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仙人精分宠上我

第一卷 双世情缘任纠葛第2章 惟愿伴此生,白首不相离

[更新时间] 2019-03-14 15:01:27 [字数] 3003

窗外的那个人,是梦中的人儿吧,一身白衣胜雪,气质出尘,如同凡尘谪仙般凝望着女子。只愿这个梦,晚一些醒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中的人,仙人般澄澈出世的双眸,让原本躁动的灵魂都得到了洗礼,真想永生永世看着这双眼睛,不忍离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一眼,带出了两世纠缠不断的情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从那天起,忆君安过了一段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快活日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同样的,闲月居士忘却了所有牵绊,想不起自己是个修仙者,想不起师傅的警告,醉心于温柔乡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二月的湖,还有些冰冻未解,风中带着一丝丝凉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湖中一艘轻舟,白衣少年轻摇船桨,船的中心坐着一位大家闺秀,好一副才子佳人图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忆君安忍不住回忆起两人初见那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叫闲月,久闻忆府千金艳名,今日斗胆攀梯而来,只为一睹姑娘芳容。”白衣少年如是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忆君安眼中,明明眼前的白衣人是踩在剑上,就像传说里的剑仙,偏偏要装的一副普通人的样子,真真好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公子好。”不过她的性格,不会拆穿别人,让人难堪,对方想装,她就随着对方说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传说,话本里,很多遇见仙人的情节,忆君安这种随遇而安的性子,哪怕是第一次遇见,也不会大惊小怪,相反,心里还有些小雀跃,任谁遇见故事里的人,也会有些兴奋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至于知道这里是忆府,也没什么大惊小怪,闲月一目千里,随便一眼就看见了这是谁家的府邸。难的是,方才话到嘴边,一个不察就说出来了,接下来要怎么问到小姐的名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下闲月。”无奈,闲月只好再说了一遍名字,他从小在山上长大,一直以来的生活就是修炼再修炼,怎么与女子对话,他真的不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噗嗤。”看着闲月的窘态,忆君安忍不住笑了出来,忙掩袖于口,真是丢死人了,她可是有礼仪的大家女儿,怎么会做出这种失态的事。不过话说回来,不知道怎么,看到憨态可掬的闲月,她就是没有忍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妾身忆君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闲月心中只有一句“幸好”,对方听明白他的意思了,要不这个场面真的太尴尬,他都有要跑的趋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互报了名字后,两个人又不知道说什么,闲月本以为会很尴尬,可不说话的忆君安,让他感受到的依然是那份宁静,能让他修炼岔了的真气稳定的安逸。^#=~*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忆君安又何尝不是这种宁静的感觉,她长这么大,从没有一刻脑中没有任何想法,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一个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良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管怎么说,初识的两人就这样一直看着,也实在太怪异。^#=~*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咳,小姐明日是否有闲,在下欲邀小姐游湖,不知可否赏面?”闲月毕竟是男人,就算不知道说什么,也要硬着头皮去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话本是个好东西,闲月虽然一心修炼,但师兄弟拿回来的凡人话本,他还是看过的,里边男女相遇,一般都会做些什么,感谢话本,感谢写出故事的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反应过来的忆君安迅速低下头,她从不知道自己这么大胆,第一次见面就敢这么看着一名男子,真是羞死人了。可偏偏心里没有那种羞涩的感觉,一切好像都是那么自然,两人的相遇那么自然,对视那么自然,对话那么自然,没有任何窘迫的感觉,只有岁月静好的安逸。^#=~*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过刚一见面,就要邀约自己,这个闲月还真是大胆。细细回想,又好像不是因为他是大胆的登徒子,而是没跟女子接触过的那种不知所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啊。”想到这里,不知道怎么鬼使神差,忆君安竟然答应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明日在下来接小姐。”到了此时,闲月才反应过来,一直这么看着她很不好,修仙者百日筑基后,一生就超过了百年,虽然心里很不舍,但不争这一两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望着御剑远去的闲月,忆君安面容没有一丝波动,如果这是一场美梦,那就尽情的去享受,遇见什么不是自己能决定的,那就让它成为人生的故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闲月很享受这种安稳,他划着船,更多的是让船随波逐流,他知道,身后女子看着他,天地都仿佛静止在这一刻,整个世间只有他,只有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忆君安望着站在船头的白衣少年,裹了裹身上的狐裘,还记得早上他御剑而来,还故意租了架马车,为了更好的装普通人,真的很有意思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轻舟掠过,万里河山,时光正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两个人都没与异性接触过,他们不知道,游湖一日,一句话没有这种情况,在其他人那里简直是不敢想象的事,偏偏两个人觉得安好,他们是爱么?谁又能说得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明日小姐可愿爬山?”回到岸上,闲月说道。真是要感谢满大街卖话本的人,他很喜欢两个人不说一句话的状态,但总要做些什么,让两个人能在一起,要不也享受不到这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切听公子安排。”忆君安轻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回到家里,回往小楼必定会经过大堂,远远的就看见爹娘在大堂坐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忆君安静静的走入大堂,给双亲请安,她早已不会对任何事奇怪,只会遇见就去面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儿,听闻今日有一白衣公子带你去游玩?”果然,忆父说的就是这件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的,爹爹。”忆君安回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位公子是哪家儿郎,可有婚配?”忆父问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知道呢,孩儿没问。”忆君安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忆父很无语,这个女儿,该怎么说她,是傻?从小过目不忘,翻过一遍的书几乎可以背下来。是呆?待人接物全长安没人挑的出毛病,来过忆府的人无不称赞忆府千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儿啊,若是有意,这些都要问问。”忆母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都说知子莫若父,知女莫如母,可这个孩子想什么,两位老人家永远摸不透,即使以他们的阅历,都看不懂这个自己的女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忆君安传遍长安的艳名里,有一点跟所有大家千金都不一样,大家都说,她就像天上的人儿,不属于这个人间。说的不是她的长相,正经来说,她不属于绝世美人,姿色只是中等偏上。大家说的,是她给人的感觉,所有碰见过忆君安的人,都觉得这是一个很远的人,就算她站在面前,也觉得离她很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的,孩儿会找机会问。”忆君安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两位老人对望一眼,她总是这样,任何事都会答应,并且会去做,但到底她想不想做,他们从来都不知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罢了,安儿觉得好就好,为父不会干涉。”忆父揉着脑袋说道,真是头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女儿告退。”忆君安行了个礼,去往小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唉,这孩子,以后可怎么办啊。”忆君安走后,忆母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儿孙自有儿孙福,这女儿你又不是不知道,也许真是天上的人,不知道你我老两口前生积过什么德,她今生做你我孩儿来报恩的。”忆父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除了那种仿佛不是人间的气质,这个女儿就是所有人眼中最完美的人,从来不会忤逆父母,十来年间每天都会早晚问安,玲珑心思,总能发现父母的心思,很多时候不用他们说,忆君安就会先安排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其他事就罢了,终生大事都这样,做父母的怎么可能不过问,真真让老两口感觉无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忆君安不是传统的那种大家闺秀,从小她就随护院武士锻炼,不求技击杀敌,只为有个好的体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结果,一直在她身边照顾的闲月没了用武之地,他人在一边,御剑另一边,就怕忆君安踩空有危险。一次未歇走到山顶,忆君安脸不红气不喘,这是修仙的闲月,要换个纨绔公子,不得趴在地上尽漏丑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然后,两个人看着远方发起呆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月下,两人一人手中一卷书册,闲月站在亭外,人与月光仿佛融为一体。亭内,忆君安沉浸在书中,不受任何外物打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闲月真的很喜欢这种感觉,不只为了平静走岔的真气,他心里也得到从未有过的平静。专注看书的忆君安,双眼澄澈如同没有涟漪的静湖,那种只在修真传说中的眼神,闲月真的很想一辈子看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忆君安能感受到身边飘舞的长剑,她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闲月,她知道他是修仙之人,两个人的这种默契,是她从没遇见过的,怕?不是,她并没有担心说出这个事会让闲月消失。或者说,她从没这么自在过,什么都不用考虑,想说就说,想做就做。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不知道要不要告诉闲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也许两个人的默契真的是某一世注定,逛街这种遇见人,噪杂的环境都不喜欢。反而是闲月抚琴,忆君安起舞这种宁静的相处氛围,两个人都沉浸不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月光下,琴声悠扬,闲月拨弄着一曲安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青石上,舞姿翩跹,忆君安舞着一支清华。^#=~*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惟愿此生,悠悠度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若是有缘,白首不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