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重生厨娘来当家 > 正文
第一章:还活着?
作者:心扉彩蝶  |  字数:1965  |  更新时间:2019-03-22 21:37:07 全文阅读

“哼,云家最后一条血脉已被斩断,这世代相传的云家味极散……终于,是娘娘的了……”

……

“将东西交出来,不然……今天大爷就让你亲自尝尝,活烤人肉的滋味!”

……

“我将味极散交到你手中,从此,你便是云家唯一的主人,你生它便生,你亡,它便亡!”

……

“进来吧,外面天寒地冻的,这么小点儿孩子也不容易……”

……

铺天狂雪,脚迹消失,记忆,如同九缤旋涡,同时极速倒带。

云烟置身其中,感觉温热的血液从身体里一寸一寸缓缓漫溢而出,四周扑朔迷离成一片甬黑。

突然,一阵刀光剑影在身后错疾而开,漫天的火光陨石一般从正阳宫外齐齐砸下,远远数十米,拉出一道刺眼的猩红。

“呲啦……”

刀剑入腹的声音,是疼痛,撕心裂肺的疼痛……

“啊……”

云烟猛地翻身坐起,急剧的呼吸伴随着胸口起伏不定,满头满脸的汗水,心脏处,滔天恨意泉涌不绝,致使她整个人都微微发着抖。

她下意识地拽紧身下的草席子,整个人颤抖成一团,越来越紧,草木倒刺扎进肉里刺得两手发麻,然而下一刻,两眼却突地一愣。

疼痛?她还能感觉到疼痛?她……还活着?

“瞎叫唤啥啊叫唤,你这死丫头,整天就知道偷懒,摔一跤没啥毛病,倒把懒虫摔出来了,快起来干活去!”

心下惊魂未定,却那时,房门“吱呀”一声被人从外推开,身着浅色布衣的女子气势汹汹地踏步而入,手中揣着一根擀面杖,走到跟前对着云烟便是一指。

抬头望去,女子约莫十二三岁,头上着了一枝黄 菊,小巧的瓜子脸粉黛未施,虽摆得一脸凶神恶煞的模样,却稚气未脱,没有丝毫威慑力。

云烟斗大的双目死死地盯着眼前之人,几欲将她望穿,因为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她名义上的姐姐―云蝉。

可是……记忆之中,那场大火,云蝉为护她坠身孤崖,深渊万丈,不可能还有生还的机会,更不可能还是如今这副模样,那眼前之人,又是谁?!

“蝉……蝉姐……”云烟张了张嘴,干哑的嗓子只试探地发出了两个颤抖的音节。

“叫我也没用,爹爹不在,你自己的活,休想我帮你干,还不快起来!”云蝉冷哼一声,转身便欲离开。

然而,脚还未踏开一步,身后猛地“咚”一声重物落地的炸响,回过头,只见云烟蜷着身子,半倒在地上,臃肿的双眼猩红一片。

“你……你……”

云蝉一句话还未吐出口的功夫,地上的人已攀着床沿缓缓站了起来,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咧开嘴朝她灿然一笑,比哭还难看,“婵姐,我想去后山看看。”

话刚撂下,拖着摔伤的半只腿,一撅一拐便夺门而出。

“你这死丫头今日魔怔了,没事儿跑后山去干什么?整天正事不做豆腐放醋,要等爹爹回来,非得打断……”

云蝉气得跳脚,嘴上说着狠话,然而手上却没有半分停留,无奈唾弃一口,扔了擀面杖,也急急地跟了出去。

云烟心急如焚,几乎想要立马飞到后山,如果记忆中的那些东西都实实在在的存在,是否可以证明,这一切都是真的,不是梦。

自己真的没有死,云蝉也还未出事,云家惨案还未发生,如果都是真的,那一切,都还来的及吗?

后山本是山洼低谷,四周重岩叠嶂,山石泥块日渐累积,只地势稍浅的山缘连接着山那头的溪水塘,由此而外,都是茂林。

云烟深一脚浅一脚,费了小半日才从山前绕过去,记忆之中,那只被云蝉发现的老蚌的位置,就在丛林后的溪水塘中。

因得这只老蚌是极佳的烹饪材料,不仅可以烹饪出记忆中那种特殊的味道,最重要的是,其蚌壳之内还暗藏三颗极大的东珠,前世,就因为这三颗东珠,给云家惹来了不小的麻烦,所以,她现在首要的目标,便是找到这只“祸主”。

云烟没有丝毫犹豫,径直攀着石沿小心翼翼摸索而过,然而,水塘之下清澈见底,远远一望一览无余,别说老蚌,连只螃蟹都没见到。

云烟一时有些泄气,难道一切,真的只是一个梦?

却那时,身后一男一女的声音渐趋接近,仔细一听,不难分辨出来人是谁。

“她脚伤未愈,能跑哪儿去啊,你怎么也不拦着她。”

“她一个大活人,脚长她自己腿上,我倒是想拦也拦不住啊,一醒来就嚷着要来后山,也不知吃错了什么药,整天神神叨叨的,我……”

“住口!为父说过多少次了,她是你妹妹,不准这样说她!”

闻声,云烟身子骤然一僵,脑海中残存的记忆仍是鲜活,前世的一幕幕陨星一般极速闪过,她缓缓回头,正好对上不远处急忙赶来的,她名义上的父亲,云庭的眼。

此时的云庭,还没有那日火场诀别时的沧桑感,一头青暮色的头发整整齐齐地冠在头顶,容态颇显年轻,许是刚刚出诊回来便被云蝉拉了出来,此时,肩膀上还挂着一只医药箱子。

“烟儿……”云庭松开云蝉半搀扶着的手,一脸关切地迎了过来。

“爹……”云烟轻轻唤了一声,心下一片酸楚。

“这么晚了,你一个人来后山做什么?”云庭的语气中满是关切,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任性而生出一分责备,不禁惹得云蝉的不满。

“她来后山还能干什么,当然是找食材呗,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就她做出来的东西,东巷子口拾荒的老阿婆都觉得不能入口,就路边的野犬子能食得香。”

“住口!为父何时问你话了?!”云庭一听食材二字,果真脸色一变,佯怒的语气却是对着云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