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吃穿不愁
作者:绾绾小公举  |  字数:2027  |  更新时间:2019-04-03 17:32:01 全文阅读

“小婉,我们也回去吧。”

阮笛扶着小婉,准备带她回自己的院子。

“小姐,我自己来就好了,不用麻烦你的。”

小婉有些不好意思,说话间就想从阮笛手里抽出手。

她是丫鬟,哪有资格让小姐扶着她走路的,这让外人知道了,还会说是她不知好歹。

“没事的,你看你都受伤了,今天要不是你,说不定被打的那个就是我了。虽然我没那么容易让她们打我,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

阮笛开口,扶着小婉朝着自己的院子里走去,这阮家真心待她的没几个。

以前原主不知道收过多少欺负,从小没了娘,老爹只是个五品小官,家里小妾一手遮天,他又从来不管这些。

她穿越而来,如果不是遇到个换了内芯的爹,指不定今日之事该怎么结束呢。

翠环那丫头倒是真心待她,不过她已经死了,现在就只剩下小婉了。

所以对小婉,她还是很不错的,小丫头心思单纯善良,她蛮喜欢她的。

带着小婉回了房间,阮笛将伤药全部拿了出来,准备为她上药。

“小姐,我自己来吧。”

见阮笛要动手为自己上药,小婉连连推辞,不敢让她为自己上药。

“没事的,你别动。”

一把撩开小婉的衣袖,阮笛轻轻为她擦着药膏,两个人拉起了家常。

“小姐,今日你好威风啊,老爷变化也蛮大的,突然就向着你了。以前他都是把这些事交给周姨娘,为此小姐吃了不少苦头呢。”

小婉开口,一字一句道,说话的时候看着阮笛。

她总觉得小姐变得不一样了,不再像以前那般唯唯诺诺,唯命是从,被欺负了也不知道反抗。

“那是当然,他是我爸,不向着我向着谁?”

阮笛拍拍胸脯,说话的时候,脸上染着一抹淡淡的笑,嘴角微微咧开,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爸?是什么?”

小婉一头雾水,听着阮笛说的话,半个字都听不懂。

“哎呀,没事了,你下去休息去吧。”

打断小婉的话,阮笛懒得和她解释,把药收拾好,然后为她弄好衣袖。

“哦。”

小婉点点头,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从那天起,阮笛就过上了真正的吃穿不愁的小日子。

有个当官的爹,家里虽然后院事儿多,不过她一个深闺大小姐,自然不用去操心那些事。

而且周碧也不敢再克扣她的食物了,每日一日三餐,该有的瓜果点心,膳食清粥,鸡鸭鱼肉,一样也不能少。

小婉去厨房领吃食,每天脸上都是笑盈盈的,这几天还长胖了些。

阮笛是个光吃不胖的体质,所以怎么吃都不会长胖。

不过每天在家里窝着,除了吃喝玩乐,钓钓鱼,赏赏花,就没有别的事可做了。

这让阮笛觉得好无聊,偏偏老爸说的禁足三个月的时间,才过去十多天,想想接下来还有七十多天的日子,每天都要在家里度日如年,阮笛就感觉有些头大。

不行,她不能这么在家窝着。

她还有事业要做呢,要赚钱,要开店。

现代人爱美,每天化妆打扮,口红眼影彩妆一样必不可少。

在古代,那些美女也一样爱美。喜欢化妆打扮,胭脂水粉也很受欢迎。

如果她把自己的事业发展到这里,相信肯定有很多人会喜欢她的产品,然后爆卖,她肯定会变成小富婆,每天赚不完的钱。

想到这里,阮笛立马走了精神,来了动力。早晨,吃过早餐,她就准备悄悄溜出府去,却被小婉拦住了。

“小姐,你干嘛去?”

小婉拦住阮笛,不让她出府。

这老爷的禁足令还没解除呢,这才十多天,小姐再这么溜出府去,被老爷知道了肯定会被责罚的。

“哎呀,在家待着都快发霉了,我想出府去转转。”

阮笛实话实说,她本来就不是耐得住性子的人,天天在家待着多无聊啊。

她得出府去逛逛,才知道外面街市上卖的都是什么胭脂水粉,什么店铺的生意火爆,各家千金小姐们喜欢用什么样的品牌和脂粉颜色。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她得先了解行情,才能做自己的事业,然后壮大产业,做生意赚钱呐。

“可是小姐,你忘了老爷说要禁足你三个月,这才十多天呢。而且被周姨娘知道了,她肯定会去老爷哪里说的,到时候你肯定会被责罚的。”

小婉拦住阮笛的去路,苦口婆心的劝解着她。

上次的事,这才刚刚平息,如果小姐这个时候再出府,肯定会被周姨娘翻旧账,到时候就惨了。

“瞧你说的什么话?周姨娘不是被我爹禁足在房间里不准出门吗?可你看看,这才几天不到,她还不是到处转悠,也出府去了?”

阮笛摆摆手,表示自己并不担心。

她老爸说的那些话,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而且她是他的女儿,难不成真的把她关在院子里三个月,那里也不准去?

那是不可能的,多呆一天,对她来说,都很煎熬。

“可是…”

小婉还想再说,却被阮笛打断了。

“没有可是,你放心吧,我爹不会拿我怎么样的。再说了,我只是出府去转转,又不是去做坏事。”

“我去玩儿一会儿就回来,不会闯祸的。你在家里好好看家,有人来看我,就说我睡觉了一律不客。”

阮笛说完,提起裙摆,然后朝着墙边跑了过去。

小婉不放心,跟在她的身后,时不时的左看看右瞧瞧,就怕有人突然闯进院子里,看到二小姐偷偷溜出府。

把箩筐放在大水缸上,阮笛踩上去,然后一手抓着墙头,一手撑上去。

坐在墙头上,看着站在墙角的小婉,对她摆了摆手,示意她回去。

“你回去吧,我一会儿就回来。”

阮笛说完,然后转过身,放开墙头,纵身一跳,从墙头跳了下去。

身子稳稳的落在地上,伸手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看着不足两米高的院墙,眉间一挑,嘴角微勾,兴奋的咧嘴轻笑了起来。

从小她就爬树,这点儿高度还难不倒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