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首席有个小蛮妻 > 正文
第十三章 口是心非的女人
作者:筱筱  |  字数:2090  |  更新时间:2019-04-01 21:25:29 全文阅读

龙禹凡洗漱完了之后打算再去医院一趟,一是为了调查假医生的事情,还有一个就是顺便去看一下余叔。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余父余母都是他的员工,老板慰问员工天经地义。

医院里。

余叔对于他晕倒过后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余母在一旁给他普及,说到龙禹凡,余叔就开始了语重心长的教导模式,“月乔啊,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你可得好好服侍龙大少爷。”

凌月乔不由撇嘴,“父亲母亲,我不想再回到龙家了。”

余叔想起龙母,不由泛起了鸡皮疙瘩,龙家是富贵人家,龙母却是一个泼妇,不回去也好,省得再被人刁难。

门外响起起了敲门声,凌月乔走出去,发现竟然是龙禹凡,她没好气道,“干嘛?”

龙禹凡似笑非笑地看着凌月乔,“我过来看余叔,你是不是想多了?”

凌月乔刚刚的确是想多了,她不由脸红,她皮肤本来就白皙,脸红得很明显,像个小苹果一样,龙禹凡一时间竟然看呆了。

凌月乔打开房门把他放进去,余叔余母看到龙禹凡显得格外热情,凌月乔不太喜欢这样寒暄的场面,她找个借口就出去外面透气了,然而没一会儿之后龙禹凡也跟着走了出来。

“你不是有事找我父母亲吗?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两人难得这么平和地聊天,凌月乔和龙禹凡走着走着就来到了走廊处。

“慰问一下员工罢了,能谈多久。”龙禹凡淡淡说道。

像是想起了什么,凌月乔翻了个白眼,“对了,你下次不要动不动就吻人,技术太烂。”

“你说什么?”这女人是在挑战他的男性尊严吗?

龙禹凡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抓住凌月乔的双手举过头顶,对着她那张不听话的小嘴就狠狠地吻了下去,霸道又粗暴。

凌月乔瞪大了眼睛,脑袋发懵,她好像又被强吻了,意识到这点的凌月乔不断挣扎,“龙禹凡,你混蛋。”

“看来惩罚还不够啊。”龙禹凡撬开凌月乔的唇齿,摄住她逃窜的丁香小舌不断吸吮。

刚开始凌月乔还能反抗,到后面她全身瘫软,只能靠着墙壁才能站稳。

龙禹凡看到了,双手换了个动作,一只手掐住凌月乔的腰,一只手抓住凌月乔细嫩的手背,将它们绕到背后。支撑着凌月乔的身体往他身上靠,直到两个人贴得紧紧的 嘴里的动作却是不停,像是吃到了绝世佳肴一样津津有味。

凌月乔被吻红的唇水光潋滟,美极了,龙禹凡不知不觉沉醉其中。

凌月乔已经完全没有了力气,只能堪堪靠在龙禹凡身上,“龙大少爷卒嘴上功夫进步这么快,短短几个小时里就身经百战了。”

龙禹凡脸白了又青,青了又白,这女人竟然说他身经百战,天知道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对一个女人。龙禹凡揽住凌月乔的腰,把她往他身体再靠近一点,“看来你还挺享受刚刚的滋味,我不在意再来一次。”

说完龙禹凡就低下了头,摄住了凌月乔的唇,可没一会儿龙禹凡嘴边传来一阵刺痛,他痛呼出声。

“凌月乔,你属狗的吗?”龙禹凡伸手去摸,嘴唇竟然被咬出血了,凌月乔难得扳回一局,她得意不已,“我不是属狗的,我是专门咬狗的。”

“你说我是狗?”龙禹凡怒极,可随后想起什么,他微微勾唇,靠在凌月乔耳边呼着热气,“我是狗,那和我发生关系的是什么?岂不是母狗?”

凌月乔反应过来,不禁咬牙切齿,“龙!禹!凡!”

凌月乔的声音有点大,吵到了外间休息的老大爷。

“咳咳,你们年轻人调情就去小树林,在医院闹什么?”一个穿着病号服的老大爷拿着木棍敲着地板咚咚响,凌月乔脸皮薄,闹了个大脸红,从龙禹凡身下钻出来,捂着脸往余叔的病房跑去。

龙禹凡无法,只能跟在后面,可刚跟到门口,凌月乔就拎了一个箱子出来,“啪”地丢到地上一脸嫌弃地说,“你的东西你自己拎走,不要留在这里碍地方。”

“凌月乔,你什么意思?”龙禹凡捏紧了拳头,紧紧地盯着凌月乔,仿佛要把她拆吃入腹一般。

余母在里头听到外面的争吵,吓得她赶紧从病房里面跑了出来。她刚刚帮余父削苹果,看到凌月乔怒气冲冲地从外面跑回来,还没有问出口,就见女儿拎起口红箱就往外走。一出来就看到不久前还和气融融的两人在对峙。

两个年轻人吵架,一个是自己向来听话的女儿,一个是帮助他们家的恩人,同时也是自家女儿服侍的对象,两相权衡之下,余母劝道,“月乔,你这是做什么?赶紧把箱子捡起来。”

“怎么了?”里头的余父以为凌月乔忍了什么了不得的人,着急地从床上爬起来,却被余曼按住了,“哎呀,爸,月乔能有什么事?你就安心待着吧,不要瞎管那么多。”

余曼不愿意父母插手不凌月乔和龙禹凡的争端,她现在巴不得凌月乔被抛弃,她真的很不服气,凭什么她服侍的是阴晴不定的龙南瑟,天天被羞辱折磨,而凌月乔却能得到龙禹凡的青睐。

病房前的凌月乔又羞又恼,哪里肯听余母的话,她把余母拉回病房,然后用力甩上房门。

外头的龙禹凡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对待,怒火中烧的他捡起地上的箱子就要扔到垃圾桶。刚走到垃圾桶,可没想到盒子没有盖紧,竟然自己弹开了。

这是一种经过特殊设置的盒子,就像种萝卜一样,一个萝卜一个坑,同样,一支口红一个坑。

可现在龙禹凡往里一看,里面有几个小坑空空如也,粗略一数,起码不见了十几支口红。想到应该是被凌月乔取出来了,龙禹凡心中的怒火慢慢降了下来,他重新盖上了口红盒子,冷哼道,“女人就是口是心非,嘴里说着不要,最后还不是接受了。”

他把口红盒子收好,这套口红他特地吩咐秘书做了标志,每支口红的底部都有一朵风信子,恰好和箱子顶端的紫色风信子对应。

这是他送给他的宠物的,绝不允许别人拿了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