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从不平凡的曲折

正文小小的小人物

[更新时间] 2019-03-21 12:52:54 [字数] 5425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是一个很平凡的人,说话的时候还经常不经过大脑,非常的耿直,用憨态可掬形容他一点都不为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在生活中还有着另一面,暖男形象,但是生活却往往与他背道而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我们认识的观念中,暖男形象的男孩子一般都会受到周围女孩子们的青睐,可他的暖男气质正好与他的耿直率真冲撞的面目全非。@=+&$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男孩儿长得不算帅,但是有那么一股子秀气,给人一种文质彬彬的感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男孩儿在小时候很有个性,很孤僻,不合群,身边也只有那么一两个朋友还算是玩的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时候因为和同学打架被学校批评,本来是要被劝退的,但是因为学习成绩非常的出色,最终只是被批评教育了一翻。可是他的父母感觉在这样的学校里面自己的儿子会被耽误,于是便商议着转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去镇南方向的一所私立中学,当他听到这样一个消息的时候虽然嘴上没说,可是心里却高兴的不得了。原因无他,只因为他所喜欢的一个女同学,他原来班上的班长,就在这个学期开始后不久转学走了,去的同样是镇南私立中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家伙心里高兴了好几天,总在想什么时候到放寒假,然后在到开学,这样我又可以看到她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熬着熬着时间好不容易到了放寒假,想着终于快要见到她了,放假前的那天下午,小家伙正在校园里走着,突然看到校门口进来一位女生,他再熟悉不过的女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突然害羞了,当他慢慢的迈着小碎步走到女生面前,停下脚步朝着女生精致的小脸上望去的时候,当他和女生眼神接触的那一刻,他的目光还是像以前那样懦弱的移开了,一支胳膊下垂,另一只胳膊从背后紧紧的攥住了胳膊弯,紧张感快要让他窒息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那边提前放假了吗?”男孩还是唯唯诺诺的问出了自己的疑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那边的学校比这边提前放了两天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男孩心里本来想的好好的,我这个假期就在家里老老实实的度过,下学期开学之后就要再次见到她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是没想到所有的预想还没开始,提前就被打破了。他提前见到了女生。还是那么的突然,连一点点的防备都没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男孩本来就有点孤僻不喜欢说话,这下可好,遇见自己喜欢的女孩更是一句话都不会说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男孩匆匆忙忙的和女孩打过招呼就要离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韩伯...”小女孩见男孩要走匆忙的喊了一句,可是下一刻女孩也不知道说啥了,所有的话语全都如鲠在喉,原本简单的话语却变得难以启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怎么了?”韩伯有点不知所措的回过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没什么。”其实那个时候的她想要说什么,韩伯也是后来去到新学校才知道的,但是无论什么都没法改变现在的情况。@=+&$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哦...”最终韩伯头都没感回的走掉了。显得很是狼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忙忙碌碌的过了一个新年,学生们也迎来了开学的日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天韩伯的父亲送韩伯去新的学校,学校的新环境对于刚接触新校园的韩伯同学来说,还是稍微有点残酷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从原本的每天都要回家两次变成了每两周才会回家一次。那时候的韩伯想着我还能继续和她再发生地点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可是现实却是有点残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父亲走了之后韩伯急急忙忙的跑回教室,想要找到那个她,可是找了好几遍都没有发现她在什么地方。当时的韩伯在努力的安慰自己“可能是她家里有什么事情给耽搁了,说不定过两天就会来了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就这样韩伯抱着这样的想法苦苦的坚守‘阵地’一个星期,可是一个星期都没有来,韩伯的心已经渐渐的有些冰冷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周末的时候因为母亲不放心韩伯自己一个人在陌生的环境里面生活,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出于担心,母亲决定去学校看望韩伯,由于学校里面只有中午的时候才可以探视,所以母亲就赶在中午休息之前赶到了学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时学校是一个封闭的地方也只有一个大门,就在学校东侧院墙的中间,进入学校的是大门南侧便是门卫的房间,门卫的对面是学校里唯一的小卖部,从小卖部在向里走便是我们当时上课,唯一的一座四合院,整个四合院呈现的是一个大大的正方形,只有一处空白的地方可以进出。教学楼的四合院坐落在通过大门后的东北方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透过韩伯教室里的窗户就可以看到学校的大门口,那个时候不管是谁经过韩伯都会一眼看见,当距离中午下课还有几分钟的时候猛然间一道韩伯所熟悉的身影从窗前经过,韩伯看到是母亲来看自己,眼眶瞬间就湿润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各种各样的委屈,无奈,还有浓浓的思念,一瞬间涌上心头,韩伯在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韩伯的异常还是引起了班主任老师的注意,老师扭头看向窗外,在看到韩伯妈妈的时候瞬间就明白了韩伯此时的想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韩伯,你妈妈来看你了,去吧,给你提前下课。”班主任老师特别能理解韩伯现在的状态,毕竟第一次走出家门,独自在学校呆了一个星期,是个小孩都会想家的,而韩伯没哭没闹已经算是坚强的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谢老师!”韩伯听到老师的话语激动的快速站起身子,朝着老师道了声谢,急匆匆的向着窗外的人影走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韩伯在走出教室绕到四合院外面,看到妈妈的那一刻再也忍不住,喊了声妈的同时,眼泪也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对于一个只有十一二岁的孩子来说,这是想念的泪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后来妈妈带着韩伯来到外面的一个小餐厅简单的吃了顿“丰盛”的午餐。妈妈在临走的之前把从家里带来的一些水果塞给了韩伯,好言安慰着有些恋恋不舍的韩伯,又给了韩伯几块钱的零花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韩伯在最后的时间里,默默的注视着妈妈离开。之后的日子里韩伯还是在不断的关注着她的消息,韩伯很想知道她到底怎么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时间总是过的很快,一转眼就到了第一次回家的时间了,由于第二周的周五上午就上两节课就可以回家了,所以通常放假之前的晚上总是最难熬的时间,和韩伯住在一起的有9个同学,其中大部分是原来的老学生,到了周四晚上激动的就睡不着觉了。恨不得立马就能回到家,一直玩到凌晨两点多才睡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第二天早晨还要早早的起床出操,上完两节课母亲的身影早已等候在学校的大门口,韩伯背着书包像一阵风一样跑了过去,妈妈拉住韩伯的手一阵揉捏,好像是很心疼自己的儿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回到家中,看到家里只有奶奶在看着妹妹,韩伯不禁好奇,“爸爸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爸出去打工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啥时候走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就是那天送完你上学之后,你爸第二天就走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后来韩伯才真正的了解到,原来爸爸是怕自己在新的学校里面不适应,所以一直把自己出门打工的日子往后拖,一直到韩伯上学走了之后。@=+&$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天是周五韩伯原来上学的那所学校就在邻村,韩伯决定中午吃过饭就去学校看看之前的那些个老同学,虽然和他们的关系不是太好,但是毕竟在一起呆了四五年的时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和妹妹一直玩到中午吃过午饭后,韩伯起身。@=+&$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妈,我出去玩去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去吧,早点回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知道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韩伯在慢慢吞吞的向曾经的学校走去,一路上遇见很多韩伯熟悉的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爷,在这下棋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婶子,你家小子回来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由于韩伯自小就比较独立,所以心性显得比较成熟,在周围的大人们看来,这就是一个已经长大了的小男孩,总是那么的懂事,那么的乖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知道和一些熟识的长辈聊一些家长里短。也正是因为韩伯的独立给那些和韩伯大小差不多的小孩一种“别人家孩子”的感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因为韩伯是那种什么事情都不太需要家长操心的孩子,所以很多的家长总是喜欢和自己的孩子说“你看看人家韩伯,那么懂事,你再看看你,整天不知道让人省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个时候的韩伯基本上成了村里小朋友心里上的对象,但是没办法呀。明明自己也很努力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韩伯来到学校,看着学校的大门,那么的亲切,心里激动坏了,有种心脏都要跳出来的感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韩伯努力的平复好心情,走入了校门口,站在原来的教室门口向曾经的教室看了一眼,可是就这一眼彻底的让韩伯呆立当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怎么在这?她又转回来了?为什么?哪里不是很好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大串的疑问瞬间充斥在心头,不知如何是好,就在韩伯愣神的时候教室中的那些同学发现了韩伯,老师看到同学的动作之后,也扭头朝着韩伯看去,当看到是韩伯的时候,老师露出了亲切的笑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韩伯,那边下课了?既然来了就进来听听老师讲课,看看有啥不一样的。”沈老师是正在上课的老师兼班主任,主要教数学,韩伯当时是她的课代表,数学成绩基本上都是满分状态,沈老师对于韩伯的印象非常好,同样的对于韩伯也是非常的了解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平时特别贪玩的一个学生,家庭作业还经常不做。但是人家成绩好呀,你们成绩要都向他一样,你们也可以不写家庭作业。”这是沈老师在韩伯转学后当着所有学生的面说出来的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见沈老师是多么的看好。哪怕说以后的韩伯能够考上清华北大沈老师都还不会觉得有一点的意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沈老师,我就不进去了吧。您现在在上课呢。”韩伯觉得如果现在进去听讲对于现在的学生来说是不太好的,毕竟会打扰到同学原本的上课节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关系,现在也就是讲解后面的题目,不是新课。你进来听就行,来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韩伯没有在跟沈老师客气,直接的走到了教室里后排空着的一个座位坐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同学们,经常跟你们念叨的韩伯同学回来了。你们都看看人家是怎么学习的,你们是怎么学习的。”沈老师在讲台上讲的义正言辞,学生们在台下简直都快要炸翻天了,一个个正襟危坐,一副谁都不想输的样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了,我们继续上课,刚刚讲到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沈老师的课还在继续,班里的同学听的也是非常的认真,有的人是因为意识到班级里来了个本不在属于这里的‘侵略者’转而改变自己的态度,而有的人是真的在很认真的上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是对于韩伯来说,这个根本就不重要,都在一起呆了四五年的同学了谁还不知道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是有一个人他还真的看不懂,“他为什么回来?在私立学校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上次在学校门口叫住自己,之后没有说出的话就是这件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韩伯最总决定一定要把这件事情搞清楚,可是该找谁呢?去问她本人?明显的不可能呀,韩伯那么容易害羞的一个小男孩,怎么可能轻易的开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想想还是决定到学校之后找那几个玩的还不错的哥们去问问,毕竟他们上一学期就在私立学校上学,这其中的种种他们应该清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是该怎么问呢?韩伯越想越乱,头都快炸了,与其如此还不如不想了,索性还是专心的听老师讲课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是当看到沈老师讲的内容的时候,韩伯有点不敢致信,韩伯惊讶的发现这里的课程才上到私立小学的三分之二不到的内容,这样的内容韩伯已经听过一次了,基本上的东西都已经掌握了,再听一遍也是索然无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恰巧,这个时候的韩伯,由于昨天晚上没睡好的缘故,一直是哈切连天。不一会思绪已经飞到九霄云外,去和天上的王母娘娘聊天去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韩伯,你来回答下这个问题。”沈老师指着黑板上写下的一个问题看向韩伯,却发现韩伯已经睡着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韩伯...韩伯!”沈老师的嗓门明显的大了起来,同学们纷纷扭头看向最后排坐着的韩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结果就看见了韩伯留着哈喇子,一只手托着腮帮,两眼紧闭,俨然一副已经睡熟的表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哈哈...”全班同学开始只有两三个人在憋着笑,可是不知道是谁带的头,瞬间变成哄堂大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么大的声音一下子把韩伯惊醒了,看着周围所有的同学都在笑着看自己,韩伯立马注意了一下自己现在的情况。没什么呀?可是当韩伯注意到嘴角上还挂着的口水的时候,韩伯瞬间就楞住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尼玛,丢死人了’韩伯瞬间擦去嘴角上的口水,再次抬头看向沈老师所在的讲台位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韩伯,你上来把这道题解一下,解的出来你就继续在教室里呆着,解不出来你就可以走了。”沈老师有点怒气冲冲的对着韩伯说道,看得出她真的生气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韩伯站起身子注视着黑板两秒,直接就从座位上走上了讲台,拿起粉笔就在黑板上刷刷的写了起来,不到一分钟,整个解题结束,看呆了老师,同时看呆了学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学生们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就跟看都不看直接写似的。老师吃惊于韩伯书写的速度,就这样解决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至此来世还是有点不太相信,看了看思路,再看看答案,确定无误之后沈老师再次给了韩伯一个很肯定的眼神。@=+&$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反观韩伯,知道现在还有点没睡醒,迷迷糊糊的感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沈老师,对不起,昨天晚上半夜了还没睡,刚刚困得厉害,所以不小心睡着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事,那你今天就先回家睡觉吧,以后周五下学之后,来我这听课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那我周五放学后来着听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其实沈老师想的很简单,用韩伯刺激一下这些班级上的同学。韩伯只是想有个正大光明地机会能够再次接近她。离她能够更近一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韩伯百思不得其解,那么多的问题再次袭上心头,他还是看不懂,读不懂,也暂时没有办法去接触他的世界,他是多么的想要融入进去,恨不得把自己都融入对方的血液之中。那种刻骨铭心的感情相信也只有韩伯自己能够真正的体会的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韩伯迫切的想要知道更多的真相,但他又不能舔着脸去直接问,这就有点苦逼了,还好他想到了在学校的那两个朋友,相信他们会知道真相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韩伯急匆匆的回到家,躺床上就睡,一直到晚上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韩伯的妈妈过来喊他吃饭的时候,韩伯才揉着眼睛下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昨天晚上没睡好呀,回到家的时候就看你有点不对劲,下午回来倒头就睡,你昨天晚上干啥去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昨天晚上不是第一次放学吗?他们说第二天回家可以睡。然后他们都不睡,在那总是说话,我就没睡着,看了看时间都两点多了,然后就慢慢的睡着了。”韩伯有点无奈的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们平常不这样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平常不会那么晚,平常熄灯后他们也会聊天,老师会不定时的查寝,就是谁不睡觉就去外面站着,他们看到老师就不敢说话,老师走了就还会说话,就是声音会很小,慢慢的就睡着了,有的时候会很安静,安静的都不像他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韩伯讲述着自己第一次住宿舍的经历,逗得妈妈偶尔还会发出笑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韩伯吃完饭就回房间睡觉去了,不过下午都已经睡了一下午了,晚上反而睡不着了,翻过来覆过去的睡不着觉,韩伯的脑子里面也在想象着各种各样的事情,就像一部部的电影在脑海中快速闪现,只是所有故事中的主角全都是韩伯自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深夜窗外变得安静,经的有点吓人,韩伯脑袋里的画面也从喜剧慢慢的转换成了恐怖片,韩伯紧紧的将自己埋在了被子里。不一会就是满身的汗水,出来透了口气,韩伯渐渐的也有了些许困意,慢慢的便进入了梦乡。梦里全是他和她的背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作者有话说:

我只是利用业余的时间去记录人生,更新的时间可能会不固定,但是我会每天抽出时间不断的努力的。
[+展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