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龙君请乖乖听话 > 正文
第二十一章☆凑凑热闹
作者:蓝羽荻  |  字数:3035  |  更新时间:2019-05-01 00:50:35 全文阅读

“姑娘,你可曾见过一个绣球?”刘大河询问白黎。

这个绣球原本是当来人挑战成功后,由刘芊辰给未来郎君的,不料她自己把绣球抛到台下。

白黎摇摇头,她并没说谎,刚才那一瞬,绣球从她拳头经过,流星似的离开,时间短暂,没来得及看。刘大河原本还想问黑恕,却见他拉着白黎就往人少的地方走。

先前刘大河没仔细看台下人,只以为女儿一时手误,未料女儿是在为自己打算。男子相貌不差,就是不知武力值如何。

“公子且慢,今日我小女比武招亲,你不上来试试,难不成是看不起我女儿!”刘大河身躯魁梧,满脸黝黑,看起来像极了熊。

黑恕脚步一顿,回头看向刘大河,“你们比武招亲,我不会武。”

白黎偷笑,随即努力保持稳重的样子。小黑子不愧是我带大的孩子,总算还遗传一些我的优点。

刘大河还想说些什么挽留一下黑恕,毕竟也是他家闺女看上的男人。刘大河刚冒出一个字,黑恕拉着白黎迅速离开,只留下一个残影。

“一眨眼就不见人影,这叫不会武。”刘大河惊讶,他家闺女相貌遗传她早逝的娘,容貌虽谈不上大气,但也小家碧玉,怎的那名男子似一副见鬼的样子。

刘芊辰用力揉搓手中巾帕,恼羞成怒的跺跺脚。

黑恕看不上刘芊辰,不代表没有其他人,那些看中刘芊辰美色的男人一个个垂涎若渴,恨不得立马迎娶小娇娘,但也有一些只为看热闹而来。

“你们比武招亲还继续吗?快点,我赶着看百花阁花魁跳舞。”

“就是就是,磨磨唧唧,还嫁不嫁女儿。”

刘大河回到擂台,比武招亲继续。

今日百花阁免费开放,招揽了不少生意,许多客人就是为了一睹百花阁花魁的真容而来。如今高朋满座,老鸨笑得合不拢嘴。

“窦儿,辛苦你了,回头我让丫鬟给你准备天香泉水,泡泡养养身体。”

天香泉水是祥龙镇普佛寺内的一口深井所出,具有滋补功效,一小桶泉水便要三十两黄金。老鸨给窦儿使用泉水,其实只是在沐浴时滴上几滴罢了,她可舍不得那么精贵的东西一下就没。

面容清冷艳丽的女子微微躬身,她便是百花阁花魁红窦,“谢谢妈妈赏赐,这是窦儿应做的。”

老鸨初时对红窦这幅面容并不上心,但凡阁里受欢迎的都是一些会卖弄姿色的,红窦面容好看,却是清冷性子。不料,许是那些客人对风尘女子的艳俗腻味,想换点不同的,红窦倒是合了他们胃口。

令老鸨伤心的是,红窦卖艺不卖身,现在仍然是处子,她想高价把红窦的初夜包出去,却是无人问津。只因他们说,就爱红窦的高冷与疏远,若是她与其他女子一样,那就不是他们心目中的女神。

这世道,都怎么了。

红窦坐在大堂最上方的位置,用一块纱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百花阁规矩,若想看花魁的真容,首先得有大把银子贡献出去。

“我出十万两买窦儿一首曲子。”

随即一曲高山流水缓缓流出,令人感叹弹奏者的水平之高。

黑恕与白黎也在人群之中,自然听到了身旁一众的夸赞之词,黑恕面无表情的看向白黎,白黎回以浅浅一笑。

你看,我笑得是不是很稳重。

无奈之下,黑恕的冷脸破功,白黎的神情是恬淡无波,可眼珠子不断眨动,调皮的厉害。

黑恕知晓白黎也会琴,在她的众多收藏中有一把礁石琴,此琴质地非常结实,选用北沧暝海的沉石为底,雪祡(chai)兽的胡须为弦。一曲可破万军,威力极其狂猛。

白黎不晓得黑恕心中所想,她向来不认为自己琴艺高超,那些东西都是她无聊所致,玩玩便可,与人硬要比试,她怕把对方整死。毕竟她喜好收藏物品,只要喜欢,无论什么都会被她纳入空间。白黎非凡人,普通的琴根本不够她弹奏,一碰就坏,是以收藏中尽是好琴。

好琴,也可是武器。

因为琴的属性不同,白黎使用哪种琴,她天赋之力便相辅相成,是以,别人弹琴那是享受,听白黎弹琴,命格不过硬,直接见阎王。

白黎这次真的很听话,黑恕让她稳重,她都不敢嘻嘻哈哈,努力让自己不要像一个傻子。可是接下来的麻烦,相信她,真不是白黎的错,要怪只能怪黑恕。

他们经过百花阁,觉得热闹便进来看看,哪晓得这是一家红楼。白黎阅历资深,不以为意,黑恕面皮薄,始终板着一张冷脸。

初时还不成问题,大伙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花魁身上,未料有男子撞上白黎,还踩了她一脚。白黎不痛,甚至没有感觉自己被踩。黑恕第一时间发现,眼神凶恶的瞪视那名男子。

“看什么看,没见过如此玉树临风的本大爷吗?哟,小公子长得真是俊俏,可愿跟了本大爷,保你以后喝香吃辣。”

肥胖的男人一身华服,身后还跟着几名护卫,若不是白黎及时出手制止黑恕的怒火,只怕他们几个死无全尸。

“这里人多,不要引人注意。”白黎平日里看着没心没肺,其实也有自己考量。

黑恕眼中寒芒尽敛,恢复面无表情,他信任白黎。

“这位爷,我家公子不知礼数,多有怠慢。”白黎于黑恕身前,对肥胖男子拱手作揖,“此处人多眼杂,不如我们去一个较为安静的地方。”

肥胖男子听白黎一番话,脖子昂扬更高,自以为潇洒的甩甩手中折扇,命令其护卫跟着移动。

百花阁后一条偏僻的巷子,肥胖男子笑得一脸猥琐,他男女通吃,更爱美人,黑恕长相很合他口味。白黎也对他笑笑,礼貌不失稳重。

“小丫头,你很懂行情啊!”

“好说,好说。”

至此黑恕一直跟在白黎身后,默默不语。

“说吧,你家公子需要多少银子,我全包了。”肥胖男子家境富裕,拥有祥龙镇十二家铺子。

“这位爷,谈钱多伤感情,咱们不收银子。”白黎郑重其事拒绝。

肥胖男子一脸兴奋,“还有这等好事!”

他的护卫心想,面前的一男一女莫不是傻子,竟然连钱都不要。

“咱~,收命。黑恕,交给你了。”白黎一般都会在认真的情况下唤黑恕的名字,可见她这次怒火中烧。

黑恕领命,他家小白子平日除了毒舌,看起来软糯好欺,实则最凶猛。她知晓自然之法,强者生存,即使自身不努力,也不断强迫黑恕要步步高升,虽然词总用的不对,但黑恕明白她的好意。

肥胖男子全然不在意白黎的话,他这护卫可不是白找的。在他看来黑恕就是一个小白脸,小白脸有何能耐。

白黎站在巷口看着外面的风景,她为里面的人感到悲哀,黑恕不擅长使用武器,是因为他已经拥有强悍的身体。再者,黑恕的黑炎可是被排上最不能招惹的火焰榜前十。榜首是谁,自然是爱好低调的她。

“天气不错~”

巷内传来惨叫声,“你别过来,别过来!啊~”

“鸟鸣声有些刺耳。”白黎掏掏耳朵。

被逼到墙角的护卫不断吞咽口水,他刚才亲眼看到一个人被黑色的火焰瞬间吞没。“我,我只是打下手的,你,你放过我,有话好说。”

黑恕难得展开笑颜,在护卫看来却是恐怖至极。

“你们该庆幸是找的我麻烦,若是把坏心思打到另一人身上,我会让你们生不如死,而不是这样简单的被燃烧。”

男子低沉的嗓音入耳好听,嘴角上扬的弧度为他更添一分邪魅。而在他面前,肥胖公子的护卫已经变成了一堆灰。

“小黑子,暴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我们要以德服人。”

“小白子,我出手之前先对他们说明了道理,他们不听。”

“那就打吧。”

“好的。”

这是黑恕和白黎出了巷子的对话,人早就没了,他们还在扯些乱七八糟。在这世上,只怕也只有黑恕愿意接白黎的梗,旁人根本听不懂什么意思。

他们又回到了百花阁,混在人群中凑热闹。

高台上有人报幕:

“张老爷掷千金买红窦姑娘一笑,红窦姑娘拒绝。”

“王老爷想纳红窦姑娘进门做妾,被拒绝。”

“许大官人送琴一把,红窦姑娘收下。”

“魏公子送予雅荷茶具一套,红窦姑娘收下。”

看来这花魁十分有个性,不似寻常的红楼女子,爱慕虚荣。

白黎等了许久,花魁始终在轻纱帐后,她的耐性全无。

“黑公子送予黄金千两,只求一见红窦红姑真容……”

这人疯了吧,送上千两黄金就为了看花魁一眼,真是有钱人,到底是谁呀!

“红窦姑娘答应,请黑恕公子这边请。”

哦,黑恕,她很熟~白黎诧异的扭头看黑恕,眼神询问他到底发生了何时。

“你不是要看花魁吗!”黑恕一脸无辜。

这个回答简单粗暴,白黎不喜欢。

“我心疼黄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