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花开你听到了么

正文第二十九章

[更新时间] 2019-05-12 16:48:05 [字数] 2030

“怎么样,想好怎么说了么?”靳哲煊站起身来径直走到茶几倒了一杯茶,便喝着茶边转过身来望着牧野问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啊?什么怎么说。”牧野倚着办公桌呆呆的站在一旁一脸疑惑的看着靳哲煊不解的问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好怎么开口跟人家表白你的心意啊。”靳哲煊悠悠地喝着茶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额……这个……暂时没想过这个问题哎……”牧野略显难为情的挠了挠后脑勺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你在我这说了那么多,合着说半天你还不知道怎么去开口啊。”靳哲煊无奈的看了看牧野,平常能言会道的牧野此时就像个闷雷,半天听不见声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很……正常啊……就这么突如其来地去说的话,她会不会把我当成神经病啊……总感觉怪怪的……”牧野一脸木讷地望着靳哲煊略显尴尬地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不出来啊,平时巧言善变的牧少,也会有语尽词穷拿不定主意的时候,难得难得。”靳哲煊没好气地笑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说,靳大总裁,靳公子,靳少爷,你行行好,就不能不挖苦我啊,真是够够的了,没良心。”牧野用鄙视的眼神望着靳哲煊,没好气地抱怨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拉倒吧,我没良心,我觉得我够有良心的了,我要是没良心,早让你滚蛋了,还会牺牲我的时间不处理业务就光在这听你说废话抱怨?”靳哲煊悠悠地喝着茶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你说的,什么叫废话,本少的事是正正经经的很重要的大事好不好,什么叫废话,简直了,靳哲煊你说话能不能不挤兑我啊,没爱了,没爱了。”牧野边说着,边用手从靳哲煊的脖颈后面绕过去搭在了靳哲煊的肩膀上,用自己的身子耸了耸靳哲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把手拿来。”靳哲煊一脸嫌弃地冷冷的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呃……好吧,但是,你得帮我出出主意。”牧野撤回自己的手,一本正经地坐在了沙发上,两眼紧紧盯着靳哲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靳哲煊望着正襟危坐的牧野,心上突然勇气一阵不适感,或许,早就习惯了牧野逗比的样子,这么乍的一正经,反而有些看不习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能不能……咳咳,你能不能换个姿势坐着,你这样我看着不舒服。”靳哲煊无奈地看着牧野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吧,我也觉得不舒服,总觉得硌得慌。那这样呢?”牧野很快调整了自己的姿势,整个人就像蔫儿了吧唧的散土,窝陷在了沙发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算了算了,你随意。”靳哲煊看着眼前地牧野,不忍直视的直喝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吧,说吧,我知道你有主意了。”牧野前倾着身体放光了眼睛望着靳哲煊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欠我一个人情啊,”靳哲煊打趣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好好,欠欠欠,说说说。”牧野急不可耐的催促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下个月靳氏在海湾有一场业务上的洽谈,晚上正好会安排一个酒会,你可以把你那个神仙姐姐带上,具体时间我再通知你。”靳哲煊淡淡的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这样?就……就没了?就完了?”牧野不敢相信的望着靳哲煊问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这样,机会我已经给你制造了,可别说我没帮你啊,”靳哲煊一副事不关己己不操心的样子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这也……太坑了吧……”牧野嫌弃的望着靳哲煊,心里有说不出的郁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可以选择不来,就当我没说过这话。”靳哲煊故作高冷地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别介啊,好歹是个机会,总好过没有,算了,本少就来一次死马当作活马医吧,”牧野没好气的说道,向来只有自己坑靳哲煊的份儿,想不到今天反倒被靳哲煊那家伙将了一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有事么?”靳哲煊望着一旁自说自话的牧野说道,似是在下逐客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猜。”牧野白了靳哲煊子眼没好气的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猜我猜不猜。”靳哲煊放下杯子定睛望着牧野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爱猜不猜。”牧野鄙视地瞥了一眼靳哲煊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可以滚蛋了。”靳哲煊站起身来边向办公桌走去边头也不回的丢下了话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真凶残,真暴力,真不是人。”趁靳哲煊背对着自己,牧野边说边一边打着手势鄙视靳哲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说什么?”靳哲煊突然转过身来望着牧野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呃,没……没什么。”牧野连忙将悬在半空中的手撤了回来故作挠头的样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不是还有事么?”靳哲煊定睛望着牧野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事?我没事啊?我能有什么事,没事啊?”牧野显得很莫名其妙的看着靳哲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真的……没有事么?我怎么记得你还有事啊?”靳哲煊绕着弯子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奥,被你这么一说,我好像记起来是有那么一两件事还没处理哈,我还有事,我先走了,不见。”体会到靳哲煊话语里的意思,牧野忙喝了一口茶就装作火急火燎的样子出了靳哲煊办公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来,这小子智商有点长进啊,”办公室内,靳哲煊的嘴角莞尔一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人嘛,下逐客令就下逐客令呗,赶我走就赶我走,明说行不行,混蛋靳哲煊,居然敢这么对本少,简直丧心病狂!”出了办公室的牧野在走廊里边走边嘟囔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时的靳哲煊独自坐在办公室里,细细翻着手机上的照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是认识夜歌清到现在,夜歌清每次吃饭时,发呆时的模样,靳哲煊都偷偷记录了下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手机相册里的夜歌清,靳哲煊的嘴角在不禁意间流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或许这就是爱情该有的模样,就跟牧野一样,一提到自己心爱的人,有的,只是挂在嘴角的笑,和嘴里说不完的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抵只是牧野太会说了而已,也是,毕竟自己认识牧野这么久以来这是牧野第一次一本正经地谈情说爱,话题多的难免叽叽呱呱聒噪个不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然靳哲煊嘴上有一句没一句地损着牧野,但是心里还是替牧野高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爱情的滋味儿,只有陷入其中的人才会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天到了,桃花也开了。牧野的桃花运也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