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龙君请乖乖听话 > 正文
第二十九章☆麻烦上门
作者:蓝羽荻  |  字数:3017  |  更新时间:2019-05-01 00:56:13 全文阅读

白黎的精神年龄年长朵朵许多,见过无数大风大浪,是以在黑恕不知情的时候,白黎教授朵朵许多异世界的东西。

比如狗血故事中的男女关系,最后应该如何解决。早日分手,另寻良人。

比如有人夸赞漂亮,应该如何回复。说自己很丑,不断重复对方很好看。

总而言之,正常思考的方式不适用于白黎身上,她的想法超出想象。是以,黑恕与白黎相处久了,青葱少年郎变为了冷面青年。

倒不是白黎如何如何,原因在于黑恕总要想办法补救白黎惹下的麻烦,过程中他会感到无奈、头疼、想笑等一系列情绪,之后果断塑造面瘫脸,一切情绪暗藏心中。

一句话解释黑恕的高冷,他是被白黎逼的。

朵朵受白黎祸害最多的地方便是待人处事,白黎说这样做,朵朵谨记,白黎说不可以,多多绝对不会去做。对朵朵而言,白黎说的话就是圣旨。

偏偏六合星君总是挑战“白黎说”权威,平日里傻萌的朵朵就会爆发高强战斗力,直接开揍六合星君。六合星君先前会反抗一二,习以为常后渐渐享受朵朵的亲昵。

说来,朵朵来到六合山已有一年六个月,与六合星君冷淡相处大半年,被无厘头追求四个月,怀孕五个月,这般速度可真是厉害。

朵朵怀孕期间有不少女子来六合山与六合星君约见面,绁星灯便是其中之一。那会儿六合星君忙于朵朵的事情,并没有对绁星灯多加理睬,绁星灯才匆匆离去。

白黎与黑恕在六合山做客的这些日子,绁星灯又来了。

彼时,六合星君正在处理公事,对比之下,白黎和黑恕倒显得像个闲人,可以到处晃悠。明明都是山神位置,六合星君为正业,黑恕与白黎都是副业。

现年头做名山神极不容易,不仅要掌管土地生灵的问题,还要解决精怪纠纷问题,亦或者给新生小儿取名字都是六合星君职责。

每一个山神都如此,除却破镜。

破镜以前的山神管理都是尽心的,继任的每一位也是想要把破镜往好的方向发展。不巧,他们遇到白黎,这头散漫至极的龙族。破镜换过无数山神,大部分原因是被白黎气走的,要不就是被白黎牵连卷入别的命案。

现如今的破镜能够如此安逸与白黎的守护息息相关,它占地面积不大,在所有山脉中存在感最弱,平日里山神会议总是漏名。渐渐地,其他山脉的山神忽略破镜这个小山头。即使如此仍有一些不知死活的,想要占领这个小山头。

破镜平日里风平浪静,那是因为凶兽都潜伏在无风的影子中,随时给予敌人致命一击。

真是安逸的好地方啊!

六合山被六合星君管理的井井有条,工阶制度分明,门外有看守,内室有婢女,事务有滕老,六合星君就是最后的管理者。

如此一比较,六合山高大上,破镜小家子气。哎呀呀,但万物不可以表象为主,否则会吃大亏。

绁星灯是从原山的山神,排位上与六合山齐名。她座下随侍三人,清侯、清钰、清厥,各个长相不俗,称为从原山三公子。绁星灯出门身边必有三公子相陪,马车同坐,三公子陪予聊天喂食散心。

清侯爬在绁星灯膝上,抬起清秀的脸看向她:“山主,您为何执着于六合星君,是清侯不合您心意吗?”

一旁给绁星灯捶背的清钰停下动作,眼睛泛红,“山主莫不是嫌弃我们兄弟三人!”

“瞧你们说的这话,我怎会嫌弃。”

绁星灯喜爱美男,是以收集了相貌皆为出众的三兄弟。清侯和清钰性子弱些,却善言辞。清厥与他们相反,拥有独立性,却不善言辞。

“清厥,你呢?”绁星灯看向坐在角落的月牙白袍男子。

与清侯和清钰不同,清厥的长相偏冷硬,他又不爱开口说话,令人无法知晓他心底的想法。

“山主想如何,便如何做,清厥无理由反驳。”

绁星灯长叹,“唉,你这性子倒是与黑恕几分相似,不知谁更胜一筹!”

话语间,豪华马车进入六合山界内,穿过百岭来到山的最深处,一座辉煌的宫殿前。

距离绁星灯上次踏入太和殿已有三月时日,那会儿她本想趁着与六合星君喝茶的功夫,询问六合星君藏匿的佳人是否真有其人。结果话未说半句,六合星君就把绁星灯抛下,气得绁星灯当场甩袖离去。

迎接绁星灯的是滕老,他不敢怠慢这位从原山山神,若是稍有不慎,怕她到处说六合山坏话,毕竟绁星灯交友广泛,即使散布的是虚假谣言,可是以讹传讹后谁又能知晓真相。

“绁山主有请。”滕老弯腰给绁星灯施礼。

“六合星君呢?上回他把我抛下,去找一个叫做朵朵的,这回总该给点面子吧。”绁星灯轻甩流云袖袍,大步走向台阶。

“回绁山主,近日有客光临咱们地界,主子在招待。”滕老恭敬地回复。

绁星灯一步一步登上台阶,她身后的三人随行,“哦,是何方神圣?”

滕老尚未回答,一名鹅黄长裙的女子迎面而来。今儿个做客六合山的不只黑恕与白黎,还有曦白。她虽是青鸟化身,却拥有顽强的不屈精神。

“这不是绁星灯,绁山主,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说话正常些,怪里怪气的,你又不是民间老鸨。”

曦白语噎,她与绁星灯素来不对盘,“你才是老鸨,身后跟着几个姑娘。”曦白最见不得柔若无骨的男子,偏偏绁星灯喜爱这类型,男不男,女不女。

哼,活该如此,绁星灯也不是好鸟。

别看绁星灯穿着华美衣衫,其实就是山鸡一只,早些年前,当绁星灯与曦白都未曾成名时,山鸡和青鸟就不和,是以她们的孽缘延续到今日。

“修的口出狂言,清侯、清钰、清厥皆为男子,你从哪里看出是女儿身?”绁星灯反唇相讥。

被点名的三人低头不语,他们没有资格为自己辩驳。

“哟,长成那样还不是女的,难不成一定要扒开衣衫给我瞧瞧。”

曦白顶着少女的面容说着类似无赖的话语,她没有清誉,不在意旁人如何看待自己。

清侯与清钰羞红双颊,清厥还在接受范围,面色较为正常。绁星灯则是被曦白气得双手握拳,忍住想要上前与曦白干上一架的冲动。

恰巧此时大殿的门打开,黑恕从里面出来,看到一群人傻愣愣看着自己。他非常淡定的合上大门,然后从这些人面前离开。

滕老询问黑恕:“龙君大人,您可是去寻找白姑娘?”

黑恕神色未变,轻点头。

“白姑娘与朵朵正在后园聊天,我给您带路。”由于朵朵尚未与六合星君成婚,于礼,滕老还不能换称呼。

黑恕继续点头,随着滕老往后园走去。而在他们身后,留下一群看呆的一干人等。

“龙君大人还是那般寡言少语,真酷。”此话为曦白所说。

“哼,不过一区区龙族,有何好迷恋的。”

“若如此,你嘴角留下的晶莹口水可以擦擦。”

绁星灯闻言用袖口擦拭嘴角,眼神威胁跟随在她身后的三人,“不许说出去。”

“是。”

绁星灯常把清厥与破镜山脉的黑恕做比较,由于黑恕深居简出,寻常时候难以见上一面,清厥还是第一次见着本人。清厥认为黑恕的相貌不过如此,倒是贴合那些传闻中的少语。

晚间用膳,他们再次见到黑恕,同行的还有一名谪仙女子。此女面容姣好,出场自带光芒,令见惯无数美人的绁星灯有些不适应。

谪仙女子与黑恕同席,随后一名左眼下有冰蓝蝴蝶的女子迁移过去,再然后六合星君从上座起身,来到冰蓝蝴蝶女子身旁。一张席位,够挤。

作为六合山主的六合星君尚未发话,绁星灯主动开口:“六合,你不够意思,还不快快介绍新朋友!”她口中的新朋友指的是白黎和朵朵。

“绁山鸡,这里不是你的地界,别把那套威严用在不合宜的地方。”曦白正对着绁星灯席位,满脸嫌弃的继续说道:“这里论岁数,我最年长,按理,在六合之后应是我发言,你插什么嘴。”

白黎默默吃着盘内的糕点,假装自己没有听到年长那两个字。黑恕则是眼含兴味盯着白黎的一举一动,内心腹诽白黎其实才是这里人最年长的。

曦白问白黎:“你唤何名?家住哪里?与黑恕有何关系?”

绁星灯问朵朵:“你与六合是何关系,为何他不理我却理你?”

两人一同询问,互相交错。

白黎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凝望斜对面的曦白,眼神专注而认真,此刻恐怕只有黑恕知晓白黎这是在演戏。

“你问的可是我!”明眸皓齿,清雅丽人,白黎原身就美得不食人间烟火,是以令人误会的地方很多。

“是。”不知为何,曦白紧张的直哆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