为自己听错了,还有为了不见客人而咒自己死的老板。

这丫别不是个傻子吧?

“当然,如果客人是想进行第五种交易,就告诉我。”无视胡一那惊讶的神情,秦佪补充道。

“第五种交易?”胡一好奇道。

“我们画廊有五种交易,前四种分别是买画、卖画、鉴赏古画,还有订画。”秦佪说道。

“那第五种呢?”胡一问道。

“你带身份证了吗?”秦佪没有回答胡一的问题,转而问其他了。

“带了带了。”胡一急忙从挎包里拿出了皮夹,又从皮夹里抽出了身份证。

胡一没有再纠缠那个问题,虽然她和秦佪认识才不到半个小时,但她觉得秦佪这人,看起来很随意,但实际很倔,很难搞,如果他不想回答的问题,就算你问个十遍百遍,他也绝对不会回答。

如果秦佪此刻知道胡一的想法,定会欣喜万分,然后大赞一句:自己的眼光就是好!

“照片是以前拍的,比现在胖些。”胡一将身份证递给了秦佪。

秦佪接过身份证,看了看照片上的胡一,又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的胡一。

胡一,好随便的名字,就跟张三李四差不多。

本人比照片上瘦些,其他变化不大。

“跟我来。”

秦佪拿着身份证,转身朝楼上走去,胡一则小跑着跟随他的步伐。

穿过那条挂满油画的走廊,胡一跟着秦佪,走进了一间很大屋子。

房间里的装修风格跟楼下的画廊类似,只是摆放了不少家具,看起来有些杂,但并不乱。

正对着大门的,是一张很大的欧式雕花办公桌,旁边有一张相同风格的沙发和茶几。

这里应该是秦佪的办公室。

秦佪走到办公桌旁边的打印机前,将胡一的身份证打印了一份出来。

“写个手机号。”秦佪将复印件摊开在办公桌上,指着复印件的空白处,并将一支笔递给胡一。

将字画放在桌上,胡一乖巧地接过笔,认认真真地写上了自己的手机号,写完还不忘再校对一遍。

看着胡一像写考卷似的认真模样,秦佪又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我什么时候过来上班呢?”胡一问道。

“明天。”秦佪拿起复印件,看了看上面的电话号码,在心里默念了三遍,便将它们记在了心里。

“那我们什么时候签合同呢?”胡一又问道。

“没有合同。”秦佪说道。

“那...”那你不会是骗子吧?胡一在心里问道。

“嗯?”秦佪垂眸看向她。

“没..没事了,我明天九点到。”胡一咬了咬唇,说道。

对一个毕业就失业的人来说,胡一的选择真的不多。

只要不是骗财骗色,她都能试一试。

骗财,就刚刚那只镶金的自来水笔,貌似就不便宜。

骗色,忽略掉性别,貌似这位仁兄的颜值比自己高出许多吧。

想到这里,胡一觉得,自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我送你出去吧。”秦佪虚揽着胡一的肩膀,带着她走了出去。

来到门口后,秦佪看了看胡一的头顶,递给了她一张名片。

胡一接过名片,仔细地看了看,发现是秦佪的个人名片,写着星空画廊的地址,交易类型,以及秦佪的个人电话。

“你叫秦回?”胡一抬头,看向秦佪。

“秦佪,huai,三声。”说完,秦佪停顿了一下,用榕城方言补充了一句:“蜀都人生得憨,认字认半边。”

“啊?”胡一反应不及。

突然,秦佪弯下腰,将脸贴了过来,“以后店里没什么事的时候,可以多看看书。”

一股清新的薄荷味儿随着他的话语从口中飘出,淡雅香甜,沁人心脾。

“可以画画吗?我画漫画。”胡一吸了吸鼻子,将这股味道吸了进去。

“可以,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说完,秦佪伸手,在胡一的头上拍了拍,顺便对着那枚嵌着“有钱”二字的水晶气球弹了弹。

气球左摇右晃,在阳光的照射下闪动着瑰丽彩光。

“好的,秦老板再见,明天见。”胡一礼貌地朝秦佪鞠了个躬,抱着那堆字画,就转身离去了。

看着胡一头上飘荡的水晶气球,秦佪发现,“有钱”二字似乎比刚来的时候小些了。

“欲望时有时无,时多时少。”嘟囔了这么一句,秦佪就转身回到了画廊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