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那个反派暗恋我好久

正文第五章

[更新时间] 2019-05-19 10:04:37 [字数] 3321

季清临微笑着看他胡吃海塞,缓缓说道“清澜最近好似胖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季清澜眼皮也没抬一下“大哥你不懂,胖了多好啊,能吃是福”%$#$@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废话,每天宅成这样,不胖他胖谁?%$#$@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对于胖瘦这种问题,季清澜从来就不在乎,自己又不追妹子,要这么好的身材也啥用。%$#$@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季清临轻笑出声“是是是,清澜说的都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季清澜对着季清临得意一挑眉,继续扒着自己碗中的饭菜。%$#$@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已经是晚上,客栈楼下的大厅吃饭的人并不多,稀稀拉拉的坐着三四桌,各自讨论着各自的事情,店小二站在账台旁边,眼神里满是不可思议,微微张着嘴,傻愣愣看着季清澜。%$#$@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公子明明一表人才,怎么吃起东西来跟不要命了一般?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经过一番风卷残云,桌子上早已经一片狼藉,季清澜终于舍得放下碗筷,仰坐在原地缓着劲儿。%$#$@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季清临突然道“我见清澜最近一直都闷在屋子里,清澜跟我出去转转可好?”%$#$@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店小二正巧在两人对面收拾桌椅板凳,很是热情的插话“哎客官,您今儿个打算出去还真是去对啦”%$#$@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兄弟两个人对视一眼,同时看向了店小二,等着他继续说下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店小二停下手中的活儿,小跑过来站在两人的桌子边儿上,解释道“客官您有所不知啊。最近几天有人在城北的山中挖出来一件宝贝,说是天降福瑞,现在这宝贝被供起来摆到城中的佛寺里去了,最近几天这佛寺周围可热闹着呢,大家都想去沾沾福瑞的祥气,保佑自己来年顺顺利利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季清澜低头苦笑,他才不想要来年顺利,能活着就万事大吉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越说越兴奋,店小二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但因为门口突然来了客人,只能抱歉一笑“那客官,您先吃着,我这就招呼客人去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季清临神色淡然,目光一直在店小二身上,看着他一路小跑,对刚来的客人笑得很是谄媚。%$#$@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一听就认为此事过于玄乎,这传说中的“福瑞”应当是百姓过于夸张的说法罢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但转念一想,若是能有个由头把季清澜带出去转转也是好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季清临收回目光看向季清澜,柔声问道“怎么样清澜,有兴趣去看看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季清澜的真实想法既简单又粗暴,那就是没有。%$#$@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作为被马克思唯物主义熏陶的小青年,他对封建社会的牛鬼蛇神都是嗤之以鼻孔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最最重要的是,他根本就不愿意动弹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但是,他看见季清临眼中尽是期待,顷刻间,脑中一派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万般无奈之下,也只好点头同意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天空只有一轮金色的满月,看不到星星,要说这福瑞真不愧为福瑞,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但是号召力却是极强。街道两侧的家家户户都挂起了灯笼,为路过行人照着亮。街道上人山人海,路上的男女老少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跟过年了一样。%$#$@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兄弟两人随意穿梭在人群中,有一搭没一搭的随意聊着,时不时转头看看街景,欣赏着诀风的风土人情,似乎是在游山玩水,好不惬意。%$#$@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忽然间,断尘出现在两人身后,打破了悠闲的氛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担心出了什么变故,季清临轻皱着眉,走到断尘身边询问情况。%$#$@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而断尘依旧一言不发,在不经意撇了一眼季清澜。%$#$@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季清澜当即装作看风景的样子,顺势闪到远处去自己闲逛去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季清澜其实并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他只是将自己的身形隐在较远处的摊子里,默默观察着远处的主仆二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背景是繁华的街道和涌动的人群,两人面容严肃的交谈了一会,看样子真的是有什么变故发生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待到两人对话结束了,季清澜这才慢悠悠地回去,站在一旁等着季清临开口。%$#$@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季清临神情严肃,稍加思索后做出了决定,嘱咐季清澜道“我这边出了些状况要去处理,清澜先回客栈等着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虽不知道季清临到底要去做什么,季清澜但还是乖巧点头,目送着一黑一白的主仆二人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街道两旁的灯笼轻轻闪着光,听着声旁孩童的欢声笑语,季清澜抬头望向天空中的明月,刹那间感觉心情愉悦了不少,而原先因为反派登场而衍生的低落也一扫而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季清澜不自觉低头轻笑了一下,这事情说不定并不像自己想得那么糟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白天的季清澜一直在房间里睡觉,现在整个人毫无困意,就算此时只有自己一个人,也不想这么快就回客栈。%$#$@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么好的时候可不是每天都有的,而且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能看一看真实的古人生活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于是,他当即决定,四处转转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季清澜边遛着弯还边同情着季清临,这身为大佬果然就是累啊,还好我这种小角色没啥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时间慢慢流逝,街道上的人流不知不觉少了一大半,想着时间也差不多了,季清澜掉个方向,慢慢朝着客栈的方向溜达回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满月皓洁的月光照到地上和四周的景物上,感受着晚风的抚摸,季清澜的眼前忽的出现了一条小路,说是小路其实是一条比较宽阔的巷子。%$#$@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四周的安静跟刚才的闹市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只见巷子两侧的高墙里不知住着什么样的人家,墙跟底下还零零散散的倒着几辆手推车,上面堆放着几麻袋的沙土,也不知究竟是做什么用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条路看起来白天就没啥人路过,更别提现在这个应该去会周公的时间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种诡异渗人的地方,季清澜一秒钟都不会多待。但由于此处是回客栈的必经之路,季清澜没什么更好的办法,只能能硬着头皮走进去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诡秘的小巷里安静的出奇,季清澜不自觉施展着轻功,不断加快自己的速度。%$#$@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空气在此时被划破,季清澜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在朝自己射过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身体立刻作出反应,赶忙朝旁边躲闪。%$#$@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但季清澜还是反应慢了一步,就在那不明物体即将要射进他的头颅时,又听见“叮”的一声轻响,不明物体被一颗小石子打偏了原本的运行轨道,打进了季清澜身侧的石墙中。%$#$@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死里逃生心有余悸,季清澜轻抚着自己的胸口,借着月光去看个究竟。%$#$@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所谓的不明物体其实是一把铁质的暗器飞镖,眼下正被月光照射着,发出着亮眼的银白色。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tm啥意思?小李飞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还不等季清澜开口骂人,静谧的巷中就传来不止一人的脚步声,正在快步朝他靠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季清澜一惊,抬眼便看到有三个人影,他们个个拿着明晃晃的长剑,穿着统一身着漆黑的夜行服,蒙着面,打扮俨然一副电影里的杀手模样。%$#$@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们三人都只露着一双眼睛,现下正毫无感情的看着面前的季清澜,仿佛在看一件死物%$#$@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可不就是江湖暗杀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季清澜思绪飞转,自己才穿进这具壳子里没多久,而原主现在则是一个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大学霸,能跟谁结仇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三人并不给季清澜思索得时间,提剑而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们招式动作整齐划一,一派的训练有素,季清澜紧绷着神经,赶忙调动武功,勉强躲过了他们的攻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黑衣人进攻自己时招招狠厉,直取面门,看样子今日非要取自己的性命不可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季清澜正发愁自己该如何脱身时,不知从哪里窜出一条神秘的黑影,他手起刀落一招毙命,轻松解决掉了其中的一名杀手,动作快的如同深夜里的鬼魅。%$#$@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剩下两人眼见自己的同伴倒地,交换了一个眼神,一起朝着突然出现的神秘人发起了攻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季清澜站在原地,傻傻地看着三个人打在一起。%$#$@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神秘人势单力薄,二打一的对阵肯定会让他招架不住,季清澜不知道那神秘人的目的是什么,但他救了自己一命是事实,总不能忘恩负义的见死不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于是,他立刻捡起死去那杀手的长刀,也加入了对战。%$#$@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武器“乒乒乓乓”碰撞的声音在寂静的夜空中显得格外清晰。%$#$@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几番激烈的交战过后,季清澜终于看到了杀手攻击的空隙,当即打出一掌,十成十的内力拍在一人的胸口。%$#$@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人挨了季清澜一掌后被打飞了出去,落地喷出一口鲜血,再也没了生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而神秘人也挨了黑衣人一掌,直接被打飞了出去,季清澜趁着招式之间的空隙,瞅准时机,迅速冲过去,用一刀结束了他的生命。%$#$@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季清澜随意擦了擦黑衣人溅到自己身上的血污,抬脚便他踹到一边,赶忙上前查看神秘人的情况。%$#$@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神秘人已经倒在地上昏迷了,季清澜探了探他的气息,知道他还活着时,松了口气。%$#$@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神秘人身上穿的黑衣满是刀痕,嘴边还残留着丝丝鲜血,想必是受了不轻的内伤,而他整个人看起来满是狼狈。%$#$@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季清澜俯下身,尝试着叫了他几声“哎,大兄弟?大兄弟快醒醒”%$#$@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人毫无反应,依旧昏迷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身在恐怖片的布景中,旁边是三个杀手的尸体,面前是半死不活的救命恩人,季清澜满目茫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季清澜当即打算在这些人身上找找,看有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许是季清澜想的过于简单了,杀手的身上一无所获,而在神秘人的身上,他翻来覆去只找了一块翡翠玉牌,此外没有别的什么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仅仅凭着这块玉牌季清澜根本不能确定他的身份,也不知道应该把他送去哪,又不能把他一个人丢在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来想去,还是先把他带回去再说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体力活,季清澜认命叹口气,把玉牌给塞了回去,把他费力背在背上,足下稍稍用了些力,朝客栈的方向飞身离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