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租书屋

正文第九章 妖世

[更新时间] 2019-03-20 20:19:35 [字数] 3271

几天后,小迪急匆匆拉着林茴来到雅苑图书馆,一路小跑而急得脸蛋红扑扑的,她一来就四处张望,脸上带有浅浅的期待与盼望,看得出在寻找什么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很快,小迪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惊喜的神色,顿时神采飞扬,她看见了老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白倚在角落的书架上,宽阔的大厅中灯光忽闪,他一人站在大厅深处,背对着小迪。不知手里拿着什么书,正缓缓翻过一页,还不时拿起笔写着什么,着实认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白,我把林茴带来了。”小迪冲着那个背影说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图书馆好华丽啊!”林茴不免发出惊叹。只见那馆里陈设坐具已是精雅富丽,古色古香,白墙红柱,还摆放着些许青花瓷,几幅古玩字画挂在墙上,辉映全室。$||$$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高高的书架摆放却是怪异,看似十分凌乱,没有规则的,但林茴不知从上空看书架的布局就如同一个巨大的阴阳八卦图。$||$$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你们过来。”说着老白转过身,伸出手,薄薄的掌心瞬间被淡白的光线照得一片透明,很快光线向四处蔓延,不一会儿就把三人全部笼罩……$||$$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迪和林茴被一道强光刺得眼睛生疼,再次睁开眼,已然不是刚才的景象,熟悉的城市,在脑海里依然闪烁着属于它的灯火,恍惚间,他们似乎来到一个古老的森林,天空深灰,暗淡的光芒透过叶子照射下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茴还在不知所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白,这里是原始森林?”小迪的嘴角有些抽搐,有些惊讶地看着眼前的景象。$||$$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意外。”老白撇撇嘴,“太久不使用‘时空之石’了,有些生疏,不过你们放心,虽然这里比较偏僻,但这就是妖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白干咳几声,想着和两个女生商量正事,但小迪不断地朝老白翻白眼,老白哭笑不得,索性别过脸。$||$$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四处看去都是山林,只是有些树林早已干枯成石,三人走了许久,小迪整个人瘫坐在地上,“老白,我们直接飞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行,小茴是普通人,很容易被我的神力伤到的。”老白无奈地扶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板娘说你是妖。”小迪虽然累到不行,依旧嘴不饶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哼,我是神兽,是万世中唯一一只九尾狐。”老白仰起精致的下巴,傲娇地俯视小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了,别吵了。省省力气走出去吧。”林茴也是很无奈地看着两人。“嗯,这样吧,反正也无聊,老白,你给我们讲讲妖世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现在妖世很混乱的,我还记得一千年前妖世是有妖王的,那时的妖世和现在是两番景象。可是一场军变中,妖王被杀,妖后随后也被叛军处死,自此妖王血脉尽断,在无谁能登上妖王宝座。”老白徐徐说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叛军呢,为什么不当妖王。”林茴有些想不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那么简单,妖王血脉具有威慑所有妖物的能力,妖王可不是普通妖物可以替代的,没有谁敢轻易坐上那个位置。”老白叹了一口气,望向一旁的小迪,“你猜猜,如此强大的妖王是如何被灭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猜不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确实,至今我都不清楚妖王是如何被杀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着老白叙说妖世的种种,不知不觉他们就来到一片山头,俯身望去去,山林之间依旧绵延不绝,但中间似乎有奇怪建筑,越过数棵大树,就看见一座饱含罗曼风格的建筑物矗立于灰色的混沌中,偌大的身躯在清冷的月光下看的棱角分明,一动不动的屹立在黑暗的森林中,彰显出一种雄浑与大气,繁华盛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曳,你的胆子真大。”那栋巨大建筑物旁三个男子在那交谈着。正在说话的男子表情似乎很不爽,歪着头,墨绿色的长发滑落锦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哼,怕什么,”他对面的男子倒是一脸无所谓,一张十分俊俏的脸蛋,一身华贵地白衣,神色很慵懒,双手怀抱在胸前,“他们翼族就是欺软怕硬。”$||$$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旁长得比较矮小,还粉粉嫩嫩,脸蛋胖嘟嘟的男子,恰似星辰般的一双眼眸有着不谙世事的纯洁天真,肥嘟嘟的笑脸,嫩得让人忍不住想掐一掐,皮肤那叫一个晶莹剔透,面颊圆润,粉嫩嫩的犹若玫瑰,“算了澜江,于曳也不是故意的。倒是翼族那些家伙儿‘鸟眼看妖低’,太嚣张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噗嗤!”躲在一旁的小迪忍不住笑出来,“林茴你看,他好可爱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谁!”墨绿色头发的男子警惕地呵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见观看了半天的三人有些尴尬地走了出来,“兄弟,我们不是有意偷听的。”小迪赔笑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啊,我们只是迷路了,请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别废话,把他们捉起来!”那名被称作澜江的墨绿色头发的男子斥声喝道,说罢,“呜……”从背后吹来一股风,发出呼啸的声响,身边树叶的随风起伏,如波涛一般暴卷,骇浪奔腾,从身后猛袭过来,猛然回头,小迪三人被一群带着黑色面色面具人围住,他们目光如同鹰鸠般锐利紧盯被团团围住的三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一丝抵抗,他们就被关进一个木制的囚笼里,眼前是一片黑色的群山,到处都覆盖着被烧焦的土壤,一股浓重的黑色浓雾笼罩着囚笼,死气沉沉,周围充斥着许多尖厉地嘶鸣声,像是鬼的哭泣,凄惨又哀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白,我们这是当囚犯了?”小迪有些哀怨地坐在地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旁的林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其实当囚犯蛮好,可以蹭吃蹭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白更加神采奕奕,“没事,走了那么久你们也累了,正好可以休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诶,你们是不是翼族派来的?”还是刚才那个十分可爱的男子,一张粉嘟嘟的娃娃脸越看越可爱,他朝囚笼走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果说,我们不是,你们信吗?”林茴有些无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伙子,老夫掐指一算,你们要有大事发生。”老白装作一幅高深莫测的样子,继而抬手隔空点了点那个可爱的男子,那个动作甚是玩味和无可奈何,还有点训斥的意思,“好好招待我们,老夫还能帮你们度过此劫,善哉善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那男子似乎被气得不轻,粉嘟嘟的脸蛋气得通红,愤力转身离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留下囚笼里的三人面面相觑,“听说,老白你还会算命?”小迪白了老白一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又不是命运之神,怎么会呢,”说着,老白意味深长的看了她好一会儿,在她只觉得毛浑身不自在的时候,他捏了她的下巴,一脸得意。“但是我感觉得出来有一群充满杀气的妖往这边赶来了,一场大战就要爆发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果然,不一会儿,周围的气氛明显严肃不少,原本宁静的夜晚此时却危机四伏,老白无声地勾起嘴唇,绽放出一个比月色更冷清更神秘的微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澜江,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我族的哈拉是不是你杀的。”大门外,站着一群男女,为首的一个身材十分高大的中年男子满脸凶相,身披一件长袍,然而鹰钩般的鼻子越显一股蛮狠阴鸷之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我又如何?”澜江冷笑道,一头倾泻而下的墨绿色长发,在月光下流光溢彩,黑色长袍无风自舞。“难不成你还打算在这里杀了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澜江,”远处,一俊美男子着一身华贵白衣走进人群,手里把玩着长萧,笑口呤呤地看着他。“我没记错的话,人是我杀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话音刚落,顿时鸦雀无声,“于曳,你在做什么?”人群中,一个女子一脸不可置信,她极力克制自己,可眼泪还是流了下来,她愤恨这种无能为力,这种难以抵抗却又无法顺服的挣扎,最是摧残人心,最让人崩溃。“你怎么可以杀了我哥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哈霖,我杀了你哥哥,还有,”他停顿了一会儿,露出鬼魅般的微笑,随即笑意消失不见,他尖锐的、冷厉的东西展现在眸中,“还有你父亲。”$||$$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孽障!”深黑苍穹之上,为首的中年男子化为一道黑影如疾风闪电般朝于曳飞去,周身裹著一团黑气,未到跟前那股澎湃的妖力却彷佛已经汹涌而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曳猛地一退,手里的长萧竖在面前,顿时白光四射挡住了袭来的黑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住手,”澜江不知何时挡在两人面前,“于前辈,何必如此动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父亲杀了我父母,所以他必须死,所谓,父债子偿,他的子女也必须死。你们一家都要为我父母陪葬。”于曳的眼眶中布满血丝,神情竟有些疯狂可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胡说,他们的死与我家何干,根本就不是我父亲杀的!”那女子有点歇斯底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囚笼外,还是那个可爱的男子,他紧锁眉头,一言不发,来回走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为妖兄,老夫所言句句属实。外面那群人来势汹汹,你确定你那两个朋友可以抵挡得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白一直喋喋不休,他的三寸不烂之舌真的是表现得淋漓尽致,小迪发现只要他想,他就能循循善诱、娓娓道来,说得十分动听,真是巧舌如簧。“依老夫看来,这里虽是你们树妖的老巢,占尽地利,但是人不行,毕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闭嘴,澜江让我看住你们,我是不会被你们迷惑的。”男子看似有些生气,别过脸不去理会老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白,你到底在干嘛?”小迪真是越来越搞不懂了老白的心思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白斜飞的凤目依旧慵懒不羁,挺直的鼻梁,多情的薄唇勾勒出温润的弧度,眼睑深邃,神情因专注恍惚间有种别样的摄人和魅惑。“迪宝贝别闹,听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好,”林茴小心翼翼地询问那个别过脸的男子,略显苍白的脸逆着光,“你相信老白,他真的可以帮你们。”$||$$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