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禁足三月
作者:绾绾小公举  |  字数:2039  |  更新时间:2019-04-02 17:32:01 全文阅读

周碧和阮笛一听到阮涛的话,纷纷闭嘴,不再辩解,不等她们开口,阮涛又再一次开口。

“二姑娘翻墙出府也有错,就罚你在府里禁足三月吧,好好思过。”

“还有你,家里的事处理不好反而弄的鸡飞狗跳,还带人去打阮笛,你也回屋子好好自省,没我的命令,不准出来。”

“老爷…”

一听到阮涛这话,周碧一下子急了,伸手拉着阮涛的衣袖,一双眼睛红红的,差点儿没哭出来。

“闭嘴,至于你们几个,不分是非黑白,竟敢对二小姐下手。来人,拖出去,每人打二十大板。”

阮涛下令,立马有家丁走进客厅里,准备拖着四个女使下去,领罚。

“老爷饶命啊,周姨娘你说说话啊,我们可都是听从你的吩咐啊,周姨娘。”

四个女使立马哭爹喊娘的求饶,把希望全部寄托在周碧身上。

可哪知,周碧只是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根本就不管她们的死活,也并不为她们求饶。四个女使很快被家丁拖了下去,不一会儿外面院子里就响起了她们杀猪般的惨叫声。

阮笛站在一侧,听着她们哭爹喊娘的叫声,拧了拧眉,扶着小婉正准备回自己的院子里,这个时候她的祖母袁开兰在丫鬟的搀扶下,走进了客厅。

本来她想着,这件事这样就算了吧,反正禁足三个月对她来说也没什么,谁知道这个时候袁开兰又来了。

“这都是怎么了?一个二个的?”

袁开兰一进客厅,看着阮涛和周碧,还有站在一旁的阮笛和受伤的丫鬟小婉,老气横秋的脸上有着微微的怒意。

外面四个女使被打的哭爹喊娘,这屋子里的样子,看来也没好到多少,一看指不定这二丫头又犯什么错了。

袁开兰一进客厅,丫鬟立马给她搬了一张椅子给她,然后扶着她坐下。

“母亲,是这样的…”

阮涛一见是袁开兰,轻声开口,正准备对她解释的时候,旁边的周碧突然从座位上起身,然后跑到袁开兰的身侧,直接跪倒她在跟前,抱着她的大腿,一个劲儿的哭诉。

“娘啊,你可要为妾身做主啊?二姑娘不听劝告,不守家规,翻墙跑出去。妾身只是带人准备去将她带回来,没想到却被二姑娘倒打一耙。”

“还说是我打上了她的丫鬟,老爷偏心,只是罚二姑娘禁足了事,还命我以后不准出房门半步,也不准再管家里的事。”

“你说这后院那么多事情,老爷每天要上朝,你年纪大了又要在佛堂礼佛,家里的事不能没人管啊?我心疼二姑娘从小没了娘,把她当自己的孩子一般对待,没想到二姑娘这般诬陷我。”

周碧一个人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哭天喊地,说的自己多么多么冤屈可怜,到显得是阮笛做错了。

“阮老爷,这个家你是当家的,可你也不能这么偏心吧?二姑娘犯了错就得责罚。这周姨娘这么多年了搭理后院,将阮府上上下下的事打理的井井有条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竟然还想把她禁足在房里?”

“来人,把二姑娘带下去,好好教导。”

袁开兰话一说,立马有两个老妈妈走上前,准备去将阮笛拖下去。

阮涛听着老母亲的话,一时间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阮笛可不是吃素的,感情着她们都想来欺负她一个人?也不看看她答不答应。

“祖母,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不知道孙女那个地方做错了,你这么千方百计的想要打我?”

“你说什么?”

袁开兰看着阮笛不仅没有一丝悔改的意思,反而还和她顶嘴,顿时来了气。

正准备叫人带她下去,被阮笛阻止了。

“我是翻了墙,是我的错,为此爹爹罚我在家里禁足三个月。可是在这之前,是周姨娘带人来想要打我在先,所以不得已我才会翻墙逃跑。”

“而且周姨娘还叫下人打伤了我的丫鬟,你看小婉身上的伤。”

阮笛说完,一把扯开小婉的衣袖,顿时露出她手臂上的鞭痕,青一块紫一块的,有的地方还破了皮,有血珠冒了出来,时间久了,已经变成了漆黑色,看起来触目惊心。

“有这回事?”

袁开兰看着阮笛和小婉,说话间一把推开周碧,脸上的表情一会儿白一会儿青。

“好你个周碧,竟敢骗我?”

“不是的娘,你听我解释。”

周碧一见事情败露,立马解释,可是袁开兰此刻并不想听她解释了。

“还有,周姨娘做的事可不止这一件,她虽然管理后院,把家里的事处理的好,但对笛儿可是分外苛刻。”

“一日三餐就只有一个馒头,一碗混沌和一碗清粥。笛儿最近都饿瘦了,今日如果不是小婉保护我,那被打的那个人就是我了。”

“我虽然还未出嫁,但是爹爹多养我一个,吃一口饭应该还是有的吧?娘亲死的早,笛儿却要每日吃不饱还被人欺负,为什么?祖母,难道就是因为笛儿没有娘亲,就该被欺负吗?”

阮笛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诉说着自己的憋屈,一边说眼眶都红了,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直掉,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我我我…”

周碧连说几个字,却还是话都说不清楚,袁开兰见她这样,更加确信阮笛没有说谎。

“阮老爷,你是当家人,你做主吧。我老婆子老了,不想参合你们这些事。”

袁开兰说完,然后从座位上起身,在丫鬟们的搀扶下,离开了客厅。

看着袁开兰离开的背影,阮笛对着她喊了一句“祖母慢走。”

说完,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立马喜笑颜开,哪里还有半分伤心的样子。

“从今以后,笛儿的一切吃穿用度都要和其他子女一样,如果下次再被我发现,定不轻饶。”

看着周碧,阮涛冷声开口,他紧皱眉头,有些生气。

说完也准备离开回房间去了。

“老爷,我知道错了,老爷…”

周碧跟在他的身后,不停的为自己解释着,两人不一会儿就离开了屋子,身影消失在院子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