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楚大根之死
作者:七月菟丝花  |  字数:3107  |  更新时间:2019-04-09 07:18:30 全文阅读

好一会儿,林汐想起来了,炉子上还烧着水。今天发生的事情让她别扭,她特意烧了水,想要洗个澡。楚晟主动帮忙,现在他不想让姐姐胡思乱想,等那些人将楚大根找回来再说。

温热的水包裹住林汐的身体,也让林汐放松了紧绷的神经,想起今天的遭遇,林汐忍不住又落下了眼泪。今天的事情触发了她来到这个世界后所有埋藏在心底的委屈和愤懑,哭声越来越大,到最后,林汐几乎是放声大哭,把积蓄已久的负面情绪都释放出来。

屋外的少年,紧紧的捏着自己的拳头,指甲都掐进了肉里,可是他没感觉到疼,看着手心里的血痕,少年反而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搜索一直进行到了后半夜,疲惫的林汐早已入睡,楚晟坐在院子里,看着半缺的月亮,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夜未眠的楚三叔一下子老了许多,他孤独的站在院门口,茫然的望向大山的方向。

昨天忙活到半夜,那些上山的村民此时刚刚起床,也就睡了三四个小时,这会儿还没缓过劲来又下地干活去了。唐建国已经发话了,现在开始,禁止所有人上山采药。原本是想体恤一下大家,结果自己的好心办了坏事,上个山,人丢了。这事还不能瞒,必须要上报,一份检查是逃不掉了,唐建国那个气呀。

柳春燕递来一个馍馍:“赶紧吃点吧,不是还要去找人吗,不吃东西可没有力气,还怎么找。”唐建国接过馍馍,咬了一口,没滋没味的,勉强填充了一下肚子,唐建国重新找了一批人,现在天亮了,找人方便多了。知青点也派出了三个人,大家再一次浩浩荡荡的上山了。

楚三叔还在院门口站在,金翠递上一个板凳说:“爹,你坐会儿,二根已经上山了,你不要急,这回去的人不少,大家一定能找到大伯的。”话说的好听,可是语气里不带一丝感情,就是一个连自己也养不活的废物,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金翠才不担心。

屋里田寡妇摸摸自己红肿的脸,祈祷楚大根早点回来。她虽然和楚大根没有太多的感情,可是现在这个男人是她的依靠,要是真的有事,楚三叔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三人各怀心思,宝儿咳嗽的声音传来,金翠急急的回了屋。

此时的楚大根倒在灌木丛里,胸口轻微的起伏显示出他的生命迹象。终于有人看见他了,“快点,找到了,来几个人,帮帮忙。”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楚大根似乎有了点意识,依稀看见有人过来了,他想呼救,但是已经发不出声音了。很快,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将楚大根背了起来,众人疾步往山下而去。

山脚下,有人在焦急的等待着,看着回来的人群,有人喊了一嗓子:“赶紧通知宋大夫,大根昏过去了。”

宋大夫接到消息,拿出了急救工具,看着被背进来的楚大根,眉头皱了起来,呼吸微弱,心速过快,宋大夫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在宋大夫检查的时候,楚三叔赶来了,看见奄奄一息的儿子,脚一软,边上的金翠赶紧扶了一把。其他人也劝:“叔,你可抗住了,大根还指望着你呢。”

“怎么样,大根怎么样了?”楚三叔问。宋大夫指着楚大根脚腕上的伤口说:“被蛇咬了,这会儿才送来有点晚了。赶紧找车,送到镇上去,我先给他治一下,应个急。你们动作快点。”

这下大家都慌了,村民们不懂医术,可是基本常识还是知道的,被蛇咬了,还耽误了这么长时间,肯定不妙呀。

宋大夫紧急处理了一下,卫生所里没有适用的药,只能简单的处理后把人送上了拖拉机,楚百川负责开车,催着楚三叔上车,楚三叔还没回过神,呆呆的问:“我也去呀?”“三叔,你不去,有事谁做主呀,赶紧呀。”在众人的帮助下,楚三叔上了拖拉机,拖拉机突突突的走了,留下一堆吃瓜群众议论着。

“我看大根这回悬了,那脸色都发灰。”一人摸着下巴,故作深沉的说。

旁边一人推了他一下:“别胡说,万一有点事,三叔可是要打上门来的。”“我说的是实话,你想,以前村里人上山的时候,被蛇咬了有几个能活下来的。再说,谁让他往灌木丛里跑。”说话的人倒无所畏惧。

“是呀,我们这里就是蛇多,要不然大家都不敢往里头跑,不就是怕蛇咬了,虫子叮了。隔壁村,有个老头,就是上山的时候被不知道什么东西叮了一下,后来就瘫了。”

“要是瘫了也就算了,好歹还有条命在。”“得了吧,瘫在床上就靠人伺候,没人伺候还不是等死。”

话题越说越偏,楚晟听了一会儿,就回去和姐姐报信去了,知道楚大根没死,楚晟只觉得真是应了那句话: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

回了家,林汐看见楚晟,关上门,把楚晟往屋里拽,又关上屋门,才问:“怎么样了?”楚晟看着姐姐吓破胆的模样,心里好笑,又一想,算了,姐姐胆小,不能吓着她,随即一脸轻松的说:“没事,人找回来了,听说被蛇咬了,现在去医院了。”听说人找回来,林汐安心了,一听说被蛇咬了,林汐的心又被揪了起来。问:“要紧吗?”楚晟耸耸肩:“反正宋大夫说还活着。”

林汐的心一起一落的,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一脸的无措。楚晟拉住林汐的手,安慰道:“姐,没事,就是有事也和我们没有关系。估计是下山的时候,自己不小心。开春了山上蛇多,大家都知道。”林汐也这么想的。楚晟就是打晕了他,晕的时间不会太长,可能还是下山的时候遇上了蛇。真是恶人有恶报。如果能救回来,也算让他得个教训。

显然,事情很难往人们期待的方向发展。一个小时后,楚晟听到村民的议论。拖拉机回来了,大家还纳闷,怎么这么快?原因很简单,眼看着快到医院了,楚大根断气了。楚三叔不肯再往医院送了,都没气了,再去医院不是浪费钱,楚三叔做主,直接把人拉了回来。

楚大根家里传出了凄厉的哭声,田寡妇再次做了寡妇,楚三叔已经病倒了,虽然老头有点看不上自己的大儿子,可是到底还是自己养的,心疼是肯定的。再加上年纪大了,经不住事,一下子病倒了。

即使病的不轻,看见田寡妇还是能使上力气骂一骂的:“你个丧门星,克夫命,到了我家才几天,害的我儿子丢了命,你等着,我要你给我儿子偿命。要不你嘴馋,要吃肉,我儿子怎么会上山,怎么会丢了命?你个扫把星。”

田寡妇也没心情和他计较,只是捂着嘴“呜呜”的哭。人没了,丧事还是要办的。唐建国看着这一家子,直叹气。老的老,小的小,唯一一个能顶事的楚二根躲进屋里不出现,这意思唐建国也明白,那就是不肯出钱。

唐建国叫上村里的几个领导,带上妇女主任和田寡妇谈,田寡妇两手一摊,没钱。她倒也没说谎。刚刚进门,手里有一点钱也是她以前的私房钱。两边都不拿钱的意思就是让村里出钱?没这样的事呀,有老婆和老爹,村里肯定不能出钱。事情陷入了僵局。

可人不能这样放着,唐建国耐着性子和楚家人谈了一次又一次,最后,把唐建国逼急了说:“要是不拿钱,就把楚大根的房子抵出去,换点钱也够办个丧事了。”田寡妇不乐意了,房子抵出去,自己和女儿住哪里?金翠也不乐意,她想好了,宝儿给大伯当一回孝子,那房子就给宝儿。楚三叔倒是乐意的,除去办后事的钱,还有剩下的就是他的养老钱。大家各怀心思,房子还没抵出去,对房子的归属问题,几人又吵开了。

唐建国已经没脾气了,他扔下一句话:“你们商量明白了来找我。”

楚家人吵翻了天,楚晟看着眼里,眼里都是讽刺。林汐在得知楚大根的死讯,心里有点不安,总有一种我不杀伯仁,伯仁确因我而死的感觉。楚晟不喜欢看到了姐姐沉迷于这样的情绪里,他带上一些委屈的表情,说:“姐姐,这件事是不是我也有错?”林汐一震,看着楚晟委屈又懊恼的模样,摸着他的脑袋说:“怎么可能,当时这样的情况,我们是自卫,要不是你救了我,我,我就,”林汐有点说不下去了。楚晟拉住林汐的手说:“那我打他那一下是对的?”林汐点点头,那是正当防卫。

“那楚大根下山不小心被蛇咬也怪不到我头上,对不对?”林汐再次点头,那是意外。

被楚晟这么一说,林汐觉得好像这事和自己没什么太大的关系,看着林汐松快下来的表情,楚晟又说:“姐,你给袁知青准备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吗?”林汐被楚晟转了心思,起身,去装点心,想着再做几个包子,听说一大早就走,方传志肯定来不及吃饭的。

林汐离开了,没发现楚晟脸上意味不明的神色。

七月菟丝花
作者的话

各位早安呀,今天早起更文,看在我如此勤奋的份上,大家收藏一下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