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相救
作者:七月菟丝花  |  字数:3228  |  更新时间:2019-04-07 09:37:12 全文阅读

就在这时,楚大根的手停住了,缓缓倒在了林汐身边,林汐睁大着眼睛,看见了楚晟双手握着一根粗树枝,拼命的喘着气。

看见楚大根不动了,林汐愣了半天神,楚晟扔下棍子,跑到林汐身边,焦急的问:“姐姐,怎么样?没事吧!”

林汐低垂眼眸,努力消化刚刚发生的事情,在楚晟一叠声的询问下,林汐慢慢的摇了摇头,楚晟扶起林汐,问:“姐姐,能走吗?”林汐觉得自己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她沙哑着声音说:“我要坐一会儿。”楚晟看看四周,没什么能歇脚的地方。

他半扶半抱的将林汐带到了一个隐蔽处,那里有一块山石,勉强能坐。林汐坐在石头上休息,楚晟半跪在她身边,满是歉疚的说:“姐姐,你没事吧,对不起,姐姐,我不该离开你的。”林汐紧紧捏着他的手,喃喃道:“没事,这就是意外。我知道的,就是一个意外。”这话林汐即是和楚晟说的,也是在安慰自己。

“姐姐,对不起。”楚晟在心里把自己骂了千万遍。林汐不想看到小少年的愧疚,伸手摸摸楚晟的脸说:“别担心了,我没事的。”楚晟也被吓坏了,他看到楚大根按住姐姐的时候,杀人的心都有了。他捏紧了拳头,忍住心里滔天的怒火,小少年低下头,掩饰了眼中的寒意,说:“姐,你坐一会儿,我去看看那个家伙。”看楚晟要走,林汐本能的拉住了楚晟的衣袖。楚晟闭了闭眼,调整了一下脸部表情,转头,握住林汐的手说:“姐,别怕,我很快回来,我要去看一下他,免得出事。”

林汐迟钝的大脑开始工作了,慢慢的松开了手。对,不能出事。楚晟刚刚那一棍子也不知道打在哪里了?那楚大根怎么样了,不会打死了吧?万一打死了,那可怎么办?楚晟可不能去坐牢,那样这个孩子就毁了,自己惹的事情可不能牵连这个孩子。

正在林汐胡思乱想的时候,楚晟回来了,还带回了她遗落下的篮筐。

林汐站起身,一把拉住楚晟的手,颤抖着声音问:“怎么样,他死了吗?”“姐姐放心,我哪有那么大的力气,就是晕倒了。我把他挪了个地方,没事的。”楚晟一脸放松。林汐闻言,心里的石头落了地。

楚晟握着林汐的手,努力安慰着她,林汐稍微坐了一会儿,勉强平复了心绪,现在她想回家了。楚晟拍拍林汐的手说:“姐姐,你再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回来。”说完匆匆离开了。

楚晟一走,林汐的心脏砰砰砰的跳的好快,她害怕了,这个陌生的地方她再也不要来了。好在没一会儿,楚晟拿着一把绿色的植物就回来了。林汐看着一把杂草问:“这是什么?”楚晟说:“这是蛇舌草,刚刚就是看到了才去采的,没想到………”林汐感受到了楚晟的愧疚,想笑笑,一扯嘴角,她就觉一阵疼痛,连忙捂住自己挨打的脸,脸颊滚烫,林汐知道那一巴掌打的多重。

楚晟看着林汐狼狈的模样,说:“姐,咱们回去吧,你好好休息一下,我让宋大夫过来给你看看。”“不要!”林汐的反应异常激烈。楚晟吓了一跳,赶紧哄她:“好,好,那回去以后我拿热毛巾给姐姐敷一敷,也能消肿的。”林汐点点头。她不想让任何人看到她狼狈的模样。

林汐对刚才的那个地方心有戚戚,楚晟看出了林汐的心思。带着林汐从另一条路回去了。

回到家,林汐无力的靠着炕上,楚晟绞了热毛巾给林汐敷脸,林汐疼的直抽抽。凌乱的头发、红肿的眼睛,加上紫涨的脸蛋,都显示着林汐遭受的暴力。楚晟也是挨过打的,甚至伤的更重。但是,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疼,如同一根根细针扎进他的心里,又在里面搅合到血肉模糊再拔出来。楚晟就是这样的感觉,尽管他的脸上除了担忧以外没有其他的表情。

楚晟端来热水,林汐喝了半杯,疲累让她无精打采,昏昏欲睡。楚晟将炕上的薄被盖在林汐身上,轻手轻脚的退出了屋子,熬上一锅红枣粥, 蒸几个包子,楚晟看着灶头里冒出的火苗,衬的少年赤红的双眼,如同地狱里的撒旦。

隐隐的他听见了什么,扔下手里的柴火棍,楚晟冲进了林汐的房间,林汐睡得迷迷糊糊,可是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滑落下来。林汐一直表现的足够坚强,足够勇敢,可是今天的事情在她心里留下了创伤。难得显露出自己的软弱和无助,昏睡中的林汐不会知道,这对于楚晟来说,是压断他理智的最后一根稻草。

楚晟轻轻走到林汐身边,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少年的嗓音还带着一些稚嫩,轻轻哼起了他曾经听过的一首童谣。林汐在舒缓的声音里慢慢的安静下来。楚晟目光凌厉,可是哼出的歌声却干净而纯粹,如此诡异的一幕在这个少年的身上没有丝毫的维和感。确认林汐已经睡熟了。楚晟整理好衣服,关上院门。

楚大根斜靠在一块山石上,他睁开了眼睛,眼前的景物有些模糊,隐约看见一个人站在他面前,楚大根想起身,可是浑身无力。他动了动嘴,勉强发出声音来:“谁在哪?”模糊的影子往前走了几步,一个阴冷的身体传来:“你醒了?还真能睡,我还担心你已经醒了,着急跑来看你。”

“楚晟,你个白眼狼,你敢打我,你等着,回头我就上告你去。”楚大根心里憋了一肚子气,可是这会儿说出的话都是艰难的蹦出来的,嗓音也是干涩的。

“告我?你有力气下山吗?”楚晟语气满满的挑衅。楚大根知道自己是被这小子坑了。双屏山上有一种常见的植物叫做栎麻。它果实和汁液能让人产生麻痹作用,住在附近的村民都知道,一般都会有意避开。估计这小子就是用这个才让自己丧失了行动能力。

楚大根怒从心头起,愤恨的骂道:“把我背下去,要不然我就告诉别人,你姐姐勾引我,我让她身败名裂,让革委会的人把她抓起来。到时候我看你住到哪里去?看谁来护着你?”好不容易说完了一段话,楚大根喘着粗气,瞪着楚晟。

楚晟把玩着手里的栎麻,小小的一截树枝里,断口处流出了白色的汁液,这种汁液只需要一点就能产生麻痹的作用。听了楚大根的话,楚晟眼神冷厉的看着楚大根,缓慢的向他走去,楚大根也意识到了危险,正想要呼救,楚晟突然出手,一把固定住他的脖子,把那截树枝塞进他的嘴里。很快,楚大根就说不出话来了,最后瘫软在了地上,只能用愤恨的眼神看着冷漠的少年。楚晟看着楚大根狼狈的模样,心里痛快了,背上楚大根,走进了一片灌木丛里。

过了好一会儿,楚晟走了出来,他把楚大根留在在灌木丛里。楚晟没想弄死楚大根,但是要延缓被人发现的时间。栎麻会让人产生麻痹,自己给他的这点量,如果不能及时处理,汁液会彻底损伤他的嗓子,以后他就不能说话了,这样姐姐就安全了,没人可以往姐姐身上泼脏水,没人可以破坏他的家。

等林汐一觉醒来,楚晟在院子里洗衣服,刚刚林汐那件衣服沾上了泥土,回来后林汐把衣服泡在水盆里,没想到楚晟已经给洗了。

林汐恢复了点精神,想要去做点什么。楚晟怎么舍得让林汐操劳,把林汐往屋子里推:“姐姐去休息,饭我都做好了,你可别操心了。”林汐没办法,只得进屋休息,还没坐一会儿,袁鹤拎着两只野兔过来了。楚晟拦住了袁鹤,说:“姐姐今天不舒服,你们自己去做饭。”

“哟,她怎么啦?既然她不舒服,我更要去看看她,要是不行还是要找大夫看看,没有药我们就去镇上,不能耽误病情。”袁鹤是真担心林汐,这姑娘上了一天的工就能病一场,可见这底子是真弱。楚晟还要拦,听见屋内的林汐说:“楚晟,你招呼一下袁知青,我一会儿出来。”楚晟心里大急,姐姐的脸肿的那么厉害,怎么见人?可是在袁鹤面前他也不好说破,只能暗自咒骂袁鹤没眼色。

屋内的林汐听见了他们的对话,知道楚晟的用意,但是如果她不出去,楚晟未必拦的住大家,如果看到她脸上的伤,楚大根的事情必然瞒不住,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出去。

袁鹤和王元几个知青,担心林汐,一个劲的和楚晟打听林汐的情况,楚晟憋了一肚子的气,刚刚要发作。

门一开,林汐出来了。楚晟看见林汐时都愣住了,林汐脸上的红肿已经消退了,看着有些虚弱。袁鹤上前看着林汐微微苍白的脸色,关心的问:“听楚晟说你病了,要不要去看大夫,我借辆自行车,带你去医院,好不好?”林汐笑笑:“没有,就是今天上山累着了,腿有点疼。”

看到林汐没事,袁鹤放心了,假意埋怨她:“吓我一跳,我们今天上山,抓了两只兔子,还弄了点鸟蛋,你要是病了可就没口福了。”

林汐故作兴奋的说:“你们还真厉害,我听说兔子不好抓。”“是袁哥带着我们下了套,这才抓了两只,袁哥说你手艺好,我们就厚着脸皮来了。”王元拼命给袁鹤说好话,林汐看看两只兔子,一只已经死了,还有一只还是活蹦乱跳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