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龙君请乖乖听话 > 正文
第十四章☆老大最大
作者:蓝羽荻  |  字数:3117  |  更新时间:2019-05-01 00:45:07 全文阅读

“我数到三,你们立马离开,否则,后果自负。”清浅的女音出自白龙之口,悦耳的宛若一名娉婷少女。

魔族将领嗤之以鼻,小小龙族竟敢如此嚣张,简直不自量力。他手一挥,身后百万魔族起军进发。

此时若配上激昂的乐曲,该是何等辉煌壮丽。可魔族大军一群黑压压的穿着,与白黎的圣洁白光形成鲜明对比。

白黎想起很多年前,她也曾一身白衣与魔族大军对峙,那会儿她的身后是龙族精英,全盯着她的动作。彼时白黎端着“龙君”的牌子,面容选了他们喜欢的,仪态用了清新脱俗的,话少的可怜的。随后释放威压,一个响指把试图侵略的魔族给搅得天翻地覆,那时装的牛掰呀!

这会儿我该如何低调的不为龙知呢!头疼。唔,鼻子好痒,好想打喷嚏。

“给我冲,把这头龙给我狠狠撕碎。”

“阿嚏。”

魔族大军即将围住白黎,却受制于突然的狂风,黑压压的魔族一个个在半空盘旋,盘旋,然后不见。魔族将领不愧是上级,依然屹立不倒,可他看向白黎的目光充满了惊恐。

“你,你……”

你什么你,给我滚远。

白黎伸爪子抓起魔族将领,如扔铅球一般把他投掷到空中,绚烂的烟花转瞬即逝。巨大的白龙渐渐变成原来的迷你体型,扭头的时候她看到龙崽们眼中的崇拜。

唉,都怪我魅力惊人。

生辰宴前一刻,黑恕找到白黎,却发现她的身后跟着一群龙崽子。黑恕颇感头疼,他一天不看着白黎,白黎上房揭瓦能拆房,一会儿不看着白黎,白黎勾三搭四能气龙。她就不能让自己省省心!

黑歌带头,一帮小龙崽奶声奶气的称呼白黎为祖宗,虽是敬称,可换个角度想也不算过分。白黎欣然接受,那小模样可骄傲了,下巴抬得老高,仿佛自己是这条街最靓的仔。

当白黎醒悟自己风头太重,忽略最重要的一点,她的刺狐鱼忘记捕获。小模样瞬间焉巴巴,即使再美味的食物也难勾起她的精神。

“老大,你怎么了?”

“老大,我这有好东西。”

“老大,我妹妹说想拜在你的门下。”

“老大……”

烦死了,我又不是混黑社会,叫啥子老大,我才多大,三岁不到,哼,你们这些糟老头。

趁着黑鸯与别的龙族热聊,他们的注意力都转到主角,白黎迅速跳到黑恕身上,然后一脸痴呆。

“拔拔,我要回家,这里好多陌生人,我怕怕。”

白黎怨天怨地怨自己,出啥子头,一个喷嚏搞得名声上去,身后拖着一群萝卜头。黑恕无奈,迎合白黎的话语,伸手安慰怀中小可爱。

“等宴会结束,我们就回家。”

黑恕温柔的样子瞬间迷倒一干没有良配的龙族女子,她们早就对这名俊美的男子倾心,却碍于礼数不敢轻易造次,怕自己给良人留下不好的形象。

她们看着黑恕怀中的小龙,说不失落那一定是自欺欺人。

黑歌冲到黑恕面前,指着他大骂:“你算哪根葱,快放下我们的老大。”

黑恕抱着白黎,眼神与她沟通:你又干了什么!

白黎:我发誓,我真的什么都没干。

“你为何称她为老大?”黑恕想要了解前因后果。

之后黑歌就把事情的始末讲给黑恕听,在这一旁的龙崽们还不住的点头,眼神中充满了对白黎的仰慕之情。

“你的龙身变大了!”

白黎觉得这件事似乎不是好事,可仍是慢悠悠点头。

“吃了几片糖?”

白黎给出一根龙指。

“还剩多少?”

白黎又比了一个三。

黑恕浅笑,内心的焦急总算缓和不少。他盼星星盼月亮,就盼着白黎化形。黑恕是喜爱白黎现在的样子,可带出去总被误会,那些人询问是否可以转让白黎,又问白黎是否他的女儿。

偏偏白黎这货没心没肺,旁人误会了,她努力让他们更加误会,丝毫不考虑黑恕的立场。

“你们弄错了,真正让魔族大军离开的是浮游岛的结界,他们收到反射,自然被驱逐出境。至于这孩子,她近日学习了变化之术,可以任意变大变小,那会儿唬唬对方罢了。”

小龙崽们明白缘由后,对白黎的崇拜之情渐渐消失,只有黑翮仍然依依不舍的紧跟在白黎身后。

黑恕抱着白黎坐在宴会的一角,黑翮挪了一张小椅子坐在他们旁边。黑恕给白黎挑选灵果,黑翮主动让出爹娘赐予他的好果子。黑恕给白黎擦拭龙爪的油腻,黑翮默默递上餐巾的罩布。

黑恕忍无可忍,这小崽子意图为何!

“岳父大人~”黑翮害羞的说道。

他喊谁?

“我想娶你女儿为妻。”黑翮平日里不爱说话,一出口惊为天人。

黑恕刚入口的灵酒瞬间喷出,白黎瞪了黑恕一眼,只觉得浪费。

起因是白黎救了黑翮,黑翮决定好好报答她。黑翮的爹娘日常教导他知恩图报,黑恕既然是白黎的爹,日后他娶了白黎,黑恕自然就是他的岳父。

“臭小子,乱喊什么?”黑恕怒,自己尚未成亲,哪里的女儿。即使有,那也是假女儿,这头小龙竟敢肖想他的东西,简直找死。

黑翮鼓起勇气又重复一遍,“我想娶你的女儿为妻。”

“不可能。”这次白黎拒绝他。

“为什么?”黑翮眼中闪着泪花。

白黎毫不避讳的说道:“我对你没兴趣。”

“可是,可是爹娘说要以身相许~”当黑翮把白黎救他的事情告诉他爹娘,他爹娘知晓白黎与黑恕有关系后,便不断怂恿自家儿子攀亲戚。

白黎皮笑肉不笑,“让你爹娘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他们。”

“你为什么要打死我爹娘?”黑翮弱弱的询问。

啊啊啊~这孩子十万个为什么呀!好想打他,可是我要控制住自己的洪荒之力。

黑恕见白黎快被搞疯,给黑翮施了一个禁言术,防止他继续折磨白黎。如此一来世界安静了,白黎终于有心情享受面前的美食与美景。

黑鸯性子活泼,热爱结交朋友,是以今日来拜访的门客多不胜数。黑渊和月娘坐于主位,有人打招呼,他们便笑笑。

龙族喜爱不受拘束,生辰宴亦是如此展开。篝火、彩云、助兴杂技,应有皆有。黑恕此前就不爱热闹的场合,黑渊和月娘深知如此,并没有故意把他的位置挨在离他们很近的地方,只是想要在宴会的途中重新介绍自己的儿子与孙女。

“欢迎各位参加小女的千岁宴,喜事不仅一件,还有欢迎我儿子与孙女的回归。”黑渊站起身子,一饮而尽杯中酒。

月娘感动地热泪盈眶,绣帕不住擦拭眼角。黑鸯嬉笑连连,她有大哥和侄女,再也不用羡慕其他朋友。

黑恕脸色变暗,坐在他周围的宴客都感觉空气变得十分寒冷。罪魁祸首白黎眨眨漂亮的眼珠,这件事情真的不是她的错。

白黎摸摸黑恕的黑发,安慰他:“乖啦,别冲动。误会就误会,无伤大雅。”白黎是真的觉得这件事情不大,可她越是风轻云淡,黑恕越生气。

仔细衡量,其实这件事本身不差,给白黎和黑恕挡掉不少其他烦恼,是以黑恕耐着性子任由旁人误会。

黑恕想的是宴会结束后立刻带着白黎回去,可黑渊和月娘执意留他们住下,语意竟然有给黑恕相亲之举,希望他早日走出情伤。可黑恕冤,他情伤有点,但面积不大,白黎稍稍缝补一下便能愈合。

既如此,黑恕决定不能放白黎置身度外,她做的孽由她偿还。

一颗糖片可使白黎本体变大,两颗糖片又该是怎样的效果呢!黑恕非常期待。

黑恕趁着白黎入睡,偷偷喂了一颗,没反应。紧接着又是一颗,依旧没反应。黑恕不得不怀疑,创世神给他的是不是假药。

白黎入梦睡得香甜,她回忆起自己那段青葱的岁月,懵懂的时光。又闻到烤鸡的香味,馋的咕咕作响。身体似乎在叫嚣着宣泄,蓬勃的力量充斥白黎的五脏六腑。

但仅仅也是一瞬的变化,小白龙依旧睡得香甜。

白黎醒后发现黑恕直勾勾盯着她看,纳闷自己是否又不自觉做了什么错事,可她先前一直入睡,难不成梦游干坏事了。

呸呸,乌鸦嘴,我是一个好孩子,怎么可能做坏事。

×××××××

“哥哥,我不要你走。”黑鸯抱着黑恕的小腿,娇俏的脸上尽是委屈。

黑鸯刚同好友从热闹的集市归来,手里挂满了琳琅小物,正准备吆喝白黎出门迎接,却发现自家爹娘一脸严肃的看着黑恕。

黑恕与白黎已停留数日,早该回破镜,可碍于黑渊与月娘的盛情,黑恕多留了几日,今日黑恕说什么都要带白黎离开,因为他怕白黎又扯出什么幺蛾子。

“你当真对我们没有留恋!”问话的是黑渊,他神情凝重,带着一丝不舍。

“我就知道,你还在埋怨我们抛弃你,可是事实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龙族产子都有各族的规矩,我们之后也曾找过,但有关于你的信息似乎被故意抹去,我们一直无法与你联系。”谈起伤心事,月娘的泪止不住落下。

这些黑恕从来没有怪过他的爹娘,毕竟罪魁祸首就在他身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