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再次救人
作者:七月菟丝花  |  字数:3125  |  更新时间:2019-03-08 09:15:15 全文阅读

两人就这样离开了,清冷的月光照在小孩的身上,夜里的寒凉之气慢慢的渗进小孩子的身体里,一直冷到骨髓里。楚晟觉得浑身都在疼,尝试了几次,他都没能爬起来。他的脸贴在地面,眼角的一滴水珠滑进了泥土里,黑暗掩藏了孩子脸上的狠厉之色,一颗仇恨的种子在慢慢发芽。

林汐起床的时候,觉得心口闷闷的。她刚要和大家一起出门的时候,唐支书过来了。看见林汐一脸笑意:“林知青,你的事情有着落了,刚刚接到通知,你可以再领三个月的补助粮,等你手臂恢复了,再去上工。粮食过几天就发下来。等到了我再通知你。你的医药费也由知青办出。之后不是还要去医院做检查嘛?检查完了,把单据保存好,到时候去报销就行。”

这还真是个好消息,这样林汐可以安心休息了。俞琳琳投来了羡慕的目光,韩美芳拍拍林汐的肩膀说:“既然这样,你就好好休息吧!”唐支书也是这个意思,之后就不安排林汐上工了。

等林汐将唐支书送出门的时候,汪小珍不屑的白了林汐一眼,林汐不想搭理她。

知青们都离开了,院子里安静了。林汐打开了空间里的盒子。里面是一套冬季的衣服还有棉鞋,林汐摸摸这套冬衣,放在以前,这样的衣服都没人要,可是现在这套厚实的冬衣是她最好的装备了。她的包裹里也有一套冬衣,明显已经洗过很多次了,也没有这件厚实。把衣服和鞋子都拿了出来,发现盒子里居然还有一套。拿出来一看,这套衣服明显是男式的,关键还是小孩子的尺寸。林汐明白了,这一套应该是楚晟的。自己收个奖品,还不全是自己的,系统是楚晟的亲爸吗?

将衣服收回空间,林汐决定去找找楚晟。草屋里还是昨天离开时的模样,林汐找到了那个冷却的陶罐,心里莫名的生出不安的情绪。

犹豫了一会,林汐想去找找这个孩子。她不知道楚晟住在哪里?也不知道和谁打听,耳畔传来了“叮铃铃”的声音,一回头,一位邮递员同志骑着自行车从林汐身边经过。林汐赶紧叫住了他:“同志,请等一等。”“有事吗?”听见叫声的邮递员停了下来,回头看着林汐。

“请问有没有我的信,我叫林汐,是新来的知青。”“我看看。”邮递员拿出一摞信件,一一翻找,“看看,这个是不是你的?”

信封上写着林汐的名字,林汐本来是随口一问,没想到真有自己的信。邮递员看着小姑娘,笑着说:“是不是等了好多天了?新来的知青都这样,是想家了吧!赶紧回去看信吧!”

邮递员很和善,林汐又叫住了他:“同志,能和你打听件事情吗?”

“你说。”邮递员刚要离开,又停住了。林汐想了想措辞,说:“我刚刚到这来,也不熟悉村里人,我想和你打听一下,楚三叔的家在哪个方向?”

邮递员有点奇怪,和他一个外人打听村里人,还是头一回遇上。不过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他给林汐指了方向:“往那边走,看见那棵槐树了没,再走过去一点,有一个院子,就是楚三叔家,确切的说,这是他小儿子家,大儿子家就住在后头的那两间屋子。”

邮递员说的明白,林汐给人道了谢。把信放回了口袋里,往楚晟家走去。

小院子里安安静静的,院子门虚掩着,林汐在门口喊了一嗓子,没人应答。林汐推开了院门,院子里有一个破旧的凳子倒在地上,角落了堆着杂物,院子里的枯叶随风打着旋,怎么看都是一个落魄的家。

林汐大着胆子往屋里走,还没到门口,就闻到了一股怪异的味道,是酒味夹杂着汗臭味,林汐皱着眉,扇了扇鼻子。屋门敞开着,一个孩子蜷缩在地上,林汐暗道不好,她上前扶起楚晟,小孩子头上肿了一大块,呼吸急促,好像还有点烧。林汐尝试着将楚晟背起来,几次都没成功。林汐急了,拍拍楚晟的脸,尝试着将他唤醒,小孩子慢慢睁开眼睛,似乎在辨认眼前的人,看清了林汐的脸,小孩子扯了扯嘴角,轻轻的唤了一声:“姐姐。”林汐只觉得心一下子软了,她忍住了要滴落下来的眼泪,说:“你坚持一下,我背你去看伤。”

楚晟却摇摇头:“姐姐,快走吧,要是我爸回来,你也会挨打的。”

林汐一心就是要送孩子去看伤,使劲拉着他的胳膊,没好气的说:“你磨磨蹭蹭的,我们才会被发现,赶紧的,不要废话。”楚晟拗不过林汐,艰难的爬上林汐的后背。

林汐背着楚晟往卫生室走,小孩子的份量很轻,林汐弓着腰,背的并不吃力,心里着急,步速也快了几分。到了卫生室,把卫生室的宋大夫吓了一跳,“这孩子怎么了?”宋大夫接过楚晟,把人安置在病床上,看着楚晟青紫的额头,眉毛都皱的紧紧的,林汐没说自己溜进楚晟的屋子,就说碰巧路过,看见楚晟倒在屋门口,就把人背来了。

宋大夫看着林汐额头上渗出的汗水,让儿子给姑娘倒杯水,赞许道:“你是个心善的孩子,好好休息一下,我看看楚晟。”

宋大夫已经快五十了,一直在村里的卫生室工作,现在他的儿子也跟着他学习医术,两位大夫都是和气人,在村子里的口碑不错。

拉上帘子,宋大夫给楚晟检查身体,林汐小口小口的喝着水,小宋大夫问:“这孩子又挨打了吧,大根叔实在是过分,今年已经有几回了,把孩子往死里打,简直是着了魔了。”

林汐喝水的手一顿,好几回了,楚晟还能在这样的殴打中坚持几回。林汐突然有一种冲动,她想救下这个孩子,否则迟早有一天会出事的。现代社会也有父母失手,将孩子打死的事情,可是在现代社会父母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在这个小村子里,很有可能会不了了之,毕竟大家都认为管教孩子是正常的,法律是无法解决楚晟目前的困境的。

宋大夫检查完了,一声叹息,孩子身上都是青青紫紫的,好在内脏没有受到损伤。宋大夫看了眼正在和林汐说话的儿子,指挥他:“去把唐叔找来,和他说说这件事。”

小宋大夫一见老爹的脸色,就知道了,这事老爹怕是要管上一管了。小宋大夫一走,林汐就急着问:“宋大夫,怎么样?伤的重吗?”宋大夫又是一叹气:“好在都是皮肉伤,就是要好好养一养,有点营养不良,孩子身子虚,最好能补一补。”

话说的容易,可是拿什么补,宋大夫也知道楚家什么光景,楚大根无心干活,赚来的公分就勉强够自己吃,楚晟基本就处于半饥饿状态,肚子都吃不饱。

楚三叔干不了重活,拿的公分自己吃都不够,如今住在小儿子家,就靠儿子接济一点,所以在家里的地位大不如前。

当唐支书看见躺在床上的楚晟,对着跟来的楚大根怒吼道:“大根啊,你可真行!这个老子做的挺威风的,打儿子算什么本事,有气往孩子身上撒,就是男人了?!你要有本事,把媳妇找回来,要打要骂都由你。这孩子这么小,打死了你的脸上也没光。”

楚大根的脸上青白交加,拳头捏的紧紧的。宋大夫看了楚大根一眼:“大根啊,我们也认识多少年了,我说两句公道话。之前你脾气急,可是能干活,能照顾一家老小,在村里比谁都不差的。现在你看看你,除了打孩子,正经事都不干。你现在一个人,要是能好好干,再娶个媳妇也不是个难事,你好好想想,都快四十的人了,你就打算这样过一辈子?”

楚大根依旧低着头,不发一言。

门外,金翠的大嗓门响了起来:“多大点事情,还要来看病,这是有多金贵的人啊!赚钱的时候没人,花钱的时候倒是舍得。宋大夫,我可和你说,我家没钱,谁花的钱你找谁要去。”

宋大夫和唐建国的脸色都阴了下来,楚三叔知道这儿媳妇又要闹事,出言阻拦:“老二家的,胡说什么?你先回去,不要在这里给我丢人。”

“啥,我丢人。”说着话,金翠已经进了屋,听见老爷子训她,她本来就生气,如今更是不能罢休了。直接嚎上了:“诶呦喂,真是没天理啊!我说什么了呀?我家宝儿摔了一大跤,手都破了,我也没舍得让他来看病。比不得那金贵人呀,一有事就往大夫这里跑,还不是不花自己的钱吗?我可怜的宝儿呀,娘对不住你呀!娘就该一头撞死才好呀,这样就不碍眼了。……”林汐第一次见女人撒泼,又嚎又哭,就和唱大戏似的。小小的医务室里全是女人的声音,魔音穿耳啊!

小宋大夫忍无可忍,吼了一嗓子:“嚎什么,再嚎就出去,这可是卫生室,不是你家炕头。”

“……”女人被吓住了,小宋大夫还是有脾气的,再加上一对大眼睛瞪的溜圆,镇住了场面。唐建国对着金翠没好气的说:“回去叫你家男人来,不许撒泼。”

七月菟丝花
作者的话

今日女王节,看文的姐妹们节日快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