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涅槃圣女谋天下 > 第三卷 付国篇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三穿嫁衣 亲杀所爱
作者:明月九川  |  字数:2345  |  更新时间:2019-06-11 13:22:23 全文阅读

黎明的冷光照亮了付国的宫殿,亦照亮了被大雪覆盖的红瓦高墙。

铜镜中,女子朱唇皓齿,眼角微微上挑,一双透亮的眸子中似含了秋波一般,臻首娥眉,顾盼间,便已美得惊心动魄。

指尖轻触在嫁衣的金丝纹路之上,白颜笑牵起一抹苦笑。这已经,是她第三次,穿上嫁衣了。

“娘娘,已经准备好了,待到礼轿来迎,我们便可出去了。”身旁的婢子道。

“既然时辰还早,我想去园中看梅。”白颜笑说道。

“这......”婢子有些为难,“娘娘,今日园中迎接宾客,怕是会有冲撞,似是不妥。”

“无妨。”言罢,白颜笑提裙而去。她本就不是这里的人,所以那些规矩,自然也是困不住她的。

御园的万千红梅竞相开放,又有新雪覆了枝头,白颜笑一袭红衣伫立,远远看去,花间一美人,长发如瀑,皎洁如月。

身后,一道墨蓝色的身影站定,在看清此景之后,灰蓝色的眸子顿时泛出欣喜的、惊讶的、激动的光芒,无法控制的,顾北屿颤抖着上前。

“阿颜?”他轻唤。

白颜笑触花的手一抖,缓缓回身,僵住。

“阿颜,果真是你.......”顾北屿连睫毛都颤抖了起来。

白颜笑的眼中泛起一丝讥讽,与他大婚的时候,他没有认出自己。如今,嫁给了他人,他倒是认出来了。

“公子可是在叫我?”白颜笑眼中冷冷,轻轻启唇。

顾北屿怔住。渐渐的,一抹自嘲浮现,继而又是一丝愧疚和痛惜。一时间,顾北屿的脸上神情丰富的很。

“阿颜......”顾北屿缓缓开口,唇齿间尽是无力,“我知道,你就是阿颜。不论你认不认我,但终究知道你还活着,我......我.......”顾北屿说着,眼眸竟是一红,宁是哽咽了半晌,“这几个月来,每每午夜梦回,我总是梦见你掉落深渊时那绝望的表情.......一次一次的惊醒,一次一次的无法释怀,那魂牵梦绕的都是你.......直到,那一日我看到了你的背影,猜测你还活着,一直在找你.......”

“直到,我在你生活过的小院里看到了它。”说着,顾北屿掏出了一支竹木簪,那是当初他亲手为她打磨的竹木簪。“阿颜,你可知当我看到这支簪子时有多开心,这是你唯一能留给我的东西了......你不认我,总该认得这把簪子吧?”

白颜笑蹙眉,心中反感着只觉得此时的他虚假的很,淡淡的瞥了那簪子一眼,接过,摩挲在手中,不由得冷笑道:“此番,你倒是认出我了。”顿了顿,白颜笑又道,“别来无恙,顾将军。”

顾北屿尴尬的神色中闪过一丝痛惜,半晌才道:“阿颜,我知道你定是恨我的,但你可愿听我解释,那日我中了瑶华的蛊,神志不清,所以才......”

“神志不清就可以胡乱杀人吗?!即使你同我没有半分关系,可我姐姐毕竟是一条人命!你就可以随意杀之吗?!我从不曾想你竟是如此狠绝!如今倒是解释得风轻云淡!可我阿姐没了!你能给她偿命吗!”白颜笑突然咆哮起来。

“对不起......阿颜.......”顾北屿眼中满是痛楚,“可不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就算拼尽性命,我也会护你周全,求你,不要再离开我!”说着,顾北屿上前,就要揽白颜笑入怀。

白颜笑侧身一躲,避开了顾北屿,冷声一笑,朱唇轻启:“顾将军,这是要和付国陛下抢夺当朝皇后么?”

“什么......”顾北屿僵住,适才反应过来白颜笑此时穿的正是嫁衣,“今日是付安和你的婚宴.......”顾北屿踉跄一步,眸中如冰面碎裂一般泛起疼痛和失落。

“是又如何?”白颜笑高昂起下巴,“呵,你当真以为一句轻飘飘的对不起,便可将当日杀我阿姐、弃我不顾、与他人成婚、又亲手将我斩落悬崖的几笔账,就这么抹去了么!”白颜笑目色冷凝,朱红的唇狠狠的咬住,似要渗出血来,她一步一步走向顾北屿,“你可知,那崖下深渊的水是何等滋味?你可知,锥心刺骨的恨是何等的疼?你可知,什么叫......噬心之痛?”

说着,白颜笑将手中的木簪狠狠的折断,随着清脆的一声响起,那木簪便分成两段,掉落在大雪之中,“顾将军,你和我,早就如同这支簪子了,既是覆水难收,又何必虚与委蛇呢?”

“我......”顾北屿无力的张了张口,“阿颜,我自知无力挽回,但如今,究竟我怎样做,才能让你原谅我......”

“除非你拿命来偿我阿姐!”白颜笑怒不可遏。

“好,若你想,我的命,你尽管拿去。”顾北屿深深的看着白颜笑,那眸中,没有一丝不愿,满是真诚和愧疚。

“狂妄。”白颜笑冷声道,自袖中生出一道冰锥,挥袖而上!

顾北屿没有躲闪,任那尖锐的冰锥狠狠的刺入胸膛。

巨大的动静引来了付安等人,而付安刚到,便看到顾北屿胸前涌出大量的血,正顺着冰锥一滴一滴的流下。顾北屿的脸色迅速的变得青白无比,而他胸口周围竟渐渐冻结。

与此同时,白颜笑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有着双生蛊在他们体内,若是今日顾北屿死了,白颜笑也活不成,可是她依旧没有停手,任无尽的痛楚在心口蔓延。

“阿颜,住手!杀了他,你定会后悔的!”付安唤道。

顾北屿猝然看向付安,脸上瞬间又白了一白,他听到付安唤她——阿颜——这个曾经属于自己的称呼.......

然而,白颜笑没有丝毫的停手,只是狠狠地闭了眼睛,默默在心底唤道——付安,对不起了,是我负了你。

再睁眼,便将所有歉意掩于眸底。

依旧用力持着那冰锥,仿佛麻木一般,只是渐渐的,白颜笑的眼中却蓄满了泪水,那泪水中,是为了报杀姐之仇的恨意、是对他负了自己的绝望、是舍弃彼此感情撕心裂肺的疼痛......

一边是她不得不报的仇,一边是她难以割舍的感情!

一边加重手上的力度,一边控制着自己即将崩溃、想要松开手的冲动。

她有多恨他,便有多爱他。

僵持不下,直到顾北屿的血一滴一滴的流失,渐渐的连神色也变得恍惚,瞳孔正在失去光泽......而顾北屿却仍然用无比温柔的目光看着白颜笑,那目光中,是无尽的疼惜,甚至还有一丝不甘。

对上那双足以包裹她的眼,白颜笑没由来的手上一震。

见此,顾北屿反而是满足的笑了。那笑容,带着一丝解脱。他几乎贪婪的看着白颜笑,直到最后一丝光亮即将收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