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狐狸大人要爬墙

正文第一章 书生与姑娘

[更新时间] 2019-03-15 14:36:31 [字数] 2921

遥远的记忆中有这样一女子,笑容似阳光般天真烂漫。!^^^&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是两眼相望,便足以倾覆一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便有了殊途同归,却未能一世安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密封石室内,弥漫一层层散不去的雾霾,四面墙壁上的烛台里亮着长年不灭的蓝色火焰,石室似是尘封已久,布满石灰蛛网。但不难看出这是一间女子闺房,可说是女子闺房,又着实不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落满灰尘的梳妆台上,立放一面沾满厚灰尘的铜镜,有女子应有的首饰物件,梳妆台两边放有几个大箱子。中间立有几案,几案上摆放一把旧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间被世人遗忘而不曾有过活人气息的地方,却有一把没有沾上一丝灰网的琴,琴身破败,弦七根,似是富有生命,有着琉璃光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知过了多久,室内的烛火微微一颤,一缕轻烟从琴身里幽幽飘出,落向一旁,竟幻化成了人形,是一具通透没有身体的人类身形,像是一缕孤魂。!^^^&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即便没有身体,也知道是一女子,一身白衣长及曳地,细腰以云带约束,长发齐腰,无一钗饰,烛火勾勒出她精致的脸廓,虽没有躯体,却散发着淡淡的柔光,玉面芙蓉,明眸生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女子行走在地面上,身后没有留下任何足迹。四面墙壁有一个走道通向另一间石室,女子面无表情走了进去,石室内一样烛火通明,更是有一颗夜明珠镶在室顶上,这间石室没有摆放任何东西,唯有一物,便是中间有一石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女子走向石棺,石棺没有石盖,所以一眼就看到石棺内躺了一名红衣女子,长发垂放于胸襟,插了几支珠钗,红唇烈焰,妖艳动人,头枕在石枕头上,双手安放在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谁会想到,石棺里的女子一副安然睡着的模样,却是躺了百年,一个早在百年前就已死去的人,而身躯从未腐坏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女子站至石棺边缘,目光紧紧盯着红衣女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良久,室内有一股气流在蠢蠢欲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想要醒来?我可以帮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过一会,一股气流从石棺里冲出盘旋在室内,“我想见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女子的眸光现出金黄,她伸手,凭空出现一颗闪着金色光芒的珠子悬浮在她手上,不多时,珠子飞到石棺,尔后一下飞入红衣女子身体里,与此同时,石棺里发出巨大的金色光芒,随之消失不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红衣女子依旧躺在石棺里双目紧闭,而这时,猛然睁开了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时光穿梭到遥远的九狐山,整座九狐山青葱翠绿,几只作乱的小松鼠在树枝上跳跃,抱着榛子直起身子,似乎受到什么危险气息,耳朵一竖,圆溜溜的眼睛往周遭一探,瞬间蹿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地长满的花草,突然慢慢消散,变成一片空地石子,消失的花草还在蔓延扩开,直至将隐藏的山洞呈现出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只鸦黑的乌鸦从高空飞下,飞进了山洞。!^^^&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春间二三月,院落里的桃花开了,刚起床的姜世宁闻得一丝丝轻淡的花香,心情不由豁然,取下木杆上挂着的披风往肩上一披,走到窗棂前,伸手推开窗户,轻飔吹拂进来的同时,还伴随了几下“扑哧”声,一个小黑影闯入姜世宁的视线里。那是一只鸦黑的乌鸦,头顶似乎还有一撮白毛,许是停在窗台上作息,窗棂被姜世宁一推,小身子险些砸落,张开的翅膀立马飞起,快速朝碧空如洗的上空飞离去,落了两根羽毛下来,一根落在窗棂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姜世宁盯着那只乌鸦,慢慢见它没了踪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时房门被人敲响,姜世宁看了一眼房门,道:“进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房门被推开,进来一名十四五龄的丫鬟,端着装有温水的洗脸盆,绿萝青衣,双挂式的发髻,模样也生的娇俏,是姜世宁的贴身侍女应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见姜世宁衣着单薄仅披了一件披风站在窗旁,应芜不由担忧道:“小姐在看什么,早上风凉,小心着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姜世宁手里玩把一根黑色的羽毛,眸子盯着院子里的桃花树笑道:“院子里的桃花开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窗外的风吹散了姜世宁的头发,姜世宁拨弄了一下头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应芜放下洗脸盆,看见姜世宁手中的羽毛,不由疑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姜世宁走了过来,将羽毛放至妆台,将将道:“刚推窗时,有只乌鸦,个儿也挺大,不过被我吓飞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应芜一听乌鸦,小脸立马皱起,“怎会有乌鸦,奴婢听人说乌鸦是不祥之兆,小姐,这羽毛还是丢了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无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应芜备好衣裳,过后姜世宁换了一身鹅黄衫裙,梳洗打扮后,姜世宁走出房间,停在院子里,杜鹃鸟在枝头欢喜得跳跃。她一向淡雅,青丝挽了一半,耳边发间两支红玉小流苏,垂落两耳旁,如同耳垂。柳叶眉,杏仁眼,一抹朱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姜世宁出身官家,其父姜赫是郇国朝廷命官,从六品下。其母梁氏在生下她不久后,撒手人寰了,姜世宁见过母亲的遗像,下人们说,她样貌随了母亲,都长得倾城,可惜,姜世宁对画中女子并无印象。同年姜赫迎娶陈氏,第二年陈氏诞下一对龙凤胎,姜赫高兴坏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姜世宁对这两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妹妹没有多大欢喜,同样他们母子三人对姜世宁也无过多亲近,加之父亲事务繁忙,家中琐事由陈氏打理,日子久了,隔阂也大了,姜世宁于这家而言,只是多了一双筷子而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东边的太阳高高挂起,给微寒的天气捎带些暖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应芜切了壶茶备了些食点端走在走廊里,迎面而来的是府上二小姐姜素素,姜素素同她胞弟姜永比姜世宁小一岁,仗着陈氏惯着他们,姜素素平日里免不了有些嚣张跋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姜素素着了一件蓝色的翠烟纱,白皙的小脸上抹了些胭脂水粉,遮走了脸上原有的稚气,也是别有一番的美。!^^^&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应芜给姜素素行了礼。姜素素睨了一眼应芜手上端着的茶点,略略地问道:“宋家小姐又来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应芜应是,姜素素哼了一声,越身走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姜素素口中的宋家小姐是抚安宋家之女宋君,也是抚安第一美女,其祖上世代经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姜世宁少时与宋君在学堂结识,二人就此结成无话不谈的好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姜素素对宋家小姐是抚安第一美女的这个称号表示不服气,每回见着宋家小姐,少不了酸味,大抵是不愿承认有人比她还貌美,这些女儿家比美的心思姜世宁早就看出,但从未有过一言半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应芜走向湖边的凉亭,凉亭四面挂着白纱幔帐,轻柔透明,随风舞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亭子里传来说话的声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姜世宁道:“那书生走了之后,姑娘郁郁寡欢,不日便随书生而去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唉,一对璧人也不得善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应芜走进凉亭,将食点摆上,又倒了两杯茶,一杯送至姜世宁面前,还有一杯送至桃衣女子面前,女子容貌秀丽,肤光胜雪,眉目间隐然有一股书卷的清气,那便是宋家小姐宋君,其美貌担得起抚安第一美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应芜听罢,不由打趣道:“这故事小姐怎得也说上三遍了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家宋君喜欢听,说上十遍也不腻。”姜世宁说着看向宋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宋君莞尔一笑,明眸皓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姜世宁招呼孟君吃食点,应芜退至一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世宁,你说那陶器收藏在你家,可否让我瞧一眼。”宋君小心翼翼说道,虽知道自己有所唐突,但不知为何宋君压不住心中的好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姜世宁放下盏杯,挑了挑眉,“走,我带你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也是听我父亲说起,祖上买下后,就一直当做古董收藏至今,现下就在我父亲的书房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宋君拉住姜世宁,“我们去你父亲的书房这样好吗?还是不要去了。我也只是好奇,不看也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姜世宁伸手拥过宋君的肩膀,带着她的身子往前走,“不碍事,父亲傍晚才回府,偶尔我也会到书房看书。走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宋君听姜世宁这么一说,才安下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书房是姜赫处理文案的地方,里面的资料、书籍大多是姜赫从民间收罗过来的,每一本都是姜赫的宝贝,姜世宁烦闷时,会到书房拿几本书来看,姜赫知晓,但未曾说过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姜世宁走进书房里面时,宋君站在书房的砚台前等候,同时扫了一眼四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多久,姜世宁走了过来,手里端着个檀木小盒,姜世宁将盒子放在伏案上,然后打了开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里面躺着一件如玉般的陶瓷,小巧玲珑,瓷身有青色纹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就是这个,其实跟普通陶瓷无异,就是模样小巧,多了年岁。”姜世宁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宋君已经来到伏案上,满是欢喜地细细看着陶瓷,问道:“这就是书生送给姑娘的定情信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