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十言九妄

正文第2章 心底的秘密

[更新时间] 2019-03-09 18:55:27 [字数] 1892

高一下学期,师大附中,文理科分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普德把宋九歌叫到门外,语重心长的叹着气,“九歌啊,从成绩上看,你擅长物理,虽然整体成绩也偏理,但是老师觉得,女生嘛,还是学文科,以后也好就业是不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宋九歌往身后的墙上靠了靠,冰凉,但心更凉。张德普脸上的表情带着焦虑,不用多想,学文科无非是宋母一个人的想法。从小到大,这些事情,都是宋母一个人作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老师,我留在五班,学文。”九歌抓着校服的边角,轻轻撕扯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普德顿时松了一口气,毕竟收了宋家这么多的好处,留下个宋九歌,本来就不是什么难事,再说,以宋母宋父的实力,未来还有三年的好处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到张普德向上牵的嘴角,宋九歌感觉到一阵眩晕,自从三年前开始,她就不再敢直视人的眼睛,连自己的眼睛都不敢直视,和人对话时,她只能看着别人的某个面部器官,但一丝一缕都带着人心中所想,这就是所谓的人性,肮脏的,喜悦的,激烈的,平凡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原来,女孩子,只适合学文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宋九歌在师大附中的高一五班里,绝对是最特殊的一个,她的眼睛总是低垂着,跟人讲话时也从不互相对视,明明是班级里最漂亮的女生,却从来不笑。十六岁,最孤傲的女生都扬着脖子,而她却低着头,淡然又悲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啧啧,那个宋九歌,听说她妈妈是GN的首席设计师,爸爸是远东物流的老板,看她脸上的孤傲劲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说她还有个哥哥,四环之内称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富二代呗,你看张普德狗腿的样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分割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阴雨天,临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淑芬做好午饭,眺望着对面的中学,这个时间,应该下课很久了。她在幼儿园带孩子,空闲的时候陪读李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妄是她唯一的儿子,生得却是不明不白,甚至连他的爸爸是谁,李淑芬都不知道。这么多年了,儿子懂她心中苦楚,也就一次都没有问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妈,我回来了。”钥匙插进门眼,李妄闪进了门,脸上浮着少许的红晕,全程喘着粗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淑芬看着满头大汗的儿子,心里不由动了动,李妄正值青春期,长得又是白白净净,不会是交了女朋友,才会这么晚回家吧。想到女朋友,李淑芬心里暗自咯噔一下,脸上却还是常态,“赶紧过来吃饭,一会儿饭菜都凉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妄发育的越来越成熟,李淑芬在旁边看着,觉得儿子吃饭的样子都极为耐看,确实,李妄的眉眼里流露着挡不住的英气,凛冽地像冰一样。这一点绝对不像她,也许像他素未谋面的父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到儿子在里屋发出的阵阵鼾声,李淑芬捶了捶后腰,转身去掏儿子鞋里的鞋垫,雨大,鞋子潮,鞋垫更应该多晾晾。@#&%|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心里念叨着天寒儿子容易受凉气,刚把鞋拿起来,李淑芬就愣了几秒,鞋上全是泥泞,学校离家不过是三分钟的路程,就算是下雨,鞋上也不应该有这么多的泥巴。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该不会是……李淑芬抹了一把脸,把鞋扔到地上,去翻墙上的日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五月七号,李淑芬打开记事簿,又是一阵眩晕……今天是宫靓那孩子的祭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宫靓从小和李妄青梅竹马,两家是邻居,也是好友。李妄是单亲家庭的孩子,李淑芬养他,多少有些困难,为此,宫家没少出手相助。然而三年前,宫靓却出了车祸,李妄性格因此也越来越内敛,行为也越来越怪异,在宫靓的葬礼上,李妄全程紧盯宫家的父母看,脸上竟是满满的厌恶之情。自始宫靓死后,宫家就像神秘消失了一样,只把宫靓的坟墓留在了临城的后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年过去了,李淑芬还以为李妄已经忘了,没想到,这孩子,一直都走不出来这段阴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妄从卧室走出来,看到满地的狼藉,动了下嘴唇,却没再说出话来。李淑芬靠着桌子边,两眼含着泪,“明天就走,既然忘不掉,就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妈……”李妄也含着泪水,抓住李淑芬的手,不知所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于宫靓的死亡,李妄并没有完全失心,他那时年纪小,其实不能完全理解死亡这么一回事儿。但宫家在宫靓被撞倒后,却做出了一系列怪异的举动,令十三岁的李妄十分费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宫靓当年虽然马上被送到了医院,但是却没有被送到急诊病房,并没有进行抢救,李妄从门缝之中看到的是,几个大夫在宫靓的眼睛周围进行手术。腹部的大出血却没有包扎。等门开了的时候,旁边的仪器已经检测不到宫靓的气息了,宫靓就这么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几个医生,取走了宫靓的器官。唯一的证据就是李妄保留着的,从宫家偷回来的收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金额:一千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付款人:宋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件事情,李妄一直藏在心底,过去的三年,李妄每年都回去后山给宫靓扫墓,想找到宋跃的心情也愈发的明确,器官强卖,这是多大的罪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儿子心里想的,李淑芬一无所知,她是个坚强的女人,二十年来流离失所,她都带着儿子坚持下来了,如今面对的问题,在她看来,儿子只不过是走不出阴影,大不了就去靠近临城的焦市,风景优美,经济水平也高,听说焦市的师大附中在全国的升学率也是靠前。最重要的是,她在焦市还有个熟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