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上门闹事
作者:七月菟丝花  |  字数:3109  |  更新时间:2019-03-28 07:34:00 全文阅读

老太太看着丫丫脸色好看多了,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等唐木匠回来的时候,小姑娘已经靠着奶奶身上喝糖水了。看到这一幕,唐木匠顿时松了一口气,又着急忙慌的把宋大夫请了过来。宋大夫纳闷,小姑娘刚才还烧的滚烫,这么会儿功夫就退烧了?检查后,宋大夫确认小姑娘没什么问题了,好好养一养就行。这样唐木匠也就不用借钱了,心头一松,脸上的皱纹都舒展开了。

林汐看见大家的心思都在丫丫身上,也就告辞出来了,想着这回小姑娘可以好好休息了。那料事情还不算完。

第二天一早,金翠一家就跑到唐木匠家里闹上了,金翠站在门口就骂,什么话难听就骂什么。唐木匠气得老脸通红,和唐奶奶一起站在门口和金翠对仗。在对骂中,大家也了解了事情的缘由。之前三个孩子一起在冰上玩,宝儿调皮,要去揪丫丫的小辫子。丫丫胆子小,想要避开宝儿,一个追一个逃。慌乱中,丫丫踩到了一块薄冰,一下子掉了下去,好在小丫头有几分运气,抓住了冰块的边缘。宝儿则来不及避开,也掉进了冰水里。丫丫的哥哥过来救援的时候,自然是先救妹妹。此时也有人注意到孩子落水,有人下水把宝儿捞了上来。宝儿落水的时间长,如今虽然苏醒了,后续治疗还需要花钱,现在还在医院里住着。金翠家里自然不能罢休,找到了唐木匠要求负担宝儿的医药费。唐木匠家里也不乐意了,自己家的孙女是被你家孩子追着才会落水的,我不来找你们算账就是客气的,还想要医药费,做梦吧!

闻讯,唐家的三个儿子都赶来了,个个都是年轻力壮的,双手叉腰,站在门口,就像三尊门神。楚二根看着有些发憷,转头去求唐建国,唐建国看着这一家子,只觉的脑壳疼。可是这事他必须管,没办法,唐建国带着一群人进了屋,其他看热闹的村民不能挤进去,陆陆续续的散开了,只有个别八卦心重的,散在院外晃荡着,竖着耳朵听动静。

院子里隐约传出些吵闹的声,大约闹了近一个小时,院门打开了,楚家人面色阴沉的走了出来,接着是眉头紧皱的唐建国。那些等着看热闹了的人故作无事的散开了,等村支书一走,就钻到唐木匠家里打听消息去了。

金翠回了屋,就嚎开了:“我苦命的儿子呀,这可咋办呀,医院里还等着付钱呐,真是没天理了,明明是那死妮子的错,可怜我的宝儿吃苦头了。支书偏心,明摆着是护着唐家人,我可咋办呀?我的宝儿呀!”

楚三叔被吵得头疼,瞪着儿子一眼。二根轻踢了媳妇一脚,金翠还要嚎,二根一个巴掌就上去了,拍在金翠的肩膀上。金翠停了嚎叫,瞪着水肿的眼睛茫然的看着自家男人。二根压低了声音说:“管好你的嘴,别乱说话。”金翠不乐意了,带着几分抽泣声说:“我说错了吗?两个孩子一起落水的,可是支书非说是我家宝儿的错,明明是那个丫头踩破了冰,要不然我家宝儿怎么会落水,如今就给了三块钱,能管什么用?这几天医药费都花了十多块了。”

楚三叔紧紧皱着眉头,深深的叹了口气说:“也不知道是撞上什么了,真是晦气,先是农具莫名其妙坏了,赔了钱,现在又是宝儿出事,又要花一大笔钱。最近你们都上点心,自己注意一点,家里可没那没多钱赔出去。”楚三叔有点迷信,家里不顺就会胡思乱想,只因现在年代特殊,不敢放到面上说,只是心里忌讳着。说完这话他把眼睛看向大儿子,楚大根看了自己老爹一眼,垂下了头。

楚三叔虽然没说,但是楚大根是知道的,老爹的意思就是上回楚晟妈去世,楚晟没有送葬,这成了楚三叔心里的疙瘩,总觉会给家里招灾,如今就应验了。楚大根看着自家老爹脸上深深的皱纹,咬了咬牙,转身出去了。

林汐正和楚晟在厨房里做点心,上回村民来看望她,有人送了点荞麦粉,林汐想着做点荞麦蒸饺。楚晟乐颠颠来帮忙,林汐打发他去洗豆角。等楚晟拿着洗好的豆角回来时,林汐让他把豆角切碎,楚晟站在一边正准备切菜,小院的门被敲得“哐哐”响。楚晟皱着眉头要去开门,林汐却多了几分警惕,拉住楚晟的袖子说:“问明白了是谁再开门,一般人不会这样敲门的。”楚晟点点头,走到院门边问:“谁呀?”“是我,赶紧开门。”熟悉的声音将楚晟心底的火气勾了出来,楚晟冷声道:“你来干什么?快滚!”

林汐听见了楚晟的话,心里一惊,擦擦手,也走了出来。只听门外的男人说:“开门,快点,要不然我就砸了你的门。”楚晟的火直冲头顶,一伸手,将门打开了,林汐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门一开,楚大根就冲了进来,他站在楚晟身前,斥责道:“我告诉你,都是你这个丧门星,害的我家不得安宁。如今你弟弟正在医院里,现在需要钱去救命,你赶紧拿点钱出来。”

林汐听了,真是惊异于楚大根的脑回路,她开口就问:“楚晟早就不是楚家人了,你家的事情可我们可没有关系,再说,宝儿落水和我们也扯不上关系,为什么要我们出钱?”楚大根恨恨的瞪了林汐一眼,怒道:“还不是因为你不让楚晟去给他妈去送葬,害的我们家沾了晦气,这段时间就一直不太平,你拿点钱出来,这件事情我就不和你计较了。”

林汐一直以来受到的教育让她难以理解楚大根想法,沾染晦气这样的话他也能说得出来,也敢说得出来!林汐回击道:“大叔,现在可是要破除迷信,你这话说得不合适吧,要不要我们去唐支书那里掰扯掰扯?还是说你想去革委会那里谈谈。”楚大根心里急,楚家唯一的子嗣在医院里等着钱救命,小丫头片子还要拿乔;一个半大小子送给她了,只要了十块钱,明显是林汐捡着便宜了,现在还要找他的茬,种种的不甘涌上心头。楚大根心头的火压都压不住,他往院子里看了看,想找个趁手的东西。楚晟看明白了他的企图,对着楚大根的肚子狠狠的踢了过去。楚大根一个不防,身子晃了一下,随即就看见一把刀在自己眼前晃悠。

楚晟刚刚再切菜,手里的刀就没放下,这回成了最好的武器。楚晟挥舞着菜刀,眼里全是狠厉:“滚!再来烦我姐,我就砍了你。”楚大根被楚晟的杀人一般的眼神吓得一愣,随即稳住了心神,想要夺过楚晟手里的刀,两人就这样厮打了起来。楚晟毕竟小,虽然极力抗争,但是明显落了下风。林汐吓得不轻,大声呼救。

眼看着楚晟被压在了地上,刀已经脱手了,而楚大根的手已经搭上了刀把,林汐眼疾手快的一脚将刀踢了出去,随手抓起扫把,对着楚大根就挥了过去,楚大根的脸被扫把打的生疼,想要过来抓林汐,楚晟终于摆脱了制伏,对着楚大根就冲了过去。

一番厮打后,终于有村民听见了动静,过来拉开了楚晟和楚大根。此时,大家都带了伤,楚晟这里更惨一点,脸上破了一块皮,冒着血珠子,鼻子也在流血,看着渗人。林汐也挨了一下,好在是后背,衣服穿得厚实,应该没有大问题。楚大根抹了把嘴角的血渍,不断的喘着粗气,赤红着眼睛看着楚晟。

唐建国来的时候,看见这样的场景,心里的火蹭蹭蹭的往上冒,厉声道:“楚大根,你这是干什么?跑到这里来闹什么?”楚大根都要气疯了,小兔崽子还敢和自己动手,自己好歹养了他十年,面对唐建国的质问,也就明说了,为了给宝儿看病,让楚晟给凑点医药费。楚晟气红了眼,自己根本就没有收入,哪里有钱给医药费,楚大根不就是在打林汐的主意嘛。唐建国心里骂了句脏话,压下心头火,和林汐说:“你们先找宋大夫去看看,这事我给你们个说法。”

有热心的村民去报了信,宋大夫已经过来了。林汐没说自己后背的伤,只让宋大夫给楚晟看看。林汐看着楚晟的脸,就怕这孩子破相,好好的一张脸,要是有了疤痕可怎么办?宋大夫看过之后,也有点愁,只能和林汐说:“我给他消了毒,有一块地方的伤口有点深,别沾水,小心点,留不留疤说不好,现在只能这样。”林汐听了,眼眶就红了。楚晟反过来安慰林汐:“姐,没事,我是男孩子,有点疤痕也没什么。”林汐又是心疼又是生气,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好好的脸,有条疤,就是男孩子也是破相了。”楚晟赶紧讨饶:“姐,你可别哭,我长的不差,多条疤也没事。”林汐白了他一眼,不想和他说话。楚晟一个劲的拿话宽慰着林汐。

唐建国听到了宋大夫的话,知道这事没办法含糊过去,索性带着人去了村委会。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