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龙君请乖乖听话 > 正文
第二章☆重塑问题
作者:蓝羽荻  |  字数:3173  |  更新时间:2019-05-01 00:30:53 全文阅读

千源世界分为五个大陆,互不干涉,独自长存。我先前出生在霞落大陆的破镜山脉,那里被我的龙气润泽,扭转了整个败落的局势。上一世我死的时候也在破镜,记得彼时幻化人形躺在院内晒日,迷糊之余听见耳畔黑恕又来烦我。

  

朦胧中我再度睁眼,瞧见自个儿飘在半空,望着底下的两人渐渐发呆。黑恕染了我脾性,不爱龙姿示人,他幻化的人形据闻俊美非凡,可我觉得也就一般。他在做什么?喂,那是我的脸,不能乱捏。你就没发现有何不妥之处,我没呼吸了呀!

  

然后的然后,糟老头子把我捡回去,说是魂体离身躯久了会被鬼差勾去地府做奴役。我生前懒散,除了往日修行,就爱在自个儿院子里吸收天地灵气,俗称晒太阳。活了那些年,一直来去自由,想到要听别人话,我就肝痛,自然只有听从糟老头子安排。

  

糟老头子也就是我爹,信誓旦旦给我重生的机会,问我转世后想成为哪个种族的子民。我犹豫片刻,思前想后,排除一切问题,觉得重生为云精或许不错,每天飘浮天空,自由闲散,多么美好的生活。

  

千源世界内的任何物品只要有灵性,就可以修炼成精,彼时我出生的那棵梨树就修成正果,弃我去了西天,拜入伏瑶仙子门下。我成为云精的梦想不甚远大,想来也能圆满,闭着眼,听从糟老头子的吩咐数了一千个数。

  

***

  

破镜山脉绵延的龙气突然消散,一干小兽急忙竞走相告:“糟了,龙君的身体不见,那条黑龙肯定要拿我们出气,赶紧逃啊!”

  

黑恕想向白黎炫耀自己新学的乐曲,忽然记起她最爱的芙蕖花即将盛开,若是把芙蕖花与自己的乐曲结合,场面一定很美妙,是以黑恕花费半盏茶时间去了趟两仪地,再回洞府发现原本躺在紫晶玉石中的人儿不见了。他气愤之余直接令手中的芙蕖花消散无形,眼中瞬间充满阴霾。

  

“是谁做的?”

  

平淡一句话威压浩大,整个破镜的小兽都被吓得瑟瑟发抖,有些胆小的甚至开始猛翻白眼。

  

“伯伯,为何我们要四处逃窜呢?是否大天灾要来了!”兔子精跟在长辈后面蹦蹦跳跳,完全不清楚自己面临什么情况。

  

修炼五百年的老兔精拄着拐杖长吁短叹,“孩子你还小,不懂我们山里的规矩,每隔一段时间山顶的黑龙就要冲我们发怒。”

  

“龙长什么样子,好看吗?”小兔精前不久才开了灵智,对于周遭的一切事物都感到好奇。

  

老兔精不回答,自顾自说着:“最高的那座山峰上居住着一位龙君,她便是那条黑龙的心上人,亦是我们破镜山脉的守护者,可是百八年前龙君突然殒命,那时黑龙差点就把咱们这地给掀了。后来不知黑龙使了什么法术,令龙君身躯不毁,永远鲜活如初。”

  

“再后来呢!”

  

“别急,听我说下去。龙君虽不在了,但她体内的龙气却止不住的往外翻涌,咱们地域的兽类能够快速修练成精,也多亏了龙气的缘故。有些好奇心旺盛的灵兽想要趁着黑龙不在偷偷瞧上一眼龙君的尊容,可惜一个个都被黑龙发现,修理的很惨。是以,目前为止真正知道龙君模样的少之甚少,可只要咱们山脉萦绕的龙气不散,咱们的守护神便依然健在。”

  

老兔精重叹一口气,语气稍许严肃,小兔精不再原地蹦跶,学着老兔精颤了三下胡须。

  

“我去年的愿望便是观瞻一下龙君容颜,今年打算中旬施行,哪料萦绕在破镜领域的龙气消散。”老兔精用拐杖敲击了三下地面,“是哪个兔崽子干的好事,不懂先来后到吗?”

  

小兔精瞪大赤瞳,隐隐觉得老兔精在骂自己,但又不好意思为自己辩解,只能随着自家长辈的视线看向最高的那处山峰。

  

另一边,黑恕兀自发怒,心中暗暗发誓定要找到罪魁祸首,然后挫骨扬灰。他面前突然出现一名身着黑色长袍的男子,面容俊美,气质高雅,眼神冷冽,一开口就是……

  

“小伙子长得不错,根骨奇佳,是块练武的好料,我这里有本《无上心经》适合你修行,送给你,就当见面礼。”黑袍人从衣袖内掏出一本古朴的书籍扔给黑恕。

  

黑恕堪堪接过,还来不及反应,那位黑袍人就消失在他眼前,只有空间内仍然回荡他残留的话语。

  

“你跟着地图走,就能见到你想见的人。”

  

地图!黑恕所见仅有手里的一本书,难不成是它。

  

***

  

碧空大陆

  

木棉树冠,一颗巨蛋,三只青鸟,围着打转。

  

苍山的木棉树修行了三千年,却始终无法化作人形,它每日对天长叹,木棉花便簌簌而下,场面唯美而凄凉。这日不知折了哪的幺蛾子,一颗巨蛋从天而降落入木棉树冠顶,不多时一只青鸟为之盘旋。

  

木棉树喜极而泣,木棉花翩然飘落。倏而又来一只青鸟,木棉树难以自制,木棉花爆满整个山头。不料第三只青鸟加入后,木棉树渐渐开始不安,觉得树生受到严重威胁。众所周知,青鸟代表幸福,一只两只算是正常,然三只凑在一起,是幸,还是不幸!

  

方圆百里的精怪收到消息皆来贺喜,预祝木棉树早日修成正果。它们过后才发现了那颗巨蛋,看木棉树的眼神由疑惑转向震惊。

  

“木棉树生蛋了!百闻一见,我要和小伙伴说说。”

  

“老兄不够厚道,私藏了那么一颗蛋,是怕我们嘴馋吗,故意藏冠顶不让我们发现。”

  

“青鸟在哪?我要沾沾喜气,早日娶隔壁的刺猬精为妻。”

  

时过百日,观瞻奇景的一干精怪终于散去,木棉树也没有化成人形。它恼怒的抖动树身,想要把巨蛋从树冠上移开,可是无论木棉树如何晃荡,巨蛋并没有被撼动一丝一毫。

  

白黎有意识的醒来,入眼所见尽是暗色,耳边鸟鸣不绝,她欣喜终于愿望成真,重生成乌云。

  

青鸟一号:“创世神派我前来通知您,这地为碧空大陆,苍山地脉。”

  

不熟悉的地方,新鲜。

  

青鸟二号:“创世神已经告知黑恕您重生的消息,他不久后即将踏入这里,创世神说请您做好准备。”

  

我是一片乌云,他能奈我何。

  

青鸟三号:“黑恕已经出现在碧空大陆的外围,随时准备进入区域结界。”

  

我不想听,给我闭嘴。

  

青鸟一号:“黑恕被创世神的地图误导进入玄幽秘境。”

  

干得好,糟老头子。

  

青鸟二号:“他取了玄幽秘境的秘境法宝-皓镧剑。”

  

青鸟三号:“一剑劈开秘境,直冲苍山而来。”

  

啊啊啊,你们能不能不要再实况转播了,我不想听。小黑子,我不在这些年,你怎的脾气越来越狂暴了,明明以前还是那么乖巧的小可爱。

  

一百日,我动弹不得,被迫接受三只小鸟的叽叽喳喳,甚有一股冲动把它们全烤了,接而想到自己乃乌云化身,吃不得鸟肉,想法作罢。朦胧中,我又陷入无尽沉睡,只觉得闲散的生活美妙至极。

  

再度醒来,天空大亮,微光透过缝隙我看到自己的爪子,令人惊讶,我终于晓得梦境有多离谱,可不就是幼龙时期肥胖的爪子嘛。扒开碎掉的蛋壳,我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入眼一片绿意盎然,果然是梦。

  

因为是梦,所以我看到一个长得很像黑恕的男人蹲在我面前,宠溺的摸着我的头。触感太过真实,令我发懵。

  

黑恕马不停歇的赶路,终于来到地图所指的苍山,虽然此地隐去了白黎的气息,但是黑恕从其他精怪的口中了解到近日苍山发生的一切怪事。

  

木棉树彼时正在绞尽脑汁想办法把蛋弄下来,忽视了四周的寂静,当木棉树发现时,那个男人已经跳到它的冠顶。木棉树极其纳闷,为何它本体不受欢迎,难道它就长得那么不讨喜吗。

  

黑恕拨开茂密的树枝,看到被掩藏起来的巨蛋,从形状来判断,这的确是龙蛋。黑恕轻轻触碰蛋面,一丝裂痕呲咔作响,龙气霎时间溢满整个苍山。受到此影响,整个地脉的灵气渐渐丰满起来,病蔫的小兽不治而愈,即将突破的精怪更上一层楼。

  

唯独木棉树一成不变,欲哭无泪的哀叹老天不公。

  

黑恕自幼被白黎捡回家养着,却从未见过她龙身的模样,仅晓得她是白龙。而今一见,惊为天人,小白龙竟然是冰蓝色的眼睛,瞳孔透亮,恍若瀚海星河。它神情呆滞,似是有些难以接受自己看到的一切,歪头眨巴眨巴眼睛,嘟嘴憨憨,十足小萌龙一只。

  

“你长得很像我认识的小孩,可他没那么老,一定是我在做梦。”稚嫩的童音出自小萌龙之口,说罢摇摇头随即否认自己。

  

黑恕心想,你离开之时我尚未成年,身躯面貌都不及现在一半,自然有所不同。

  

小萌龙伸出爪子鬼使神差的打在黑恕的脸上,虽拿捏了三分力道,寻常人挨这一下只怕就要去见阎王了,幸好黑恕亦是龙身,皮糙肉厚,不怕。

  

咦,能打到人,不是幻影!

  

某只突然意识到一件事,她或许根本不是在做梦。

  

“我是乌云,我是乌云,我在天上飘着,谁也看不见我。”

  

小萌龙把自己蜷缩成团,闭眼在龙蛋内睡去,睁眼后希冀万物美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