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龙君请乖乖听话 > 正文
第二十七章☆六合被打
作者:蓝羽荻  |  字数:3003  |  更新时间:2019-05-01 00:54:45 全文阅读

六合星君一时看傻眼,竟忘了男女授受不亲,他把女子揽入怀,深情凝望。朵朵与白黎待久,染了不少白黎的性子,对于此情此景心中不似六合星君那般想太多。

要不要提醒他,我是一只会泅水的灰羽兔,这溪水淹不死我。

六合星君把朵朵的眼神提醒看做有意吸引,不由得将脸凑近几分。朵朵直觉反应一个巴掌扇过去,白黎说不能给臭男人占便宜。

“你打我!”难以置信,她竟然舍得下手。六合星君除了与人斗法受伤外,还是第一次被女人打。

朵朵挣脱六合星君的控制站在水中,一脸理所当然。“你凑过来不就是为了被打吗?”

她还是灰羽兔时就被冠上暴力兔 ,在落羽森林也小有名堂,只是白黎的出现令朵朵显得太过弱小。

白黎赠与朵朵的面容左眼下方有一只蓝蝶,这只蓝蝶栩栩如生,恍若随时展翅高飞。朵朵只有灰羽兔的审美,但凡皮毛松软,色泽亮丽就是好看。胡萝卜个子够大,叶片葱绿就是好吃。

是以,朵朵完全不认为自己容貌超凡,令六合星君看呆。

“看什么看,还想被打吗?”

好辣,为什么他隐隐有想把脸再凑过去的冲动。

“你是水鬼吗?为何不穿衣服。”

六合星君低头发现自己的确未着衣衫,俊脸一红,立刻幻化一套衣服穿上。“你怎会出现在此处!”

“散步。”朵朵实话实说。

“那些婢女呢?”他安排了十名婢女跟随在朵朵身后。

朵朵继续实话实说,“她们跟不上我速度,就没影了。”说完还要耸耸肩,表示真不是她的错。

六合星君无言以对,朵朵刚来那段时日挺乖巧,除了入住的偏殿,哪也不去。这会儿竟然四处乱窜,倒也在情理之中,毕竟她兔子属性,闲不住。

“山主大人,请问我何时可以回破镜?您说这胡萝卜多,我看了,也就一般。您让我吃灵果,我也吃了,味道一般。”

他领地的东西真的那么一般吗!六合星君开始反省自己。

“八月一日……”

“我问了滕老,昨日就是八月一,今儿个八月二。”

“过了十二月一,你再走不迟。”六合星君也不知自己为何拖着朵朵,不肯让她离去,可能是怕自己再也见不到她。

朵朵怒,这家伙欺负她不会数数,胡诌那么多就是不让她走,那不成她身上有令他贪图的宝物。

时间匆匆,十二月即将来临,这些日子里六合星君一反先前对朵朵不冷不热的态度,热情的陪伴在她左右。六合星君本人也说不出所以,就是随心而动。

太和殿这日迎来一位客人,她是爱给仙君说媒的曦白,乃青鸟化身,却被同族嫌弃像八哥。只因曦白是个话痨,时刻停不下嘴。

“六合呀,你怎的现在才来,快看看,我今年给你物色了不少人选,高矮胖瘦,应有尽有。”

“伏罔山的玉檀女君喜爱小动物,年龄与你相仿,日后定能聊得来。”

“潮汐女君想把你收进族内,可惜她是水君,你是山主,协调起来有些困难,我直接回绝了。”

“慧涯那个尼姑似乎对你也有意思,但我晓得她是个花心种,见一个爱一个,不建议你与她碰上。”

明眸皓齿、清新可人的姑娘便是曦白,她总身着鹅黄素衫,手持一把蒲扇。若只看表面,很难看出曦白其实比六合星君还要大些。约莫是青鸟族福佑,她们一族长相皆显小辈。

曦白一见着六合星君就像打开弹簧的匣子,再也合不上,这时才看到六合星君身后的朵朵。曦白见多识广,觉得这名女子格外眼熟,像极了那位散仙。

“姑娘,你是?“

“她是来六合山做客的。”六合星君抢先一步解释。

朵朵对曦白无感,觉得她看人的目光有些不舒服,于是躲在六合星君身后把他当成挡箭牌。六合星君以为朵朵对他产生依赖感,心中不由大喜,却又疑惑,他为何要大喜。

“曦白,你的八婆还是那般厉害,可是这几千年来,你怎么不把自己嫁出去,反过来给我说媒。”

六合星君一语戳中曦白的软肋,导致曦白拿蒲扇的手有些发抖。“你明知我心中有人,那人看不上我。”

“谁叫你可怜,竟然喜欢黑恕。”

朵朵听到熟悉的名字,从六合星君的身后探出脑袋,他们口中所说的可是破镜山脉的黑恕,并不是同名同姓的另外一人。

六合星君挺佩服自己好友,明明话不多,表情也是千年不变,可总有女子被他吸引,难不成这就是凡间所说,得不到的永远最好!

“他不喜欢我,定是我不够好。”曦白握紧拳头,咬牙切齿。

朵朵还在观察,到底是不是她认识的那个黑恕。

“等等,先前不是还在谈论你的事情,怎么突然一转把话题引到我这。”曦白醒悟,六合星君故意的。

六合星君走至窗前,看着外面的景色慢悠悠说道:“我前些日子去了破镜一趟。”

曦白一脸向往,“我也想去,但是没胆子。”

六合星君背对着曦白的嘴角勾起,知晓鱼儿上钩,“他身边有一名女子,那女子长相不俗,与他甚是亲密。”

朵朵很确定,他们口中的他十足就是自己认识的黑恕。至于女子?白黎算是女子吗?长相不俗!白黎是挺可爱的。举止亲密!朵朵时常看到黑恕捏住白黎的后颈肉,把它抓在半空晃啊晃。

“那名女子是谁?”曦白愤恨说道,“六合,把她祖宗十八代详细告知我,我到要看看她与黑恕的八字合不合。”

朵朵曾经听白黎说过,若有人问候祖宗十八代,那不是好话,是骂人的意思。朵朵一想到曦白是在骂白黎,气不打一处来。

她从冲到曦白面前,扬起小脸。“你为什么骂白黎?”

“白黎是谁!”

六合星君暗叫糟糕,他忘记朵朵认识白黎,可骂字从何谈起,曦白并未说过粗话。“白黎便是黑恕身边之人。”

“原来如此,小妹妹,你认识她。”曦白几乎可以确认此事,“那我再问一句,你是否认识一名叫做翠雨蓝的散仙,你与她的容貌别无二致,左眼下皆有一只冰蓝蝴蝶。”

朵朵摇头,翠雨蓝这三个字她听都没听过。

“那就可惜了,六合星君挂在心上之人是她,你只不过是她的替代品罢了。”曦白见六合星君对朵朵态度不一般,猜测他们有故事。

“替代品!”朵朵神情错愕,眼中泛起泪花。

六合星君对朵朵初时并不抱有别样想法,只是觉得她长相似女神,将她请来地界好日日观摩,看看自己最后会有怎样的想法。在不断相处中,六合星君明白朵朵不是那人,她们除却一张面貌,其他完全不一样。朵朵就是朵朵,她不是其他人的替代品。

“我没有把你当成她,相信我……”六合星君想继续解释,突然发现完全没必要。

“白黎说,话本中被唤做替代品之人都很可怜,要我掉几滴泪表示同情。”

为何与她预料的不一样!

“翠雨蓝是谁,我不知知晓,为何我的容貌与她相似,不知晓。”朵朵摇头晃脑,六合星君觉得有些好笑。“我只知道自己是一只五百年的灰羽兔,来这里就是吃胡萝卜,而且最近要回破镜,再也不来了。”

朵朵并不是开玩笑,她真的在解释自己,偏偏在曦白听来,朵朵好似在故意炫耀。

“你走不走,又与我有何关系!”曦白负气背对朵朵。

“我其实不是在和你说话,自言自语呢。”朵朵反将曦白一军。

曦白本想来六合山给六合星君谈论男女之事,却被面前这个神似翠雨蓝的兔子打断,愤恨之余甩袖而去。“我下次再来。”

朵朵挥手表示再见。

“你真厉害,竟然把曦白给说走了,古今第一人啊!”

“我并没有做什么,只是实话实说。”

六合星君这才反应过来,朵朵不是开玩笑,“你难道不想留在这吗?这里山清水秀,鸟语花香,还有我。”

“我们那也是山清水秀,鸟语花香,还有白黎。”朵朵在说到白黎的时候申请变得十分开心。

六合星君纳闷,怎的他魅力不及一头小奶龙,“白黎有什么好!”

“她会保护我,给我讲很多故事,我们可以一起愉快的玩耍。”朵朵越说越兴奋,又想起她们玩耍过后黑恕阴暗的脸,还有白黎被捏着后颈肉的无辜模样,突然笑出声。

“我也可以给你讲故事,和你一起愉快的玩耍。”六合星君急着表现自己,“你,也可以考虑我。”说完,他害羞的红了脸颊。

“不要,我最喜欢白黎。”

六合星君咬牙切齿,“白黎,白黎,它又不能和你过一辈子。”

“为何不可以?”

“因为和你过一辈子的是我。”六合星君大声说道,把在场的一干婢女也吓到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