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我是嫡长女我骄傲

正文第五十五章 你今天是怎么了?

[更新时间] 2019-08-24 22:50:16 [字数] 3079

晁筇倒没有多生气,纵然是前世这个柳如是也没有闹岀什么大的风浪,若她对笃大哥没有非分之想也就罢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除了兄弟姐妹,儿时玩伴,是人都会有几个特别的朋友,这太点正常不过了。可是外室姬妾不同,若笃大哥身上没有婚事也就罢了,或许那样这话也就不用说的这么难听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笃大哥与启韵的婚事是早就诰召四海,列国皆知的,那时候的笃大哥与有妇之夫又有什么区别呢,妻子入门之后才可能有名正言顺的良妾,平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原配过身之后才可能有继室,主君尚未定亲前,谁都有可能是主母,但准主母还没有进门呢,又能是什么身份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讲好听点是外室姬妾,说不好听点就是自荐枕席了。是,世人都知道宫笃不喜欢周启韵,但有眼晴的也能看见启韵心里是有笃大哥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件事里什么爱情没有先来后道,只有合适与不合适可是没用的。记得前世事情出来后,小姨母曾经问过她们三个,知不知道笃大哥已经定亲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中柳如是说,第一次相识便有挚友嬷嬷提醒她了,可是情不知所以,一往而深,她还是深深沦陷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这一句话就足够了,一个可以对有妇之夫产生情愫,并把这强辩为爱之人,还有什么好给体面的?“你先下去吧,我与你家世子爷有话要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晁大小姐好像忘了些事情,我是宫笃的知己朋友,并非小姐您的奴才奴婢,小姐似乎是无权呵斥我。”看样子宫笃是不喜欢女子柔柔弱弱的样子,那她就硬气一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也是够倒霉了,这才刚穿过来,除了宫笃还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呢,就直接遇到这样一个人,而且居然和她打听到的完全一点也不一样,她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办好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今天是怎么了?”宫笃本来就是一个很帅气的男子,有着如玉的君子儒雅,同时挺拨而棱角分明的五官又给人一种无型的压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柳如是一对上宫笃的眼神她就懵了,或者说是已经被吓得六神无主了。她见过这样的眼神,在她的那个世界里了,在她的前夫那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年她们离婚之时,她们经常争吵,确却的说是她经常和他吵,而他从不回嘴,并不是他在忍让,也不是他性子冷,而是他喜欢对自己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旦他忍不住了开口说话也只有一句:“你今天是怎么了?你现在是怎么了?”那种微微蹙着眉头,冷静到冷血,刺人的陌生神情和宫笃的一般一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一时有点弄不清,究竟是宫笃不喜欢柳如是,还是她不是柳如是。不过不管怎么说,宫笃不喜欢她就是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柳如是一脸受伤地看着宫笃,果然在宫笃地脸上看到了不自然,果然越是自视甚高的男人就越受用女人用或敬仰或愧疚的神情看着她们。-$?*~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最不受用的就是用这种受伤的神情看着他,尤其是当众,这既伤他的面子,好像是他欺负了女人一样,更也让他气愤,他还没有委屈着她怎么可以委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先去歇着吧。”好歹是笃大哥的红颜知己,如今两个人变相是因为她把局面闹成这样,她在这里也是尴尬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见反而是晁筇过来扶着她友好用手帕给她擦已经湿热的眼角,柳如是还能说什么呢,便也转身岀去了。一个潇洒的背影是她可以给自己的最后的骄傲。-$?*~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倒底是怎么想的?算是启韵姐这可是第四个了,你可还没有行礼成婚呢,就算是陛下舅舅在没有娶姨母太子为太子妃时,身边也就两个侍妾。偏你又不是一个眠花宿柳之人,你是要干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旁的也就罢了,你比着天子的三妻四妾,辜负的可是天子的女儿,且不说韵儿姐姐是帝后最小的嫡女,那可是天家的颜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门婚事本就是为启韵和亲走个过场而已,我与她均不在意,将来她有了可心的人,我也会成全她的。”面对晁筇,宫笃倒没有什么异样神色,只是温和的向她理释,这是他最小的妹妹,自与旁人不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门婚事对于你来说可能只是走个过场,但对于启韵姐来说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原是启元兄作主,才有了这门婚事,咱们自幼一起一处长大,我自然也是知道一二他的意思的。”宫笃说这些的时候,是有一些失魂落魄的表情在脸上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来太子哥哥的意思你的确是只略知一二,虽然婚事都是长辈们事先安排好的,但韵儿姐姐她是心仪你的,她真的是心仪你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初太子哥哥也曾很认真问过你倒底愿不愿意娶她,如今这个样子,连启韵姐姐自己都要退婚了,太子哥哥自然是意思盘算与旁日不同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可以婚前便纳外室,启韵自然也可以骑着驴找马,都是兄妹,这是理应的,何况我三个外室妻妾的事满京华皆知,将来也不会有人乱说启韵什么的,过错自都是我担着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过错是你的启韵姐就不会被人耻笑了吗?”宫笃没有被晁筇问愣,倒是被晁筇看愣了,他看着自家小妹妹认真的小表情一时失神。-$?*~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有四个同父异母的亲妹妹,可是他最希望的就是他没有那四个妹妹。因为只要一看见她们,他的母亲就会心情不好,脸色发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那个人人都儿女双全的时候就只有她只会被祝福子孙满堂。纵然是她母亲现在怀了孕,哪怕她一口气生下两个三个女儿,当年的疼也不会消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且会年龄越大,那四个女儿越大,这种痛就越深刻。因而他与母亲一直就非常喜欢筇儿,这是他最小的妹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筇儿因是最小的,从小都是蛮横无礼兼不食人间烟火的,不知是从什么时候起,她也可以这样认真理智地同他分析事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见筇儿这般成熟持重的样子,宫笃突然觉得,他。。老了。“那依小筇儿你,应该是怎么样的呢。”宫笃起身去架上取了点暖茶,亲自把茶具搬到了自己和晁筇中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府里的下人越发惫懒了,我们小筇儿都来了这么久了,连茶水就不晓得奉上一盏。”一边逗趣着,一边便自己弄起了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们原是要奉的,只是我又让她们把茶水端下去了,她们奉的总是不合我的味口,没有你和姨母的可口甘甜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宫笃也只是宠溺一笑,“要浓一点还是淡一点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淡一点的,等会儿我还要用晚饭呢。”晁筇一边往嘴里放了个小点心,一边很是霸道的指挥宫笃放茶叶。倒是不客气倒了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宫笃倒是一口应下“知道你如今用膳不方便,也算着你今天会来兴师问罪,晚饭我倒是一早就让人去备了,都是严格按照你的口味要求来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也不能怪我们府里的下人笨,实在也是少见你这样难伺候的主儿,每次你来前,府里的人总是要狠狠地练上三天呢,就这样也不能够让你大小姐满意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有我和母亲知道,你不是对茶点有什么特殊的要求,不过是在挑做茶点的人,你不是对口味有特殊的要求,只是有些味道你天生就不喜欢,只要加了,无论怎样调都不会得到你的认可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要是这么说,我反倒什么都不好多说了。”晁筇一边接了人家的茶水,一边却又截了人家的话头儿,不许人家说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能这么快弄好的茶水想想都知道一定只是滚水加点茶叶进去,这就是晁筇的口好,一个东西配合适的一样就好了,再多也就乱了坏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好,好,我本来还想问问你与你太子哥哥的事呢,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不好问了,不问了,不问了,你说吧,让你说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完就说完,谁怕谁呀!你。。虽然那过错是你的,可是那起子人自是还是会说是启韵姐无能,才会到手的好男人都让几个外室给抢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起子长舌妇人,天空上两朵云彩碰在一起都要说道说道是下雨还是下冰雹,就不用说别的了。你启韵姐是不会理会她们的,何况借她们一个胆,她们也不敢在你启韵姐面前说这些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们是不敢在启韵姐跟前说一个字,却敢在背地里说启韵姐可怜一辈子,纵然将来启韵姐另寻佳偶,儿女双全,子孙满堂,她们还是会说她可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先负了她,是我的错,那些人心胸狭窄,恨人有笑人无的,却是她们的不是了,可并不是我让她们去那般作践你启韵姐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你与她们的不是,可是没有人会去说你们半分,受伤的却一定启韵姐。况且自古女子艰难,倒道你是第一天知道有那样一群人,这样一个荒唐的世道的吗?可你明明知道,明明知道,但你还是做了,去让启韵姐处于这样一个境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我对不起他,可是事到如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事到如今除非你把你的外室都遣尽,在还没有丑事爆出之前,不然你怎么都是对不起启韵姐的,一辈子都对不起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那两个孩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少拿孩子说事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她让你来的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