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补课
作者:七月菟丝花  |  字数:3144  |  更新时间:2019-04-13 14:26:59 全文阅读

李振拎着一个铁皮水桶,里面是小半桶的螺蛳。他把水桶往前一递:“拿着,这是我刚刚捞的,给你拿回去吃。”

“不要。”楚晟看着湿了半条裤脚的李振,明白了今天他逃课的缘由。李振也不恼,跟着楚晟后头慢慢走,嘴也不闲着,念叨着:“楚晟,你什么时候能把那几招教给我,有什么条件你可以说,你不答应我就一直盯着你,你也烦,我也累,你说是不是?”楚晟就当没听见,继续往前走。唐书好不容易追了上来,看见李振,没好气的说:“你又来找楚晟打架了?你再敢打楚晟,我就揍你了。”李振看看还没到他肩膀的唐书,轻蔑的说:“你打不过我,别多事,知道吗?”

唐书不能容忍这样的轻视,气得挥舞着拳头,对李振说:“谁说的?你说大话不怕闪了舌头,咱们手底见真章。”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斗嘴,楚晟的脚步越来越快,压根不搭理这两人。林汐熬了一锅蘑菇肉酱,肉是系统抽奖得到的。蘑菇是很久以前村民给的,林汐怕再不吃就要坏了,索性做成蘑菇肉酱,下面条,夹着饼吃都不错。

看到楚晟逃一般的进了门,还把院门关上了,林汐还纳闷:“你干嘛,天还没黑就关门了?”刚刚说完,院门就被敲响了。林汐秒懂,揶揄的看着楚晟,下巴轻点,示意他开门。

门一打开,露出两张笑脸。“林姐姐好。”唐书和李振在门口对着林汐笑得甜。

几人洗了手,吃着林汐煮的面,面上一大勺蘑菇酱,又鲜又辣。楚晟看着胡吃海塞的两人,气不打一处来,自己又被姐姐训了,说自己没礼貌,不合群。楚晟在一旁生气,李振还和林汐闲聊:“林姐姐,我去捞的螺蛳,给你尝尝,可好吃了。”楚晟暗道:谁稀罕。

林汐还是稀罕的,到这里这么久,还没吃到过螺蛳。这么多螺蛳,可以炒一盆子了。吃了面,李振说要和唐书一起打乒乓,问林汐借了乒乓球拍,还主动对楚晟说:“楚晟,你来吗?我们一起玩。”

虽然两人之前打过架,但是男孩子嘛,吵吵闹闹也正常,现在人家主动示好,林汐觉得可以原谅他。推推楚晟的肩膀,楚晟摸着空空的肚子,带着几分哀怨的看着林汐。林汐“噗嗤”笑了出来,说:“你先去玩一会,我给你煮面。”

楚晟和唐书玩了两局,林汐叫回去吃面,楚晟压低了声音警告两人:“一会儿不许再来了。我要写作业了。”唐书乖乖点头,李振只是笑,却不说话。他知道林姐姐在,楚晟不敢拿他怎么样的。

一大碗面下肚,楚晟拿出作业本,开始做作业。两个打乒乓的人回来了。唐书热的满头汗,进屋就来讨水喝。林汐给两人倒了水,李振凑在一旁看楚晟写作业。没一会儿,他从楚晟的草稿纸里抽出一张没有用过的,坐在楚晟身边,开始抄写。一边抄,嘴还不闲着:“楚晟,你真聪明,我怎么就看不明白这些题目呀?”“你笨呀。”楚晟凉凉的抛出一句。

唐书也凑了过来,大惊小怪的说:“楚晟,你这些题目都会做呀!真厉害!”楚晟被烦的头疼,把笔一扔,说:“吃也吃了,玩也玩了,还不回去?”唐书见楚晟要生气了,十分识趣,和林汐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林汐看见李振在抄作业,眉头微皱说:“你不会就问问楚晟,一直抄作业,那你以后考试可怎么办?”楚晟终于找到机会了,赶紧踩他一脚:“姐,就是因为他抄作业,这回他的数学才36分。”被揭了老底,李振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林汐白了楚晟一眼,对李振说:“你把书拿来,我看看你哪里不会,我教你吧。”

林汐想着自己也没什么事,教个作业也是顺手的事情。李振红着脸,指了指课本上的题。等他指完了,林汐脸都僵了,好家伙,基本都不会。

唉!从头来吧,林汐一点点的帮李振分析题目,讲清知识点。折腾半天,终于教会了一半。林汐有些懊恼,她教楚晟的时候,最多两遍,就能讲明白的事,到了李振这里真是费劲,难道这就是学霸和学渣的区别?李振已经很高兴了,一个劲的给林汐鞠躬,眼看着天都要黑了,李振依依不舍的回去了,临走前,对着脸黑的像锅底的楚晟扮鬼脸,好悬没把楚晟气死。

真是太讨厌了!楚晟黑着脸,憋了半天的火气,到了宋大夫那里学拳的时候,使出了十分的力道。小宋大夫挨了几拳,气得骂人:“有病是吧,使这么大的劲,明天我还要去考试的,要是伤着我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一套拳法练完,楚晟心情好了点,回到家,楚晟有主意了。“姐,明天开始你教我学英文吧。”“怎么想通了?不是不学吗?”林汐不明白楚晟怎么突然想通了,之前和他提这件事的时候,他表现的很排斥。林汐也不想勉强他,最后不了了之了。“就是想学了,姐姐,那你肯教我吗?”楚晟难得撒娇,林汐顿时心软了。

两人安排好时间,林汐带着楚晟走进了英语的殿堂。从基本的字母开始学习。林汐没有找到英语练习本,就自己动手画,楚晟写完后,林汐会点评,上完课后楚晟会把写过的纸都扔进炉子里,看着火苗吞噬了纸张,化为灰烬,楚晟才安心。

李振晃晃悠悠回了家,迎来了自己老娘对着他的一顿骂:“臭小子,你出息了啊,居然敢逃课了,你看我不打你。”说完抄起手里的量衣尺对着儿子就抽了过去。李振一个闪身躲开了,还嬉皮笑脸的说:“你看,没打着。”李振妈气得头晕,扔下尺子说:“你是不是今天去摸螺蛳了?”李振这次收起了笑脸,说:“谁说的?”

“你嫂子看见你在河边摸螺蛳,还摸了一大桶,是不是?”“是什么是?我是有正经用处的。妈,你少管,以后让嫂子也别嘴碎,又不是老娘们,学什么嚼舌根呀。”李振妈拍了儿子一下,训斥道:“怎么说话的?”说完,对着厨房方向努努嘴,意思就是你嫂子就在厨房里,别乱说话。

韩美芳已经听见了,今天她看见小叔子去摸螺蛳,想着晚上可以加菜了,结果等了半天也没见着螺蛳的面,那个气呀。

自从嫁了进来,韩美芳的日子过的并不舒心。李祺每个月的工资一分不少的上交给自己的老娘,李振妈再给发点零花钱,她这样在家里住着的,自然什么都没有。平时李振妈也很小气,天天高粱米,玉米面的吃着,见不着一点荤腥,唯一的鸡蛋是李振吃的,其他人只有看的份。韩美芳委屈呀,可是李祺的意思是必须等到李振成人了,才有可能分家。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去!

现在听见小叔这么一说,心里更难受了,一个蕴藏已久的想法再次蹦了出来。

几天后,李祺回来了,久别胜新婚,韩美芳和李祺一直闹腾到后半夜才睡下,李祺眼皮子犯困,被韩美芳的一句话惊醒了:“你说买房子?”

“对呀,我听说楚大根那间屋子要卖了,我们拿点钱出来,把他买下来,村里人能卖自家房子的机会不多的,咱们要抓住这个机会。”“什么机会,你不知道我家和楚家人不对付,还住在一块?你怎么想的呀。”李祺语气里带出的埋怨,韩美芳都听懂了,要不是自己家里穷,她的那点粮食都补贴了家里,自己熬不过去了,她也不会嫁给李祺。

如今男人不开窍,韩美芳急呀,只要能和婆婆分开,哪怕男人贴补点小叔子,也就算了,可是现在完全没有经济权,日子太难熬了。为了以后的日子,韩美芳继续哄着男人:“你想,这屋子也不大,将来咱们有了孩子,孩子住哪里,将来小叔子结婚,两家人家就隔着一层薄薄的土坯,多不方便。”这话倒是让李祺心动了,韩美芳也不催,让男人慢慢想,逼的太紧也会适得其反。

李祺一直思考到天亮才睡的,吃着自己老娘做的饼子,李祺把韩美芳的想法说了出来。唯一聪明的地方就是,他没敢说这是韩美芳的主意。李振妈也不是没想过这事,儿子眼看着也来越大,地方是有些住不开,大儿子结婚了,没多久家里也能添丁进口了,可是自家和楚家不和,住在前后院的算怎么回事?李振妈拿不定主意就和李振爸商量。

李振爸在思考了许久之后,找到了唐建国,提出把楚家的房子买下来。唐建国等了好久,终于来了一个买家,就把楚家人叫上,一起商量买房的事情。这房子还是当初楚大根结婚的时候建造的,如今都好些年了,中间虽然修补过几次,但是看着就已经老旧了。楚三叔开价五十块,李振爸扭头就走。唐建国一把拽住了李振爸:“你这人,就是急脾气,这话还没说几句,怎么走了。”李振爸指着那房子说:“支书,我也不和你说虚的,这房子没法住人,我就是买一块地皮,将来肯定要重新盖房子,五十块买个破房子,我有病吗?”

七月菟丝花
作者的话

今天有点晚了,明天争取老时间更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