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无垢,我对你不好吗?
作者:雪寂冬深  |  字数:3619  |  更新时间:2019-11-29 01:29:02 全文阅读

魔界,云雾山。

碰——

“呃——”

红木柜被撞散了架子,连同柜子上的两个青花瓷瓶也被红衣撞倒,伴随着清脆声猝不及防碎了一地,割破了水无垢的脸颊,留下一道不深不浅的伤口。

“无垢,是我对你不好么?你竟又要离开我。”

一道青衣缓缓蹲下,捏住水无垢白玉一般的下巴,望着她狼狈的模样,眼里也落了几分心疼,可手上的力气却不曾减退半分。

水无垢才醒来,她沉睡了四万年。

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跟这个青梅竹马的师姐说拜拜,惹得厌冬深潜藏在骨子里的暴戾都爆发了。

水无垢望着眼前的青衣,含恨的眼盯着眼前这张一见便只觉得柔美温婉的脸。

厌冬深有一双会说话的弯月眼,会传情的柳叶眉,好看的小鼻梁,好似薄凉入心的两片薄唇。

一切都好像没变过,四万年了,厌冬深还是这么美。

在水无垢的记忆里,厌冬深的这双传情目永远都是那么惑人心智,却眼里暗藏杀机。

这是个阴狠毒辣的绝世美人。

“师姐,你的恩情我已经还清了。现在,我想离开云雾山了,你该放开我了。”

水无垢明知道她不喜欢听这种话,却还是一脸坚决的说出去了。

果然,一向温婉笑容示人的厌冬深再也笑不出来了。

她松开了捏住水无垢的手,换上一副可怜又心痛的模样,反问道:“你我之间,还谈什么恩情?我从前不曾薄待于你,往后也不会薄待于你。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往后,可不许再说一个字了。”

水无垢望着她仍旧巧舌如簧,撒谎不脸红的模样,忍不住微微低头,眼里满是可笑和嘲讽,最终喉间也忍不住发出冰冷的嘲笑声。

她怎么会信厌冬深肯放自己走呢?这个师姐,对自己从来都管得很严厉。

四万年前,她求师姐厌冬深放过林雪寂,让那个一心想飞升上神的人功成名就。

厌冬深答应不捣乱,但是,水无垢必须陪她待在云雾山四万年。

四万年,不是很长,也不是很短。

可厌冬深还是没能留住心上人,现在水无垢还是要去找司命神君林雪寂。

厌冬深脸色本就不好看,被她这么一笑,登时脸色更难看,右手又忍不住掐住了她的脖子,眼神变得犹如蛇蝎般冰冷。

冷冷一声警告:“无垢!不要再说这种话了!不要惹我生气!我已经答应你会放过林雪寂了,你还要我怎样?”

水无垢望着她眼里迸发的怒火和阴冷,把心一横,微微翕动的唇终究还是吐出了最刺耳的话:“师姐,从今日起,我不再受制于你。我们的交易,到此结束。我早就长大了!你凭什么还管着我?”

厌冬深惊了,一双眼瞪得极大,带着震惊与恐惧。

水无垢望着她那吃惊的模样,又解释道:“不用惊讶,也不用这么看着我。如今的水无垢已经不是从前的水无垢了。从前的水无垢已经死了,那个被你当做蠢货一般的水无垢,已经死了。”

水无垢说完这话,眼眶红了一圈,盈了泪。

她的脑海里满是四万年前,从玄光镜里看到的场景——厌冬深变成自己的模样,在林雪寂飞升之时,给了林雪寂狠狠的一掌,险些害得林雪寂魂飞魄散。

水无垢赶到后,林雪寂已经昏迷不醒。

水无垢宁可冒着魂飞魄散的危险,也要将丹元渡给林雪寂。

也正因此,她才那么轻易的被厌冬深软禁四万年。

水无垢一想到自己最信任的师姐厌冬深,竟然宁愿让自己恨她,也要毁了林雪寂,此刻便恨极了厌冬深。

为什么这个口口声声说对自己千好万好的师姐,要这般无情骗自己。

难道自己和她有什么深仇大恨吗?

想到这里,水无垢忍不住补充了一句:“厌冬深,我和你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吗?你要这般对付我,折磨我。”

“对付……折磨……无垢,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厌冬深从未想过这种字眼会从水无垢的嘴里说出来,还是说她。

她那么爱水无垢,难道水无垢看不出来?

四万年的付出,八万年的跟随,原来,在水无垢眼里,都是伤害。

厌冬深的心口剧烈的疼痛,好像被水无垢撕开了很大一个口子一般,让她感到窒息。

“无垢,你到底怎么了?四万年前你就处处跟我作对,你究竟中了什么邪?我不是已经答应你不再骚扰林雪寂了吗?”

厌冬深猜测不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四万年前她费尽周折终于在林雪寂飞升之地,找到那个差点魂飞魄散的水无垢。

将水无垢带回来后,水无垢简直变了个人,让她好不适应。

更让她懵的是,水无垢体内的丹元不见了。

可怎么不见的?厌冬深不知道。

“厌冬深,你这个卑鄙无耻,不择手段,冰冷无情的禽兽!你不要再和我废话了!要杀要剐随你便,我水无垢皱个眉头就不是大丈夫!”

厌冬深右手猛地颤抖,呼吸不匀称,蹲着的身子一下不稳,往后倒去。

“无垢,要不是听到你这句口头禅,我还真以为你不是无垢了。”

厌冬深对水无垢了若指掌,这个调皮又傲气的女人,每每动怒,总爱说一句,我怎么怎么就不是大丈夫!

还是那个熟悉的语气,熟悉的话语,熟悉的感觉。

厌冬深满足的笑了笑,一弯眸子剪秋水,荡漾着秋日的星河,好看极了。

说完那话,厌冬深站起身来,毫无愧色,对倒在地上的水无垢笑道:“四万年了,你从来不与我说话,你知道我有多煎熬吗?”

厌冬深又捧着她的脸说道:“我以前总想着,什么时候起,你才会再叫我厌冬深。现在你终于再叫我厌冬深了,好,好得很!”

水无垢用力晃了晃脑袋,保持清醒,以为自己听错了。

自己骂了她,她应该生气才是。

谁知厌冬深伸手将她一把拉起来,捞入怀里,凑近笑道:“无垢,你总算了解我了。你说的没错,我就是那个阴狠毒辣的厌冬深。不是从前你口中那个两袖清风的正人君子厌冬深。我很开心你能看清我的真面目。”

厌冬深眼神变得几分魅惑,妩媚,动情,可强势霸道却藏在眼里,藏在有力禁锢着水无垢的腰间。

水无垢心砰砰跳,四万年前,师姐从来不逼迫自己做不喜欢的事,也没有对自己有太多的限制。

只是,师姐不喜欢自己跟神仙来往。

水无垢一度以为,厌冬深真是为自己好,不让自己和那些个上神有什么瓜葛。

水无垢以为,厌冬深只是对自己这个师妹占有欲太强,她们之间,无关风月。

那现在厌冬深是表白了?

水无垢狠狠皱起眉头,不断告诫自己:水无垢,难道你忘了厌冬深有多善变?有多狠毒?四万年前丹元怎么没的你忘了?你是怎么落魄到如今的你也忘了?

“不,我没忘!”

水无垢竟然喊了出来,让险些亲到她的厌冬深又是一惊,一头雾水。

水无垢猛地推开她,擦了擦嘴角的血,冷哼道:“厌冬深,我正式通知你,从此刻起,你我毫无瓜葛,我不爱你,现在,以后,都绝不会!”

这可真刺激到了厌冬深,当即眯着一双眼,暗藏杀机,步步紧逼:“你有种再说一次。”

“我,水无垢,从今往后,不会再爱你半分!”

厌冬深气得心口疼,好想把这叛逆的水无垢抓过来打一顿,可又觉得不妥,毕竟刚才已经打过了。

再打,怕是真要生了反骨了。

厌冬深紧紧锁眉,现在还搞不清水无垢要对着干的原因。

在水无垢心里,自己应该是那个情深义重的师姐,知心。

怎么四万年不交流,这才醒来,一转眼,自己就成了水无垢恨之入骨的仇人?

厌冬深很懵,可她清楚,自己决不能再激怒水无垢了。

“无垢,我爱你。”

厌冬深仓促的表白,按住她的头不让她跑。

水无垢险些一口血喷出去!

厌冬深你臭不要脸——

可惜她一字都还没来得及吼出去,便被厌冬深施了定身法,动弹不得。

水无垢恨死了,都四万年了,自己脑子怎么还是不长进?

现在的她根本不是厌冬深的对手!惹恼了厌冬深,不就是死路一条?

后悔也来不及了,整个人已经柔弱无骨的被厌冬深抱在怀里,往床榻去了。

水无垢心里砰砰跳,从前,厌冬深不曾对她做过逾距之事,难道现在真是想对自己图谋不轨?

“厌冬深,你想对我做什么?你不要乱来!”

水无垢很不开心!她不要和厌冬深发生关系,她要远离这个恶魔知心师姐!

听着水无垢的慌张,厌冬深笑了。

她忽然觉得怀里的人很可爱,好像水无垢又恢复了那个活蹦乱跳的模样,一切都未变。

她安心的舒了一口气。

“做什么?你从前最想对你做的事,我现在也想对你做,不开心吗?”

厌冬深又抱得紧了点儿,心里感慨万千。

闻言,水无垢心如死灰,眼眶一下红了。

她一个大总攻,岂能让这只臭狐狸睡了?

岂有此理!

“无垢,其实,我早就想告白了。可惜,我以前碍于很多因素不能那样做,所以你一直不明白我的心意。八万年了,我心里只有你,绝没有其他人。”

……

水无垢觉得眼前的人不是她熟悉的师姐厌冬深,这是个禽兽,是个流氓,是个……杀千刀的!

“你以前是碍于同门关系,所以不敢告白?”

“嗯,我怕师父伤心,他……不是一直很介意两个女人在一起吗?”

水无垢想起来了,是的,师父的心上人,就是被另一个女人抢走了。所以,她们的师父格外痛恨喜欢女人的女人。

水无垢被放在软塌上,熟悉的芝兰香气入鼻,眼前的无良师姐开始宽衣解带,她才知道厌冬深动真格了。

要认错,现在还来得及吗?

厌冬深白色绣着仙鹤的里衣暴露出来,让水无垢一下看红了脸。

“噗嗤——无垢你怎么这么可爱?我还没对你做什么呢,你就脸红了。一会儿,你这脸怕是要变成小苹果?”

“师姐!我已经心有所属,你不可以乱来!你放过我吧!我方才是脑子被门夹了,被驴踢了,要不就是脑子进水了,所以才会得罪你。可我现在已经清醒了,求您饶了我这一回吧!”

水无垢眼里竟然带着惊慌,一切与厌冬深预期的十分不符。

“无垢,你这是欲擒故纵?”

厌冬深已经伸手去解她的衣服了。

“师姐——别!快停下快停下!我知错了!求师姐放过我这一次好不好?好不好嘛……”

水无垢被逼急了,一下子学着从前那般讨饶模样,希望厌冬深能放过自己,悬崖勒马。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