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那个反派暗恋我好久

正文第二十四章

[更新时间] 2019-04-15 11:55:38 [字数] 3157

季清澜吓得腿一软,差点当场跪下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没想到这看起来虽然值钱但是很普通的盒子居然是个是个潘多拉的魔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里面居然装着的是萧景添的玉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错,就是萧景添看得比老命都重要的玉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玉佩是萧景添的父母留给他的唯一的东西,对他来说是意义非凡,按照原著,这东西现在应该在紫宵阁的暗道里保存的好好的,怎么也不可能到十万八千里外的毓璃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个世界的走向已经越来越奇怪了,都快不在原著小说的涉及范围之内了,没了原著小说这个金手指,季清澜由内而外散发着浓厚的颓废感,他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存在究竟有什么价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至于这个玉佩,还是以后找个机会还给萧景添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是应该用什么理由啊??是不小心捡到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季清澜意识到自己有些想远了,连忙自己掩饰失态,气愤得朝大虎脑袋上狠狠锤了一下“你他娘可以啊,什么东西都敢偷,这玩意儿我没收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虎猛的抬头,惊诧看着季清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季清澜毫不留情又打一下“看什么看,这东西怎么来的,你给我老实交代,不然真的让你绝后!!”*%#$!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要不是他没有萧景添的手段和魄力,大虎这家伙现在早就人头落地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虎吃痛一声“这...是我偷来的又怎么样?我就看它挺值钱的,想找个机会把它卖了而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季清澜直接被气笑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已??还而已??偷东西还这么理直气壮,你他妈闯祸了知不知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季清澜深吸一口气,努力平息着自己的怒火。*%#$!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现在的炮灰怎么都这么刚的,还要不要命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刹那间计上心来,季清澜转变了策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用匕首抵着阿康“既然他不愿意配合,那还是你来说说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还就不信了,从这两人的嘴里还问不出来话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阿康咽了一口唾沫“这东西应该是寨主的,据说挺值钱的,寨主一直当个宝贝藏着,结果不知怎么就大虎手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季清澜默默将匕首向前推进了一寸。*%#$!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阿康吓得面如土色“真的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像这么值钱的物价,我们这些人怎么用得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你们寨主是怎么得来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我就不知道了...”阿康抖似筛糠“大侠!!我,我就知道这么多了,其他的我真的不知道啊,大侠,大侠饶命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两人口供大体一致,暂且就信了他们的话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忽然想起自己在此已经耽误了太多的时间,季清澜抬头看看天,说“时候不早了,对了小桃,你知道路吗?我朋友还在那边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桃点点头“嗯,那公子跟我来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季清澜瞪一眼动弹不得的两人,头也不回的离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刚才他穴道点的不是很重,这两人大概到明早就能动弹了,这天寒地冻的天儿,就让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好好长长记性,至于明日是死是活是瘫是残,那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桃,等会你有什么打算啊?下山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桃咬着下唇,答道“嗯,我想去外面看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季清澜心中不由有些同情这小姑娘,小小年纪,以后大约就要漂泊不定四海为家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想送些什么聊表心意,但季清澜摸遍了全身,也没找到什么值钱的物见,只好就此作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等等,这姑娘刚才说什么?什么叫想去外面看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季清澜开口问道“你们从来都不下山去的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桃点点头“这里的山路不好走,大家都不愿意下山,也因为我们这里很少有外人来,所以我才想出去看看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没有外人来?这周围不是有几个村寨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桃皱着眉,奇怪看着季清澜“怎的?公子居然是不知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知道?我应该知道什么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季清澜一脸的迷茫,小桃叹口气,说“人人都说这常山上古怪的很,如果擅自上山,会被鬼缠住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怪不得!怪不得先前上山的时候连条像样的土路都没有,敢情这儿是一座‘凶山’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季清澜脸上肌肉抽痛着“小桃啊,你可别信这些诡异又离奇的事情,这世上比鬼可怕的事可多了去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桃的目光里满是迷茫,瞧着季清澜许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季清澜不在看小桃,低头轻笑一声,小孩子果然还是小孩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不甘心两人就此沉默,季清澜一路上都在向小桃打听着这佟林寨的情况。*%#$!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对了小桃,你在寨子里见过什么陌生人吗?特别是会些拳脚功夫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桃仔细想了想,摇了摇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你们寨主呢?平时对你们怎么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桃回答“寨主?他很少离开自己屋子,而我们平时也都见不到他,所以谈不上怎么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季清澜明白般的点点头,不再言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两人一路无言,径直走过了一段路,眼见他们离目的地越来越近,还没等看到寨主的屋子,季清澜就听见了从远处传来的打斗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季清澜心里咯噔一声,在前面打架的,不会是萧景添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桃耳力不如季清澜,她不知道为什么季清澜会忽然停下脚步,便站在季清澜前面奇怪的看着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个小桃,前面的路就不麻烦你了,就在前面不远了是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万一在前面打架的真的是萧景添,那自己肯定是要上去帮忙的,要是自己一不小心,害人家个姑娘家受了伤就不好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桃虽然不知道季清澜为什么会突然这么说,但还是懂事地点点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季清澜笑笑“今天谢谢你了啊,等会下山要小心点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桃眼神逐渐变得暗淡,她轻轻“嗯”一声,咽下了原本想说出口的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季清澜心中记挂萧景添,无暇顾及小桃,赶忙飞身前去查看情况。*%#$!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一路上季清澜心急如焚,费了一番功夫才找到地方,也不敢贸然上前,便悄悄躲在一棵树后面观察着情况。*%#$!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萧景添和一个陌生的男人正打在一起,背景是无尽的月空和苍茫的山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另一人,就是方才跟一个前凸后翘的美男子一夜风流的寨主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寨主出手狠厉,萧景添已呈败势,挨了一掌便被打飞出去,重重摔到了地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了个去,这就是大佬之间的对决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对不对,现在躲在不是感叹的时候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季清澜赶忙掐诀,替萧景添挡下了一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萧景添目光中带着诧异,转头就看见季清澜从树后轻窜出来,迎着月光,毫不犹豫朝着寨主打出一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能看得出来,那一掌大约是季清澜的全力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经过这些天的相处,他与这个季清澜之间好似有什么东西正悄然发生着变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寨主丝毫不惧,跟季清澜对了一掌,微眯着眼,问他“你是什么人,为何偷袭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季清澜技不如人,浑身被震得生疼,却还是满面从容与寨主对视,一字一句道“在下只是个小人物,就不劳寨主费心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寨主一看就不简单,一切还是小心为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其实,佟林寨的寨主本就不简单,自从佟林寨建立以来,寨主之位都是凭个人的本事夺得的,即使你昨天才来到佟林寨,即使你是个10岁的孩子,只要你有本事,那你就能当上寨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佟林寨的寨主本姓罗,叫罗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罗胜今年30多岁的年纪,在十年前,罗胜如一匹黑马脱颖而出,一举当上了寨主,却没人知道他究竟从哪里来,仿佛是天地间突然冒出来了这么一个人,是极其非常以及特别的神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说起来,也是多亏了小桃,所以季清澜才能知道这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季清澜不管罗胜此时是个什么表情,直接扶起倒地的萧景添,关切道“你没事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萧景添立刻回神,不顾季清澜的搀扶,满脸痛苦的捂着胸口,强撑着站了起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似乎受伤不轻,眼下是连站都站不稳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季清澜赶忙上去扶住他,悄悄问道“你怎么了?怎么跟这个家伙杠上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萧景添轻轻挣开季清澜,说“无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嗷,这句话大概回答的大概是上一个问题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是,你都被打成这样了,就别高冷了好好说句话不行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季清澜原地翻个白眼,又上去扶好他“你就别逞强了,要不坐下休息会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萧景添又挣开季清澜,说“不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季清澜直接冲上去挽住萧景添的整条手臂,满是得意的看着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嘿嘿嘿,气不气?我就问你气不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萧景添挣不开季清澜的钳固,只能由着他去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怎么看都觉得他们两人现在的姿势怪怪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寨主怎么连个小孩子都要欺负?”季清澜闹够了萧景添,还没忘记眼前还有个城府深沉的罗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罗胜不经意轻轻转着手上的青玉扳指,缓缓开口问道“不知道两位来我这偏僻的小山寨中有何贵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季清澜抬头,看见罗胜正意味深长的看着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人武功高强,眼下不能硬碰硬,季清澜答非所问“寨主真是好眼光,这常山中山清水秀,真是块风水宝地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地方都闹鬼,还风水宝地?这人是没听懂他说话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罗胜不耐烦地揉搓着手上的青玉扳指“小公子,这装傻可不是明智之举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季清澜的小聪明被当场拆穿,傻呵呵的尬笑道“呵呵...是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废话,这他能不知道吗??可是他除了装傻充愣以外真的没什么更好的办法了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