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一生许可

正文第一章 前梗

[更新时间] 2019-03-03 00:24:54 [字数] 3284

A市中心医院门口,停放了许多车辆,因为是整个A市最好的医院,所以看见有些名贵豪华的车辆也不惊奇。%&!^+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远方一辆大众汽车按着喇叭一路从西边驶来。刚停好,就见驾驶座的男人慌慌张张的打开车门,抱起后座的产妇向医院急步走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产妇趴在他宽厚的肩膀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嘴里是腹部痛感传来的呻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人见她如此,心情焦急不安,安慰她说:“媳妇,你再坚持一下,我们到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人的亲娘也跟着来了,由于年纪大了,拄着拐杖也跟不上抱着儿媳妇的儿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人转弯的一瞬间看见了身后远跟着的老妈,心情瞬间变得火爆,“妈,不是不叫你来吗!你腿脚不方便,这里人多,磕着拌着了怎么办?你快回去!”男人的语气多多少少有些不耐烦。怀里的妻子此时表情更加痛苦,额头上渗出了许多汗珠,嘴里呻吟着:“老公,我快坚持不住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人看了一眼痛苦万分的妻子,心也跟着如同刀割般难受,仓促的回头走掉:“马上,坚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夫人没有听儿子的话,这是自己将要抱的第一个孙子,怎么也要跟着来看见他平安出生才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医院里人员嘈杂,人们在大厅里留下杂乱的噪音和混乱的脚步声。没有多久老夫人便看不到儿子抱着儿媳妇的身影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人到了护士站,看着妻子被推进手术室,才放心的坐下来。冷静下来后,突然想到了自己的老妈,心想着她应该是回车上去了吧。由于不放心,趁着妻子手术这段时间他决定小跑回去看看。到了车旁,却没有找到老夫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人懊恼的锤了一下车身,这个老太婆真会添麻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人急忙跑到医院前台说了情况,前台是个漂亮的护士小姐,安慰他让他不要慌,先去手术室前等待妻子,这边帮他寻找老夫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过了半个小时妻子顺利生下了一个大白胖小子,男人的悬挂的心终于落下了一半,由于妻子产后虚弱就没有把老夫人失踪的事情告诉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打理好了一切,妻子躺在病床上睡着了,儿子也在监护室被护士看着。男人离开病房,走到前台,“请问,我母亲找到了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护士小姐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后双眼又回归到电脑屏幕前,“我们正在寻找,如果她是在我们医院走失的,请您放心,我们一定会找到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人心里焦头烂额,“没有找到怎么让人放心!”前台护士闭嘴不吭,毕竟这是全市最大的医院,他的亲人走丢了也不是她的错,但是碍于职业道德,她还是努力让自己平心静气的说:“我们一定会找到的,请您放心,也请您配合一下,她或许有什么可能去的地方没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人沉静下来,老夫人这辈子没有得过什么大病,不曾来过这个医院,除非因为媳妇在妇产科,所以老夫人肯定想去妇产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是A市中心医院里光妇产科就有三个区,每个区包括一幢妇产科大楼和一个手术室区,,,老太婆你真叫人好找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六个小时过去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人醒来,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说:“老公,我想喝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人赶紧把水杯里的热水递给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人喝了水,看清了老公有些垂头丧气的模样,心里隐约感觉有些不对劲,问:“老公,怎么了,我们的宝宝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人看了一眼旁边抱着襁褓的母亲,说:“我们的宝宝很健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人苍白的嘴角露出一个微小的弧度,视线转向了襁褓,“妈,让我看看孩子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人咳嗽了两声,说:“这个不是我们的孩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人怔了一下,问:“我们的孩子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监护室,医生说过了今晚就可以抱回来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这个是谁的孩子?”女人很好奇,可能是老夫人心肠热,看人家的孩子可爱,所以抱过来瞧瞧顺便照顾一下。她不早就想要个孙子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人没有继续说话,眼神瞥向了老夫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夫人的神色庄重,轻轻地搂着襁褓中的孩子,那眼神就好像看自己的亲孙子一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人受不了他俩这样打哑谜,这间病房刚好就她一个产妇,如果不是老公说自己的孩子在监护室,她真的相信老夫人怀里抱着的就是她的孩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妈,你说啊,这到底是谁的孩子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夫人抬起头,面色依然沉重,女人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你和安平的孩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生的是双胞胎吗?妈,这个是男孩是女孩?”女人有种成就和喜悦感,脸上露出苍白的笑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孩。”老夫人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人听到女孩这两字让她从欢喜中清醒过来,“产检不是说只有一个男孩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疑惑在脑海里蔓延开来,看着相互不说话,脸上不是笑脸的母子俩,女人的第六感搜索着猜测着这个孩子的出处,但是空虚的大脑让她找不到线索所以自动转化为气愤:“告诉我这么难吗?她到底是谁的孩子!你们干嘛瞒着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人脾气不好,刚生完孩子身体又很虚弱,男人看见她此起彼伏的胸间,赶紧扶她躺下,关切的说:“等你身体好点了,我再告诉你,你现在好好休息,什么也不要想。明天就可以看见我们的儿子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人安抚好妻子,带着老夫人走出了病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妈,这是谁的孩子你赶紧还给人家,别让小慧误会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夫人抱着孩子,面色不改坚定,“我说了这是你和小慧的孩子,不过这是个可怜的孩子,刚出生就被检查到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他那没人性的父母变把她扔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人打断并且质问她:“所以你就打算带着她来我们家?以后我们给她看病照顾她长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夫人瞪着他,心中还是满满的底气,说道:“没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人气的出了一口大气,跺脚转身,:“我们家不是做慈善的,也没有多余的钱给她看病,把她交给医院,怎么处理是医院的事情,你别掺和进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人以为自己说的够明白了,转过身来就接到了老夫人的一巴掌,“混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人的脸上火辣辣的,,由于老夫人的动作不轻,襁褓中的婴儿哇哇大哭,好像疼的是她一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夫人转过身轻轻摇晃着襁褓,她扭过一半头说,“我真对你失望,你,不配做我儿子!”她的声音颤抖又诀别,好像一根刺扭动着扎进了男人的心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人曾经也是襁褓中的弃儿,不过有幸被她收养,为了照顾弃儿的感受,她和老公决定不生孩子,男人本来残缺的人生因为有她而变得圆满幸福。而沉浸在圆满人生中的他渐渐忘记了本来最赤裸裸的自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人心中懊恼不已,“噗通”一声,跪下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妈,我错了,错了,你原谅我吧。”男人的头越来越低,直到碰到了老夫人的鞋面,声音渐渐哽咽,就像这医院中千百个襁褓中婴儿的哭声一样,脆弱有力,只是他错的没有底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夜晚,襁褓中的女孩便住进了重症监护室。%&!^+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次日,许安平把女孩的事情告诉了妻子,妻子听完盖着被子哭个不停,说什么都不肯接受,男人没有办法,只有等她情绪好点了再接着劝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许安平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把女孩接回家,每次看见老夫人抱着她就好像看到了曾经的自己,像一只脆弱孤独的小可怜虫,被父母抛弃在这颗巨大的星球上。他知道人生而平等的延申意是人都有被爱的权利;人生而自由的延申意是人都有爱他人的权利。虽然现在襁褓里的孩子还不会爱人,但是她被爱的权利无人可剥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许安平既然决定了变要说服妻子,虽然她此时不同意,但是他相信自己曾经挑人的眼光,妻子不是个冰冷无情的人,如果好好给她说她一定会答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医生说小女孩的病情还算稳定,但是在十五岁之前必须要进行心脏手术,而这笔手术费用让许安平心里堵塞了好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最终许安平花了好长时间终于说服了妻子,原因是女孩子懂事花钱少,做善事积阴德,万一孩子长大成材是有回报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样说了好多好处,妻子陈慧才算同意把小女孩接回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个月以后,两个小孩的名字也取好了,户口也上了,男孩叫许珂,女孩叫许诺,街坊邻居都夸这俩名字取得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陈慧的奶~水就像泡沫碗里盛的水,看着大盛的少,每次都只够许珂一个人喝,许珂喝完剩下一点留给许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用的尿不湿也不一样,许珂用的是电视上广告的那种,许诺用的是超市里促销的那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许安平每次跟妻子说起来这事,妻子都会说,是你当初说女孩子懂事花钱少,怎么了,你要是有钱,我也不会让诺诺委屈着,这事你别怪我!这个家能养着她已经不错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夫人每次去儿子家,陈慧都会把那些价钱差异大的婴儿用品收起来。但是走后又各就各位,老夫人不经常来,陈慧也不欢迎她来,因为她每次来都是抱许诺久点,总是忽视她的亲孙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年后,老夫人安详的走了,走前她嘱托许安平好好待许诺,这些年她攒了一点积蓄也是留给许诺长大用的,关于许珂只字未提,这让陈慧气了好久,连老夫人的葬礼也是匆匆忙忙的简单给办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太婆,越老越糊涂,胳膊肘子总是往外拐,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当老的是这样的!”陈慧出气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许安平心里纵然有许多不满,但是这个家陈慧最大,生活上又拮据的不行,他不想再多生事端,只想看着两个孩子健健康康的养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