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从没见过这么巧的事
作者:绾绾小公举  |  字数:1713  |  更新时间:2019-03-27 10:37:16 全文阅读

“牛?”祁霄贤蹙额了蹙眉,听不懂她说的什么话。

一阵清脆的铃响伴随着马蹄声传入耳边,随之有辆马车缓缓停在了阮笛面前,祁霄贤见那马车上高高挂的一个“阮”字,便想那是阮府来接人的,他不好再叨扰人家姑娘,于是转身离去。

就在他转身的刹那,从马车上跃下两名家丁,穿着黑布麻衣,几乎与夜色融在一起,一左一右拦住了阮笛的去路。

“二小姐犯下滔天大罪,我们是奉周夫人之命带二小姐回去的,请上马车!”

“滔天大罪?”阮笛满头雾水,难道她不是离家出走那么简单?

是畏罪潜逃?

“等等,等——”她来不及多想,被几个丫鬟硬拉上了马车,厢门一关,那几人交换眼神,捂住阮笛丫鬟的嘴,驾车离去。

约莫过了半晌,祁霄贤带人收拾好那牡丹教余孽的尸体,正要返回清吏司,忽然脑中一闪,察觉出不对劲。

“大人,为何不走?”

“那阮府应在西面,为何马车却朝东城门走?”

“这.......兴许是夜黑,那车夫认错了罢。”

“不对!”祁霄贤用嘴咬着纱布的一头,包扎掌心的伤口,而后扯下腰牌交给副手,独自朝马车离开的方向追去,“我且去看看,你先将尸体带回清吏司。”

阮笛上了马车就察觉出不对劲,且不说别的,这车四面不透风,连个窗都没有,哪像是带她回家,倒像是囚禁犯人。

她在一片黑暗里颠了几下,勉强扶住厢门的木板,朝外头大喊;“我头晕要吐,你们快停车!”

外头一片寂静,没人搭理她,阮笛便上手去推那厢门,却发现厢门已经上了锁。

她心里咯噔一下,开始更用力地摇晃厢门,不知过了多久,只听车前的马发出一声凄厉吼叫,马车也骤然停了下来。

“有人吗?放我出去!”阮笛大声喊,却没人回应她。

她趴在厢门上仔细听,马车外鸦雀无声,好像一个人都没有。

阮笛舔了舔下唇,在狭窄的马车里舒展身体,之后卯足力气踹向厢门,连着踹了几次,左半边厢门“哐啷”一声滚了下去,随之而来的,倚在门外的尸体倒进了车厢。

阮笛的心顿时凉了半截,那人正是跟在她身边的小丫鬟。

不对!哪里有问题!

劫持她的分明是阮府的人,认得她是谁,又知道她犯了什么错,可他们为什么要杀了这个小丫鬟,难道还想——

嗖!

一根长箭朝马车射来,箭头狠狠嵌入右半扇厢门,离阮笛只差一尺!

她的心跳几乎漏了一拍,脚一滑摔下了马车,却顾不得身上的疼,拼命朝马车后跑去。

这群人把她带到了一片密林,马车就停在官路中央,阮笛不认得路,却懂得辨认路上的车轱辘痕迹,她不敢回头一直跑,又有几只箭朝她射来,只差半点便可取她性命!

“疯了,这是什么人跟我有深仇大恨!”阮笛拼命拢着自己兜风的大袖衫,这身长袍长裙根本跑不了多远,“救命啊,有人吗!”

无边的惊恐笼罩在心头,她的大脑一片空白,不知怎的就想起了先前救过她的帅哥捕快。

地上闪过几道人影,阮笛一直跑不敢回头,只见那影子抽出长刀,从身后高高跃起向她砍来,她终于耗尽了力气,狠狠摔倒在地上,绝望地闭上眼——

铛!

千钧一发之际,自黑暗的密林中飞出一柄短刀,正砍中偷袭者的右手,那人哀嚎着滚落在地,祁霄贤正欲现身,忽见远处管路上冒出一片火光,马蹄声四起。

他眯起长眸远望去,隐约看见了悬挂着“阮”字旗的马车冲在前面,他又看了看倒在地上的阮笛,迈出去的脚缓缓收了回去,藏身进了路边的草丛里。

阮笛摔的七荤八素,以为自己小命难保了,哪知再一抬头,阮府的车马已经停在眼前了。

“人还活着吧?没死吧?”骑在马上的阮涛拼命朝下看,大约是心急,竟直接从马背上滚了下来,正摔在阮笛面前。

阮笛不由得倒吸了口冷气,这人长得跟她爸一模一样。

“老爷,老爷您慢点!”一名妇人急急忙忙从马车上奔下来扶阮涛,不着痕迹多看了阮笛几眼,皱了皱眉。

“快把凶手抓起来!光天化日他敢杀人打劫,我看是不想活了!”阮涛站稳后大手一挥,命令家丁把阮笛身后的偷袭者绑起来。

阮笛惊魂甫定,正疑惑是谁救了她,就听那妇人在身后酸溜溜地说:“老爷您未免太过偏心了,那芸儿还躺在床上生死未卜,您竟如此劳师动众地来救一个杀人凶手——”

“你别以为我听不懂文言文,一个女儿感冒了卧床休息,一个女儿被抓走了生死未卜,我当然得去救后一个了!”阮涛气得直发抖,三两下打发了妇人,要来扶阮笛。

为什么这个人和她爸一模一样?

为什么他说的话不像古人?

那一刻,巨大的震惊让阮笛浑身颤抖,她试了好几次,缓缓开口问阮涛:“爸,你扫到敬业福了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